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五章 祸从天降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都发现果然如同康煞之前所预料的那般,林渊等人不得不在五号地点停下了。

只是大家都一直想不明白,林渊到底想怎么弄,颠倒组装秩序吗?

有一点大家是能肯定的,不管你怎么颠倒,都得扛着拆开了的搬运,在巨灵神不能组装成功启动前,把一部分临时拼凑起来搬运是自找麻烦,扛着更重更庞大的一块跑来跑去不是自找麻烦是什么?

当然,之前不携带巨灵神的分肢大家勉强也能体谅,毕竟就六个人,携带八件庞然大物跑来抱去确实够呛。

也幸好没带着东西闯关,否则六个人带着那么重的东西遇上猇狼成群结队的围攻,怕是会有危险。

而此时的祁入圣是真心希望这几个人好好的,不要再出事了,为了一场考核轻易丢了性命不值得,没了性命还谈什么考核前途?

当然,他们在疑惑,落在了五号地点的林渊同队也很疑惑,也不明白林渊到底想怎么弄。

六人落在了一座山堡前,一座大山的山脚裂开着一道大口子,就像是一只巨大的怪兽张开了嘴巴。

山脚开口处,站了一排仙庭甲士,左右还守着两尊七代巨灵神。

林渊带着五人走去,被横在入口的甲士伸手拦住了,核实了六人的身份后才被放行入内。

不过进入前林渊却朝为首的守卫拱了拱手,“有一事请教。”

为首守卫略怔,“能说的说,不能说的我不会说。”

林渊:“自然是能说的,敢问大概还有多久能天亮?”

他的计划需要准确掌握一定的时间,虽然看过书籍上记载的神狱日昼时间差,但还是要确认一下才更稳妥。

这个倒是没什么不能说的,为首守卫估摸了下,“大概还有三个时辰吧。”

与自己估算的差不多,林渊拱手谢过,就此带了人入内。

一群监控飞行法器也跟着进去了。

林渊看了看前后飞行的法器,突然停步了,跟着的五人自然也停步了,不知他抬头盯着那些飞行法器干嘛。

林渊抬手,朝一只飞行法器招了招手,示意过来。

什么意思?随行五人面面相觑。

别说他们,监考中枢内的一群人也盯着林渊的举动,不知何意。

负手而立的康煞出声了,“过去。”

于是那只飞行法器降低了飞行高度,凑到了林渊跟前面对,于是林渊一张大脸呈现在了光幕上。

监考中枢内层层环状而上的台阶上的所有光幕中,就林渊一张大脸的光幕最显眼了。

只见林渊对着画面道:“能听到我说话吗?能听到就给个动作示意一下。”

能听到,而且听的很清楚,康煞出声了,“给个回应。”

于是画面晃动了一下,实则是监控镜头在点头,回应后才重新定格在了林渊的大脸上。

林渊:“能听到就好。康煞,你盯着我,我没意见,至少在迷窟外面没意见,现在还这样搞就有点过分了,一大群飞行法器前前后后的乱飞,别说鬼了,连人都吓跑了,我还找个屁的鬼役。你这是在监考,还是故意想让我考不过关?荡魔宫不是自诩那个什么吗?你这样监考是几个意思?我能不能考过没关系,我只想问问你,你究竟是来监考的,还是仗着荡魔宫的威风故意来捣乱的?”

区区一个灵山学员,对荡魔宫神将直呼其名,话还一点都不客气。

监考中枢内顿时一片寂静,不少人都悄悄去看康煞的反应,尤其是荡魔宫的人员。他们很清楚,这里监考中的画面情况全部都是要存储下来备查的,出现了这种画面,传出去还挺尴尬的。

祁入圣忍不住挑了挑眉,有种出了口恶气的感觉,他早就对荡魔宫这种考核方式不满了。

当然,若考的是其它区的学员,他也无所谓,他也未必会跑神狱来,搞的他的学员太多考不过关的话,他就是不满。

游雅君嘴角动了下,静静盯着画面中的林渊,盯着这个自己非常熟悉的学员,发现真的是变了,连她都不敢对康煞这样说话,尤其是在康煞的地盘上。

内心里也隐隐有些为林渊感到担忧,毕竟是康煞在主考,又是在神狱,这样得罪康煞的话,康煞想做手脚太容易了。

林渊才不管他康煞是个什么东西,画面中又抬手指着上空一大群飞行的监控法器,“来来来,康煞,你自己来看看这像什么话,你来不了就让这里外面的守卫进来看看。前面我都还没过去,飞行法器便乌泱泱飞前面一堆了,看看这还怎么去找鬼役,你来教我怎么找。看我不顺眼就直接取消我考核资格,没必要这样整我!”

他还回头左右对随行说,“早就觉得不对,看来真的是有人在故意整我们,再这样下去,处处使绊子,我看我们也不用再考了……”

听着那堆噼里啪啦的破话,康煞脸颊紧绷了绷,没想到对方把镜头拉过去是为了指责他的,有点祸从天降的感觉。

他略感火大,但也无可奈何,似乎知道他弱点似的,被对方一击直接打中了软肋,硬也硬不起来,关键人家的话并非没有道理。脸颊略绷了一阵后,徐徐道:“留六只盯着,其它的撤出到外面去,六只跟在后面盯着,不要超前干扰。”

“是!”有人领命一声,环布的光幕中顿时少了不少有关林渊等人的画面。

一帮人依然在悄悄打量康煞的反应,但是遵林渊的话照做了的康煞已经没了什么反应,面无表情。

不过大家都能看出,康煞算是被林渊给直接糗了一把,有点跌面子。

经此一遭,祁入圣算是看出来了,跟康煞这家伙说话,必须得揪住理来。

被监控的现场,林渊噼里啪啦一堆,谢燕来五人却是噤若寒蝉,有点被吓到了,谁敢出声接他骂康煞的话?

五人也是醉了,不知他抽什么疯,一个个的只能是暗暗朝林渊使眼色,示意他不要再说了,都知道康煞不是他们招惹得起的,一旦康煞在后面的考核中使绊子,只怕不是什么能不能考过关的问题,被搞的丢了命都是有可能的。

然而林渊依然口无遮拦,“一个个的,使什么眼色,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被背后使绊子……”嘴上依然没完。

其实有没有这些飞行法器盯着,他是无所谓的,他就是在故意搞事而已,故意想和主考的康煞之间搞出点矛盾,好方便后面的计划,让康煞有所忌惮。

对康煞,他还算是比较了解的,双方打交道也不止一回两回了。

路上他就在琢磨这事,如今终于被他找到了机会,自然是立马就开怼。

他只是可惜罗康安不在,不然凭罗康安的嘴巴,他相信能骂康煞一个脸上开花。

就这时,一大群飞行法器唰唰退出了,只剩了六只。

谢燕来五人瞅了眼,不由面面相觑,皆暗暗嘀咕,这也行?

五人内心担忧的很,怕是把康煞给狠狠得罪了,又不好当着镜头说什么。

林渊抬头瞅了眼,终于息事宁人了,挥手道:“清净了,还等什么,走吧。”带着五人继续入内后,边走边说,“谢燕来,你修行的是鬼道,这次就要看你的了。”

谢燕来迟疑道:“现在可以找了?”有此一问自然是因为之前路上都一直空手的。

林渊叹了声,口无遮拦的大声道:“你以为空手使劲的跑在其他人前面是为什么?还不是你们的修行学业太差,现在三百八十五个鬼役俱全,你再说不好找就说不过去了。”

竟是这个原因?五人相视一眼,都有些尴尬,原来猜了半天搞不懂的原因是这个。

谢燕来干笑道:“我尽力,我尽力。”

迷窟的空间再大毕竟也有限,说话隐隐还有回音,飞行法器离五人不算太远,将这话清晰收听了。

监控中枢内,也响起了林渊这番言论。

中枢内的一群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都懂了其中的意思,因为这队修行鬼道的人学业成绩不行,自然是先到更好,先趁鬼役多的时候比较好找,否则一旦等到其它三百八十四队都把其它的鬼役给找走了,剩下一只在这偌大的空间内自然是大大增加了难度。

看样子,过了这一关后,这一队才要折返。

康煞依然面无表情地盯着画面,林渊所言他自然也听到了,但是没任何反应……

迷窟地如其名,的确恍如一座地下迷宫,四通八达的通道百转千回的,能把人给绕晕了,搞的林渊一行怕迷路,不得不在一路上做记号。

这座迷宫的空间也的确是大,能运进巨灵神的脑袋隐藏,空间大也是必然的。

通道大致的趋势是一路深入地下的,这次谢燕来走在了前面,施展搜魂术一路探寻。

跟着走了一阵后,见谢燕来迟迟没找到鬼役,林渊又拿出了地图看,再次估算五号地点到六号地点之间的路程,想要精准确认两点之间路程的所耗时间,估算中还要排除一些途中的突发情况,譬如又遇上类似猇狼的东西。

凭他的修为,想找到躲藏的鬼役不难,可他没办法大显身手,一直被监控法器盯着呢。

仔细估算后,心中有了定论,最多只能给谢燕来一个半的时辰慢慢找,实在不行他就要另想办法了,否则凭一行的飞行速度没办法在天亮前赶到六号地点。

当然,他也不会死等到那个时间界点再想办法,必须有把握在先才能稳妥,收起地图后已是故意东张西望地落后在了五人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