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二章 羞辱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樊卫爵偏头,冷眼瞅着他,“你不是说安排在了偏僻的地方吗?怎会冒出一群脚力,这点事都办不好吗?”

他看到了那段不堪画面,也看到了林渊给钱,看出了林渊在乎小美,遂安排了小美的名义把林渊给约出来下手。

他要让林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在灵山下手是不可能的,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跑进灵山下手,进了灵山那地方就不是他说的算了,灵山高手如云,诸老院还有一群恐怖的存在,那不是他能撒野的地方。

要收拾一个林渊,也用不着他亲自动手,下面有人布置好了,将林渊诱至偏僻地,有人会和林渊发生冲突,然后不管林渊愿意或不愿意,林渊都会打死人。

灵山的人,外面虽无权处置,可只要犯了事,人证俱在,灵山也包庇不了,到时候自然能处置。

最轻也要逐出灵山,只要赶出了灵山,他想怎么收拾都行。

他虽原谅了容尚,但并不意味会放过林渊,他会让容尚看到林渊的下场,这也是他今天来见容尚的目的。

而能放过容尚,是因为他也分析出了前因后果,看出了容尚并非因为喜欢林渊,而他那一巴掌及对桂姐母女的处置结果导致的。

他能看到监控,知道自己那一巴掌后给容尚造成的影响,闷在屋里不出有些日子。

当然,也是容尚对林渊不假颜色的滚,说了没有下一次,那场错误仅仅是因为心态失衡而造成的放纵。

倘若容尚真的对林渊有情了,他也不会放过容尚。

对他来说,做出放过容尚的决定也不容易,说到底心中对容尚还是有情的。

这还是因为他只在容尚的房间这边装了监控,并未在容尚斋的其它房间装监控,也不可能那样做,容尚斋时常有修士入住,容易被发现。

倘若当年看到了容尚脱光林渊的衣裳换药,只怕林渊活不到现在。

汉子被他训斥的有些汗颜,赶紧道:“是属下疏忽无能,也实在是没想到刚好会冒出一群脚力在那。”

樊卫爵:“继续等,那些脚力总不能一直守在那吧?”

汉子忙道:“大人,没办法再等了,林渊已经离开了现场,据报,林渊已经搭乘了脚力朝容尚斋来了。”

樊卫爵哦了声,目光中闪过阵阵阴郁,淡淡道:“来的正好。”他抬眼瞅了瞅容尚的房间,偏头低声道:“去安排下,人到了,就让人过来,还有那个宋小美,也让一起过来……”耳语嘀咕交代了几声。

汉子微微点头,“好,明白了,属下这就去安排。”

樊卫爵略抬手挥了挥,汉子快步离去。

端茶慢品了一会儿后,樊卫爵大声招呼了一声,“容尚。”

容尚很快从屋内出来了,樊卫爵朝琴案那边抬了抬下巴,容尚会意,款款走到了琴案旁坐下,十指优雅落在了琴弦上,琴声如缓缓流水般淌出。

樊卫爵闭目靠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着。

容尚偶尔回头看上两眼,发现这位今天倒是别有闲情雅致,她倒是希望这位每天都能这般空闲陪着她,但知道这是奢求,知道这位许多时候也是身不由己。

当然心里也依然有些忐忑,一直在琢磨这位之前的话是什么意思,心不在焉的情绪体现在了琴声中。

樊卫爵偶尔开合的眼缝内,目光会朝她瞥上一瞥……

该来的终究是来了,给脚力付钱后,林渊来到了容尚斋门口,见大门光着,还在关闭歇业状态,也不知什么时候才会正式开业。

要进门之前有些忐忑,不知会不会见到容尚,不知容尚知道他又来了会是何反应,若是见不到容尚,自己要不要找借口见上一见呢?

带着复杂心绪,他又敲门了。

门开,里面一女子伸头看了眼,见是他,立刻笑着放了他进来,还回头大声喊了句,“小美,林渊来了。”

林渊入内,对陆陆续续出现的店员们点头微笑,没看到容尚的影子,略松了口气。

宋小美的身影也很快闻声出现了,见到林渊立刻笑嘻嘻跑来,问:“你怎么来了?”

林渊有些错愕,拉了她借一步说话,避开了众人后,他才低声问道:“不是你写信给我,约我见面吗?”

“啊?”宋小美错愕,惊疑道:“没有啊,我哪敢打扰你在灵山修行,你是不是弄错了?”

是啊,这也是林渊之前觉得不对的地方,依他对小美的了解,的确不太可能干出这种事。

他当即摸出了信给她,“你看看,这是不是你写的信?”

宋小美扯开信看了看,顿时满脸狐疑,“这不是我写的,这也不是我的字迹,奇怪了,怎么会有人假冒我的名义?”

林渊顿时纳闷了,之前久等不见小美出现,就觉得不对劲,果然有问题。

那这信会是谁写的呢?他脑海里闪过了容尚的身影,暗暗琢磨,难道是容尚假借小美的名义约见?

除此之外,他实在是想不出还有谁会为了他冒名约见,尤其是假借小美的名义。

想到可能是容尚的意思,他心中顿时躁动起来,蠢蠢欲动去见容尚的心情有些摁奈不住了。

正这时,一名女店员跑来,招呼道:“林渊,小美,容姐让你们去她那一趟。”

林渊与小美相视一眼,没多想,立刻去了。

这也就是如今的林渊,换了多年以后的他,这明显不对劲的事情他立马能察觉出异常来,起码会问问容尚怎么知道他来了?

两人来到顶楼,发现过道内静悄悄空无一人,只有若有若无的琴声传出。

到了容尚办公室门口,小美敲响了门,喊了声,“容姐。”

结果屋内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进来。”

里面有男人?林渊和宋小美面面相觑。

宋小美看懂了他眼中的询问眼神,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事实上樊卫爵每次都是悄悄来,悄悄去,每次来都是从屋顶上来,又悄然从屋顶上去,容尚斋少有人能见到樊卫爵。

宋小美开门而入,跟着进入的林渊一眼就看到了案后端坐的樊卫爵,再看向琴案边的容尚,立马猜到了这个男子是谁。

回头看的容尚已慢慢站起,林渊怎么来了?不是让他不要再来了吗?

林渊的出现,让她心中极为忐忑。

“容姐。”宋小美弱弱一声。

樊卫爵却朝容尚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此时的容尚内心是极为惶恐的,越发怀疑樊卫爵之前的那些话,怀疑樊卫爵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

此时的她,不敢有任何抗拒,乖乖走到了他的跟前。

樊卫爵又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示意她坐上来。

容尚牵强笑道:“有人呢。”

“没关系,你本来就是我的女人,谁也抢不走。”樊卫爵伸手一拉,容尚跌坐在了他的大腿上,也被樊卫爵顺手搂了腰肢。

这还没完,樊卫爵竟然当着其他人的面伸手抚摸这女人,搞的容尚浑身不自在,欲抗拒而起,可却被樊卫爵给钳制的难以动弹。

更过分的是,樊卫爵的一只手竟然伸进了容尚的衣领子内,蹂躏那丰满之地。

“卫爵……”容尚尴尬不已,近乎哀声求他。

樊卫爵却一掰她脑袋,与她口对口的吻在了一起,手上不堪入目的动作更是不停。

容尚想挣扎都挣扎不脱。

这一幕就堂而皇之的发生在林渊和宋小美的眼前,樊卫爵似乎在宣示对容尚的占有权一般。

宋小美是看不下去了,羞红了脸,扭头看向一旁。

紧盯的林渊却是差点咬碎了牙,紧咬牙关,胸脯急促起伏,他眼睁睁看着容尚的抗拒不脱,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被人如此肆意非礼,却又不能怎样,那感觉差点没当场将他给击垮,情绪真的是差点崩溃。

双拳紧握,在抑制不住地瑟瑟发抖。

可他又没资格做什么,说到底,容尚是人家的女人,而他才是第三者入侵,这是无法也不敢暴露的秘密。

可他现在连杀了樊卫爵的心都有,奈何知道自己根本没有那实力。

此时的容尚说有多不堪就有多不堪,可心中更多的是惶恐。

肆意占有的樊卫爵,眼中余光也在观察林渊,这是男人之间的羞辱方式,他在羞辱林渊。

这种报复方式对林渊来说,无比的残酷。

观察了一阵,见林渊竟然低下了头,竟然没有冲动,不免让他有些失望,他倒是希望这位灵山学员冲动之下攻击他这位仙庭命官。

既是如此,他也没了玩弄的兴趣,松手推开了容尚,顺手在容尚屁股上拍了一下,示意站在一边。

胸前半露的容尚,乖乖地站在了一旁,手忙脚乱地拉扯胸前的衣裳,遮挡胸前露出的雪白,整个人有些失魂落魄。

到了这一步,她明白了,印证了她之前的担心,樊卫爵应该是已经知道了她干的好事,否则凭樊卫爵的为人不至于如此不成体统,不至于当众这样。

只是她有些不明白樊卫爵是怎么知道的。

此时巨大的惶恐感笼罩着她,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