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一章 奇怪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她默了默道:“林渊,我再说一遍,现在承认了没什么事,就是年轻人之间的糊涂事,拒不承认查出了性质就变了。我如此苦口婆心,是不希望看到你出事,明白吗?”

林渊叹道:“先生,学生真的是冤枉啊!学生真的什么都没干呐。学生的出身您知道,百里家族的人,学生真的不敢得罪,可那两个家伙的事,你们偏偏要和我挂钩,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们两个是一直跟在我身边没错,可也仅仅是因为当年进入灵山考核的时候我帮助过他们,此后他们就一直跟着我,我真是有理都说不清了。”

游雅君狐疑,“真不是你干的?”

林渊求饶道:“先生,真的和我无关。”

游雅君问:“是他们两个干的吗?”

林渊叹道:“他们要干什么,从不会跟我说,我是真的不知道啊!您总不能让学生故意栽赃陷害他们俩吧?”

游雅君颔首:“什么都不知道最好。你听好了,万一查出是他们干的,我也希望能如你所说,他们能把一切都给扛下来,不牵连到你。没把握就主动交代,有把握便当我什么都没说,明白吗?”这是在暗示对方把一切都给打点好咯。

换句话说,真要出了事的话,王、甘二人她可以放弃,但不希望林渊出事。

“我……”林渊实在是无语,敢情解释了半天,还在怀疑是他。

游雅君:“好了,这事我心中有数了,回去吧。”说罢,她自己先闪身飞离了。

你心中有数了?林渊怔怔目送飞离的人影,神情抽搐,那叫一个憋屈,这叫什么事?

他亦匆匆离去,想找甘、王二人算账,很想问问那两个家伙,就不能消停消停吗?以前和百里兰斗来斗去把他给连累了也就罢了,这次居然玩这么大,事情搞大了是要被逐出灵山的,那两个混蛋这次实在是玩过头了。

等赶到驻地,发现百里兰已经拦住了甘、王二人,拦着二人在那当众吵架。

一群学员分别拉着两边劝个不停,百里兰眼泪汪汪的,哭了,这次真的被搞哭了,当众哭着骂。

劝架的同学们其实还不太清楚出了什么事,总之就是感觉林渊三人组这次肯定没干什么好事,实在是百里兰遭的罪太过私密,灵山这边也没帮她闹得人尽皆知,顾及姑娘家的名誉。

本想找甘、王二人质问的林渊,看这情形,想了想,算了,身正不怕影子斜,都被冤枉那么多次了,也不在乎被多冤枉一回。

他决心保持原来的态度,不闻不问,继续什么都不知道,否则问出了真相的话,自己是举报还是不举报?

他闷头闷脑的从人群边上走了过去,抹着眼泪的百里兰却发现了他,在人群中指着嘶吼一声,“林渊,我百里兰跟你势不两立!”

林渊停步回头看了眼,再瞅瞅吵架的另两位,回头,依旧是默默而去。

甘、王二人小汗一把,被林渊那眼神搞的有些心虚,相视一眼,心想,听百里兰这语气,似乎又让林兄背了大黑锅。

两人其实也纳闷,为什么他们两个干的坏事,总要被人误会到林渊头上去,是因为走的太近了吗?

林渊回到洞府内没多久,一名学员跑来,“林渊,你的信。”一封信递予。

林渊接了信,点头道:“谢谢。”

那学员看了看外面,低声问了句,“你们这回对百里兰干什么了?百里兰那傲娇女人,能被弄哭了,可真不容易啊!”

林渊脸一沉,漠然道:“和我无关,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学员嘿嘿一笑,耸耸肩,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哪次你不是置身事外,拱了拱手告辞离去。

对方那反应,让林渊那叫一个憋屈,算了,也算是憋屈习惯了,他打开了信看,发现竟然是宋小美写给他的信,信里居然约他今天下午去城内某地碰面。

林渊不禁奇怪了,宋小美第一次写信给他不说了,居然还主动约他出去玩,这似乎不像是小美的风格。

难道是容尚告诉了小美他送那二十万珠的事?

想到容尚,想到容尚那天恣意放纵的风情,他心头不禁一热。

思绪回来,他估摸着是因为钱的事,否则小美的为人好好的应该不会让他出灵山,难道是要表达什么感谢么?

感谢什么的完全没必要,可小美已经说了在那等他,他现在又没办法告诉小美让其回去。

无奈之下,他只好出了洞府,去找助教老师请假,本来是应该找百里兰打招呼的,可百里兰那样子能打招呼吗?

那边还在争吵,林渊不理会,离开住地找到助教老师请假后便直接离开了灵山。

出了灵山,招来一只红翅飞蚁,坐上而去。

他身上如今还有一些钱,支撑这种脚力钱已经没了问题。

赶到城中小美指定的地点后,林渊环顾四周,有些奇怪,并未看到小美的人影,觉得不应该啊,不是说好了在这里等的吗?

估摸了下时间,可能是来的慢,遂耐下了心等着。

不时看看四周的环境,心里还是有些奇怪,不知小美为何会约他来此,这里的环境挺偏僻的,没什么人。

倒是道路对面的树下,站了几个人在那,不知在嘀嘀咕咕什么。

林渊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感觉那些人在盯着自己看。

就在他心中狐疑之际,对面那些人突然朝这边走了过来。

就在那些人将要接近之际,突然一群红翅飞蚁飞来,从天而降,竟落在了他的左右。

林渊左右偏头看了看这些人。

“就在这里等吧,等客人来。”

“要真是长期包的话,那还真是能小赚一笔。”

驾驭红翅飞蚁跑脚力的人在那嘻嘻哈哈聊天。

对面走来的一群人有些迟疑地看了看这群脚力,不过还是走到了这边,也站在了边上等着。

林渊也安静等着,等了好一阵,还是不见小美来,心中越发奇怪。

而旁听到边上一群脚力的聊天,似乎有什么大主顾,要长期包用这些人的坐骑,因而在此等待。

至于另几个对面过来的人,则不知等在这要干什么。

等啊等的,等了足足一个多时辰还是不见小美来。

而那群脚力,和那几个不时朝他看的人也一直干耗在这里。

又一个时辰渐渐过去了,还是不见小美来,林渊纳闷了,看这样子似乎很难再等到了。

回灵山?万一小美又来了怎么办?他担心小美途中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去一趟容尚斋,看看小美究竟来没来,若是已经出发了,他再返回这里看看。

想到容尚斋,自然就想到了容尚,也就想到了容尚的风情,心头再次一热。

容尚不让他再去容尚斋,小美这次似乎给了他一个理由。

心生此念后,林渊立刻问身边的脚力,“诸位,有没有人愿去东城区仙霞路的容尚斋?”

脚力们纷纷看来,有人笑道:“东城区仙霞路啊,路可不短,两百珠,愿意的话,我就跑一趟。”

林渊看了看四周,这里确实偏僻,暂无其它脚力,遂点头道:“好。”之后跳上了对方的坐骑。

驾驭者朝其他人笑道:“反正等着也是等,我顺便跑一趟,若是大主顾来了,别忘了算上我这一份。”

其他脚力嗤声一片,驾驭者在嘲讽声中驾驭坐骑升空而去。

眼见林渊走了,之前从对面过来的几个汉子面面相觑,其中一人迅速转身而去,钻进了附近的巷子里……

容尚斋,办公室内,端坐案后面无表情的樊卫爵沐浴在案上飘出的袅袅青烟中。

端茶过来的容尚,茶盏放在他跟前,温温笑道:“今天这个点怎么有空过来了?”

樊卫爵安安静静道:“想你了,过来看看。”

容尚微微一笑,“倒是难得,要我抚琴吗?”

樊卫爵轻轻吁出一口气,“不用了,想静静。”

于是容尚就在对面捋裙坐下了,盯着他问:“你好像有心事。”

樊卫爵露出难得的淡淡笑意,“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果然还是你最了解我。”

顿了顿又道:“人生不在乎岁月多久,能得一红颜知己不容易,人都有失控犯错的时候,过往的事情,我不计较,希望你也不要计较。上次那一巴掌搅了你的清净,不管我有什么理由,都是我错在先,这些年也的确是委屈了你,我今天许诺你,容你犯错三次,但希望你不要犯同样的错误,好吗?”

容尚被他这话说的有些心惊肉跳,不知是不是做贼心虚,感觉对方的话里似有所指,不太自在地微微点头“嗯”了声。

正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樊卫爵给了声,“进。”

一名汉子推门而入,走到了他身边,不过却看了看容尚,有些欲言又止。

容尚立刻起身回避,往里间去了,知道樊卫爵有些事情是她不便听的。

待容尚消失后,那汉子才俯身在樊卫爵耳边低声道:“大人,事情出了点意外,那小子人到了,但却冒出了一伙脚力在那等活,人太多,眼睛太多,又是仙都本地的一群愣子,不好打发,没办法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