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四章 你就是个该死的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此时醒过神来的她比他更冷静,过道内见到因动静而跑上来观望的店员,还喊了声,“都下去。”

一帮女店员唯唯诺诺而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实在是樊卫爵被打的撞倒墙的动静太大了,那隆隆砸地的声音想不惊动下面人都难。

上了楼顶,容尚是将林渊给硬推上坐骑的,见他还不愿走,索性亲自驾驭了飞行坐骑载了他升空而去。

赶到灵山附近落地后,她又将林渊给拽下,并再次警告,“是你我做错了,这就是做错的后果。许多事情你我都无能为力,不要想着报仇了,你斗不赢他的,盲目冲上去是找死,听我的,躲在灵山,不要再出来了。我言尽于此,你若不听,我也没办法,你自己看着办吧。”说罢扭头就走,又要爬上坐骑而去。

林渊却一把拉住了她,“你怎么办?他知道了你我的事,能放过你吗?”

容尚推开他,惨笑道:“他心里有我,不会轻易杀我,他已经跟我说了,不会追究我,但他是不会放过你的,你还是想办法保重你自己吧。这事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摇头着爬上了坐骑,不管了林渊,迅速腾空而去。

林渊惶惶然仰望,之后悲愤着手捂胸口踉跄而行,爬过了一座山坡,看到了灵山的大门。

一路走去,却没有进灵山,而是找到了大门对面最大的一棵大树,捡起石头,在上面写下了一个“林”字,之后又晃悠到大门一侧的廊亭内坐下了。

他在等,他记得当年来灵山时,接应的人说过,只要这样做了,就能联系上他们。

他要报仇,他此时的内心里只想杀了樊卫爵报仇。

是,容尚说的没错,他的确没能力找樊卫爵报仇,但是有人有能力。

他此时只有一个念头,要将樊卫爵给千刀万剐!

他此时的悲愤和怨恨想要撕毁一切,连自己的伤也顾不上了,容尚的那些话他不想听,只想杀樊卫爵!

灵山门口的守卫,见到他这个样子,终于有人忍不住走了过来一看究竟。

看到他身上带血的样子,因为他穿着便装,灵山人太多,不能都认识,但看到了他手指上能代表身份的戒指,迟疑道:“同学,你怎么了,没事吧?”

两眼布满血丝的林渊抬头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没事,出了点意外,容我缓缓。”

“哦,有什么事招呼一声。”来人提醒了一下。

林渊气息沉重地点了点头。

来人又多看他两眼,才离开了。

等啊等的,天近暮色了,一只红翅飞蚁从天而降,落在了廊亭边,驾驭者淡淡一声,“上来吧。”

林渊抬头看,认出了,正是当年来灵山门口接应自己的人,似乎一点都没变。

他以为要等好久的,没想到反应这么快,这么快就来了,二话不说,爬进座舱,迅速被带离了此地。

灵山门口的守卫互相看了眼,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况……

接应人一声不吭,驾驭着红翅飞蚁飞进了山林深处。

喘息着的林渊看了看四周,攀附到他后面,问:“我们去哪?”

接应人:“去能让你说话的地方。”

于是林渊沉默了。

接下来没有再飞太远,红翅飞蚁落在了一处山谷中,停稳后,接应人跳了下来,也朝林渊招了招手。

林渊跳下,因受伤又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幸亏接应人伸手扶了一把。

林渊站稳看了看四周,荒无人烟,问:“这是哪?我要见我师父。”

接应人:“有什么话跟我说也一样,我能代表你师父。”摸出一粒丹药,捏了林渊的下巴,塞进了他的嘴中,顺手将他拨转,一掌贴在了他的后背,施法助其疗伤。

林渊还想说什么,却被对方施法给镇住了,发不出声音,接应人道:“你伤的不轻,把伤拖严重了没必要,先疗伤,先稳住了伤势再说。”

林渊只能是任由处置,至少能确定一点,能给他疗伤就没坏心。

待到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接应人也松开了手,“剩下的你自己回头慢慢疗愈吧。”

林渊转身,想说的所有话都化作了一句话,“我要加入你们!”

接应人呵呵道:“这个决定是不是做的太仓促了点,你可要想好了,真的加入了我们,你就没了回头路。”

林渊痛苦摇头,“不回头了,只要能报仇就行。”

接应人哼了声,“就因为受了点刺激,就因为都务司刑缉提司樊卫爵杀了宋小美,你便豁出去了?”

林渊瞬间瞪大了双眼盯着他,难以置信道:“你怎么知道?”

接应人:“你以为不是我们出手的话,你还能好好站在这?只怕都务司刑缉的手段已经是让你尝了个遍,只怕你已经是被樊卫爵给折腾了个生不如死。”

林渊还是那句话,“你怎么知道的?”

话是那句话,但含义却不一样,同样的是那份难以置信。

接应人:“你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又不愿加入我们,多少得对你做点监控吧?本来吧,你要倒霉就倒霉了,死就死了,看你师父的面子,想了想,还是搭把手救你吧,也是怕你落在了樊卫爵的手中说出不该说的事,譬如你师父的事。有点监控不是坏事,至少我们没害过你,至少关键时刻还救了你一把,是不是?”

林渊:“那个黑衣人是你们的人?”

接应人:“岂止,你以为你在街边等待时的那群脚力是怎么回事?从对面走来的那几个人,当时就想动你,要不是那些脚力的出现,你以为你能到的了容尚斋再出事?樊卫爵只是一手不成,又顺势对你再来了一手而已。”

林渊立马上前拉住了他,颤声道:“小美在哪?你们救了小美是不是?”

接应人轻轻推开了他,“出了事想要解决问题,是不是该知道前因后果,事到如今,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随手一抛,一件法器落地,隔空弹指,法器里弹出了一道光幕。

光幕里的画面是剪辑好了的,显然是为了便于林渊掌握事情的真相。

光幕里的画面,是容尚和樊卫爵上次见面的情形,容尚正在对樊卫爵说桂姐母女的事,结果换来了樊卫爵的一记耳光。后来画面跳过,又变成了林渊去见容尚,钱票推来推去不说,后面与容尚缠绵的画面亦清晰可见,真正是令林渊难堪面对。

他没想到,自己和容尚做那种事的情形居然被清晰摄录了下来,情何以堪呐。

画面情形,林渊被容尚赶走后也就结束了。

接应人挥手收了法器,负手道:“这监控的玩意不是我们装的,是樊卫爵针对容尚的布置,我们只是针对那装置做了点手脚,盗取到了这些画面而已。我的意思你听懂了没有?不仅仅是我们知道了,你和容尚居然在樊卫爵的眼皮子底下干那种事,樊卫爵焉能不知?你小子胆子不小,居然敢偷刑缉提司的女人,他不收拾你才怪了。”

林渊明白了,顿时都明白了,那封信是樊卫爵那边寄给他的,只是为了把他给诱出灵山动手。

接应人近前一步,伸手拍了拍他脸颊,“如此不小心,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情都能被人给摄录下来,你说你嫩不嫩?就你这警惕度,真要干了我们这一行,只怕死一万次都不嫌多。

小子,清醒了吧,傻眼了吧?看明白了没有?那个容尚并不是喜欢你才跟你做那事,是因樊卫爵导致心态失衡才和你凑合了一下。你以为你是谁,和樊卫爵比起来,你是长的玉树临风了,还是风华绝代了,还是能给人家什么?你一无所有,对比樊卫爵可谓一无是处,你怎么能认为人家能喜欢你?

偏偏呢,你还当真了,结果差点害自己丢了性命不说,还把宋小美给害死了,你说你活不活该?说的难听点,若不是看你师父的面子,你就是个该死的。”

林渊脑袋里嗡一声,别的都听不进去了,只听进了那句小美死了,语带颤音道:“小美,小美呢?”

接应人:“死了,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一刀毙命的位置,想救也晚了,人到我手上时,已经断气了。”

这种话说的波澜不惊,不带丝毫情绪,真正就如同死了只蝼蚁一般,且漠然看着林渊的反应。

如遭雷击,林渊身形摇晃,扑通跪下了,泪水淌下,“为什么不救她?你们既然知道会发生什么,为什么不救她,为什么不及时出手阻止?”最后一句已是嘶吼。

接应人:“你当我们能掐会算无所不知吗?我们防的是他对你动手,有这份防范之心已经是够对的住你了,我们哪知他会干出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来。你知道我们的身份,按理说我们是不能露面的,我们及时抢走那姑娘的尸体,让他投鼠忌器不敢动你,已经是够可以了,难道还要我们事先跳出来跟他打一架不成?自己做错了,不反思自己做错的原因,不反思自己错在了哪里,还要怪罪于别人吗?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没出息?说的就是你这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