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憔悴也相关(一)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邢意北手上用力,毫不留情地把篮球朝着张世灿砸过去,张世灿嗷嗷叫着用手挡了一下,篮球反弹出去,不偏不倚地砸到了林小圆小腿上。

林小圆和姜思思吓了一跳,回头看到是邢意北才松了一口气。

邢意北小跑过来,站在两人面前。

初春的天气,不少人还穿着冬天的大衣,他却已经换上了单薄的球衣,在人来人往的操场上,格外吸睛。

邢意北看了林小圆的小腿一眼,林小圆下意识往后缩了一点。

“没事吧?”

林小圆摇头。

邢意北:“那就好。”

他又转头看着姜思思,“晚上我跟室友出去吃饭,你要不要吃什么给你带?”

姜思思:“这么好?”

邢意北:“我们一般吃不完,浪费可耻。”

姜思思掉头就走,“不吃不吃,我晚上不吃东西。”

邢意北抱着球和张世灿并肩往学校外走去,林小圆驱步跟上姜思思,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邢意北背后的“10”似乎一直没变过。

“他怎么总穿这件球衣?”林小圆问道。

“他啊……”姜思思勾勾唇角,“这是我送他的高中毕业礼物,只带了这件来学校。”

林小圆“哦”了一声,又悄悄回头看了邢意北一眼。

是夜,姜思思和林小圆吃了晚饭又消化了好一阵儿,九点才从寝室出来跑步。

原本计划要跑九十分钟,但半个小时候后姜思思就不行了,她坐在操场阶梯上揉腿,“小圆,你还跑啊?”

林小圆跑远了没听见姜思思的话,只有晚饭一阵阵地吹过姜思思的耳边。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邢意北打过来的。

姜思思接起时,邢意北那边闹哄哄的,声音里带着醉意,让姜思思去接他。

姜思思问里几遍才大概听清饭店的名字,她挂了电话,远远地跟林小圆说了一声就赶了过去。

姜思思到时,那一桌只有邢意北一个人了,他趴在桌上,脚边倒着许多酒瓶子。

“怎么你一个人?你朋友呢?”

邢意北趴在臂弯里,微微侧头,醉眼朦胧地看着姜思思,略微怨念地说:“都被女朋友接走了。”

姜思思没说话,上前扶起他,“你能走吗?”

“能。”邢意北薅了薅头发,低头一笑,“就怕走进女寝。”

姜思思扫视桌子一圈儿,确定没有遗落的东西,于是说:“走吧,回寝室了。”

邢意北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撑着桌子,没有迈腿。

姜思思叹了口气,“你这三杯倒的酒量就别逞强了,实在不想做做假你不知道吗?”

邢意北嗯了一声。

姜思思扶着邢意北走出去,穿过马路就进了学校。

操场上还有许多夜跑的人,照着月光,静谧柔和。

邢意北走到操场边就不走了,坐在台阶上,伸长了腿。

他斜眼看着姜思思,说:“坐一会儿呗。”

姜思思挨着他坐下来,低头摆弄着手机,小声说:“你朋友都跟女朋友走了,没人管你啊?”

邢意北抬头看着天,月光静静流淌过他高挺的鼻梁,随着他嘴唇的开阖有轻微的晃动。

“人家有女朋友,谁管我。”

姜思思又沉默了许久,说道:“你怎么不找个女朋友啊?”

等了一会儿,邢意北没说话。

姜思思侧头看他,发现他盯着月亮,好想根本没听见她的话。

邢意北安静的时候,像漫画里的人物一样不真实。

而姜思思时常会想摸一摸他的眉毛,他的鼻梁,他的下巴。她无数次悄悄抬起手,又无数次悄悄垂下手,就像现在一样。

“今晚月色真美啊。”邢意北突然开口道。

姜思思心跳陡然一快。

夏目漱石说,“今晚月色真美”便足以代表“我爱你”,这个说法传遍大江南北,哪个怀春少女不曾听说过。

高三的语文课,姜思思跟邢意北说过这个故事,但他只是不屑地笑,说只有文科生才说这么酸溜溜的话。

姜思思看着邢意北的侧脸,紧张地连呼吸都慢了。

邢意北慢慢低下头,看着姜思思:“姜姜。”

姜思思声若蚊蝇:“怎么了?”

“你看这月亮。”邢意北语气温柔,带着淡淡的酒气,能醉人一般。

“像不像你的脸?又白又圆。”

姜思思:“………………………………”

“邢意北你就在这儿操场醒酒吧你!!!”

姜思思气冲冲地站起来,走到操场出口,正好碰到跑圈的林小圆。

“我回寝室了,你回去吗?”

林小圆打量着姜思思,“你怎么了?”

“没什么,被啸天犬咬了。”姜思思脸还红着,说话也喘着气,“我不想在这儿看月亮!”

林小圆摇头道:“我还要再跑两圈,你先回去吧。”

姜思思头也不回地走了,还没赶上校园公交末班车,一步步走了回去。

回到寝室,姜思思拿出《基础日语》翻看了两页,终是不安心,又换了身衣服下楼。

当她再次回到操场,邢意北已经不见了,夜跑的学生也只有零星几个。

姜思思给邢意北打了个电话,“你人呢?”

邢意北:“在寝室了。”

姜思思:“哦。”

邢意北:“你生气了?”

刚刚那一刻,姜思思确实是生气的。

但仔细一想,邢意北喝多了跟他计较什么。而且他说的也没错,自己的脸确实像月亮……

“没。”姜思思说,“不说了,我要睡了,挂了。”

姜思思戴上耳机听歌,四首歌的时间,刚好够她走回寝室。

与她一同到寝室的还有林小圆,姜思思摘下耳机,说:“你才回来啊?跑太久得注意一下膝盖!”

林小圆张了张嘴,目光与姜思思交汇的那一瞬间底下了头。

“嗯,好的。”林小圆推开寝室门,换了衣服去洗澡。

第二天的公共课,姜思思和林小圆还有梁婉坐在倒数第二排集体补觉。

梁婉看小说看到了凌晨三点,今天早上差点儿没起来。

姜思思则是彻夜未眠。

她想起邢意北在月光下的侧脸,想起他在球场上意气风发的模样,也想起他怨念地说“都被女朋友接走了。”

邢意北总有一天会属于一个女人,姜思思估算了一下,自己就是那个女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于是更睡不着了。

如果真到了那一天,姜思思想,自己会非常主动地退出邢意北的世界。

但幸好来毛概课补觉的人并不少,姜思思她们三个并不显眼。

姜思思睡到一半,被前排的人用笔戳了戳手背。

姜思思抬头,前排的男生递了一张纸过来,“签到表。”

“谢谢。”姜思思接过签到表,迅速写上自己的名字,又看见梁婉和林小圆都在睡觉,于是帮她们补上名字,转头传给后排的男生,“签到表。”

姜思思放下签到表就转回身,片刻,她愣住,又缓缓转回去。

“你、你怎么在这儿?”

后排的邢意北掀了掀眼皮,姜思思立马会意,把自己的笔给他,“问你呢,你怎么在这儿?”

邢意北低头签名,“你觉得呢?”

姜思思咽了咽口水,“你毛概挂了?”

邢意北手指一顿,有片刻的愣神,随后笑着说:“对啊。”

姜思思不可思议地转身,看了台上的老师一眼,不敢再睡。

邢意北初中高中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但他并不是特别刻苦的学生,全凭天资聪颖。连他这样的人上了大学都会挂,说明这个老师一定非常严格,那自己岂不是很危险。

姜思思推己及人,推醒了旁边的梁婉和林小圆,“别睡了别睡了,这个老师很严格的。”

林小圆和梁婉坐直了身体,看了老师一眼,又倒了下去。

梁婉迷迷糊糊地说:“上学期你没上过他的课吗?考试的时候把字写满他就给分,我写了一大段红歌歌词他都给我分了。”

是哦,这个老师水分比西瓜还重。

姜思思又转身悄悄问邢意北:“你到底怎么挂的?是不是得罪这个老师了?”

邢意北拿起笔敲了一下姜思思的脑袋:“因为我疯了吧。”

姜思思瞪他一眼,转回去端端正正地听课。

林小圆却突然抬起了头,回头看了邢意北一眼,惊讶地说:“学长,你怎么在这儿?”

邢意北叹了口气,已经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了,幸好姜思思站出来解救了他。

“他挂了。”姜思思说,“连这种课都能挂,牛逼。”

邢意北:“……”

“这种课挂了很正常。”他又拿笔敲了敲姜思思的脑袋,将笔尖指着教室右前方,“我们班挂了好几个。”

姜思思顺势看过去,发现关语熙和几个打扮漂亮的播音系女生都坐在那里。

“哦。”姜思思趴到桌子上,“那你们班挺厉害呗。”

林小圆这时候也没睡意了,揉了揉眼睛,拿起笔准备记一下老师说的重点,这时,签到表又从后排传了上来。

林小圆不知道姜思思已经帮她签了,一排排看下来,找到自己名字那一栏才发现已经填好,于是打算把签到表递给班长。

手刚伸出去,林小圆突然想到什么,又收了回来。

她再次看了一遍签到表上的名字,89个人全部到齐。

但里面并没有邢意北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