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七十八章 序幕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刚刚那就是淮阴侯降临吗?”王累询问道,他是知道一些关于张任底牌消息的,但是真没想到这底牌这么凶残。

“是的,可惜消耗太大了。”张任苦笑着说道。

“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不错了,不管是怎么回事,至少我们已经打得非常好了。”纪灵在一旁安慰道,总算是理解了之前张任为什么会有那么夸张的能力了,韩信啊,虽说震撼,想想也是应该的。

“算了,不说了,撤吧。”张任叹了口气,不太想提之前的事情,其他的人看张任的神色也就没有多问,毕竟张任确实是尽力了,只可惜,天命有限啊,而且是真正意义上的天命有限啊。

张任策马撤退,尽可能和贵霜追袭的大军拉开距离的时候,心下已经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当前整个军团的状态,自己的天命指引已经让人所有人生出了依赖感了。

虽说一早就知道这东西很容易造成依赖性,甚至会让人情不自禁的沉迷于其中,但就算是张任也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甚至就连纪灵这种将帅,王累,黄权这种智谋之士都有些依赖于这种能力,这么一想的话,张任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张肃。

当时在张任第一次使用了天命指引之后,张肃就深感惊喜,大但是在确定笑过之后,就冷静的告知张任不要经常使用,而现在的情况,已经如张肃所言,不仅是他,连他的战友,他的麾下都沉迷其中了。

不过就连张任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天命指引的效果实在是太过强效,强效到连他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开启天命,兵形势对飙,凭加强之后的战场直觉就能打压贵霜;开启天命,韩信附体,战场指挥以一打十,全面占优,这就是天命指引,张任甚至找不到这个专属天赋在使用的时候,到底有什么缺憾。

张任看了看自己的手腕痛下决心。

和个人武力那种,你再强也免不了有人挑战,匹夫之勇很难成为军团核心的情况不同。

张任的天命指引足够作为军团核心,足够让一场战争的战术围绕着张任本身来进行规划的程度了,这是真正名将的待遇,但和名将不同的是,张任的天命指引存在时效性。

名将被人依赖的很简单,战争关乎的不是一两个人的生死,而是千千万万人的生死,关乎着万千家庭的命运,甚至攸关国家的命运。

因而如果有两个将帅,一个是白起,一个是无名小卒,在不掺杂任何政治因素的情况下让士卒自行选择自己的统帅,只要知道白起的全胜战绩的士卒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白起。

因为前者代表着胜利,代表着功勋,代表着未来。

现在张任的天命指引,也被赋予了这些意义,使用了天命之后,不仅仅是张任本阵会发生惊人的变化,甚至连配合张任的那些将帅麾下的士卒都会出现相当大的变化。

可惜天命指引属于那种时效性的专属天赋,强是真强,但是因为时效性的存在,危险性比正常天赋大了很多。

对于这种天赋产生了依赖性,张任就一个感觉,这是要完蛋的节奏啊!可要说完全不使用,说实话,张任自己都不信,这个天赋太好用了,好用到,明知道往前一步就是地狱,张任也忍不住迈步。

张任面皮抽搐了两下,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救了。

实际上等现在撤退下来,脑子清晰了之后,张任便明白,韩信当时所说的随便打打,并不是以韩信自己的水平来说的,而是因为他张任给了韩信一个能力相当强悍的感觉。

毕竟韩信接管张任身躯,迷蒙间睁眼看到的便已经是张任以不足两万人对抗二十万大军的场景。

而且就当时的战场表现而言,因为全军大多数中了名为天命指引的毒,虽说面对十倍于己方的大军,但并没有什么畏惧之色。

毕竟这种规模的战争又不是没有打过,当初夜袭贵霜营地的时候,张任可是占了大便宜之后,才全身而退的,因而心知张任还具备翻盘能力的一众士卒,虽说心下有些慌张,但是看在开始闪金的张任面上,还是保持了应有的冷静对敌状态。

大军团作战的时候,心态很重要,全军冷静对敌,不慌不乱,那么就算是形势糟糕,也不会糟糕到哪里去。

毕竟是冷兵器时代,不存在那种瞬间清空战场的武器,纯粹的冷兵器厮杀,只要军团组织不崩溃,那么战斗将会一直持续。

毕竟军团接战的范围是存在上限的,韩信的恐怖就在于,他将对方军团的战线压缩到施展不开,十几万的杂兵能和汉军交手的人不足两千,而在自家主攻的方向让自身每一个士卒都有活干。

一百万人之中只有一万人在战斗,和一万人之中有九千九百人在战斗,只要后者不崩溃,哪怕双方基础素质差不多,一百倍的兵力差距,就实际而言,战斗力其实并没有变化。

这就是大军团统帅的意义,他们是真正在发挥士卒的战斗力。

说起来,关羽指挥的三万人和韩信指挥的三万人同样有着天壤之别,然而就算是这样关羽也能称得上是指挥三万大军了,哪怕真正在作战的时候关羽军团的三万士卒可能有一半都没有成功接战。

也正是基于这一点,韩信接管张任身体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张任统帅万余大军面对十倍于己的对手是时候,麾下士卒并无惊惧之色。

虽说阵型散乱,军阵不堪,但是士卒有可战之心,扫视一番之后,没发现有其他的底牌,那么全军上下能依旧维持战心的原因当然是他本人了,在这样的情况下韩信当然给张任非常高的评价。

也就是所谓的,哪怕不如我韩信,但是张任能带着万余兵马,面对十倍于己的对手,麾下士卒皆认为可堪一战,那么张任本身的水平自然不会太差。

加之韩信可是明确问了一句,这是打出了国门,张任说是,感受过麾下士卒强悍的战斗力,韩信自然的将张任默认为最高统帅。

毕竟是出国征战,又有直面十倍于己对手的胆气,在韩信看来当然不会太差,以至于韩信在离开的时候,还开口邀请张任回国之后来未央宫,其实这些都是韩信认为张任水准不差的表现。

而一个韩信认为不差的将校,在接过自己的处理的差不多的局面,当然是随便打打就结束了,然而韩信并不知道的是,张任冷静的对待的原因就是因为有他,而现在他跑了,这是何等的悲剧。

“撤,武安将军那边应该已经埋伏好了,而且他的麾下都是纯粹的装备大盾的甲士,其他方面也就一般,冲击对方战线,堵截后路比我们的兵种更具有优势。”张任按下内心的苦涩,对着其他人交代道。

事已至此,张任这边也确实没有什么好后悔的了,毕竟想通了韩信当时的神色和话语,张任也就知道错在哪里,对此他也只能感叹一句造化弄人,自家麾下的士卒对于天命加持后的自己实在是太自信。

且说关羽破城一击将整个三摩呾吒城的婆罗门教徒镇住之后,后面的发展近乎如郭嘉当时所预料的一般,在展现了神迹之后,城中教徒多是将关羽认为是伽蓝神降世。

当然其中也不乏理性智慧之辈,但是在贵霜当前这种宗教大环境之下,理性智慧之辈,若不出身于婆罗门或者刹帝利这种高种姓,这辈子恐怕也就是像牲口一样混混沌沌而已。

而以古印度的情况而言,延绵了数千年的婆罗门制度硬是让低种姓没有吼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话,这也就意味着婆罗门体系下的低种姓就算是有理性,也没挑战婆罗门的血性。

既然连挑战婆罗门的血性都没有,那么又如何会有挑战神的血性,相比于神的代言人,这可是真正意义上的神,至于是真神,还是伪神,对于低种姓之中寥寥无几的理性之人而言毫无区别。

是神就可以了,真的,假的,不重要,反正追随着神,被神驱使就是了,至于是打婆罗门还是打其他,听神的指挥就是了,他们愿意追逐神的步伐,毕竟他们的现在情况,不过是在泥浆之中打滚,而追随着这样的神,说不定还能活的更好。

他们没有挑战婆罗门体系的血性,也没有革命的决心,但是追随神明,作为伽蓝神的信徒,将战火燃向他们曾经可望不可即的高种姓,发泄自身的兽欲,他们还是可以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