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吹不散眉弯(四)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姜思思说完这句话,瞬间有点后悔。

以邢大爷的性格,姜思思不知道他接下来会做出什么事。从小到大被人捧着长大,或许以为这样就是他屈尊的极限了。

两人以这样亲密的姿势相处,却在这一刻同时沉默。

就在姜思思以为他要一把丢开她的时候,他却小心翼翼地说:“那要怎样?”

“送花。”

左边的男生直视着舞台说。

“写情书。”

右边的男生也直视着舞台说。

“什么年代了还写情书?”

左边的男生视线越过姜思思和邢意北,质问右边的男生。

“送花就不老套吗?”

右边的男生怼了回去。

邢意北想了会儿,说:“他们说的对。”

姜思思松了口气,却莫名期待。

虽然花和情诗听起来俗不可耐,但是她想要,这些都是她的青春期不敢奢想的东西。

“太老套了。”邢意北补了一句。

姜思思:“……”

狠狠踩了邢意北一脚,姜思思站了起来,咬牙切齿:“难怪你单身到现在。”

邢意北一脸莫名地看着姜思思,“我单身是我的错吗?”

姜思思:“难道是我的错?”

邢意北:“对啊。”

姜思思:“……”

关我什么事啊。

姜思思瞪着他,“你单身你还怪我了?不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舞台上表演已经换了下一轮,武术社团的人纷纷商场,音乐应景而起,铿锵有力,震耳欲聋。

旁边两个男生假装看着表演,身体却忍不住往中间倾斜,恨不得把耳朵挂在姜思思身上,听对面的人说了什么。

邢意北依然莫名:“找什么原因?单手是什么缺点吗?你不也单身?”

姜思思冷笑一声:“我单身是因为我不想谈恋爱,追我的人可多了!而你呢,你是因为……”

邢意北突然打断姜思思:“因为你不想谈恋爱。”

诶?

姜思思愣愣地说:“所以还真是我的错咯?”

邢意北微微俯身,“那你要不要知错就改?”

姜思思一怔,随即扬了扬下巴:“我决定——”

邢意北看着她,嘴角微微扬起。

“一错到底。”

姜思思一字一字地说。

邢意北:“……?”

该。

活该。

旁边两个男生心里默念。

没见过追女生这么理不直气还壮的。

姜思思和邢意北在操场分道扬镳,一个回寝室,一个回电视台。

姜思思不知道邢意北是不是被她气走的,如果是,姜思思觉得——

神清气爽。

只是装逼一时爽,回想起来,有点火葬场。

要是邢意北那位大爷真的被她打击得一蹶不振了怎么办?

有点亏吧。

姜思思一路想着,走到寝室楼下,差点没注意撞到一个人。

“对不起。”虽然只是差点撞到,姜思思还是道了个歉,单一抬头,发现面前的人却是赵蔓。

赵蔓没理姜思思,越过她朝楼上走去。

姜思思走在她后面,上了几层楼梯后,赵蔓突然停下来,回头看着姜思思。

“你跟邢意北在一起了?”

“嗯?”姜思思掀了掀眼帘,没有停下脚步,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低声说,“你这么关心我?”

赵蔓哑然,片刻后气笑:“我随便问问。”

姜思思“哦”了一声,继续上楼。

赵蔓的声音在身后传来。

“我在操场看到了,看来是在一起了,恭喜你啊。”

姜思思没理她。

赵蔓耸耸肩,“看来邢意北也不过如此嘛。”

姜思思闻言,缓缓停下了脚步,背对着赵蔓说:“我不在乎。”

回到寝室,姜思思拿着杯子倒上热水,走到阳台,看着楼下的行人,一口口地喝着热水。

到这种时候了,赵蔓还想刺一刺她,也不知道图个什么。

可惜不管她说什么,姜思思都不会生气。

只是她说邢意北肤浅这一点,姜思思想了一下,必须得承认。

可人都是视觉动物,喜欢好看的事物是天性,她自己当初也是对邢意北一见钟情。

只是相处时间长了,姜思思发现,她喜欢上了邢意北打篮球时的意气风发,喜欢他上课睡觉的慵懒,喜欢他读课文的声音,喜欢他看着路边小狗时候眼里的温柔。

姜思思望着楼下的学生,三两成群,其中不乏情侣,广场LED屏幕上放着新闻,主播端正地对着镜头,严肃的神情和邢意北如出一辙。

叹了口气后,姜思思回到宿舍,放下了水杯。

不该为这种事情矫情,可她烦心的是,该怎么让邢意北喜欢上她除开外表以外的东西呢?

愁啊。

恰逢梁婉上完考研课回来,她一边放书包一边抱怨老师上课枯燥。

“本来政治课就够催眠了,那个老师讲话还没有抑扬顿挫,真是比安眠药还有用。”

话语间,梁婉抬眸,看见姜思思眼里的愁绪。

“你怎么了?”

姜思思摇摇头,坐到书桌前,拿出一本日语小说。

“没事,你今天没去图书馆?”

“太困了,不去。”梁婉也在自己的书桌前坐了下来,“我看会儿书就睡觉了。”

寝室里安静得只有梁婉的翻书声,而姜思思面前的书一页都没有动过。

这时,北原卫视的面试结果发了过来。

“过了。”姜思思看完短信,加了HR的微信,手指淡定地敲了敲桌子,“我也是有工作的人了。”

身后的书桌上发出一阵细微的响动,紧接着一道音乐声响起。

“恭喜你呀今年万事都如意。

生意赚钱呀过的有趣。

中了马票呀买房又买地。”

姜思思回头,看着声音的来源,不经失笑。

“婉婉,你干什么?”

“我不知道说什么,所以放一首歌表达我的心情。”

梁婉关掉音乐,对姜思思的工作充满了好奇,“你什么时候去报到啊?主要做些什么事情?工资多少?”

“下周一报到,就是实施新闻翻译,实习工资不高,大概刚刚到扣税标准。”姜思思慢条斯理地回答着她的问题,眼睛余光却注意到她的手机一直在闪,“好像有人跟你打电话。”

“哦?”梁婉转身拿起手机接电话,寥寥几句应答后,她说了一句“不想去”就挂了电话。

虽然这个电话不到一分钟,但是姜思思感觉到梁婉的心情瞬间低了几个档。

“怎么了?”姜思思问。

“没什么。”梁婉说,“高中同学问我参不参加同学会。”

梁婉是本地人,高中同学也大多留在本地读书,眼看着暑假快到了,便筹备着办一个同学会。

说起来,姜思思的高中同学应该也都要毕业了,前几天还看见班群里有人提议举办同学会,但是由于大部分人都参加工作了,不见得有空。

不知不觉四年了,还挺想高中同学。

“你怎么不去?”姜思思站起来收拾书桌,“同学会聚一次少一次。”

姜思思只是随口一问,但梁婉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垮了下来。

“不想去,不想看到他。”

“王韩潇?”

梁婉背过身,双手胡乱地拨动笔筒里的笔芯。

“我瞎说的,不是非要问你。”

姜思思把散乱的书一本本码起来放到书架上,看样子似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但尘封在心里许久的感情秘密一旦被挑开,梁婉却有了一股倾诉的欲望。

“思思……”她慢悠悠地转身,眼巴巴地看着姜思思,“我跟你讲,他就是个王八蛋,他……”

梁婉的声音戛然而止,朝门口看去,林小圆把门推到一把,也愣怔地看着梁婉和姜思思。

“你们都在啊?”

“在呀。”姜思思说,“你今天也这么早回来?”

林小圆把书包放到桌上,打开拉链,从里面拿出好几本书。

“你们刚刚……说什么王八蛋啊?”

她说这话时,小心翼翼地看着姜思思,但姜思思没注意到她的眼神,只是转了转笔,没说话。

话题被人打断,梁婉顿时没了说下去的兴致,而且她觉得这种话题不适合跟林小圆讨论。

一个寝室住了这些年,林小圆从来不谈论感情问题,仿佛脑子里只有学习。

“哎,没什么。”梁婉说,“随便聊聊。”

林小圆目光移到姜思思的桌上,发现她给姜思思的书被移到了最顶上一层书架。

“思思,我给你的那本书你看了吗?”

“嗯?”姜思思往上一看,那本林小圆从图书馆借回来的很抢手的书不知什么时候被她挪到了上面,“还没呢,我先把手头上的书看完。”

“嗯。”林小圆说,“只要在三个月内看完就好,我用我的卡借的。”

姜思思:“好的,我过几天就看。”

寝室又归于平静,三个人各自看各自的书,不一会儿,连楼下的新闻声也断了。

“哎,我问你们一个问题啊。”

姜思思咬着笔头,转过身面对梁婉和林小圆。

“你们说,一个女生,最喜欢吸引男生的特质是什么?”

梁婉脱口而出:“脸。”

“啧,肤浅。”姜思思把笔朝她扔去,“除了脸呢?”

梁婉也转过身,认真地想了一下,“善良?”

姜思思若有所思地点头,“你说得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