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一章 这次就算是我还他的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反贼?两人一惊,项德成忙拱手求饶,“哎哟喂,辰叔,您这话可不能乱说啊!会给我们惹麻烦的。”

张列辰却摸上了柜台上的一拎纸袋,“哟,这是云香糕吧?我刚好要去看望朋友,他就好这口,先借我,改天我补一份还你,如何?”

项德成忙道:“这是客人寄放的。”

张列辰立刻吹胡子瞪眼道:“少来这套,我刚在街上溜达时,亲眼看到你买的,你再继续编,我看你能编出什么花来。”

“……”项德成哑口无言,很想问问,你不会是跟着云香糕来的吧?

阎浮忙息事宁人道:“辰叔,他跟您开玩笑,您先拿去用吧。”

“那就谢了。”张列辰拎上就走了。

门口看了眼的项德成回来,小声咒骂道:“这老东西忒不要脸,三天两头的过来顺我们东西,借了从未见还过,柜台上的摆设都给他借走光了,全摆一流馆柜台上了,讨还就耍赖,咱们都不敢在台面上摆东西了。”

“你怪谁呢?买来的东西放台面上干嘛?”

“刚买回来顺手放的啊,我哪知道出去买点零嘴也能被他盯上。”

“算了,一点小东西。”

项德成叹了声,又犹豫道:“老大,他刚说的,我们看起来真有那么明显不正常吗?”

阎浮默了默道:“他生意不好,一流馆冷冷清清,门可罗雀,嫉妒之言,嫉妒之言……”

……

不阙城最好的一家餐厅被人包场了,辉煌灯火关闭,微弱光芒的灯光将餐厅内点缀的宛若星空。

餐桌上一盏烛光,人间调调的烛光晚餐,一男一女对坐,气氛异常浪漫。

面对美味佳肴的秦仪只摸着酒杯,侧耳凝神倾听对面的南栖如安接听电话。

南栖如安边接电话边偶尔留神对面的秦仪,发现被柔和烛光渲染的秦仪少了一份女强人的杀伐决断,多了几分柔美,也越发显得娇美,真正是越看越喜欢。

“好的,我知道了。”结束通话的南栖如安放下了手机。

秦仪立问:“情况怎样?”

南栖如安:“确定了,林渊已经进了神狱考场。”

秦仪神情凝重。

南栖如安就喜欢看她认真的样子,实在是因虚荣而活的女人他见得太多了,笑着安慰道:“放心,不会有事的,有荡魔宫的人严密监考,搞不出什么事来,不会连累到秦氏的。”犹豫了一下,又试着问道:“我偶尔听到白玲珑称呼你为小仪,我以后能一样称呼你为小仪吗?”

秦仪愣了一下,婉拒道:“字面上有歧义,不知情的听了还以为我是你的长辈,我不喜欢被人喊老了,还是直接称呼名字的好。”

与‘小姨’二字谐音了,南栖如安莞尔一乐,能理解,女人都不希望显老,“好,还是叫名字。”说着顺手拿出了一件礼物推过去,“送给你的。”

是一只宝蓝色的丝绒小盒子。

秦仪没有伸手去拿,略皱眉,眼中透着疑惑,明显在问是什么东西。

南栖如安双手打开了盒子,慢慢打开,只见洁白无暇的绒垫上镶嵌着一只宝石戒指,戒环精美优雅,通透黑魅色的宝石中泛着幽兰光泽,一看便极为醒目。

出身于秦家,秦仪对首饰宝石之类的东西还是有鉴赏能力的,一看便知那宝石是什么,是罕有的‘星泪’。

戴在身上能活血通气,疏通经络,还能避邪御寒。

这东西她不是买不起,但是极为罕见,很难买到,是有市无价的东西。

略默后,秦仪再次婉拒,摇头道:“太名贵了,我不能收。”

南栖如安笑道:“在我看来,这世上只有配不上你的东西,没有你配不上的东西,何来名贵?秦仪,我一番心意,不要拒绝。”

秦仪扫了眼用餐的环境,知道这位是花了心思的,一进这餐厅的时候,她就有些浑身不自在,实在是这布置的环境太过暧昧了。

说实话,她当时调头就想走,可知道今天是林渊参加灵山考核的日子,南栖家族又动用了力量持续关注这事,南栖如安一直帮忙沟通着事态进展,能随时报知她有关情况。

于情于理来说,人家这样帮忙,总不好博人家的面子。

但此时见到这枚戒指后,她深深意识到了,对方已经在步步紧逼,又有了捅破那层窗户纸的意图。

戒指哪是能随便收的礼物,她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有些话还是不要让对方说出口的好,默了默道:“如安公子,你的心意我知道,不过我已经有了喜欢的男人,所以这个我不能收。”伸手合上了盖子,推了回去。

南栖如安已经是瞪大了双眼,牵强笑道:“为了拒绝我,何必说这样的话。”

秦仪摇头,“是真的有了。”

南栖如安立问:“是谁?我认识吗?”

秦仪略默,颔首,“你认识,林渊,这就是我一直在关心和打听他境况的原因。”

南栖如安反而舒心一笑,“你这玩笑可开的一点都不好笑。”

秦仪很认真地说道:“不是玩笑,其实我早已是他的女人,我们三百年多年前就在一起了……”

这次没有敷衍他,而是将自己和林渊当年的故事讲了出来。

因为她觉得既然不想和对方在一起,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就没必要再让对方留什么念想,对方要玩真的,她就要划清底线,让对方清楚明白是不可能的,不想跟他玩什么暧昧,这不是她的性格。

还有就是,不管南栖如安展现多么强大的追求魅力,她也确实是看不上。

就如同她当初在秦家公开讲的那样,直言不讳,南栖如安配不上她。

不是什么清高,就是觉得南栖如安不行,她的脾气性格是不可能勉强自己跟这种男人过一辈子的。

至于对方还愿不愿帮忙,不重要了。

南栖如安已经听懵了,怔怔看着她,两人之间的气氛静默良久后,他忽然冒出一句,“林渊已经有女人了,那个陆红嫣,你不知道吗?”话中透着满满的不甘。

秦仪颔首,“我知道,但我等了他三百多年,好不容易等到他绽放了,那是属于我一个人的骄傲,让我现在放弃,我说服不了自己,我不能输。你也可以认为是我不甘心,是不想便宜别人。”

“不能输?这算什么理由?你疯了吗?”南栖如安几欲抓狂,瞪大的双眼,极为失态,“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委屈自己?”

秦仪:“一开始,知道他和陆红嫣在一块后,我也觉得委屈,也想过就此算了。可是后来冷静了下来想,问我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想得到的是什么,发现并没有委屈,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我心里真的有他,忘不掉的。他当年的不幸遭遇都是我带给他的,他被我害得那般凄惨,可我什么都没做,眼睁睁看着他那样离去。

我真的无法想象他是怎么熬过那段日子的,我有什么理由在不闻不问的情况下让他三百年都不要去找别人?放在我自己身上,别人也要问一句,凭什么?当年是我先对不起他的,是我欠他的,这次就算是我还他的。我等待的时光,他受的罪,两消了。如今他回来了,是我的东西,我一定亲手拿回来,否则将会是我一生的遗憾!”

南栖如安已经懵在了现场,可谓被打击的够呛。

“希望还有和南栖家族合作的机会,谢谢!”秦仪站了起来,欠了欠身,转身离席,脚下高跟鞋发出果断而有力的声音离去了。

等在门口的白玲珑见她出来了,立刻挥手示意,车队立刻启动过来了。

白玲珑打开车门让秦仪入内之际,一脸苦涩的南栖如安出来了,喊了声,“玲珑。”

坐进车内的秦仪偏头看去,白玲珑亦愕然回头。

南栖如安走到白玲珑跟前,顺手递出了那只宝蓝盒子,牵强笑意道:“送给你的。”

这东西他不想要了,也真的没那心力面对了,不想再见到了,所以带不回去了,若连白玲珑也不要的话,他会随手扔掉的。

白玲珑愣了下,一些客人的随手赠礼很正常,她也习惯了,接手了,笑道:“谢谢。”

南栖如安讨厌听到‘谢谢’两个字,扭头又回了餐厅里面。

关了车门的白玲珑又钻进了前面的副驾驶位。

车队离去的途中,白玲珑打开了那宝蓝色盒子,发现那枚漂亮的戒指后,讶异回头问:“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

秦仪微微一笑,看向了窗外,没说什么。

“戒指怎么能随便送异性……”拿出戒指往手上套的白玲珑嘀咕了一句。

而回到餐厅的南栖如安却是独自一人喝的酩酊大醉,纵横花丛未尝一败,这次的确是被打击的够呛,发现自己居然还不如一个三百年都不能毕业的废物,真的是被伤了。

……

夜雨中,林渊六人依然在冲破瓢泼大雨急飞。

远处一座影影绰绰的山峰出现了,拿起地图一看的常保大喊一声,“林师兄,到了,就那。”挥手指去。

“不管,继续走。”林渊回头招呼了一声。

“啊?”常保大惊。

众人亦惊,跟随他继续飞行之余,木讷的雷兆行提醒道:“林师兄,常兄应该没看错地图,那里应该是存放巨灵神第一条大腿的地方。”

“我知道。”林渊回了句,继续领着众人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