第五十二章 小小化形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只见这刚刚拔下来的亮金色的羽毛,就只维系了片刻的羽毛形状,随即化作一团火焰,腾腾燃烧,随着左小多的心念转动,重新化作一片羽毛,跟着又化作一口烈焰熊熊的长剑、一口烈火长刀……

不过一根翎羽,竟能随心而动,千变万化!

左小多不禁爱不释手,心花怒放!

随即就将目光着落到了小小身上的密密麻麻的羽毛上,两眼放光,垂涎三尺,一瞬不瞬。

居然是这样的好东西!

我的天哪……这要是都拔了……得多少宝贝?

小小连声惊叫,浑身簌簌发抖,显然是吓坏了。

“麻麻……说好了只两根……”

“就两根,绝不多取,妈妈说话算话,放心放心。”

勉力压下将小小揪成秃毛鸟的冲动,左小多兀自满心遗憾的将金乌羽毛递给左小念一根,放自己身上一根。

山时间,两人身上满盈着最为纯正充沛的妖气,沛然莫御,活脱脱两头大妖。

“不错耶。”左小多不禁心下得意,眼神在小小身上梭巡,来来回回。

“啾啾……啾啾……”

小小吓得狂奔尖叫着而去,在空中情急之下,身子一阵闪烁着火,突然间出现了大片大片的大日真火,燃烧得空前剧烈。

然后……随着忽的一声轻响,一个光溜溜不着寸缕的五六岁小孩子,从空中落了下来,满脸尽是懵懂之色。

居然直接急的化形了……

左小多两眼几乎凸出来:“……”

左小念:“……”

两人瞪着眼睛,相互看了一眼,满脸的不敢置信。

小小早就应该可以化形却一直没有化形,左小多奇怪已久,却怎么也没想到因为一个着急,急得生生变身了……

小小落在地上,很稀奇的摸了摸自己身上,摸了摸自己小丁丁,突然狂喜:“我没毛了!可以不用拔了!”

左小多:“……”

小小嘻嘻直乐,转头对着左小多:“麻麻!”

左小多眼珠子:“o((⊙﹏⊙))oo((⊙﹏⊙))o”

小小快乐的眯眼,对左小念:“粑粑!”

左小念:“( ̄ェ ̄;)︽⊙_⊙︽”

小小快乐地再三宣布:“我没毛了!我没毛了!”

左小多左小念:“…………”

“我没毛了,你们没的再拔了!”

左小多感慨万千,左小念手忙脚乱的拿出一件袍子给这小光腚罩上,顺手啪啪的在小屁股上甩了两巴掌:“以后要记得穿衣服!光着屁股,成何体统。”

小小很是不舒服的揪着身上的白袍,一脸不情愿,小嘴都撅了起来,憨态可掬。

娲皇剑更是被震惊得发出来一声长长的剑鸣!

“铮~~~~”

任它如何阅历丰富,却也怎么都想不到,堂堂的妖族七太子殿下,居然用这种方式,完成了化形。

就只是因为害怕被拔毛……所以干脆化形,逃避了……?

这……真是……啧啧啧……

眼见小小化形,化身萌娃,母性陡然滋生、泛滥的左小念一颗心柔软到了极处,开始喋喋不休的教导小小穿衣服,刷牙,穿鞋子等等……

那架势,令到左小多一门心思的羡慕嫉妒恨,恨不得跟小小易位处之,小念姐,我也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可作为当事人的小小却是浑身上下不自在,剧烈的挣扎着,稚嫩的小脸写满了扭曲,不情愿。

居然还要穿衣服……

还有那么多的麻烦事儿……早知道化形后这么麻烦,还不如当乌鸦呢……

被拔毛就是疼一下子,现在,也许是无数岁月的兜缠!

“狗哒,以后你带着小小,要学会洗澡,穿衣服,拿筷子,各种礼仪,各种知识,各种注意……出去一定不能给咱家丢了人……”左小念淳淳交代给左小多

左小多也是两眼的圈圈:啥米?这些是都要我来做?

我去,这还不得麻烦死啊?

啥啥福利享受不到,还要带娃,老天啊,你这是因为什么事惩罚我吗?

小小一边乖乖的练习穿衣服,一边神神秘秘的笑道:“麻麻,我这几天老是做梦,梦见自己其实是另一个鸟,哎呀好奇妙……”

左小多神情登时一凛:“你梦到了什么?跟妈妈说说呗。”

“我梦到了……我还是一只乌鸦,只是有好多的兄弟姐妹,然后……还有个天天板着脸的母亲,还有个天天打我的父亲……没啥稀罕的,哪里有现在这般好……”

左小多:“……咳咳,梦里梦到都是相反的,这再正常不过,梦里许多兄弟姐妹,现实你就自己一个人,你妈妈我多疼爱你,哪里有板着脸,还有你爸爸……那也都是为了你好,知道不,要惜福啊。”

“哦哦。”小小乖乖的点着小脑袋,伸手开始摸屁股,然后开始摸胳膊,呲呲牙道:“这边明明被揪了两根毛,也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啊……”

说着就傻笑起来。

左小多与左小念对望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神色异常复杂。

左小念传音:“小小不会是要恢复本我记忆了吧?”

“肯定有这方面的趋势,而这也是必然的发展方向,不过是一早一晚的事情。”左小多点头。

“那他恢复记忆之后,是小小,还是妖皇的七太子?”左小念忧心忡忡。

左小多嘿嘿一笑:“咱们跟他结缘一场,乃为因缘,又不求他什么,彼时自然任由着他自己选择吧。若是非要回去……那就回去,总不能强行羁留,无谓亲人变仇人。”

左小念眼神温柔:“好。”

只听左小多道:“我知道你心有不舍,但小小跟咱们之间的羁绊,因缘而生,却不可强求太多,咱们日后自然有自己的孩儿,你若有意,多生几个也是无妨的。”

“呸!”

左小念满脸通红,扭头而出。

左小多嘻嘻哈哈的追了出去。

两人双双出了灭空塔,妖气弊端已经得到解决,自然要进行后续动作,始终是身在险地,越早了结越好。

于是乎……妖族的大路上,出现了两头虎妖,一头人头虎耳,血盆大嘴,遍体黄毛,身后拖着一条毛茸茸、钢鞭也似的大尾巴,另一头则是体态相对娇小,人头虎耳,面容娟秀,也是遍体黄毛,身后拖着一条毛茸茸的尾巴。

两头虎妖修为都是不高,不过归玄级数,此际漫步在熙熙攘攘的妖族大街之上,可说毫不起眼,更别说这两头虎妖哪哪都透着瑟缩胆小、总之就是很放不开的样子。

很明显,这是一对虎妖两口子,只是这位公虎妖时常眯着眼睛看着母老虎尾巴之时,总是露出一种很猥琐的表情……

而每当这个时候,母老虎总是一副我很生气,却又娇羞莫名的样子,倍觉诱妖,引妖犯罪……

两头老虎腻腻歪歪的走了一段路,及至快要进入城池的时候,这两头虎妖两口子被拦住了。

“出示你们的身份证!”

两个巡逻妖族,显而易见乃是白狮族众,人的身体,硕大的白毛狮子脑袋,种族特征无比明显,但见二狮神情严肃地凑上来,一脸的执法严肃。

“身份证?”公老虎一愣。

“对,身份证!快点!”

母老虎似乎吓了一跳,躲在丈夫身后。

公老虎强行做出一副很豪爽的样子拿出来自己的证件,笑道:“两位官爷辛苦了。”

“少套近乎。”

一头狮妖一脸刚正不阿,冷硬的给了一句,翻开证件,道:“虎一炮?”

“是,是,正是小妖。”公老虎点头哈腰。

“虎二喵?”狮妖看着母老虎,又出声问道。

母老虎含羞点头。

“虎一炮和虎二喵……居然还是登记了的合法两口妖?”狮妖忍不住习惯的摇了摇头,似乎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是,是,咱们两口子结婚好多年了……”虎一炮赔笑。

“作为虎妖,结婚这么久居然还没离婚,还真是一桩稀罕事。”

狮妖眼泛钦佩光彩瞅了虎一炮一眼,拍拍他肩膀道:“不容易啊哥们,看来你找的这头母老虎脾气不错。”

“一般一般,咱们老爷们家家的还能被老娘们拿捏住。”虎一炮赔笑。

“这话说的……擦,你们两口子进城干啥?”

“咳咳,咱们两口子深山隐居,少问世事,这么多年了也没说出来见见世面……这不,快大战了么……二喵说想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我就陪着出来逛逛……官爷,咱们这是什么城啊?”

“你连什么城都不知道就来逛?”

“咳咳……山里妖,山里妖少见世面,静极思动,要不说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记住了!这是雷鹰城,懂吗?这里乃是妖族领土边缘地带了,没得再荒凉了……你到底从哪个大森林出来的?就算是乡巴佬,你们两口子也乡巴佬到了令人可惊可怖的层次,完全没常识啊……”

“小地方出身,哪哪也比我们那地界繁华……”

“罢了,进去开眼界去吧,对了,看到雷鹰卫小心点,那帮二逼刚刚被罚了都在吃排头呢,我们才暂时调过来帮忙……那帮家伙如果出来的话,只怕会气不顺,你们两口子没啥背景,小心着点,莫要招惹那帮二货。”

“是,是,多谢官爷心慈,这般指点咱们两口子。”

说着就将那‘身份证’收了回来。

两人再次看了一眼上面的消息内容。

嗯,虎一炮,虎二喵,不错的名字——左小多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