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二章 灵山镜像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简上章此时的注意力却不在了黎裳身上,没察觉到黎裳对自己的不满,实在是也习惯了黎裳的态度。

注意力大多时候在欣赏官盈吟。

也有点意外,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官盈吟。

当然,对官盈吟的欣赏不代表他不喜欢黎裳,但此时注意力的轻重确实偏向了官盈吟。

慢条斯理喝完粥的林渊将器皿交给了黎裳,“有劳。”

黎裳牵强一笑,转身看向简上章时,立刻没了笑脸,不冷不热一句,“过来帮忙。”

“呃……”简上章一愣,不知道要他帮什么忙,倒是头回见她如此主动,不好拒绝,跟着去了。

跑到下面洞府,他忍不住凑近黎裳悄声问道:“官师姐怎么来这了?”

黎裳顿没好气道:“不知道。”

简上章无语,也习惯了……

上面没了其他人,楚琳琅终于忍不住低声问道:“林师兄,辟阴丹的秘方有了吗?”

林渊迟疑道:“差不多有了吧。”

楚琳琅狐疑,“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什么叫差不多有了?”

官盈吟立刻训斥,“琳琅,不得无礼,听林师兄把话说完。”

林渊:“是这样的,丹方我差不多记起来了,但是有一两味药,我不太敢确定,为此我还特意联系了罗康安,希望他能帮我翻看一下典籍,结果……唉!”摇了摇头。

官盈吟追问道:“师兄何故叹气?”

林渊苦笑道:“罗康安说,他对丹药那东西也没兴趣,那些个典籍他早就送人了,我追问送给了何人,他却讳莫如深不肯告知,应该是送给了不便让我知晓的人,如此一来我也不好勉强。”

官盈吟顿显失望。

楚琳琅则嘀咕埋怨道:“那岂不是白瞎了。”

林渊诶了声,“话不能这样说,差一两味药不敢确定而已,这可能是我不懂,但你们俩不一样啊,你们擅长此道,熟悉药理,我们互相探讨探讨,你们对药理的提醒兴许能帮我想起来啊,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

二女眼睛一亮,想想看,的确是如此。

于是也不用等以后了,二女急于知道丹方,现在就开始了。

林渊借口男女共处一室有所不便,三人搬了桌椅就在洞府外的平台上探讨了起来。

楚琳琅掌笔记录,先把林渊能记住的给写了下来,差的那一两味药,三人小声探讨不停……

下面洞府里的黎裳,见简上章坐立不宁的样子,忍不住嘲讽道:“今天怎么了,丢了魂似的。”

二人得了吩咐,让不要去打扰上面的人,只好闷在洞府里等着。

简上章觉得自己很正常,“呆在这让你碍眼了,得,我上去问问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站住!”黎裳一口喊住,漠然道:“你聋了吗?林师兄说了不要上去打扰。”说罢走去,喝斥了一声,“走,上课去。”

上课?简上章挠了挠头,很无奈,只好跟她走了……

旭日阳光下,夏凝禅的洞府大门打开了,夏凝禅有些心神不宁地走到了坪地边缘远眺。

毕竟是没经过什么风浪的人,昨天对林渊那边爽约了,连给交代都没有,心性不定,容易患得患失,想多了,心里多少有些不安。

正思绪恍惚之际,忽隐约听到“官盈吟”的字眼传来,扭头一看,只见几名同学结伴而来,边走边议论什么。

几位同学突然见到他,立马都走了过来,纷纷笑着打招呼,大家都是同一届的学员。

客气之后,一同学窃笑道:“凝禅,官盈吟怎么也跑林渊林师兄那去了?”

夏凝禅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目露疑惑,反问:“官盈吟去了林师兄那?”

同学笑道:“是啊,你不知道吗?”

夏凝禅摇头,表示不知,“她去林师兄那边干什么?”

同学:“你和林师兄熟悉都不知道,我们怎么知道?我们刚才特意路过了一下,看起来兴致不错的样子,坐在洞府外聊个没完。我们还奇怪这位林师兄的魅力呢,你经常往那跑不说,如今竟连官盈吟也去了。”

另一同学唉声叹气道:“官盈吟可是我们这一届首屈一指的鲜花啊,不会被林师兄给采了吧?”

同学们顿时各自摇头。

夏凝禅平静道:“不要乱说坏人清誉,兴许是有事。”

把几人给打发走后,他越发心绪不宁,有想去林渊那看看的冲动,可是去了怎么解释昨天的爽约?

想了又想,终究还是摁奈住了内心的冲动……

三分殿,灵山镜像前,都兰约和明耀辰站在镜像画面前,盯着画面中交谈的林渊、官盈吟和楚琳琅。

这灵山镜像,又名五行法相,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人能操控查看灵山的情况,除了这两位院正,就是能操控五行阵的灵山五老了。

林渊又和官盈吟混在了一起的消息,很快传开了,这边也获悉了消息,遂立刻查看动静。

看了一阵后,明耀辰挥手施法指向镜像,镜像移动放大,盯住了楚琳琅在写的东西。

放大看清所写内容后,都兰约迟疑道:“丹方?”

他是灵山炼丹第一高手,甚至在整个仙界都是首屈一指的,一看字迹就能洞悉一些情况。

明耀辰狐疑,“在讨论丹方不成?”

都兰约:“看情况应该是,只是这林渊似乎并不擅长此道。”

明耀辰深吸了一口气,“这厮突然跑回灵山,究竟想干什么?”

都兰约苦笑,“人所共知,来参加最后一场考核的。”

明耀辰嗤了声,“参加最后一场考核?你信吗?这厮这次回来,如同变了个人一般,张扬的很,先是挑战夏凝禅,继而又公然杀了洛淼,前几天听说连金眉眉都来与他碰面了,如今又和官盈吟粘在了一块,这厮手法大开大合,毫不遮掩的诡谲之心昭然若揭,瞎子都能看出有问题,否则你我又岂会如此关注他?”

都兰约又叹:“是啊,这厮此来,颇有来者不善的味道。”

明耀辰:“谁都能看出,他背后有人,摆明了是受人指使而来,只是不知是来兴风作浪的,还是来投石问路的。”

都兰约沉吟,“难道龙师暗中真的培养有自己的势力?”

明耀辰:“若真如此的话,凭那位老哥的能力,若真是那位老哥的势力不甘寂寞卷土重来的话,只怕不但是仙宫要卷入,妖界那位担心被报复,怕是也不会坐视,届时不知诸老院他拉来的一群人又是何态度,事态对我灵山不知是祸是福,搞不好就是灵山的一场浩劫啊!”

都兰约:“灵山动荡是其次,倘若龙师真在暗中经营有庞大势力的话,一旦展开了碰撞,恐要席卷诸界!”

明耀辰:“是以罗康安为首吗?是罗康安要为师报仇吗?”

两人面色异常凝重,林渊的归来,还有背后若隐若现的龙师弟子,局势令两人有骑虎难下的感觉,处置林渊不是,不处置也不是,毕竟灵山能坚持到现在,所依靠的还是龙师遗留至今的朝野影响力。

还有灵山诸老院的一群老家伙,一旦砍了龙师的招牌,会不会甩袖辞职而去,谁也不敢保证,那些人都是不愿给仙庭当鹰犬的人,结果被龙师给收拢在了一块。

没了那群人的存在,灵山还叫灵山吗?

听到两人的谈话,门口的灵山总院监何深深回头看了两人一眼。

而两人也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当然知道这位的来历,乃是杀人如麻的死刑犯,被龙师给弄了来,以戴罪之身在灵山效力,这些年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仙庭的人,砍了龙师的招牌,让仙庭插手到灵山内部,这位怕是要死无葬身之地,恐怕是要第一个跑人的,哪还会管什么早年的承诺。

早年龙师招来各方精英创立灵山,大家还感慨龙师的德高望重,事到如今才发现,龙师收拢在灵山的似乎都是一群刺头,很有可能一点就炸。

偏偏这群刺头多年来还调教了不少的亲传弟子输往仙庭内部,不少人已经身居在了一定的位置。

反过来说,似乎也是因为这样,才让仙庭的势力隐忍多年不敢对灵山轻举妄动冒进。

可随着罗康安的冒头,仙庭的势力似乎越来越克制不住自己了,连灵山今年的大考都大包大揽了过去。

而就在这个关头,有龙师背景的林渊又回了灵山,一来就开始搞事了。

能纵观局势的人,都隐隐看出来了,平静的表象下似乎一个不慎就要掀起惊涛骇浪……

琳琅阁,金眉眉从仙宫回来了,坐在露台上黯然神伤。

她进宫面见了娘娘,娘娘见面第一句话便问她想干什么?

她被闹了个莫名其妙,之后才知自己去找林渊的事已经被仙宫知道了,肯定也瞒不住,娘娘问清缘由后当场震怒了。

娘娘的语气很严厉,严重警告了她,警告她不许再胡乱插手。

原因很简单,目前局势不明,需要观察,仙宫想看林渊这次来到底想干什么,说白了就是想看林渊背后的人到底想干什么。

至于她的外孙夏凝禅,卷入了林渊搅动出的漩涡内,结果如何对仙宫来说并不重要。

而她出手打乱了林渊接下来的计划,则是巨大的错误!

很多年了,她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被娘娘如此严厉训斥过了,令她惶恐。

可她内心又是万分纠结的,对她来说,夏凝禅是她唯一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