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灯火阑珊处(二)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你要去哪儿啊?”

梁婉中途从图书馆回宿舍拿充电器,刚好碰到姜思思在收拾衣服,“你这是干什么?咦?你哭过?”

姜思思眼眶还隐隐约约有哭过的痕迹,低头收拾衣服的时候,还能看到下颌处的泪痕。

“你怎么了?”梁婉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太吓人了。”姜思思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念叨,“这真的太吓人了。”

梁婉倒吸了一口气,按住姜思思的肩膀,“你、你是不是遇到变态了?有没有事?报警了吗?”

“没有,我是自己吓自己。”姜思思收拾好了东西,坐在凳子上发呆,“没有抓到人之前,我是不会回来的,我要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那你要去哪儿?”梁婉问,“你要搬出去住吗?酒店还是哪里?安全吗?”

姜思思两眼无神,盯着墙壁,“我去邢意北家。”

梁婉突然沉默,抿着唇,盯着姜思思看。

“额……你确定那里更安全?”

“他家就在电视台办公大楼对面,很近的。”姜思思想了想,又说,“而且我去过,安保做得很好,又是高层,安全系数非常高。”

梁婉:“……好吧。”

姜思思:“哎不说了,我的充电器呢,我怎么找不到了。”

“这里。”梁婉从自己桌上拿了一个充电器出来,“昨晚我用过。”

姜思思接过充电器,胡乱地塞进包里。

梁婉见姜思思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死死咬着牙憋笑,“你……还会回来吧?”

“当然了。”姜思思不可思议地看着梁婉,“我说了,抓到人了我就回来。”

梁婉点头:“嗯,最好是这样。”

邢意北拎着姜思思的行李箱,放到客厅里,然后拿出杯子倒水。

一回头,姜思思已经窝在沙发上了。

“你不饿吗?”邢意北问,“早上就没吃东西,现在都快中午了,歇一会儿我们出去吃饭。”

“邢意北。”姜思思抱着枕头,露出两只眼睛看着他,“我想睡觉。”

早上六点就起来了,中途被吓到,哭了一场,又从学校来到这里,姜思思此刻只想舒舒服服地睡一觉。

还没等到邢意北说话,姜思思便闭上了眼睛,蜷缩在沙发上,呼吸逐渐趋于平稳。

邢意北蹲到沙发边上,低声道:“姜姜?姜姜?”

姜思思呢喃了两句,翻了个身,面朝着沙发靠背。

“去床上睡吧。”邢意北柔声说了,姜思思依然没有反应,呼吸反而渐渐平稳。

屋子里窗户紧紧关着,两天没有通风,遇上这初夏的天气便有些闷热。

姜思思只躺了一会儿脸上就出现了红晕。

邢意北看了一会儿,莫名笑了起来。

就这胆子,还要当英雄给别人保驾护航。

他一面笑着,一面将姜思思懒腰抱了起来,走进卧室,让她平躺在床上。

姜思思睡得沉,一直没有动静。

邢意北便弯腰将她的鞋子脱了下来,给她盖好了被子才出去。

姜思思一觉睡到了傍晚,活生生饿醒的。

她睁开眼,看到这陌生的环境,脑子转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邢意北?”姜思思光着脚下床,走到客厅,发现没有人。

一觉醒来,在一个陌生的环境,还没有人,失落感接踵而来,伴随着手足无措的感觉,姜思思又喊了一声。

“邢意北!老大!你还在吗?”

浴室门突然被打开,邢意北穿着一条短裤,赤裸着上半身走了出来。

他连毛巾都没有拿,身上湿漉漉的,水滴顺着腰线滑到裤子上,浸湿了裤子边缘。

看起来有点色情。

“你在……干什么?”姜思思退了一步,扶着沙发,“洗澡吗?”

邢意北:“不然呢?”

姜思思:“你洗完澡出来就不能穿好衣服吗?”

面对姜思思看变态一样的表情,邢意北哭笑不得,“我听见你在叫我以为出什么事了才穿了条裤子出来的。”

话毕,瞥了姜思思一眼,“你喊得再急切一点我肯定裤子都不穿了。”

姜思思:“……”

是夜。

姜思思洗了澡出来,看见邢意北正弯着腰铺床。

“我自己来吧。”姜思思说完,邢意北已经整理好了床被,又打开柜子,拿了一床棉被出来。

“我去外面睡了,你有事叫我。”

“嗯。”

邢意北走到门口,突然回头,笑着说:“没有晚安吻吗?”

“砰”得一下,门被关上了。

邢意北此身第一次,在自己家里吃到了闭门羹。

姜思思一直没有睡着。

窗外的月亮很圆,皎洁的月光被窗帘过滤得温柔似水,干净舒适的床单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清香。

越是舒服,姜思思越是于心不安,终于按耐不住,偷偷下了床,走到门边,拉开一条缝,悄悄看外面的情景。

客厅里开着一盏落地灯,邢意北躺在沙发上,一双长腿无处安放,一只曲着,一只垂在地上。

姜思思轻手轻脚地走到他身边,慢慢蹲了下来。

昏黄的灯光下,邢意北的睡颜柔和得像一个孩子,没有丝毫的攻击力,透过灯光还能看见脸上细细的容貌。

姜思思用食指轻轻戳了一下他的脸颊,见他没有反应,姜思思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低头在他脸颊落下轻轻一吻。

“晚安。”

夜色浓稠,月光轻轻摇晃。

姜思思睡得并不安稳。

梦里,她又在狂奔,背后追着她的人张牙舞爪,极尽凶残,四周寒风刀子似的招呼到人脸上,而前方黑暗的道路看不到尽头。

姜思思一直跑啊跑啊,不知何时跌落一个地坑,虚无的坠落感弥漫全身,姜思思胡乱地舞着双手,突然,“哐当”一声巨响,姜思思终于醒了过来。

姜思思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胸口依然剧烈起伏着,难以从梦境中恢复过来。

“姜姜?”邢意北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你做噩梦了?”

姜思思立马坐起来,打开床头灯,发现自己居然在梦中碰倒了床边的杯子。

“我没事,没事。”姜思思手忙脚乱地把杯子捡起来,“你睡吧,我没事。”

门外安静了,姜思思以为邢意北走了,便起身找到抹布,跪在地上擦水渍。

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你真的没事?我进来了?”

姜思思愣了一下,飞快把地板擦干净,然后钻进了被窝。

邢意北推开门进来,坐到床边,“做噩梦了?”

姜思思点点头。

邢意北往她身边挪了一点,“我在这儿坐着,你睡吧,睡着了我再出去。”

姜思思盖着被子,只露出黑溜溜的眼睛,盯着邢意北看。

“怎么?不相信我?”

姜思思伸出手,勾住邢意北小指,“你不会走吧?”

邢意北:“不会。”

姜思思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半个小时后,姜思思还是没有睡着。

倒不是因为害怕,邢意北坐在她旁边,她根本就睡不着。

“还没睡着?”邢意北见她睫毛一颤一颤地,“要不我给你读书?你平时看什么书?”

说着,他已经拿出了姜思思的手机。

“密码是什么?”

“我的生日。”

邢意北“嗯”了一声,低头按手机。

姜思思突然想到了什么,惊呼:“等等!”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邢意北看着她的手机界面,不可思议地念道:“霸道总裁的小娇妻?”

姜思思:“……”

邢意北:“军爷轻轻爱?”

姜思思:“……”

最终,邢意北自食其力,从书柜里找了一本散文集,才把姜思思哄睡着。

他放下书,低头看着姜思思,忽然笑出了声来。

“平时都看些什么东西。”

他又凑近了一点,低声说:“睡着了吗?”

眼前的人没有反应,呼吸平稳绵长。

邢意北垂眸,在她额头落下一个吻。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