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四章 来者不善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黎裳和简上章之前在这等过的,还是不见夏凝禅来,这里又让他们回避,加上黎裳不喜欢看简上章因为官盈吟心不在焉的样子,两人只好跑去上课了。

放下手机后,林渊又对夏凝禅笑道:“等等,黎裳说马上就到。”复又对二女笑言,“黎裳,你们认识的,就下面那个黎师妹,一直暗恋着夏凝禅,我在给他们创造机会。”他干脆把年轻人的那点事都给捅破了。

“师兄,你……”夏凝禅尴尬到实在是不知该怎么说他。

楚琳琅抬头看天,嘀咕了一句,“坏人。”

不知说谁,林渊却直接接话,“我哪坏了?”

楚琳琅干脆了,“我也能陪夏凝禅练手的。”

林渊指了指桌上的纸笔,意思是,丹方你不弄了?

幸好黎裳说来就来,很快赶到了,缓解了现场的尴尬,没见简上章来,显然是被黎裳给撇开了。

林渊让黎裳带夏凝禅去下面练手,黎裳欣然应下,竟未察觉到大家看她的眼神怪怪的,丝毫不知自己已经被林渊给出卖了,总之尽量装作坦然的夏凝禅面对黎裳很不自在。

讨论丹方的两个女人也有些心不在焉了,总之是难再集中精神了。

都怪林渊把事给捅破了,搞的大家装都装不自在了……

数日后,灵山内部算是小小的轰动了一下,官盈吟和楚琳琅终究还是按照林渊说的干了,与老师和同学们交流时,大家联手弄出了守心丹的新的炼制方法。

能节省不少仙草,把仙庭都给惊动了,仙庭负责炼丹方面的人员赶到了灵山。

核实无误后,仙庭对灵山进行了表扬,同时也给予了一些奖励。

又数日后,灵山丹药方面的老师和学员又联手恢复了已失传丹方辟阴丹的炼制方法,再次在灵山造成一定的轰动。

对这没什么用处的丹方,甚至不希望出现的丹方,仙庭没再表示奖励,仙庭不可能鼓励凡夫俗子往冥界跑,不过多少对灵山表示了一些口头的表扬,表扬灵山丹药方面人员的进取精神,仅此而已。

得到仙庭口头表扬的都兰约和明耀辰送走仙庭的巡查人员后,双双站在三分殿外静默无语。

尽管官盈吟和楚琳琅有心隐瞒,可两位院正是经过灵山镜像亲眼看到了事情真相的,亲眼看到官、楚二人在林渊那里探讨出的丹方。

林渊压根不擅长炼丹,怎么会有这样的丹方?

还有官、楚二人为何要帮着隐瞒?

两位院正内心里可谓忧心忡忡,不知道林渊或说是林渊背后的人在灵山动作不断,到底想干什么?

站在庭院门口的何深深目视着两位院正,他也是亲眼看到了镜像的人,自然也知道事情真相……

琳琅阁内,站在露台一角的金眉眉一手扶着柱子,脸上同样有忧虑神色。

夏凝禅又开始跑去找林渊的事情岂能瞒的过她,这孩子怎么就听不进她的话?她也不知道林渊究竟给夏凝禅灌了什么迷魂汤,话都讲那么清楚了,竟然还往林渊的身边凑?

而有些事情是瞒不过有心人的眼睛的,什么灵山弄出新丹方的事情就是扯淡,分明就是林渊在幕后鼓捣指使的官盈吟和楚琳琅,林渊到底想干什么?这个时候夏凝禅又凑了过去,让她很是担心。

可上次进仙宫被训斥后,她已经不敢再轻易干预了,明明很担心却只能眼睁睁看着……

监天神宫,端坐案后的楚鸣皇正认真翻阅一堆文卷。

流年款款走到他身边,稍微静候了一会儿,待他放开一卷,才出声道:“灵山那边弄出了新丹方。”

楚鸣皇又拿了一份文卷到手翻看,随口回了句,“守心丹的事你说过。”

流年:“大人,是又弄出了新的,这次是失传已久的辟阴丹丹方,灵山那边的那些人给重新鼓捣了出来。”

楚鸣皇愣怔抬头,“又搞出来了?看来灵山丹药方面的人还挺有进取心的。”

流年:“仙宫那边经过暗查,锁定了真正弄出丹方的人,是木神孙女官盈吟和她的同学楚琳琅,这两人近期和那个杀了洛淼的林渊来往甚密,突然在这个时候弄出这种丹方,肯定和林渊脱不了干系。”

楚鸣皇顿时惊疑不定,“林渊的情况你我多少知道一些,他还擅长炼丹不成?”

流年:“以前肯定是不擅长,如今擅不擅长不知道,就算擅长,又因何突然能屡屡弄出新丹方来?说他修为几十年间突飞猛进还能理解,能弄出精简节约的守心丹,还能把失传的丹方给弄出来,不对药理和炼丹有相当深厚造诣的人哪能那么容易,最好的解释便是有人给了他丹方。”

楚鸣皇沉吟道:“你是指?”

流年颔首:“恐怕和罗康安那边脱不了关系,罗康安又擅长炼丹不成?最大的可能,便是来自他那个博学多闻的老师。”

楚鸣皇微微点头,“知道了。”之后陷入了沉默。

流年静候了一会儿,见再无吩咐,已经通报过了就行,随后安静退下了。

沉默良久的楚鸣皇忽淡淡幽咽出一声自言自语,“关门弟子么?又是找幻眼的法子,又是失传的丹方,倒是偏心,什么都给了那厮……”

……

灵山内,木灵峰上,坐镇灵山五行防护大阵的五老之一的官藏春居住地,独占一座山头。

楼宇内的庭院中,木灵幻化的青羽鹤在草木中闲庭漫步,悠然自得。

凭栏处,文弱中年男子般长相的官藏春负手而立,静看青羽鹤的一颦一动。

稍候一个女子的身形出现,官盈吟来了,来到官藏春的身后拱手行礼道:“大伯。”

官藏春嗯了声,“来了。”

官盈吟:“大伯何事召唤?”

官藏春开门见山道:“丹方,谁给你的?”

官盈吟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说实话,“大伯是指最近新出的丹方吗?那是老师和我们学员一起研制出来的。”

官藏春回头瞥了她一眼,继而松出一手,大手朝虚空中一点,前方虚空顿时荡漾出波光涟漪,幻化出了镜像,镜像中的画面是一座山,孕仙园的一座山,官盈吟一看便知是林渊居住的那座山。

官藏春对着镜像推掌,镜像画面迅速定格一点放大,正是林渊洞府外的情形,“你忘了我是能观灵山镜像者?我虽听不见你们说了什么,但你们坐在洞府门口干了什么,纸上写写画画的,我看的清清楚楚。”就差说出竟敢在我面前撒谎。

说罢挥手一扫,镜像又消失了。

官盈吟顿时羞愧低头,低声道:“我答应了林渊不外泄的。”

官藏春叹道:“你是听话的孩子,这次是怎么了,交代过你和林渊保持距离,你怎还偏偏凑上前去了?洛淼的死,你也是亲眼看到了的,你要是出了事,我怎么向你父母和你爷爷交代?”

官盈吟低声辩解了一句,“大伯,林师兄不像是什么坏人。”

官藏春:“我没说他是坏人,只是居心不明,担心你卷入没必要的纷争中去。他好好的为什么要接近你,你倒是说说你怎么就被他给吸引了?就因为他能指点一两个丹方?”

官盈吟弱弱道:“恐怕不止一两个丹方,他看过龙师遗留的典籍,典籍上记载了许多丹药方面的东西,据林渊说,是在藏书阁看不到的。”

官藏春明白了,这是被林渊用所谓的典籍给吸引了,转身看向她,面对着问道:“他哪来的龙师遗留的典籍,是罗康安手上的?”

“嗯。”官盈吟点头,“他是这么说的。”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事情就越发明显了。”官藏春叹道:“你忘了我说过的,有些事情不是罗康安和林渊两个人就能做到的,根据种种迹象判断,龙师暗底下可能真有一批自己的势力。”

官盈吟迟疑道:“大伯,说起来,我们官家不也是龙师的那边的吗?我记得爷爷谈及当年,说龙师恩泽官家,令官家代代沐浴其恩,说龙师有命,义不容辞。林师兄若真是龙师的人,我们为何要回避?”

官藏春抬手捋须道:“你还年轻,怕你不知轻重,有些话本不该告诉你。龙师若在,你爷爷话当年自然是没错,龙师若在,是有分寸的人,龙师不会乱来,就算有事,凭龙师的德望也能压住,出不了什么问题。可如今龙师毕竟不在了,不是说人走茶凉什么的,关键是那个罗康安想干什么,谁都不清楚,也从未联系过我们,从未对我们道明自己想干什么。

一个废物了三百年的灵山学员,突然如同换了个人般归来,修为突飞猛进,实力大涨,这背后若说没人调教,谁信?一来就敢公然杀害水神的孙子,若无底气,他敢吗?罗康安杀出幻境,就已经显了端倪。

林渊摆明了就是罗康安手下的马前卒,一来就公然杀洛淼,了结恩怨的意图昭然若揭,林渊摆明了来者不善呐。林渊想干什么?他背后的罗康安想干什么?罗康安背后的人想干什么?龙师当年的死是一笔糊涂账,牵涉到天武大帝,那些人若真是为了了结恩怨而来的话,要动的岂止是区区一个洛淼?洛淼只是个开胃菜而已,毫不掩饰地公然杀之,更像是开战前杀来祭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