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一章 赴约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燕莺有些没听懂是什么意思,看了眼后视镜里的罗康安。

只见接电话的罗康安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一张脸别提有多苦了,最终闷声道:“好,我知道了,有人问起,我就说老师传过一批典籍给我,有丹药方面的。嗯,您保重。”

挂了电话后,他又靠在那唉声叹气。

燕莺问了声,“什么典籍,出什么事了?”

罗康安:“你问我,我问谁去?我问他,他说没事,我能怎么办?他,你还不知道吗?阴险的很,肯定没憋什么好事。我算是倒了八辈子霉,这次不知又有什么大黑锅从天而降砸我身上。”

燕莺笑了,乐于看他受虐,“放心吧,他办事比你有分寸的多,你照办就行了。”

罗康安:“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还不算照办啊?唉,这考核怎么还没开始,早点考完早点回来吧,不然这日子没办法过了,他在外面一天,我就提心吊胆一天。”

……

炼丹房内,丹炉前,炉下被镇压的炉火熊熊,能从丹炉坐地的缝隙间隐隐见到火光。

在灵山,不缺炼丹的炉火,灵山的五行大阵供应充沛。

丹房内药香味四溢,官盈吟双手隔空施法操纵丹炉内的炼丹过程,楚琳琅在旁兴奋地看着。

得了林渊的提点,两人立刻跑来丹房试验守心丹的炼制了,要确认一下说的是真是假。

换了一般人可能没这条件,毕竟基本配发的练手草药没那么多,但官盈吟的家底显然不一般,只要是她修行所需,只要是不过分的要求,家里都会尽量满足。

楚琳琅也算是跟着沾了光,不时看看闭目中双手隔空操控的官盈吟。

良久后,官盈吟突然睁眼,挥袖一甩,丹炉嗡一声沉闷动静,炉盖掀开了,滚滚热气伴着浓郁药香味喷薄而出,十几颗碧绿的丹丸也从丹炉内喷了出来。

官盈吟又挥袖一扫,喷出的丹丸飞来,滴溜溜旋转在了她虚托的手掌上方,十几颗碧绿可爱的丹丸在绕圈挥发着热量。

楚琳琅立刻隔空一掌打向了调节火势大小的控火石,控火石落下,斩断了火道中的火龙,丹房内的光线瞬间黯淡了不少,她转身盯着那浮空的碧绿丸子,兴奋问道:“炼制的时间好像短了不少,炼制的怎样了?”

两人都是炼制过守心丹的人,放在从前的话,灵山学员练手的丹药中可能没有炼制守心丹这一项。

然而灵山的教学某种程度上是要与仙庭的需求协同的,幻境大量用人后,对守心丹的需求大了,数十万人的用量可想而知,于是灵山这边也将守心丹的炼制纳入了试炼课程。

原因自然是为了这些人毕业后能即刻为仙庭所需发挥出作用。

因此两人都是拥有炼制守心丹经验的人。

官盈吟眼中也有期待神色,“照林师兄说的办法,守心丹的炼制时间的确是短了好多,毕竟少了三味辅药的融入时间,金光草的破坏性对杂性祛除的效果也超出了我的预料,适当加入的破坏性也被杂性的冲突给抵消了,互相克除了,其中微妙真正是大开眼界,足以令人深思。用了金光草,炼制的难度也降低了不少,这还是第一次试手,有点手生,加以练习的话,只怕时间还能更短一些。炼制起来看似顺利,只是药效如何不得而知。”

楚琳琅两眼放光道:“看品相和成色似乎都是上等啊!”说罢走近了上手去拿,两指捻了一颗碧绿丹丸到手,入手滚烫,烫手的很,放在鼻翼前嗅了嗅,点头,“气味也纯正着呢。”

官盈吟施法加快了浮空丹丸的转动,加快了丹丸温度的散热,待不那么烫后,挥手一把扫入了储物戒内,招呼一声,“走,试丹地去试试。”

“好。”楚琳琅跟着她跑了。

两人是一刻不停,直奔了一座山腹内的试丹场地。

因仙庭所需,灵山这边为了给大家练手,特意构造出了致幻场地,所以说所需的试验场都是现成的,很方便……

待到两人出来,天色已经是大黑,相视而笑的两人脸上都是满满的期待感。

试丹成功了,药效非常不错,令两人异常兴奋,这意味着林渊所言的典籍的确是存在的,也的确是真的,两人很期待明天的那份辟阴丹的炼制秘方。

两人回到孕仙园的洞府后,一想到能亲手恢复失传的炼丹秘方,可谓恨不得早点天亮,恨不得次日早点来到……

次日大早,两人不顾路人的注视,可谓匆匆奔赴了辰区找人。

都知道的,沈立当沈总教负责的学员一直是住在辰区。

到了辰区后,两人又不断向路人打听林渊住哪,灵山学员太多,洞府也太多,未来过的两人不打听不行。

这份找林渊的举动,尤其是灵山第一美人要找林渊,引来不少人的诧异。

相对来说,林渊的住址还是比较好找的,林渊如今在灵山很有名,又住在山头上。

两人找到林渊洞府外后,见洞府大门紧闭,楚琳琅忍不住就要去敲门,结果被看了看天色的官盈吟给拉住。

她估计林渊还在休息,她们也的确是来的太早了些,拉住了楚琳琅,决定就在外面等着。

良好的家教在这个时候体现了出来。

下方冒出的炊烟也吸引了她们两个,灵山不是没有用餐的地方,有人生火做饭倒是少见。

两人走到山缘边往下一瞅,只见黎裳正在洞府外熬粥。

黎裳也已经站了起来,之前察觉到有人飞来,她抬头看了眼,居然看到了官盈吟的来到,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如今再这么抬头一看上面冒头的人,果真是官盈吟。

她意外了,不知这位学姐跑这来干嘛,似乎是来找林师兄的。

三人互相看到后,官盈吟与楚琳琅飞身而下打招呼。

两人不认识黎裳,但黎裳是认识她们的,当即拱手行礼道:“黎裳见过官师姐,见过楚师姐。”

两人也拱手回礼,楚琳琅随后再次确认了一下,“黎师妹,上面洞府住的可是林渊林师兄?”

“嗯,是他。”黎裳点头,问:“二位师姐找林师兄吗?”

在官盈吟面前,她还是有些毕恭毕敬的,尊敬师长是一方面,再就是官盈吟的家世背景确实强过她,就算是她舅舅来了,只怕也不能无礼。

楚琳琅笑道:“嗯,和林师兄约好了的。”目光一瞅炭火上的砂锅,有些奇怪,“黎师妹,你这是做甚?做吃的吗?辰区的餐饮地,吃喝供应难道不足吗?”

黎裳忙解释道:“不是,是给林师兄准备的,林师兄早晚喜欢喝上一碗碳火熬的粥。”

楚琳琅顿与官盈吟面面相觑,发现那位林师兄还是个讲究人,只是这让不知差了多少辈的小师妹打杂干这种事,未免有些过了。

黎裳似乎看出了什么,又解释了一句,“平常从林师兄那请教修行方面的问题,受益良多,我才主动请缨,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手艺不好,让人见笑了。”

原来是这样,楚琳琅哦了声,不过这个不是她关心的,她看了看四周,又试着问了声,“黎师妹,我听说夏凝禅会经常来这,是真的吗?”

“……”黎裳两眼略瞪大了几分,已盯向了官盈吟。

官盈吟是哭笑不得的,训斥了一声,“琳琅,胡说什么?”

黎裳内心里已是骤然警觉了起来,难道是冲夏师兄来的?

有一点她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姿色还是家世背景,或是学业能力,她都不如对方,一旦官盈吟参与竞争的话,她肯定不是对手的。

她支支吾吾了一声,“谈不上经常来,来过。”

楚琳琅嘿嘿一笑,面对官盈吟的警告,不说夏凝禅了,回到正题,“黎师妹,林师兄早上大概什么时候出来?”

还没等黎裳开口,上面洞府已经传来了开门声。

楚琳琅目光一亮,已经闪身上去了,一声“林师兄”喊的响亮。

官盈吟倒是温文有礼地对黎裳欠了欠身才飞身而上,见到了施施然踱步而出的林渊,过去见礼了。

下面的黎裳愣了愣神,转身赶紧将熬的差不多的粥做了装盛,之后捧着上去了,想打探一下官盈吟她们来究竟是要干什么。

然而她一来,官盈吟和楚琳琅立刻不吭声了,两人答应了保密的,不好在外人面前提及丹方的事。

她们如此这般,越发令黎裳不安和怀疑,有点想多了。

接粥到手的林渊对两位来客笑道:“老习惯了,我先喝粥,回头再谈如何?”

“师兄请便。”官盈吟提袖示意了一下。

于是三个女人就这样在旁看着林渊慢悠悠享受。

没多久,简上章来了,飞身落地,一见官盈吟也在,顿时两眼放光,还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与大家见礼。

看他这恶心模样,黎裳差点两眼冒出火来,平常一副喜欢她的样子,见到官盈吟立马丢了魂似的。

是,她是不喜欢简上章,但并不意味她愿意看到简上章喜欢别的女人,尤其是官盈吟。

慢悠悠喝粥的林渊默默察言观色,饶有兴趣地暗观几人的神色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