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五章 何总监,现在在考核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这话倒是说的官盈吟尴尬了,感觉好像是暗指她没有去邀请。

她牵强笑道:“师兄说笑了,凭师兄的实力,自然有的是强队邀请。”

楚琳琅也嗤了声,左顾右盼道:“才六个人,还有二十个。林师兄,怕是还藏了好手吧,夏凝禅肯定跟你一队。”

林渊淡笑:“比试的玩笑话,夏凝禅当真了,他放弃了这届的毕业考核,估计要在灵山再呆十年。”

“啊?”官盈吟和楚琳琅都很惊讶,都有些可惜的样子。

不过想想也是,夏凝禅当众承诺的事情,怎么好意思出尔反尔,那样做了免不了有小人在背后戳脊梁骨,那般优秀的人如何能承受?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太过出众了,自然盯着的人也多。

盛名所累,两人心中都有同样的感慨。

楚琳琅撇了撇嘴,又道:“林师兄,还有二十个呢,干嘛藏着不拉出来,没一起过来么?”

林渊笑道:“我们这组也没其他人,就我们六个。”

“切。”楚琳琅嗤之以鼻,不信。

官盈吟淡淡一笑,也以为林渊在开玩笑,自然是也不信。

信不信随便,林渊也不想多解释什么,一番客套后,把两人给打发走了,也不希望官盈吟站在边上,这女人太容易遭人注意。

他现在虽然说是高调行事,可有些时候,低调已经成了骨子里的习惯,尤其是边上还暗藏有燕莺的时候。

“听说神狱里,可能有诸神大战时的遗宝?”

“是啊,听说诸神时代的一些法宝可是聚集了先天之气的,很是厉害,这要是能捡上一件就发了。”

“我说你们就别做梦了,诸神都拼命了,那些先天法宝损的损,残的残,听说先天之气都被冥界形成时给吸的差不多了。”

“就是,诸神交战之威,打落的宝物飞射出去的,据说不少都遁入了不可知的星空深处。就算有残余,前朝和当朝都对神狱严格封锁,早就不知道搜刮了多少遍,还轮的到咱们捡便宜?”

“就算撞了天的运气捡到了,出来时你们能带出来吗?一出来怕是就要被没收……”

来参考的学员越来越多,现场聚集的人也越来越多,纵是站在边缘,林渊等人也免不了和大家比较近,能听到大家既期待又考前紧张的议论,颇充满遐想。

林渊为了避免客气的人照了面会过来打招呼,干脆转身背对了众人。

他不合群,谢燕来五人倒是乐得自在,他们也不想和其他人客气个没完,不愿受那异样眼光和那尴尬。

有人见到他们五个,倒是想过来调侃两句,不过见到林渊在,倒是有点不敢过来造次了。

“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啊,这都日当午了,怎么还不开考啊?”

“你傻呀,没看有关神狱的情况啊,那边的白天是能让人飞灰烟灭的,凭咱们的修为能扛得住吗?不等到那边天黑了,咱们进去就得死,还考个屁啊!”

“也是,也就是说,只能晚上行动,也不知这次考核会怎么个考法。”

“唉,说来咱们这届挺倒霉的,怎么会被咱们撞上这种考核方式。”

“放心吧,能考过的什么方式都能考过,考不过的放以前的方式也照样考不过关,这次再怎么考也不可能超出我们学业修行的能力范围之外。”

“这倒也是。”

“快看,两位院正来了。”

聚集的众人陆续抬头看去,只见空中一行十几人联袂飞来,从天飘然而降,其中就有都兰约和明耀辰。

林渊目光盯向了两位院正身边的一人,他认识,荡魔宫六神将之一的直威。

一行落在了一排人马戒备的另一边的空旷地带,现场碰头几句后,都互相点了点头,这时丙区的总教祁入圣才面对众人走出几步,施法朗声道:“所有参考学员注意,考核即将开始,准备进神狱考场,接受检查后有序入内,不得哄闹拥挤,搅乱秩序者,直接取消考试资格,严重者取消学籍逐出灵山,都听见没有?”

“是!”众人齐声应下。

冷目扫过众人的直威突然挥袖一抓,一道白色卷轴横抓在手,往身后空中一抛。

卷轴迎风而涨,化作巨型,如一道卷起的巨大布帘摊开落下,化作一道白色布幕,布幕中荡漾出氤氲,掩去了布幕,犹如一团聚而不散的雾团。

这就是神狱入口,是他今天跟杨真进宫后,从仙宫那边拿来的。

一帮学员自然也看出来了,也算是大开眼界。

“听说那就是诸神时代的一位大神炼制的一件先天法宝。”

“是啊,听说炼制的不止这一件,好像说是炼制了七件与七个世界相连的,如今只剩了这一件。”

“嗯,据说仙庭得到这个后,就把神狱通道给封了。”

“我们也算是幸运了,居然有缘亲眼见到这先天法宝。”

学员中又有人小声嘀咕。

直威盯着雾团观察了一阵后,挥手示意,其身后左右两人立刻闪身进了雾团中,消失了一会儿,之后又出来拱手说了几句什么。

直威回头对两位院正点了点头,都兰约亦对祁入圣点头。

祁入圣这才又施法大声道:“正式开始进入考场,有序过来,接受检查,从前面的开始,不要拥挤。”

一群人当即遵照吩咐向一排拦截的仙庭人马走去,在前的人已经开始接受检查。

速度不慢,一排检查人员是三个人检查一个,几乎是一次性就有上百人同时接受检查。

过捡的人立刻被发了一只手提口袋,然后被指挥着朝雾团内走去。

跟着人群慢慢向前的林渊注意到了浮空而立的直威,明显感觉到了,直威的目光似乎总是若有若无地盯着自己。

轮到自己的林渊过检后,也拿到了手袋,回头看了眼在后面接受检查的谢燕来等人,没等他们,这里也不允许滞留等待,直接走进了雾团内。

刚进雾团的刹那,他慢慢回头看了眼,刚好与浮空的直威目光对上了,给了直威一个微笑,便消失在了雾团中。

盯着消失的人影,直威略皱眉头,他能感觉到,林渊这厮似乎一点都不畏惧他,竟还给了他一个似乎带着戏谑意味的微笑,胆子不小!

他默了默后,当空摸出了一张传讯符,当场施法,与神狱内坐镇的康煞联系了,告知:林渊已入内!

都兰约和明耀辰也注意到了林渊的入场,两人自重身份,没有东张西望,林渊从眼前经过后只是眼角余光注意了一下。

站在两人身后的何深深却是一直在左右扫视,算是总院监监视现场的职责。

他也在留心林渊,看到了林渊回头那一笑,顿时抬头看向了空中威风凛凛而立的直威,看到直威皱眉后使用传讯符,不由略挑眉头。

直威使符后,目光扫过下方时,与何深深目光对上了,略眯眼。

何深深抬手了,手指铿锵有力地直指上空,竟直接指向了直威,挑衅的意味很浓。

直威皱眉盯着他,两人当年交过手,何深深当年被抓,就有他一份功劳,因何深深当年太过猖狂,仙庭直接出动了荡魔宫人马围剿。

抓了何深深后,因何深深杀了他太多的手下,他下手没客气,两人之间说是有仇也不为过。

他本以为何深深必死无疑,谁知龙师竟然会出面把人给要走了,还成了灵山的什么总院监,奈何连陛下都给了龙师的面子,二爷也只是迟疑了一下,连句面见陛下理论的话都没有,就把人交给了龙师,搞的他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此时也难奈何,他只能是在空中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谁知就因他这不屑,何深深亦面露冷笑,翻手就是一只令牌在手,施法一握。

远处的山中,立刻唰唰弹射出数道人影,数名老头浮空而立,须发飘飘,神目如电,骤然盯向这个方向。

直威猛然回头看去,与那几名老头隔空对视上了,只见陆续又有一群老家伙浮空而起,气势直压这边。

他知道那是什么地方,灵山诸老院。

他也知道那些老家伙是什么人。

更懂何深深这是什么意思,在警告他,这里不是荡魔宫,是灵山,警告他不要放肆!

戴罪之身,还是那么猖狂!直威想起遇害的手下弟兄,心中好恨,脸颊绷紧了。

背对的明耀辰闭目了,背对的都兰约淡淡一声,“何总监,现在在考核。”

何深深这才翻手收了手中令牌,面无表情地束手而立。

两位院正没有去看直威的反应,也没有多说何深深什么。

两位院正当年是有点想不通龙师雨为何要费那么大面子弄这么个死囚来当总院监,还把号令诸老院自卫的权限给了他,后来才渐渐体会到了其中的好处。

尤其是如今,越发深刻体会到灵山需要这么个眼中只有灵山规矩,对外人却不讲理的人,外人敢擅越,杀!

龙师走后的这些年,何深深也的确是震慑了不少人,碰上这么个人,任谁进入灵山都要收敛,而灵山内部学员中的权贵子弟也没人敢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