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吹不散眉弯(二)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傍晚,夕阳透过窗帘照进来,温柔暖和。

邢意北不知不觉坐了这么久,发现床边的水杯空着,于是想出去再倒一杯水。

刚刚端给姜思思的热水是饮水机里最后一点,邢意北把客厅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矿泉水,好在厨房里还有水壶,他接了一壶自来水,放到炉子上,正要打开火,窗外开始起风,吹得窗子吱吱呀呀地响。

房间里的窗户没有关,邢意北怕把姜思思吹感冒,于是回到房间关上窗户。

拉上窗帘的那一瞬间,姜思思呢喃了一声:“行かないで!”

“你在说什么?”邢意北靠近床边,低声说话,而姜思思紧紧皱着眉头,翻了个身。

说梦话呢。

邢意北站了起来,准备去厨房烧水,姜思思又说了一句:“行かないで!!”

情绪比刚才更激烈,好像很害怕。

邢意北回头看着姜思思,她露在外面的双手紧紧抓着被子,眉间锁成了“川”字。

“做噩梦了吗……”邢意北念叨了一句,坐到床边,伸出了手,“梦里面还说日语呢。”

冬夜。

姜思思在宿舍里写作业,窗外狂风大作,老宿舍的窗子年份久远,好像随时都要被吹垮似的。

新闻翻译课的老师给每个学生随机抽取了资料,要求当天翻译。

姜思思抽到了最难的资料,在宿舍里写到了十二点才写完一半。

同宿舍的韩国交换生这时才从夜店回来,她看到姜思思还在伏案看书,于是把自己的作业也放到了她桌上。

“帮我写了吧。”

姜思思从一堆书里抬头,看见女生脸上的浓妆,“你自己做吧,这学期我已经帮你做五次作业了。”

女生又说了什么,声音变得很模糊,姜思思隐隐约约意识到是梦境,但感知太真实,好像又回到了那时候一样。

短暂的意识模糊后,姜思思四周传来那个女生的声音。

“你怎么睡着了!”

“呀!你没写完!我一会儿怎么交作业!”

“你害死我了!”

“混蛋!”

……

四周突然陷入昏暗,姜思思又梦到了那一天。

她跑掉了一只鞋子,疯狂追赶着前面的人,哭喊着:“别走!别丢下我!”

身上传来一阵暖意,姜思思悠悠转醒。

她感觉身上有点热,特别是小腹部位,伸手一摸,竟然摸到了一只手。

姜思思脑子还有点不清醒,慢悠悠地转身,看到一张放大的脸。

他闭着眼,平稳的呼吸着,纤长的睫毛偶尔颤两下,让偷看他睡颜的人心里也跟着一颤。

就那么一瞬间,姜思思觉得自己又要一头栽进他这个坑里了。

就像高中的无数次,她扭头看见他在睡觉,一不注意就看入了迷。

两秒后,姜思思怔住,终于反应了过来。

邢意北躺在她身边,正以环抱着她的姿势睡着。

“醒了?”邢意北瞬间睁开眼,足以证明他刚刚并没有睡着。

姜思思还是看着他,没有说话,邢意北也没有松开手。

许久,姜思思说:“你在干嘛?”

“我刚刚看你做噩梦了。”

邢意北坐了起来,慢慢收回手。

他手掌的温度还残留在姜思思小腹间。

“醒了就起来吧。”见姜思思不说话,邢意北不自然地别过头,“我送你去医院。”

“你能不能……”再抱抱我。

姜思思说到一半,顿住。

邢意北:“什么?”

“我今天出汗了,想去洗个澡,你能不能给我一些换洗衣服?”

“好。”邢意北立刻起身打开衣柜,拿了一件卫衣出来,“我这只有这样的,裤子太大了你穿不上,要不我下楼给你买?附近有商店。”

姜思思点点头:“嗯。”

邢意北拿上手机和钥匙,一打开门,却看见张世灿拿着伞站在门口,一只手扬在空中,正要敲下去。

“心灵感应啊这是。”张世灿一脸震惊,“我还没敲门呢。”

“你怎么来了?”邢意北问。

张世灿脸上的震惊顿时变成懵惊。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明天一早有个活儿,来你这儿住一晚。”张世灿甩了甩伞,“外面下雨了,你快让我进去。”

张世灿说完,电梯口又走出一个人。

邢意北抬头望过去,“你怎么也来了?”

叶盛也甩了甩伞,“我一起的啊,灿哥说你这儿有空房间。”

播音主持系的男生即便不是特别帅,模样也是周正的,如果身高再称意一点,就足够养眼。所以一些播音系的男生会接一些商场的模特礼仪等活动赚点零花钱。

“今天不行。”邢意北拦在门口,“你们去开房吧。”

“怎么了?”张世灿往里张望,“今天有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