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西风多少恨(五)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此话一出,最先懵的是叶盛。

艹,好像跟邢意北看上同一个妹子了。

以前怎么没发现邢意北对女生这么直接,可是叶盛自觉已经上了贼船,不能因为竞争对手强大就下船。

此刻邢意北昂着下巴,似乎没有觉得刚才自己说的话有不妥。

姜思思站在原地,盯着邢意北,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

姜思思和邢意北大眼瞪小眼,气氛十分尴尬。

最后还是叶盛站出来打破僵局,“北哥,要不我坐你腿上吧?”

邢意北:“滚。”

姜思思瞪他一眼,“别闹了。”

邢意北:“……”

姜思思没理邢意北,回头叫服务员又拿了凳子过来。

小小的四方桌,凳子插哪儿都不合适,姜思思左顾右盼,最后对梁婉和林小圆说:“我坐你们中间。”

“不行。”邢意北拉着姜思思的手腕,把她拽到自己身边,然后对叶盛说,“你起来,让座。”

叶盛:“我不。”

愣了愣,叶盛也连连摇头,“学姐,我不是不给你让座。”

他连忙把凳子拖到自己和林小圆中间的位置,“你坐这儿吧。”

宁可委屈学姐,也不能便宜了情敌。

姜思思看了一眼,觉得也行,就要坐过去的时候,邢意北忽然站起来。

“你还真要去坐边角,过来。”邢意北拉着姜思思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坐我这里。”

邢意北坐在姜思思和叶盛中间,把两人隔开。

但即便这样,也不能缓和桌子上尴尬的气氛。

叶盛终于忍不住凑到邢意北耳边,“北哥,你这两天怪怪的。”

邢意北:“怎么?”

叶盛瞄了斜对面的姜思思一眼,压低声音说:“北哥,有些事情,是要讲究先来后到的。”

“先来后到?”邢意北瞄了姜思思一眼,“她在我身边哭鼻子的时候你还在学一元一次方程,你说谁先来后到?”

叶盛:“啊?”

听到邢意北的话,姜思思倏然回头:“谁在你身边哭鼻子了?别乱说。”

“装失忆是吧?”邢意北冷笑一声,正对姜思思,“高一的时候你忘了带数学卷子,哭得死去活来,是谁把卷子改成了你的名字?”

姜思思:“……”

邢意北:“还有高一下学期,你从楼梯上摔下去,又哭得天昏地暗,是谁背着你去的医务室?”

姜思思:“……”

邢意北:“高二的时候,不会做物理题,一个人窝被子里哭,是谁通宵给你打电话讲题?”

姜思思:“……”

邢意北:“哦,高三的时候,你月考考砸了,是谁躲在女厕里哭害我在外面等了一个小时被人当成变态?”

姜思思:“……”

邢意北:“你还瞪我?你忘了你复读的时候没考好,差点哭倒长城,是谁坐了一天一夜火车跑回去带你吃火锅?你现在出息了给我装失忆?”

邢意北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话,像一记地雷,惊得在座所有人沉默。

梁婉呆呆地看着邢意北和姜思思,叶盛也呆呆地看着邢意北和姜思思。

林小圆却突然起身,“你们吃吧,我还有点事,我先回学校。”

姜思思还没反应过来,梁婉又立刻起身:“啊……我好像还有题没写完,我先回去刷题。”

叶盛眨了眨眼睛,也慢吞吞地起身:“要下雨了,我宿舍衣服没收,我先回去收个衣服吧。”

姜思思就眼睁睁地看着在座地人一个个地离开,但邢意北不动声色,直直地看着姜思思。

两人目光交汇,一个简单直接,一个却不知所措。

明明是姜思思刻意逃避的回忆,偏偏他却如数家珍。

这时,姜思思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在这个环境格外刺耳。

但又仿佛是救星一般,姜思思赶紧接起。

“喂?嗯,在外面,哦,好,你等等,我现在就过来。”

挂了电话,姜思思拿着包就要出去,邢意北眼疾手快,挡在了她面前。

“你又要走?”

“去哪儿?”

“去多久?”

“回来还认识我吗?”

姜思思:“……”

“我去拿个东西。”

邢意北:“饭还吃吗?”

姜思思:“吃……吧。”

邢意北点点头,“那你去吧。”

姜思思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了出去,一路跑到和王韩潇约定的地点才停了下来。

“这里。”

王韩潇跟姜思思招了招手,见她没反应,于是走过去,“你在想什么?”

“啊?没什么。”姜思思问,“找我什么事情?”

“给。”王韩潇手里拿着两盒芒果,“芒果。”

“给我芒果干什么。”姜思思说,“我对芒果过敏。”

王韩潇神色僵了一下,随后说:“对不起,我不知道,那你带回去分给你室友吧。”

“哦。”

姜思思接过芒果,依然神不守舍,“那我走了。”

王韩潇点点头,走得比姜思思还快。

姜思思突然想到火锅店里只有邢意北一个人,于是说道:“要不要一起吃火锅?”

王韩潇停下脚步,回头看她,“我不爱吃辣的。”

姜思思踌躇片刻,“去吧,邢意北在呢……就我跟他两个人。”

王韩潇突然笑了起来,“这不是挺好的吗?”

姜思思瞪他一眼,“好什么好?”

王韩潇没说话,径直往火锅店走去,“走吧。”

邢意北一抬头,看到姜思思和王韩潇一同走了进来。

王韩潇自顾自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朝邢意北点点头。

邢意北望着他,微微眯眼,表情不善。

姜思思知道王韩潇话不多,于是主动说:“这是我同学,我们一起在日本读书。”

邢意北闻言,“哦”了一声。

姜思思坐到两人中间,“吃饭吧。”

王韩潇左顾右盼,见只有她跟邢意北,于是问:“你不是说今天晚上跟室友聚餐吗?”

姜思思:“她们有事先回去了,我……我也有点事,咱们速战速决吧。”

说完,王韩潇点点头,“麻烦把醋递给我一下。”

姜思思正要伸手,邢意北极快地拿走醋瓶,放在王韩潇面前。

王韩潇:“谢谢。”

王韩潇拿起筷子,又说:“思思,麻烦把盐递给我一下。”

一只手伸了过来。

王韩潇抬头看了邢意北一眼,“谢谢。”

王韩潇:“麻烦递一下牛肉。”

一只手又伸了过来。

王韩潇:“青菜。”

邢意北:“拿去。”

王韩潇:“谢谢。”

姜思思坐在一旁很无语,感觉自己有点多余。

一顿饭吃得味同嚼蜡,姜思思赶紧说自己有事,要回宿舍。

“我送你。”

邢意北和王韩潇同时开口。

姜思思看着他俩,缓缓开口:“你先回去吧。”

邢意北勾唇笑了笑,正要拿过姜思思手里的芒果,姜思思却转身对王韩潇说:“走吧。”

天色渐晚,学校路上亮起了灯。

姜思思和王韩潇走得不快不慢。

到了宿舍楼下,王韩潇把芒果递给姜思思,“宿舍没有冰箱,记得要快点吃,不然会放坏。”

姜思思懒洋洋地接过芒果,“知道了。”

王韩潇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春夜闹虫子,寝室的门窗关紧了,林小圆站在阳台上看书,梁婉则洗完了澡躺在床上玩手机。

姜思思进来,把芒果放在梁婉桌上。

梁婉翻了个身,突然看向姜思思。

“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姜思思:“我吃了饭就回来了呀。”

梁婉“啧”了一声,跳下床,坐到姜思思身边。

“思思啊,今天跟邢意北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姜思思:“说什么?”

梁婉眨了眨眼睛,“你跟邢意北之间怎么回事啊?他今天说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你以前真那么爱哭啊?”

姜思思一边换衣服一边说:“没怎么回事,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可是……”梁婉还想继续说,姜思思打断她,指着桌上的芒果,“那里有新鲜芒果,不能放太久,你喜欢芒果就赶紧吃吧。”

自从姜思思进门梁婉就问到了芒果香味,此刻见姜思思不想多说,于是也不再追问,美滋滋地拿着刀去削芒果。

姜思思脱了外套,走到阳台,打开水龙头洗手。

林小圆放下书,回头看着她,“思思,邢意北在楼下。”

姜思思垫脚往下望去,看见邢意北靠着路灯站着,指尖有星星火光。

居然是烟。

姜思思看了一眼就转身回寝室,把今天换下来的衣服放进盆里,端到阳台洗。

“小圆,你还喜欢他吗?”

林小圆倏地抬头,眼神里有一丝惊恐。

“思思,我、我……”

“你别紧张。”姜思思笑了笑,“我随便问问而已。”

洗完了衣服,姜思思拿晾衣杆挂衣服,一低头看到邢意北还站在楼下,于是叹了口气,穿上外套走了下去。

“你站在这儿干什么?”

姜思思又看了眼他的手,“你居然抽烟?什么时候学会的?”

“你走之后。”

邢意北灭了烟头,丢进一旁的垃圾桶,“那男的是谁?”

“同学。”姜思思说,“我跟你说了是同学。”

“好。”邢意北说,“他只能是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