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零章 不敢贪功冒占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楚琳琅立道:“林师兄,你觉得没用,可师妹我们是热衷此道的,您不妨好好想一想,想好了送给我们好了。”

“呃……”林渊回头看她。

官盈吟却是立刻训斥,“琳琅,你干什么?”

楚琳琅顿时尴尬,有点被戳破小心思的感觉,这有点欺人不懂,故意哄骗的嫌疑。

官盈吟又对林渊郑重解释道:“林师兄,您有所不知,恢复出一种失传丹药的炼制方法,可媲美发明这种丹药的人,譬如在这灵山,名字是要载入史册的,以后灵山的老师对将来的学员传课授业时,都是要提到这个人的名字的,对炼丹者来说,为后世铭记,这是莫大的荣耀,更是炼丹者的崇高殊荣。

获此殊荣者,毕业后进入仙庭可专司这种丹药的炼制,可享有丹师的尊崇。

还有您说的守心丹的别样炼制方法,如果真能成功,每一炉丹药的炼制都能节省三味仙草,累计下来可为仙庭节省大量的资源,必能获得仙庭的重赏。估计进入仙庭成为专司一项的丹师也不成问题。您说的这些如果无误的话,对我二人是有莫大好处的。”

事情她必须讲明白,靠哄骗到手的东西,迟早要败露,到时候非得闹个身败名裂不可。

林渊又不是涉世未深的菜鸟,对此自然是知道的,不然他为何要以此为饵。

可他却故意一脸很讶异的样子,“竟还有这些个门道?”

楚琳琅尴尬一笑,未否认。

官盈吟白她一眼,又对林渊颔首道:“可以理解,隔行如隔山,论打斗的话,我们肯定也不如林师兄您。林师兄,您若是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对你说的炼制方法进行尝试,不过您放心,丹药炼制出来后,我们一定会公开真相,表明都是林师兄您的功劳,我们绝不贪功。”

林渊不以为然摆手,“你们想炼制尽管拿去炼制好了,反正我也不懂,说我就没必要了。”

楚琳琅顿时欣喜不已。

官盈吟提醒道:“林师兄,守心丹的炼制方法真要能成功过的话,仙庭是能给出不少奖励的。”

林渊:“我不缺钱,也不差这点奖励。再说了,我不擅长炼丹,挂我的名字,仙庭也不可能让我做你们说的什么丹师。我就随口一说,不费什么,如果对你们有帮助,你们拿去用好了。”

官盈吟忙拒绝道:“岂能贪功冒占,这万万不可。”

林渊顿时暗暗纳闷,本想让这女人冒名贪功,结果这女人不受此诱惑,这令他的企图有些落空。

想了想,试着说道:“这玩意若真有你们说的那么好,我希望你们保守秘密,不要对外宣扬我,我不想和此事有关。”

二女皆惊讶,皆有些不明白,这般光彩之事,为何不要?

林渊解释道:“我说过,这是我从龙师遗留的典籍上看到的,不是我的功劳,真要挂了我的名号,那我岂不成了贪功冒占?这不是我的东西,另有主人,连其主人都不愿意张扬,我岂能喧宾夺主?这样,只要你们保守秘密,我愿意把辟阴丹的方子想起来送给你们。”

“这……”二女顿时为难了,官盈吟苦笑道:“林师兄,您这不是为难我们么,我们弄出了这东西,若不说清来路的话,岂不是还要挂在我们名下。”

林渊笑道:“方子是死的,人是活的,可以灵活运用嘛,功劳可以归于整个灵山嘛,你们可以适当的采取一点灵巧的方式,譬如拉灵山的其他人一起弄出来嘛。灵山是龙师一手创建的,东西又是龙师遗留下来的,荣耀归于灵山,也就等于归于了龙师,这样我和你们都问心无愧,如何?”

他才不想占这种功劳,话也没说错,的确是龙师的,再说了他也的确看不上仙庭的那点奖励。

说实话,他其实很有钱,至少暗底下比秦氏有钱的多。

至于荣耀什么的,于他而言是笑话。

二女闻听此言,顿时两眼放光,对呀,这真是个好办法。

官盈吟眼中更有钦佩神色,发现这位印证了自己之前的判断,有这么大的荣耀都不要,果然是个精华内敛之人,当即恭恭敬敬地拱手鞠躬,“林师兄高风亮节,盈吟钦佩。”

楚琳琅亦跟着做了一下。

林渊笑道:“谈不上什么高风亮节,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就不是自己的。那就这样说定了,你们发誓,绝不可外泄,包括你们的家人。”说最后一句时,看向官盈吟的眼神中透着意味深长。

二女相视一眼,之后一起点头道:“好,我们发誓绝不外泄。”

林渊耸耸肩,一副好了的样子,又继续转身漫步,欣赏那些仙草去了。

二女又互相看了一眼,再次跟上,楚琳琅有些忍不住了,“林师兄,辟阴丹的方子你倒是想一想啊,你还没告诉我们呢。”

林渊哭笑不得,“琳琅同学,我能轻易想起就已经告诉你了,所以啊,你总得给我点时间,让我回去好好想一想啊,我今天是来列草堂参观的,你不会让我站在这里想个死去活来吧?让我回去了安安静静思考回想好吗?”

楚琳琅又尴尬了,嘿嘿笑着。

官盈吟忙道:“林师兄,不急于一时,您回去后慢慢想。”

林渊:“方子我肯定有印象,这样,我向你们保证,我今天一定想起来,想不起来我就联系典籍持有人问个明白,明天你们来找我,我一定把方子给你们。”

二女兴奋,官盈吟颔首道:“好。”

楚琳琅则是目光闪了又闪,暗暗窃喜,不知道明天过去找时,会不会遇见夏凝禅。

方子的话题暂停,二女开始尽心尽力做好导游,能突然有此收获也是二人之前没想到的。

不过游览途中时,楚琳琅还是心痒难耐,还是忍不住找机会问了句,“林师兄,你怎么会看到龙师遗留的典籍的,是因为罗康安学长吗?”

其实官盈吟也心痒这个,也想知道典籍是怎么回事,但是窥人隐私似乎不合适,她的家教令她羞于启齿。

她家虽然叮嘱了她和林渊保持距离,可她很清楚,她的家族对龙师是有特殊感情的,对龙师的尊敬是一贯绵延传承的,若说龙师有势力的话,她的家族只怕也算是明摆着的其中之一,起码是龙师立下的灵山规矩的坚定拥趸者。

每当有人想颠覆灵山的规矩,她的家族必然是跳出来阻挠的阻力之一,还有那些曾经受惠于龙师的人,否则灵山很难坚持到现在。

若不是有这样明里存在的势力,或暗中可能的存在,仙庭里的一些人也不会因为罗康安而头疼。

只是如今的风头不对,局势不明,不敢妄动,怕成为某些人手中角力的棋子。

林渊嗯声道:“这是自然的,罗康安是龙师的亲传弟子,一些典籍都是龙师传给罗康安的,我有幸跟随见识了一些。”

楚琳琅试探道:“您只是因为看到了金光草而想起,想必那些典籍中不止守心丹和辟阴丹之类的炼制方子吧?”

林渊:“肯定不止的,一部典籍中怎么可能只记载一两样普通方子,很多,还有一些记载各种罕见仙草的典籍。”

二女悄悄互相看了眼,眼中的炙热难以掩饰。

想也能想到,藏书阁里的书已经算是包罗万象了,能被龙师私人收藏的典籍,肯定是有所不同,怕是很有可能有别于藏书阁里的藏书啊!

楚琳琅又试探道:“林师兄,您能不能从罗学长那借来,借我们一观?”

官盈吟又赶紧提醒了一声,“琳琅。”

林渊呵呵道:“这个我还真不敢保证,刚才听你们这么一说,这东西还是不要外泄的好,否则怕是会引来某些人的觊觎。不过有一点我能保证,我愿意把我看过的,有印象的都拿出来与二位进行探讨。”

此话一出,二女颇为兴奋,连连点头应下,表示愿意与之探讨。

接下来,二女再次尽心竭力做好导游,遇上林渊驻足观看的仙草,两人都在旁详细解说。

逛的颇为尽兴后,目的达到的林渊伺机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哪能真把一整天的时间耗在这里。

离开列草堂,林渊在途中找了一地,摸出手机联系罗康安,有些事必须要和罗康安通气一声,以防万一……

不阙城,罗康安刚下班,正在回家的车内,驾车的是燕莺,燕莺似乎喜欢当司机,也许是更喜欢开车。

电话响起,罗康安摸出手机一看,唉声叹气了一下。

他现在真的是怕了林渊,不是那种挨打的怕,而是林渊现如今不打招呼就让他背黑锅的方式,上次来电话甩了口大黑锅给他,只怕已经让水神一家恨死了他,不知这次来电话又有什么好事通报。

他真的是有点不敢接林渊的电话,然而不接也不敢,好为难呐。

最终还是接通在耳边,强颜欢笑道:“林兄,有何吩咐?”

驾车的燕莺回头看了眼。

“典籍?什么典籍?老师没有传什么典籍给我啊,呃……啊,不是吧?林兄,你不会又搞出什么事了吧?没事?不是吧,没事你好好的让我记这一出是几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