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五章 神狱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开战?官盈吟听的心惊肉跳,没想到大伯居然说出了这么严重的字眼,“他们还敢和天武大帝对抗不成?”

官藏春反问:“你知道龙师是什么样的人吗?”

官盈吟迟疑道:“难道不是德高望重吗?”

官藏春:“是德高望重没错。诸老院里都是些什么人,你应该略知一二,这些人不从前朝,也不愿听命于当朝,陛下招揽,这些人皆回避不从,以逍遥惯了当借口,是龙师出面将这些人拘束在了灵山。一个横跨两朝的人,凭龙师的能力,若真在暗中经营有势力的话,你想过后果吗?

灵山这么多年来,往仙庭各地输送了多少人员,不少人已是位高权重,龙师若有经营,仙庭如何分辨敌友?若分辨的清也不会等到今天,若要分辨,但凡出自灵山的人皆有可疑,还剔除的干净吗?

陛下当年也是看中了龙师的超然物外和影响力,也觉得龙师逍遥自在没理由争权夺利,这才会把灵山交给他,凭龙师一贯的为人,居然会在暗中经营自己的势力,简直无法想象,这恐怕是陛下做梦也想不到的,如今悔之晚矣。

这些渗透到了仙庭各个角落的人员,让仙庭怎么办?难道要把所有出自灵山的人都给杀了不成?做不到的。也不可能无缘无故清洗,弄得人心惶惶的话,出自灵山的人为了自保,仙庭立马就得大乱,是会血流成河诸界大乱的!

真要是龙师的势力要为龙师复仇的话,你当他们不敢和天武大帝对着干?当年陛下应该是不想动龙师的,但天武势大,怕诸界出乱子。本以为处置了龙师就能没事,谁想龙师暗底下竟然经营有自己的势力,若早知如此的话,陛下断不可能那般轻易下决定,只怕会放任龙师和天武去斗。”

官盈吟心惊肉跳之余,也有不解,“罗康安是龙师的亲传弟子,便有可能是领头的,仙庭为何不将他给控制住?”

官藏春:“你以为龙师只有罗康安一个亲传弟子?背后还隐藏了什么人谁也不清楚。真要处置的话,仙宫真要干预的话,你以为林渊杀了洛淼还能轻易回来?摆在明面上的人不可怕,怕的是深藏在后的人。

处置罗康安和林渊容易,断了线索才是麻烦,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只要摆在明处的人还在,背后的势力就免不了有联系。你爷爷传话了,仙宫留着林渊,就是想让洛家和林渊斗下去,想让林渊背后的势力浮出水面。

修行岁月漫长,有些事情不会急于一时解决,现在大家都在冷眼旁观,都想看清林渊背后到底有多大的势力,想看看到底能牵扯出多大的势力来,才能做最后的决断。只不过洛家也不是吃素的,看这样子,似乎不想被当那棋子,也在按兵不动。

我们也不清楚林渊的背后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大家都是龙师的势力,也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只想维护龙师在灵山的秩序,不想跳出来首当其冲被两边当棋子使唤,这只怕是大多人的想法,若真是两边庞大的势力互相碰撞的话,我官家是吃不消的,会被碾的粉身碎骨的。这也是洛家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也是让你回避的原因。”

官盈吟银牙咬了咬唇,“大伯的意思我明白了,盈吟听进去了,今后我会躲林渊远一点。”

脑海中却莫名闪过一个念头,林渊当时调侃她和夏凝禅的情形,林渊说能找人化解她和夏凝禅之间的背景隔阂,也不知是真是假。

她很清楚,夏凝禅的身份背景和许多人都有隔阂,夏凝禅的身份背景注定了是仙后娘娘那边的人,从出生就打下了烙印,是无法改变的,改变则意味着背叛,将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而仙后娘娘的权力范围也是被局限了的,陛下不可能让其势力和其他势力合纵连横超越陛下,联姻的状况不管哪边都不会答应。

官藏春摇头苦笑,“你呀,还是太年轻了。不管我们家做什么,都会被视作龙师那边的势力,你不贴上去还好,一旦沾染上了,现在又划清界限,我们反倒是里外不是人。”

有些话他不好对这家族的年轻人讲的太透,讲透了不好听,官家又何尝不想利用龙师在朝堂上的影响力,说是为己用也好,说是自保也罢,就那么回事。

“盈吟,你听好了,今天叫你来,就是要向你交代清楚,既然已经接触了,该怎样就怎样,谋些丹方方面的东西也没什么,但是要警惕,万不可被利用了。从现在开始,不管林渊让你做什么,你都不要擅做决定轻易答应,凡事都要先和我或和家里商议过后再说。好在离考核的时期不远了,熬到考核过后,你便能顺理成章的不再和那边接触了,没了关系也就过去了。这也是你爷爷的意思,明白吗?”

官盈吟点头,牵强笑着点头,“盈吟明白了。”

她出生在这样的家庭,知道有些事情是身不由己的,享受了家族的荣耀和好处,就要承担相应的约束。

官藏春又负手身后,“提前跟你通个气,三天后你们这届大考的考题就要出来了,十天后就要正式进入开考状态了,这次的考核不会放在灵山内部,会放在很远的地方。”

官盈吟讶异,“放在很远的地方?难考吗?”

官藏春:“难不难考不知道,凭你的能力,只要其他人能过关,你就没理由考不过,所以也没必要做什么手脚弄什么考题,免得节外生枝。”

……

“还有,你们这次考核的考题已经出来了。”

洞府内,林渊正在和陆红嫣通话,闻听此言,当即道:“转告他们,让他们尽量把考题给我弄来,重点是作弊的方式。”

电话里传来陆红嫣的笑声,“你要过关,还需要作弊吗?”

林渊:“我有用处。”

陆红嫣:“好,我知道了。”说罢终止了通话。

收了手机的林渊在洞府内静默思索。

拜托弄考题的对象是老一辈的人,老一辈有暗伏在仙庭内部的人员,正常情况下是不会轻易动用的。

之所以如此,是仙都大战败后,他对自己拉起的那套人马在没有完全甄别确认的情况下不敢轻易启用了,尤其是涉及到可能暴露他的事情。

而老一辈的人几乎都暗伏不动,估计也早已知道了他的身份,多年来证明了可靠性。

如今不仅仅是考题的事,他还需要及时掌握仙庭朝堂上的动向,这种事心里若没些底的话,他也不敢在灵山轻举妄动,暂时倚靠老一辈的渠道比较便利……

两天后的晚上,陆红嫣把考题之类的东西给发了过来。

拿到考题稍稍一看,林渊顿感意外,嘀咕一声,“竟要开放‘神狱’当考场?”

神狱他知道,乃是上古时期的古战场,能被仙界修士称为古战场的地方,可见时隔有多遥远。

在前朝更前的时期,那是诸神的时代,所谓的‘仙’远没有今天的地位。

仙字拆开,便是以人推山,仙是干活的苦力的意思,能推山的人又指能力比较强的苦力。

也有以人护山的意思,泛指有能力的人守护山中部族。

以前的人是以部落的方式存在的,凶兽太多,住平地很危险,大多居住在山中,仙大多是部落的首领,率领整个部落为供奉的神提供供养的。

在远古时期,所谓的仙其实都是神的仆从。

在那遥远的时代,天地初始,先天之气泛存,修士吸收采纳后修为进度远非如今的苦修能比,像现在稀少的顶级修士在那个时代很常见,撞了先天大运的凶兽进化成妖后,也远比现在更强大。

直到后来,先天之气被吸食的越来越少,直至灭绝,诸神之间才爆发了一场大战。

那场大战就爆发在“神狱”,传说就是为了争夺一道至关重要的先天之气,得者可掌控天地轮回,可成至高无上的存在,可凌驾于诸神之上,各方强者可谓倾巢而出。

那一战可谓葬尽神魔,最后一个叫‘冥’的大神笑到了最后,杀光了所有的对手,得到了那道先天之气,将其吞噬后欲炼化为己有,谁知那道先天之气太强大了,加之冥自身在激战中受了重伤,心有余而力不足。

结果吞噬炼化不成,反激发了那道先天之气,冥被反噬,被炸了个粉身碎骨,也炸出了一个新的世界,就是如今掌控众生轮回的冥界。

战后的诸神陨落之地,恍如炼狱,也就有了神狱的称呼。

强者灭绝,强者的后人渐渐再起,虽没了先人的气运,但也渐渐崛起了,达不到诸神时代的实力,却也向往,便自行封神。曾经的‘仙’成神后,自然也不承认自己是做过奴仆的,仙的称呼也成了高高在上的存在,渐成习惯。

这便是前朝的由来,不过前朝大多数的人也依然是以部族的形式生存,譬如现在所谓的百大家族,曾经的前身也都是以部族的形式存在。

如今的“神狱”倒是有些名副其实了,被仙庭用来了关押重刑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