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三章 我错了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换了平常,她是不会如此害怕的,不满时甚至还能反着训斥两句。

害怕是因为她知道自己做错了,这种错,已经不是她和他之间多年的情分能任性的。

樊卫爵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漠然道:“容尚,这两位是谁?”

容尚不知该如何回答,欲言又止之际,樊卫爵已经自问自答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宋小美,至于你嘛,是那个三年前考入灵山的学员,还在我容尚斋住过一段时间,名叫林渊是不是?”

“是。”宋小美小心翼翼地应了声。

“是。”林渊艰难道。

樊卫爵略抬一手,指向了容尚,“林渊,你觉得她长的漂亮吗?”

林渊看了眼容尚,这让他如何回答。

樊卫爵又问,“想得到她吗?真想要的话,我可以送给你。”

宋小美一脸错愕地盯着他,满脸的难以置信,把容姐送给林渊吗?

容尚亦心惊肉跳地偏头看着他。

林渊喉结耸动,无法应对,也不知该如何应答。

“卫爵,我……”

容尚刚开开口,樊卫爵已经抬手打住,并凭空抓了只匕首出来,仍在了林渊的脚下,“林渊,这世上没那么多白占的便宜,想要和得到之间总得有个过程,想要就要付出。”

他指向了宋小美,“凭你的修为,杀她应该很容易。只要你杀了她,我就把容尚送给你,还有这座容尚斋,连人带容尚斋一起送给你。动手吧,若连这点胆量都没有,你凭什么得到?又凭什么抢别人女人?”

“卫爵,我……”

容尚再次开口,樊卫爵偏头冷冷一声,“闭嘴!你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你现在有说话的资格吗?”

容尚顿时一脸惨然,确认了,他果然知道了。

宋小美有点被吓到了,看看地上明晃晃的匕首,又看向林渊,她相信林渊肯定不会对她干这种事,这点她是有把握的。

她只是不明白眼前这一幕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渊嘴唇嚅嗫,他承认自己喜欢容尚,但让他为了容尚而去杀宋小美,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绝不肯做这种事,闷声道:“想必阁下是误会了什么,若是没什么事,在下先告辞了。”转身对小美道,“我们走。”

宋小美点头,跟了他转身离开,这里的气氛不对,甚至是有些吓人,她也不敢再呆下去了。

林渊也决定带她离开这里,立刻带小美离开容尚斋,不管小美愿意不愿意,他都要带小美离开,就因为樊卫爵说要杀小美,不管是开玩笑还是说着玩的,再让小美呆在这里会让他感到不安的。

“站住!”樊卫爵冷冷一声,也起身了,慢慢绕出案后,“误会?年轻人,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在我面前,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不存在误会。我现在只问你一句,你杀还是不杀?”

林渊骤然紧张转身,带着警告意味地问:“你想干什么?”

樊卫爵漠然道:“看来你真的很在乎这姑娘。好吧,既然你不愿动手,那我帮你动手。”说罢挥手一甩。

地上的匕首,顿如流光般射出。

噗!宋小美瞬间瞪大了双眼,缓缓低头,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心窝部位,看着心窝部位只剩匕首把柄的那只匕首,她迅速感觉到了自己体内气息的快速紊乱而导致的无力感。

林渊猛然伸手去抓,然而他修为太弱了,至少跟对方比起来是如此,出手的速度太慢了,没能抓住那道流光。

他慢慢偏头看去,看到了瞪大了双眼的小美,看到了小美心窝部位沁出的鲜血,看到了慢慢无力仰头倒下的小美。

林渊一把抢抱住了倒下的宋小美,发出了惨绝人寰的悲呼声,“小美!”

他颤抖着伸手,对小美施法,想凭着自己那低微的修为抢救,然而一击致命,没用。

他能感受到小美的生命在一点点流逝。

“林渊,我没力气了……”宋小美虚弱地呢喃,“好痛,我好害怕,我不想死……”

她真的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不明白这样的噩运怎么会突然降临在她的身上。

“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林渊手忙脚乱,惶恐到不行,最终抱着人跪着转身面对樊卫爵惶恐哀求,“求你了,救她,救了她,你让我干什么都行,你杀了我也行,求求你。”

他知道对方的法力高深,对方出手也许还有希望。

容尚当场瘫坐在了地上,已经被这一幕给惊的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吓得瑟瑟发抖,吓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樊卫爵负手踱步到了林渊跟前,居高临下地漠然道:“年轻人,你一点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你太冲动了,做事之前为什么不想想后果?你明知道容尚是我的女人,还敢碰,她是你能碰的吗?可以妄想,但你没资格去碰,这只是代价的开始,等待你的是无尽的悔恨!”

林渊跪在他面前哀求,“救她,我错了,求你救救她。”哭了。

樊卫爵突喝了声,“来人。”

嘎吱!门开了,一人走入,一个黑衣蒙面人走入。

然背对的樊卫爵却没看见,捂着嘴的容尚倒是看见了,却不明所以,以为是樊卫爵的人。

下一个瞬间,她便知道自己错了。

樊卫爵漠然道:“将这杀人凶手拿下,带回去严审,让灵山看看他们教出的好学生。”

走到他背后的黑衣人没听他的,砰!突然出手,一掌打在了樊卫爵的后背。

措手不及的樊卫爵,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飞了出去,撞塌了一面墙,烟尘背后是容尚的卧室。

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黑衣人已经一把抢走了宋小美,一个闪身破窗而去。

翻身反应过来的樊卫爵一抹口角血迹,看了眼掌中嫣红,亦一个闪身追了出去。

然他到了外面后,什么都没看到,又闪身到了屋顶,厉目四处环顾,还是什么都没看到,凶手已经跑的没了影,不知跑去了哪里。

很显然,凶手对这里的环境很熟悉。

他又闪身落下,蹿回了屋内,挥袖一扫烟尘,蹿出了门,迅速进了对面房间,发现他的四名随从竟然全部倒在了地上,这令他颇为惊骇。

凶手的实力非同小可,否则怎么可能一点动静都不发出就能制住他的手下。

他迅速蹲身查看,发现四名随从并无大碍,只是被人给制住了而已,当即出手化解了。

四人舒缓过来,迅速爬起,樊卫爵厉声道:“什么人干的?”

四人惶恐,一人拱手道:“不知,只见是一个黑衣蒙面人,实力非常强悍,等我们发现他,已经被他给放倒了。”

果然,樊卫爵心中震惊,不知凶手究竟是何企图,有这实力,明明可以把他们都给杀了,却手下留情了,仅仅是抢走了那个摆明了已经无法救治的女店员,这是何意?

还是说,那个宋小美有什么非同一般的隐藏身份?

正这时,已经从惶恐悲痛中清醒过来的林渊,拔剑从对面冲了过来,“我杀了你!”

樊卫爵一把出手,不待剑锋触及他身,已经一把掐住了林渊的脖子。

两人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对手,目泛厉色的樊卫爵很想一把就此拧断林渊的脖子,但是他不敢。

因为搞不清那个黑衣人的来历和目的,恰好在这个时候出手,似乎掌握了不少的事情,也不知对方究竟知道多少,妄杀灵山学员的后果不是他能承受的。

此时杀这灵山学员很容易,可这学员背后的灵山的怒火,却能轻易将他碾个粉身碎骨。

万一那黑衣人的目的便是这个呢?

区区一个林渊,不值得他把自己给搭进去。

“卫爵……”从对面踉跄而出的容尚惊恐不已。

樊卫爵冷眼斜睨,一声冷哼,翻手一指捅在了林渊的胸口,林渊噗出一口血来,当即瘫倒在了地上。

“走!”樊卫爵喝了声,与容尚擦肩而过时,冷冷瞥了一眼,便甩袖而去。

他嗅到了阴谋的气息,似乎有个陷阱在等着他,他不敢在此滞留了。

几名随行快步跟了他去了顶楼,乘飞行坐骑迅速离开了。

两腿吓得发软踉跄而来的容尚跪坐在了地上,扶起了伤了肺腑咳嗽呛血的林渊,悲声道:“让你不要再来了,让你不要再来容尚斋,我说了你惹不起他的,你为什么不听劝还要来?”

林渊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喘息道:“他杀了小美,他杀了小美,我们去告官,我们去告官。”

容尚痛苦摇头,“他就是官,他就是仙都管这个的,快走吧,快走,快躲回灵山去,只有灵山能庇护你。”

林渊:“不,他杀了小美,你看到了的,你可以作证的。”

容尚悲声道:“你别天真了,你忘了吗?他说你是凶手,他要故意栽赃你。你难道还没看出吗?他已经知道了你我的事,我作证根本没用,他可以说是你我通奸被小美给发现了,会说是你在杀人灭口,会说是你我联手陷害他。我跟他多年,我太了解他了,他既然敢留着你我不杀,他手上就肯定有能证明你我通奸的证据,在仙都你是斗不赢他的。走,快走,楼上有坐骑,你坐我的坐骑去灵山,到了灵山放飞,坐骑会自己回来的。”她把林渊强行拖拽了起来,拉着往顶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