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吹不散眉弯(九)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姜思思直接回了工位,顾芷看到她身上的外套,笑眯眯地问:“谁的衣服呀?”

“衣服弄不干净了。”姜思思避而不答,“拿外套遮一下。”

顾芷拿着笔尖,指了一下对面。

姜思思看了一眼,张城超和主任的位置都是空的。

“怎么了?”

顾忌采编坐在一旁,顾芷指指手机,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打字。

[顾芷]:那位被主任叫去单独谈话了。

[顾芷]:太牛了,这才来实习几天呢,就搞出这种事情。

姜思思笑了笑,回了个微笑的表情。

[顾芷]:下班一起走吧?我男朋友今天调休。

[姜思思]:没问题。

两人刚刚说完,主任和张城超就一前一后回来了。

主任表情平静,而张城超却垂着脑袋。

“啧啧。”

顾芷摇摇头,打开电脑做自己的事情。

下班的时候,姜思思和顾芷走出办公电梯,张城超后出来,直接越过两人,权当没看见就走了出去。

“丢人。”顾芷摇头直叹,“真给我们学校丢人。”

“算了,别提他了。”

两人走在大厅里,看到邢意北和一个穿着体面的女人从大门走进来,后面跟着两个扛着摄像机的人和一个收音的人。

“他们在干嘛呢?”顾芷问。

姜思思往那边张望着,“不知要呀。”

这时候,顾芷不能枉费她百事通的称号,随便拉了个人就打听了出来。

“原来是采访呀。”顾芷说,“好像就是咱们电视台内部拍摄的一个采访,对象是今年两个新主播。”

顾芷兴奋地要去凑热闹,姜思思连忙拉住她,“别过去了,别打扰到他们。”

顾芷只看到个大概,却清楚地瞧见了邢意北身上只穿了衬衣。

回头又看见姜思思身上的外套,顿时浮夸地拍了拍胸口,“我怎么就没看出来这衣服是谁的呢,今天下午还往上面喷花露水,罪过罪过,你家邢意北不会介意吧?”

“嗯?”姜思思下意识摇头,“不会。”

顾芷眯眼笑了起来。

那一头的采访跟随着邢意北的脚步,只在大厅停留了一小会儿。

在这期间,采访者问了一句“当初为什么会想当新闻主播呢?”

问完这句话时,他们已经上了楼梯,姜思思只隐约听见邢意北说:“因为一个人……”

后面说了什么,她倒是听不清了。

“顾芷,你听见他刚刚说什么了吗?”姜思思问。

“啊?说什么了吗?”顾芷说,“他站那儿谁在意他说了什么啊,不都看脸了吗?”

邢意北和采访团队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楼梯上了。

姜思思拉拉顾芷的袖子,“我们走吧。”

没听清邢意北回答了什么,姜思思倒是听清采访者问了什么。

当初班里好几个特别喜欢邢意北的老师也问过。

高二的时候,数学课上,班主任提前讲完了试卷,便开始闲扯,问同学们有没有梦想的大学,理想的专业。

没有学生主动回答,班主任就抓壮丁,第一个抽了邢意北起来回答。

他懒洋洋地站起来,面对班主任的问题,迷茫又坦诚地说:“没有。”

没想好梦想的大学,也没有理想的专业。

十七岁的年纪,统一的目标是考大学,却没有几个人能够在获得自由前真正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除了邢意北,后面起来回答问题的学生倒是各个都一套一套地说了自己对未来的展望。

后来邢意北怎么又做了艺术生呢,姜思思觉得不可能跟她有关。

但确实发生过一件事,姜思思记忆犹新。

一次语文课,老师讲作文,提到高考要紧跟实时热点,便布置了命题作文。

当时“一带一路”是热点,姜思思拿到题目,却是一问三不知。

封笔的学习环境,枯燥的理科班级,姜思思能跟上每个月的考试就已经很费劲了,根本没有其他心思,也没有兴趣去了解时政。

作文得了个史无前例的低分,姜思思顶着分数唉声叹气。

邢意北坐她旁边,瞅了一眼她的作文,笑道:“让你平时不多看点新闻联播。”

姜思思趴在桌子上嘀咕:“新闻联播那么枯燥,看着有什么意思。”

她又扭头看邢意北,见他戴着耳机,于是更小声的嘀咕:“如果新闻主播是你,我肯定天天守着新闻联播看。”

邢意北突然回头,吓得姜思思连忙拿书挡住脸,只露出两只眼睛。

“你没听见吧?”

原来邢意北只是从姜思思桌上拿了荧光笔,随即又转回去看书,一动不动,十分入神。

姜思思松了口气,继续看着作文丧。

然而下一学期,一个消息震惊了全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