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三章 官同学,夏同学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师兄,打扰了。”

探讨的很是尽兴的官盈吟和楚琳琅起身告辞,称呼也变得亲近了不少,直接称呼为师兄了。

也是直到告辞时,两人才发现不知不觉中的时间过得飞快,天色已近傍晚。

林渊也站了起来笑道:“那我就不送了。”

“师兄留步。”官盈吟客气一句,与楚琳琅就此离去。

临走前,楚琳琅还是忍不住看了看四周,那位夏凝禅终究是没有再出现。

不过总算是不虚此行,辟阴丹在探讨中终于补全了,至于行不行,还有待二人回去炼制着看看结果。

除了辟阴丹,三人话题拓展之下,聊到了龙师典籍的其它方面,林渊虽不清不楚地透露了一些,但已经是让两人兴奋不已,感觉收获良多,真的恨不得亲眼看看那典籍才好。

因为一番探讨,触及了林渊的一些记忆,林渊又想起了一些丹方,准备改天再与二人探讨完善。

二女主动与他约好了,明天再来。

两人一走,简上章又从山背冒了出来,鬼鬼祟祟地避开正在熬粥的黎裳,蹑手蹑脚地帮林渊搬了桌椅进洞府内。

将林渊拉进洞府后,把门一关,觍着脸凑近林渊,嬉皮笑脸道:“林师兄,官盈吟怎么来了?”

林渊哦了声,“来探讨点丹药方面的见识。”

简上章:“我听她们说,明天还来?”

林渊皱眉道:“你偷听我们的谈话?”

简上章忙摆手,“没有没有,就临了听到几句。”

林渊自然知道他没听到什么,凭他的察觉能力,这位的靠近也瞒不过他,转身坐下了,调侃道:“灵山第一美女来,让你有机会接触,你不高兴吗?”

简上章当即坐在一旁谦虚道:“看你这话说的,你知道的,我喜欢的是黎裳,再说了,官师姐怎么可能喜欢我。我想说的是,夏凝禅怎么不来了?”

林渊奇怪道:“他来不来跟你有什么关系?”

简上章啧了一声,低声道:“师兄,咱们明人眼前不说暗话,黎裳被夏凝禅勾了魂,若是夏凝禅多和官师姐接触,夏凝禅那边还能有黎裳什么事,她自然是要死心的。”然后指了指自己,自然是便宜自己的意思。

林渊乐了,发现这家伙拐弯抹角的想法还挺多,“夏凝禅为什么不来,我不清楚,可能有事耽误了吧。”

简上章微微颔首,摸着下巴琢磨,“夏凝禅这人,好像从不近女色,就算来了,只怕也未必会喜欢官师姐啊!”

林渊略挑眉,他才不信夏凝禅会对官盈吟没兴趣,男女之间,遇上好的哪能不喜欢,尤其是夏凝禅那种没真正接触过什么女人的人,除非夏凝禅自己不正常,无非是自我自律罢了。

他自己就是过来人,也在类似的事情上栽过跟头,清楚是怎么回事。

再说了,夏凝禅会不会为官盈吟而来,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只需要摆出个官盈吟让夏凝禅抹不开面子不食言就够了,他还懒得花那时间陪夏凝禅练手呢。

林渊也没心思跟这位瞎胡扯,待其胡思乱想瞎琢磨乱说一通后,便将其给打发了。

赶走了简上章,他也走到了洞府外,负手眺望夕阳下的奇秀灵山,眺望灵山之外那影影绰绰的仙都。

仙都,上次的那场大战历历在目,尽管利用阿罗无尚惊动调走了仙都的真正高手,可依然是战败铩羽而归。

如今,他又回来了,光明正大的回来了,单枪匹马的回来了。

这次虽没有再与其他人联手,但他花了几十年的苦心重新布局,另挟底气再次卷土重来,欲以一己之力搅动风云,欲与仙庭再决雌雄,给那些因他一声令下而死难的弟兄们一个交代……

喝了黎裳熬好的粥,林渊也不得不承认这位御用厨娘的熬粥手艺是越来越好了。

口头夸奖了几句,林渊便进了洞府内闭关,翻看龙师遗留的典籍,要找几样无伤大雅的丹方做准备。

和官盈吟那边继续下去,他嘴上得说的出来东西才行,才能继续保持对那边的吸引力。

之所以要找无伤大雅的丹方,是因为弄出了要害丹方的话会容易遭人觊觎,会弄巧成拙反生事端……

次日,官盈吟和楚琳琅又毫不犹豫地来了。

两人都很兴奋,悄悄告知林渊,辟阴丹她们已经试练出来了,药效已经进行了试验,一点没错,炼制出的肯定是辟阴丹。

为此,两人几乎是折腾了一宿没休息,今天又继续兴冲冲赶来了。

林渊欣然与二人再次商谈,又抛出了一个有点印象的丹方,二女当即打了鸡血般的精神起来,倾尽所学欲帮忙完善丹方。

三人聊到半上午的时候,一个出乎意料的人来了,夏凝禅来了。

这位一来,林渊便忍不住斜了眼官盈吟,嘴角露出一抹莞尔,他可不会认为夏凝禅是因楚琳琅而来。

“官同学,楚同学。”夏凝禅客客气气见礼。

官盈吟和楚琳琅自然也起身还礼。

双方见礼后,夏凝禅立刻‘道貌岸然’地看向林渊,不再去看官盈吟,一副淡定平静的样子。

官盈吟也是目不斜视的不再轻易去看他,也看着林渊。

倒是楚琳琅看向夏凝禅的目光显得有些炙热,今天没想到夏凝禅会来,可谓得了个意外的惊喜。

也可谓是有点手足无措,赶紧帮忙搬了椅子过来请坐。

夏凝禅彬彬有礼的谢过,正襟危坐。

林渊瞅瞅夏凝禅,又瞅瞅官盈吟,发现这两个年轻人真有意思,突然忍俊不禁,一只胳膊肘搁在了抬出的桌上,顺带捂面,笑着摇头。

官盈吟迟疑道:“师兄,何故发笑?”

林渊摆了摆手,表示不笑了,指了指她,又指了指夏凝禅,憋笑道:“我是觉得你们两个好笑,彼此的,人明明就在眼前,干嘛还一副视而不见的样子?若是心中坦荡,何须刻意避讳什么?你们两个,我又不是第一天接触,突然变成这个样子,我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

这话就过分了,看破不说破就好,这说破了容易让人尴尬。

楚琳琅一愣,左看看夏凝禅,右看看官盈吟,夏凝禅她不知道,不过官盈吟确实不太对劲了。

被点名的两人,唰一下脸红了。

官盈吟忙辩解道:“师兄,我是因为和夏凝禅不熟,不得不端正一点。”

林渊意味深长地哦了声,点头道:“是我误会了。”

这话怎么听都有些言不由衷,官盈吟那叫一个欲言又止。

夏凝禅也赶紧辩解道:“师兄,我因为前些日子爽约,心中惭愧,特来向师兄解释一下,那天有事耽误了。”

林渊又哦了声,“原来是有事啊,我之前见了金会长,被金会长敲打了几句,还以为是因为金会长跟你说了些什么呢。我之前还纳闷,至于么,在灵山我也不能把你们给怎么样,回头我离开了灵山以后也未必还有机会再见,再说了,你们又不是傻子,干嘛把我当贼似的防。我还以为你今天来是因为灵山第一美人的官师妹呢,原来是我小人之心多想了。”

这话,令官盈吟忍不住瞄了夏凝禅一眼。

夏凝禅尴尬道:“师兄,绝非如此,今天的确是来赔罪的。”

林渊当即拿话逗夏凝禅,“凝禅,摸着良心说,真不是因为官师妹来的?”

敢在他面前糊弄,他不敲打一下才怪了。

官盈吟低眉垂眼着,似乎什么都未听到,耳朵却有等话的偏向。

夏凝禅差点崩溃,这让他怎么回答?不得不一本正经道:“师兄,我向来敬仰官盈吟的才学,绝无半点亵渎之心。”

这话令官盈吟嘴角下意识抿了一下,亦坦然的样子接话道:“师兄,你可能有所不知,我和夏凝禅的背景不同,不可能凑到一块,不会出现你想的那回事。”

两人互表态度,态度一个比一个的坚决。

楚琳琅抬头看天,满脸的不爽,嘀咕自语了一句,“越听越不对劲。”

“琳琅!”官盈吟训斥一句。

林渊瞅瞅这个,瞅瞅那个,微微一笑,“没试过怎么知道合适不合适?互相讨厌了再说不合适才完美。能一起凑在灵山,也许就是缘分,所以话不要说绝了,有些人错过了,会后悔一辈子的。至于背景原因,无论是金会长,还是官神君那,我都能找到人说合,能帮你们化解其中的障碍。”

见两人还想嘴硬什么,林渊立刻抬手打住,“等你们有心了再找我,现在都打住,什么都不要说了。”

他说起别人来一套一套的,到了自己身上时,照样是一团糟。

欲言又止的男女二人,被这位给折腾的那叫一个闹心。

林渊又瞅向夏凝禅,“如果真是金会长的原因,我建议你还是听她的奉劝,毕竟我给不了你什么,你以后还是要倚仗她奔前程的。”

夏凝禅梗着脖子嘴硬道:“师兄,你真的误会了。”

林渊:“那还敢来我这练手吗?”

夏凝禅拱手道:“师兄实战经验丰富,能得师兄指点,求之不得。”

林渊呵呵一笑,摸出了手机,播出了一个号码,联系上对方道:“黎裳,跑哪去了?你夏师兄来了,没人陪他联手,你不来,我找其她女人了。嗯,好,夏凝禅在这等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