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吹不散眉弯(七)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化妆师一路和主任聊着,走到了一楼大厅才离开。

姜思思一个字都没有说。

好在回了办公室,大家都忙自己的工作,再无心聊其他的八卦。

小琳拿了两份新闻稿件,分别放在姜思思和顾芷还有张城超桌前。

“这是今天发过来的新闻快讯,你们三个分工一下把它翻译出来吧,下班之前要发给新闻播音部的负责人。”

姜思思和顾芷把稿子分成三份,各自拿了一份,最后一份递给了张城超。

“哦对了。”小琳又说,“今天有一个日本医学科学家的最新成果发布,我的意思呢是咱们在网站上发表一篇专门介绍这位科学家的文章,你看你们谁来翻译这个?”

涉及到专业领域,任谁也不敢轻易地接下这个任务。

姜思思和顾芷面面相觑,顾芷又回头看张城超,“你能翻译吗?”

张城超难为地摇头,“我没有接触过这个领域,词汇量可能是个问题。”

“那我来吧。”姜思思说,“我尽力一试。”

“这个可不能糊弄的的。”主任从办公桌抬头,笑着说,“不过这是我们部门自己的想法,你们尽力就好,实在不行的话,也不是一定要做这件事。”

姜思思点头:“好。”

新闻快讯简短,大家没花多少时间就做完了。

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姜思思没事情做,干脆就开始翻译医学文章。

“天啦,我最害怕翻译这些有专业词汇的东西了。”顾芷凑到姜思思身边,“翻译这个最费脑子了,以前我去赚零花钱,帮一个外贸公司翻译都快把头发给我弄秃了,更别说这种医学类的,写成中文我都不一定明白是什么意思。”

“的确。”姜思思看着电脑,心不在焉地说,“不过这种东西多翻译点也没有坏处。”

“那我不打扰你了。”顾芷放了两颗甜枣在姜思思桌上,“你也注意休息一下眼睛。”

姜思思一沉入进去便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状态,连张城超在她身后站了好一会儿都不知道。

直到下班时间到了,主任和采编都走了,姜思思才抬起头放松脖子,这才从屏幕里注意到后面的张城超。

“有事吗?”姜思思问。

“没什么。”张城超俯身看她电脑上的文稿,“你有好多资料啊,以前做过这个?”

“算是吧。”姜思思说,“去年抽到的一个作业,刚好就是介绍这位科学家的资料,当时翻译的时候收集了很多资料。”

“哦!”张城超一个劲儿地点头,“这些资料可以给我一份吗?”

“没问题,你给我账号,我发给你。”

张城超立马把自己的网盘账号给了姜思思,姜思思便把自己网盘里的资料全部转发给了张城超。

“对了。”隔着桌子,张城超说,“可以把你之前翻译的文章给我看看吗?我参考一下。”

“没问题。”姜思思又找到自己以前的作业,一起给他发了过去。

“你查收一下。”姜思思抬头看窗外,“今天好像又是雨,我得赶紧回学校了,你们也早点走。”

“好啊,我跟你一起出去。”顾芷三两下把桌上收拾了,又回头看张城超,“你也早点走哦,今天可能有雨。”

张城超忙着弄电脑,头也不抬,压根儿没听到姜思思和顾芷说话。

电梯里,姜思思的手机响了起来。

但她脑子里还想着翻译的事情,对铃声恍若未闻。

“你手机在响。”顾芷提醒她,“响好一会儿了,你出什么神?”

“嗯?哦。”姜思思连忙从包里拿出手机,来电显示是邢意北。

“喂?怎么了?”

“你下班了吧?”

邢意北的声音有点怪异。

“刚下班。”姜思思问,“有事吗?”

邢意北沉吟片刻,说:“我在大厅外等你。”

正好电梯到了,门一打开,姜思思便看到了大厅里的人影。

此刻的大厅比平时多了不少人,听说是某个纪录片团队过来拍摄素材。

摄像的、收声的、主持的,各类工作人员让大厅显得拥挤不堪。但专业素质良好的他们却没有打乱现场秩序,虽忙,却不乱。

“邢意北啊。”顾芷垫脚尖,隔着人群看过去,“他在等你?”

姜思思点点头。

顾芷突然双眼一亮,随机狡黠地笑了起来,“我说你昨晚……哎哟没什么,我先走了,我男朋友也在外面等我呢?”

姜思思:“也?”

顾芷拎着包快速跑了出去,回头朝姜思思挥挥手,“明天见哦!”

邢意北闻声看到了姜思思,随即快步走了过来。

“你怎么在这儿?”姜思思问。

“等你。”邢意北说。

姜思思漫不经心地朝大门走去,“我要回学校,你也要回去吗?”

“嗯。”邢意北和她并肩走着,期间看了她两眼,“我问你,你昨天晚上……”

话未说完,耳边一阵嘈杂的声音瞬间打乱了现场井然有序的氛围。

一个壮汉推着推车,上面装着音箱设备,从过道里推出来,却不小心被人绊了一下,推车离开了他的掌控,朝着姜思思冲了过来。

眼看着音箱就要撞到姜思思,四周女人男人的惊呼声乍起,连姜思思自己也傻了,脑子里轰轰作响。

电光火石间,姜思思眼前一黑。

倒不是吓晕过去,只是被邢意北抱在怀里,紧紧抵在身后的墙上。

一声闷响,从邢意北身后传来,虽然隔着一个人,姜思思还是感觉到了一阵猛烈的撞击。

四周早已经乱成了一团。

姜思思却听到邢意北闷哼了一声,胸口也跟着猛跳了起来。

大脑短暂地短路后,姜思思被邢意北松开。

他回头看了一眼,两个重叠在推车上的音箱装上了他的肩膀,把周围的人吓得不轻。

推车的男人和其他人都围了上来,问邢意北没有事,邢意北摇头说没事,退了一步,看着靠在墙上的姜思思。

“你没事吧?”

姜思思嘴唇微颤,连声音都不稳定,“有、有事……”

尽管围在邢意北身边的同事一个劲儿地关心他,他却只听到姜思思微弱的声音。

“怎么了?你撞到哪儿了?”

姜思思看着邢意北,许久,才说:“你吓死我了!”

邢意北闻言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若不是两个音箱上捆着绳子,姜思思不敢相信这玩意儿砸到邢意北头上会是什么后果。

姜思思握紧了拳,颤抖着开口。

“你不会躲开吗?你是不是脑子不清醒!你……”

邢意北闻言,把姜思思往身后一拉,在她耳边“嘘”了一声,低声道:“要骂待会儿骂,这里人多,怪不好意思的。”

姜思思:“……”

现场发生这个意外,谁也没想到,推车的男人一个劲儿地道歉,一定要邢意北去医院看看,但他直说自己没事,不用麻烦。

好不容易解决了同事们的关心,邢意北带着姜思思离开办公大楼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后的事情。

路边的大树下,姜思思依然惊魂未定。

“砸到哪里没有?”

“没事。”

邢意北只穿着一件白色衬衣,他动了动肩膀,以证明自己完全没问题。

姜思思脸上还带着受过惊吓的红晕,呼吸也还不稳定。

她直接上手扯邢意北的衣服,“我看看。”

“喂!这里这么多人……”

奈何姜思思根本不听他的,三下五除二便解开了他的扣子,扯开衣领,看到他肩膀红了一大片。

“都这样了你还说没事!”

“真的没事,音箱是黑色的,但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而且我也没那么弱,如果有什么事看,我也不会站在这里跟你说话了。”邢意北慢慢扣上衣服,语气平静而温柔。

姜思思见邢意北整理衣服的动作流畅,没有什么不舒服,这才相信他是真的没事。

扣上最后一刻扣子,邢意北终于想起了自己的来意,慢慢说道:“我今天过来是……”

“等等。”

姜思思突然出声,打断了邢意北的话。

“怎么?”

姜思思上前一步,抓住邢意北的领子。

他脖子以下,锁骨以上的部位,有一个红印子。

“这是什么?”

姜思思问。

“这也是我来找你的原因。”邢意北轻笑,“这个应该问你吧?”

姜思思伸出手指摸了一下,然后看着邢意北,“你为什么不洗掉?我跟你闹着玩儿的。”

“闹着玩儿的?”

邢意北握住她的手指,“这种东西闹着玩?不好意思,我洗不掉。”

姜思思想收回自己的手指,扯了两下,邢意北不放。

“你洗不掉就算了。”姜思思声音越来越小,“可是你让别人看见会误会的。”

“误会?”邢意北问,“误会什么?”

两人在树下对视着,都不说话,从对方的眼里猜猜许久。

没有等到想象中的回答,邢意北看见姜思思的眼神逐渐……冷静了下来。

“哦……”姜思思也学着邢意北拖长了尾音,“你还真是用尽心机,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家有卸妆液?”

邢意北:“我……”

姜思思:“你以为我没用过你家的?卸妆能力比威猛先生还强。”

“哦……”

邢意北拖长了尾音,“行,我承认我故意的,所以你什么时候给我个名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