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西风多少恨(九)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你说什么呢?”赵蔓丢了烟,朝姜思思走来,“你什么意思?”

姜思思洗干净手,甩了甩手,拿出纸巾擦手:“字面意思。”

“你他妈再说一遍?”赵蔓气得想冲上去抓姜思思的衣领,被身后的女生拖住,“蔓蔓,算了算了。”

姜思思看着暴跳如雷的赵蔓,绕过她身边丢了纸巾。

“什么算了?!”赵蔓挣开身后的女生,堵在姜思思面前,“你自己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我就是看不惯你没点儿自知之明,尽贴着邢意北,人家看你一眼吗?”

姜思思耸耸肩:“他看不看我关你什么事,反正他又不会看你。”

姜思思说完,不再理会暴跳如雷的赵蔓,径直往包厢走去。

姜思思曾经不知道赵蔓为什么对她有那么大的恶意,两个人明明没有任何利益相干。后来她总算知道,有些人天生气场不和,是没有办法解释的事情,然而在这种情况下,看起来好欺负的那一方就势必落了下风。

姜思思也知道,她被赵蔓针对不是因为她胖,而是因为她性格软弱,逆来顺受,便成了别人抒发恶意的桶。

回到包厢,玩乐的人还在继续。

姜思思走到邢意北身边,直接拿起了自己的包,“我要回去了。”

邢意北站了起来,“等等。”

他回头跟张世灿说:“我先走了,你帮我跟他们打声招呼。”

走到沙发角落,邢意北看到叶盛已经醉得一塌糊涂,拍了拍他的脸,没有反应,于是他跟旁边的男生说:“晚上记得把他送回寝室。”

两人一同走出包厢,碰上了回来的赵蔓,她看见邢意北和姜思思走在一起,目光里带着带上了嘲意。

“走了?”

邢意北“嗯”了一声。

赵蔓笑了起来:“晚上记得回宿舍,最近女寝查得严。”

邢意北眼神倏然一冷,停下了脚步。

“赵蔓。”

赵蔓回头,“怎么?”

“你一个女孩子,别满脑子都是那些东西。”他上前一步,挡在姜思思身前,低声对赵蔓说,“不要把你那些习性带到姜思思面前,你们不是一类人。”

赵蔓喉咙一紧,说不出话来,眼睁睁看着邢意北带着姜思思离开。

KTV楼下的商店已经关得差不多了,格外冷清,只有两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开着门,

“面试结果什么时候出来”邢意北问。

“也许明天吧。”姜思思说着又拿了手机出来看,没有短信和未接来电,“也有可能没有过。”

“那就顺其自然吧。”邢意北说,“你不打算考研吗?”

姜思思摇头:“不考了,想工作。”

再往前走两步就是一个小广场,平时学校周围的居民会在这里跳广场舞,而深夜却沦为学生们放纵的地方。

比如此刻,就有三四个男生扭打在一起,战况很是激烈。

邢意北带着姜思思绕了道,姜思思却频频回头看热闹。

“别看了。”邢意北掰正姜思思的脑袋,“赶紧回去,我等下还要去电视台。”

“好。”姜思思走了几步,突发奇想,“邢意北,你从小到大打跟人打过架吗?”

姜思思只是随口一问,在她眼里,邢意北从来都是老师家长心尖上的宠儿,怎么可能跟人打架。

没想到邢意北却说:“打过。”

“嗯?”姜思思问,“什么时候?”

邢意北的回忆一下子跳回高二那个炎热的夏天。

那天实在太热了,以至于到现在天气一热,他都会想起那天的经历。

由于高温,学校取消了那天的课间操,有了二十五分钟课间的学生们纷纷躁动了起来。

邢意北在教室后面跟朋友玩儿球,女生们叽叽喳喳地聊天,教室吵闹得像个菜市场。

忽然,教室里女生们率先安静了下来,紧接着,男生的声音也渐渐小了。

邢意北以为是老师来了,赶紧收了球,转身一看,一个高个子男生站在前门。

这男生是隔壁体育特长班的。

他们班好几个男生是篮球特长生,长得高,球打得好,平时痞里痞气的,总逃课抽烟,但总会招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喜欢。

那男生的校服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拉链没拉,漏出里面的名牌T恤。

他找姜思思。

姜思思原本在跟前桌的女生讨论漫画,听到前排的男生喊他,说有人找。

姜思思指着自己,“我吗?”

那个男生站在门口点了点头,姜思思便慢慢走了过去,“有什么事吗?”

男生说:“跟我来一下。”

他带着姜思思走到教室门边,低声说了什么,邢意北在教室后排清晰地看到姜思思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子。

前排围观的学生也顿时开始起哄。

这种情况,不用细问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很快,姜思思回来了,周围的学生立马围过来问姜思思那个体育班的男生说了什么。

姜思思埋着头不说话,周围的学生问个不停,直到上课铃打响。

邢意北回到座位,戳了戳姜思思的手臂。

“他跟你说什么了?”

姜思思推了邢意北一下,“你别问了,烦死了。”

“我……”邢意北还没说完,前排的女生转头过来,笑嘻嘻地说,“那个男生来告白的吧?”

“别说了!”姜思思又推了那个女生一把,“老师要来了,赶紧转回去。”

说曹操曹操到,数学老师带着三角板进教室,使劲敲了两下桌子,“上课了!”

教室终于安静了下来。

两节连堂数学课,中间没有休息,这样下来,学生再大的八卦热情也被消耗完了。

邢意北跟男生们去吃了午饭,顺便去办公室帮老师搬了些书,回到教室时,邢意北发现自己座位周围的气愤格外怪异。

姜思思趴在桌上,前排女生拍着她的背。

“思思,别想了,他们就是王八蛋,咱们不理他们啊。”

姜思思只露了一颗后脑勺,一个字都不说。

“怎么了?”邢意北问前排的女生。

前排女生一脸为难,咬了咬唇,没说话,转回自己座位。

过一会儿,女生扔了一张小纸条给邢意北。

“隔壁班那个体育生跟人玩大冒险,故意戏弄思思呢。”

邢意北:“……”

他转身薅了一下姜思思的头发,“吃不吃冰淇淋?”

姜思思没说话。

邢意北又问:“喝不喝营养快线?”

姜思思还是没说话。

邢意北发觉不对了,把头埋下去看姜思思,“你哭了?”

姜思思立马偏开头,“别问了!”

声音里带着哭腔。

一整个下午,姜思思都没有说话。

邢意北看不过她这幅样子,对方又不说话,他也只能悄悄塞小纸条。

“别哭了,多大点事,放学我带你吃火锅去。”

姜思思看了纸条,揉做一团放进笔袋里,依然没有说话。

到了最后一节课,邢意北发现姜思思在一个小本子上写写画画。

邢意北微微抬头,瞥见一角。

“骗子,都是骗子,死骗子!”

“没有人会喜欢我……”

“骗子!!!!”

“操……”

邢意北低声骂了一句。

放学后,她默默一个人收好了书包,带上太阳伞,走到门口,又想起什么,回头对邢意北说:“你还不走吗?”

两人不是邻居,但是平时都坐同一班公交车。

“你先走。”邢意北说,“我约了人打球,今天自己回去。”

“哦。”

姜思思低着头走了出去。

五分钟后,邢意北走到教室走廊上,看到姜思思出了校门,然后才往体育班走去。

他站在门口,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男生。

“张越,你出来一下。”

张越回头,“哟,这不是我们校草嘛,有何贵干?”

邢意北眯了眯眼睛,“我叫你出来。”

来者不善。

张越感觉到了,其他人也感觉到了,于是另外两个篮球特长生跟张越一起走了出去。

那天傍晚,邢意北疯了似的干了一架。

一打三,哪方都没落到好处。

邢意北小指骨折,脸上挂了三处彩。

张越鼻梁骨骨折,另外两个男生也没好到哪儿去。虽然人多势众,但是架不住对方不要命。

三个体育班的男生被一个理科班的男生打成这样,谁都没好意思说出去,所以第二天邢意北又照常来上了课。

姜思思看到邢意北的样子,吓了一跳,“你昨晚干嘛去了?”

邢意北偏了偏脑袋,“没什么。”

“你到底怎么了?!”

姜思思上去就要抓邢意北的手,正好碰到骨折的那一根小指,痛得邢意北倒吸一口冷气。

“呀!”姜思思看到邢意北的小指包扎着,更着急了,“到底怎么回事?”

“打球摔了一跤。”

邢意北说。

“你当你詹姆斯啊!打个球那么拼命干嘛!”

“行了。”邢意北放下书包坐了下来,“去给我买瓶水,渴死了。”

“问你呢。”姜思思扯邢意北衣角,“你什么时候跟人打架了?跟谁啊?”

邢意北被姜思思的声音打断了回忆,他微微低头,看见那双和回忆里一样的大眼睛。

“哦。”他抬了抬下巴,快步往前走去,“不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