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吹不散眉弯(八)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一回到寝室,姜思思被一股浓浓的八卦氛围包围住。

“说。”梁婉站在门口,抱胸盯着姜思思,“你昨晚去哪儿了?”

“我……”

姜思思原本还有倾诉的欲望,可是这时候林小圆从厕所里洗完澡出来,看着两个人,“你回来了?”

“嗯。”姜思思放下包,打开自己的电脑,安静地坐了下来。

“说呀。”梁婉跑到她身旁,“你还没说完呢,去哪儿了?”

从电脑的背光里,姜思思看到林小圆在擦头发,于是敷衍地说:“没什么,我还要加班,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不管和邢意北的关系变质成什么样子,姜思思都不会在林小圆面前提及这种事情。

未免有些残忍。

“好吧。”

梁婉纵使好奇得不得了,但是也不敢真的耽误姜思思工作。

不过临走前,她倒是想起一件事,“下周就是你生日了,你打算怎么过?”

姜思思敲键盘的指尖顿了下,随即嘴角勉强扯出一个笑:“今年比较忙,不过了。”

是夜,姜思思竟然又失眠了。

既然睡不着,姜思思干脆起来翻译文章。

资料越查越精神,加之有以前的基础,不知不觉就翻译完了。一抬头,看到电脑上的时间,竟凌晨四点了。

姜思思迷迷糊糊睡了两个多小时,天一亮又得起来洗漱准备去上班。

在被窝里挣扎的那三分钟,姜思思竟然产生了一千次辞职的想法。

……

连当年高考都没受过这样的苦。

偏偏上了地铁,一整节车厢都坐满了人,姜思思连续越过三节车厢都没找到一个空位,只能认命地站着打盹。

明天!明天就去租房子!

到公司时才八点四十,姜思思松了一口气,爬在工位上补觉。

五分钟后,顾芷也来了。

她拿着两杯咖啡,放了一杯在姜思思桌上,“我昨晚看电影看晚了,没睡好,今天早上就去买了咖啡,顺便也给你买了一杯,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你昨晚没睡好吧?”

姜思思挣扎着支起身子,猛喝了小半杯。

“别提了,这段时间就没有一天是睡好的。”

说完,她又看了眼隔壁桌,“你只买了两杯?”

顾芷耸肩,“有人比我殷勤,哪儿轮得到我买。”

说曹操曹操到。

张城超带着三杯咖啡来了。

“嗨,早啊。”他一走近,看到姜思思和顾芷桌面上各有一杯咖啡,倏然紧张了起来,立刻看向主任和采编的工位,发现上面是空的才松了口气。

极其自然地把咖啡放到主任和采编座位上后,张城超一边开电脑一边跟姜思思闲聊,“昨晚睡得很晚?”

姜思思点头:“嗯。”

张城超:“熬夜翻译文章?”

姜思思诧异地片刻,“你猜得真准。”

张城超笑了笑,“你也要注意休息,文章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

“我也不是故意要熬夜。”姜思思摊手无奈道,“但是沉迷进去后竟然忘了时间。”

张城超赞赏地竖起一根大拇指,“你这个态度让我这个研究生自愧不如,我们做课题的时候也没有你这么拼。”

姜思思不想谦虚,也不想自夸,索性扯到其他的话题。

一上午相安无事,快到十二点时,姜思思见主任闲了下来出去上厕所,而旁边的打印机正好空着,于是她便把自己翻译的文章打印了出来,放到主任桌上。

几分钟后,主任回来了,姜思思见她低头在看文章,便安静地等着。

许久,主任抬头看了姜思思一眼。

“我今天早上已经收到了一份资料了,城超给我的。”

姜思思没有立刻说话,而是转身看了一眼后面的张城超。

他埋头干活,似乎没有注意到姜思思的目光。

随后,主任把早上收到了文章发给了姜思思。

姜思思只看了一眼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她摇头笑笑,随即站了起来。

“主任,您早上收到的那篇文章是我去年在日本做的一份作业,只是修改了一些时间信息。”

姜思思的声音不大,但足以让日语部门每个人听见。

张城超立刻抬起头,面色微红地看了姜思思一眼,又低下了头,继续看电脑。

采编和顾芷分别坐在姜思思两边,都疑惑地看着她。

主任掩嘴咳了一下,正思忖着说什么的时候,姜思思又说:“医学发展日新月异,去年的很多信息已经过时了,现在刊登不太好,我昨晚翻译了一篇最新的。”

主任立马接话:“嗯,对,用去年的确实不太好。时间差不多了,要不咱们一起去吃饭吧。”

主任喜欢年轻人,自从姜思思她们来了,每天午饭都要一起吃,一顿也不落下,而且她在午饭的时候也会给他们传授许多自己的经验,所以大家也乐意跟她一起。

只是今天,姜思思看出来主任是想在吃饭吃的时候谈某些事情。

五个人各自打了饭,围坐在一起,气氛却格外怪异,谁都没有主动说话。

顾芷的眼神在张城超身上游走,说道:“唉,奇怪了,张师兄给主任的文章怎么是思思的呢?你们以前是同学吗?”

——“您好,这里还有人吗?”

顾芷的话被打断,姜思思抬头,看见邢意北端着餐盘,站在她面前。

不过却不是跟她说话。

主任见来人是邢意北,立马笑了起来,岔开了顾芷的话,“这里没人呀,小北一个人吃饭?坐吧。”

邢意北坐到主任身边,跟姜思思面对面,两个人全程却没有眼神交流。

“小北怎么这个时候在食堂吃饭?”主任问道。

邢意北道:“我来交接一下工作。”

话音一落,饭桌上几个人都惊讶地抬起了头。

只有姜思思依然埋着头吃饭,把青椒炒蛋里的青椒挑了出来。

“你辞职了?”

主任问出了大家的疑惑。

“没有,我换到下午档了。”邢意北说话的时候,看了姜思思一眼,随即道,“你衣服上沾了油。”

姜思思:“嗯?”

邢意北指了指她的肩膀,“喏。”

姜思思扭头,看见自己的右肩果然有一大片油渍。

不知道是谁端着餐盘经过的时候弄到她身上的。

姜思思烦闷地“啧”了一声,也没了吃饭的胃口,“我去盥洗室弄一下。”

盥洗室。

姜思思对着镜子,用纸巾沾水擦拭衣服。

几分钟后张城超走了进来,跟姜思思打了个照面。

自从他走进来,姜思思的目光就在他身上,而对方目光闪躲,倒像是女流氓盯着良家妇男不放似的。

“咳。”张城超站在水池边洗手,咳了两声,“那个,思思,我听小琳姐说你来实习第一天就加班到晚上,辛苦了。”

姜思思笑笑,“不辛苦。”

看了眼张城超的脸色,又补充道:“没有你熬夜改稿子辛苦。”

张城超手一颤,水龙头里的水溅了几滴出来。

“我昨天跟你说了要用你的文章做参考,也是考虑到主任急着要稿子,都是为了集体,你没必要这么指桑骂槐的,还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现在资源都是共享的。”

姜思思颇为认同地点头,“嗯,你说得对。”

张城超呼出一口气,关上水龙头,转身往食堂走去。

却听到身后传来姜思思的声音。

“可是我乐意这么做。”

张城超猛地回头,满腔怒火喷薄欲出:“你非要搞得这么难看吗?”

姜思思端着水杯,慢慢走向张城超,漫不经心地说:“我这个人很小气的,如果你不介意,我还可以搞得更难看。”

张城超:“……”

张城超气得扭头就走。

姜思思朝他的背影摇摇头,继续用纸巾擦衣服。但油渍顽固,遇水化开,非但没有擦掉,反而越来越明显。

姜思思烦躁地丢了纸巾,转身往外走去。

一出门,却看到一个人,迅速愣住——石化。

邢意北怎么在这儿……

姜思思清了清嗓子,露出一个标准微笑:“你过来有事?”

“没事,就是想见你。”邢意北站在过道上,靠着墙壁。

姜思思笑了笑:“哦……”

邢意北:“没想到看到一出戏。”

姜思思笑容僵住。

第一招“善良攻略”还没用起来,就不攻而破。

行吧

姜思思认命地想,看来自己只能靠脸吃饭了。

“给个影评吗?”姜思思问。

邢意北朝她走来,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

“台词精准,表情到位。”

他低头看着姜思思:“你终于学会反击了,不再是逆来顺受的样子。”

姜思思扯着嘴角笑:“谢谢夸奖哦。”

“可我还是想保护你。”

“所以昨天跟你说的事情……”邢意北放低了声音,“就算是个保镖的名分,你也考虑一下好不好?”

温柔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抬头就迎上他的眼神,无处可躲。

姜思思攥着衣服,眼波流动。

盥洗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一男两女叽叽喳喳地走了进来。

姜思思下意识转身往外走,一声低低的“嗯”夹杂在他们的谈笑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