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七章 异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粗翻了翻后,发现这本有关神狱情况的书,似乎还没有外面的书籍对神狱的情况描述的详细。

他以前对神狱有企图时,曾经翻过外面相关的书籍,印象中似乎比这本详细的多。

他搓了搓不知什么动物皮革制作的书页,也不知这书是什么时候著述的,竟然连诸神大战都没有写进来,似乎是诸神大战之前就已经成书了。

已经知道的情况快速翻过,翻到后面时发现竟然是一些远古时期有关神狱的故事。

一页页翻看着,发现都是远古人物与神狱相关的一些传说事迹。

“不死月兰……”抱着书看的林渊突然嘀咕了一声,翻到最后两页的他,精神突然也振作了几分,竟无意中发现了一株有关神草的传说。

说很久以前有个神的仆人叫做“异”,因为相貌不错,被神的女儿所喜欢,也因此受到了神的惩罚,被驱逐到了三月境内受苦。

“异……”林渊又嘀咕了一声,怎么感觉这个名字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想了想,又继续低头看下去。

白天遭受炙热煎熬,晚上又面临凄风苦雨,苦熬在那不易生存之地,时间久了后,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异”几欲癫狂。

有一天晚上,天没有下雨,“异”突然发现远处的天空出现了极光异彩,幻化美丽至极。

据说出现这种极光异彩的现象很正常,在诸界都时有发生,没人会当回事,可“异”却将其当做了煎熬中的美好,竟疯了似的冒着凶险去看那煎熬中的美好。

没人能体会到他当时的心情。

途中也果然凶险,遭遇了各种妖魔侵袭,等他赶到目的地时,没看到什么,只看到一片夜间才生长的植物,而此时已经天亮了。

三月境天亮后的温度是超乎常人想象的,足以将普通修士给杀死。

四周光秃秃起伏的坡地,竟找不到合适的地方躲藏,他没想到这个地方竟是这般凶险,竟找不到合适的地方躲藏,难怪来了这边后发现连一只妖魔的影子都看不到。

他拼命攻击坡地,想打出一个藏身之所,然而地面之坚硬,让他绝望。

太阳出来了,夜间生长的植物渐渐湮灭枯萎成飞灰,他知道凭自己的修为想逃离此地是赶不上阳光照耀的速度的。

“异”以为自己死定了,却在此时见到一处坡上的植物茕茕孑立,四周的植物都成了飞灰,唯独那株植物还好好的。

那是一株两尺来高的紫色兰草,绽放着雪白的片片花瓣,枝叶上还挂着十二颗紫色的果子。

拼命施法抵御炙热的“异”好奇,闪身落在了坡上观看,结果发现落在这株兰草旁后,竟犹如闯入了一片清凉境,竟感受不到了高温的炙烤。

他开始以为是幻觉,可后来发现真的没事。

无法及时逃离这片区域的“异”,只能是在这坐以待毙,守着这一丝希望。

太阳渐渐当空,那株兰草也渐渐出现了异常,渐渐有些膨胀,整个外表开始结上了一层壳,渐渐犹如枯死的石雕般。

“异”很害怕,担心兰草死了他也会死,他现在清晰感觉到了自己的性命是靠这株兰草庇护的。

然而那片驱逐炙热的清凉感犹在,他只能紧绷着心弦战战兢兢的熬着。

渐渐的,熬到太阳落下,熬到天黑了,“异”才发现自己居然没死,发现自己居然还活着。

终于有足够的时间逃离了,“异”为了感谢这株兰草的救命之恩,跪地虔诚叩拜。

而就在这时,那株兰草身上出现了裂纹,裂纹中喷薄出冥冥气息直上苍穹。

“异”抬头望,看到了夜空中那道极光异彩重现,他兴奋到有些颤抖,因为他守在边上能清晰感觉到,夜空中的极光异彩就是这株兰草喷薄出的气息所幻化而成的。

兰草身上的裂壳也在气息喷薄下片片脱落,又犹如死而重生般恢复了应有的生机。

他知道自己遇上了不一般的宝物,可是又不知该如何使用,他盯上了那果子,感觉这果子肯定不一般,但又不知能不能吃。

内心忐忑煎熬着,不知不觉中,天又亮了,但他这次没有逃跑,因为他知道这株兰草能庇护他。

果然,烈日当空时,当他感觉到难以承受之际,兰草又渐渐释放出了清凉感来驱逐炙热,而兰草本身又再次渐渐结壳,将本身藏在了犹如石雕般的躯壳之下。

再次熬到夜幕降临,再次等到兰草气机喷薄脱壳重生时,“异”终于忍不住了,试着摘下了一颗果子,放进了嘴中咀嚼咽下,发现入口冰冷,犹如在嚼玄冰般。

等到果子入腹,他整个人几乎被冻成了冰块,但却感受到了对自己修为有益的能量在散发,他不得不施法抵御并炼化,待到炼化完成后,天也亮了,高温再次来袭。

可“异”却发现炼化了果子的他,修为已是暴增,自然是欣喜不已。

于是当晚,他又再次摘下了一颗果子食用炼化。

就这样,“异”把十二颗“不死月兰”的果子都给食用了,修为更是脱胎换骨了一般。

凭着这份修为,“异”大着胆子离开了三月境,击败了那个惩罚他的神。

故事到此便结束了,没说那个“异”最后如何了,也没再提及那株神草。

“不死月兰?”林渊嘀咕自语,相当怀疑,这世上还有这种快速增长修为的神草?闻所未闻,真要有这种神物的话,还不得造成巨大的哄抢。

还有就是这个故事,和前面的故事明显有所不同,写的可谓有一定的详细,搞的好像是写书人亲眼所见的亲身感受一般。

故事嘛,林渊笑着摇了摇头,既然是故事,就未必能当真,看看就好。

否则的话,若是口头传播的故事,这么离奇之事必然是广为流传的。

他随手翻到了最后一页,一片空白,目光扫到著书人的名字时,两眼瞬间瞪大了几分,蓦然站了起来。

著书人的名字只有一个字,赫然是一个“异”字。

林渊很是惊讶,满脸的难以置信,不知写书人的名字和故事里的人是不是同一人。

难道这书就是“异”写的?难道这是写书人的亲身经历?

他内心可谓震撼,也很是惊疑不定。

猛然间想起了什么,想起了为何之前会觉得“异”这个名字有些眼熟。

他快速放下书,从储物戒内拿出了自己之前在沧海阁内借走的书,翻到功法类的书,发现最后署名不是那个“异”。

直到翻到丹药方面的书籍时,在末尾才发现写书人的名字,赫然也是同样的“异”字,连字体笔画的神韵都一般无二。

扔下手里的书,他又快速绕出长案,走到书架前快速抽出一本书来翻看作者署名,发现不是“异”或者没有署名又迅速插了回去,再次抽出第二本看。

他一口气连续翻看了数百本,发现绝大多数都不是“异”所著写,只有零星几本。

翻了上千本之后,看了看外面天色,再看看沧海阁的藏书量,那是以万来计的,只怕翻一天都翻不完。

之前看完那本有关三月境的书已经花了不少时,再这么折腾一下,今天的天色已经不早了。

他没了再翻下去的兴趣,准备来日再过来继续翻看,不过已经翻过的书籍中,但凡是那个“异”著写的,他都做了标记,与其它平齐摆放的书籍相比,稍微抽出了一些。

尽管“异”所写的书籍不多,目前只找到了零星几本,但从翻看过的上千本的比例来看,“异”所写的书籍在沧海阁内的数量肯定不算少。

可想而知,这个“异”还是个著书立说之人。

他现在依然惊疑不定的是,这个写书的“异”究竟是不是那个被惩罚的神仆。

若真是同一人的话,那就说明那则故事是写书人“异”的亲身感受。

也就是说,神狱内真有可能存在故事里所说的那株神草:不死月兰!

惊疑的劲头持续了一阵,可终究是过去了,就算故事是真的,也是发生在诸神大战之前的事,三月境早已被破坏的不堪,早已不是三月境,早已变成了如今的神狱。

而他这次之所以来沧海阁翻看有关神狱的情况,就是因为神狱的环境变化巨大,神狱的三颗月亮被诸神打爆了两颗,还有一颗也被打残了。天体的巨大变化也给神狱造成了巨大的变化,令神狱会产出一些特殊的灵草或仙草之类的,所以神狱就算有过不死月兰那等神物如今只怕也未必了。

思绪回来,他本就是想查找神狱内各种灵草之类的分布的,好为考核时的一些计划做提前准备。

遂暂时放下了此间瞎想,将桌上书籍归位后,就转身离开了。

出门之前,他还是回头看了眼,还是忍不住琢磨了一下,不知这里究竟藏有多少“异”的书,没想到龙师竟然收藏了这么多的同一个人的著写书籍。

他之前翻看了一下,“异”的著写书籍涉及各种类别,龙师像是承获了“异”的所有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