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八章 探望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站在黑暗中的容尚,站在角落里目送了桂姐母女两个离去,没有出来送行。

理智告诉她,樊卫爵这样的处置方式未必是坏事,可她不知道桂姐母女两个能不能接受,没有问母女两人的想法,也没脸面对,所以未露面送别。

她知道自己也改变不了樊卫爵的决定。

半张浮肿的脸露面也不好看,那一巴掌打的她整个人的身心都惆怅了,她也不想让人知道自己被樊卫爵给打了……

数日后,林渊出现在了容尚斋门外,一身便装,没有穿灵山的衣服。

说实话,他自己也觉得穿灵山学员的衣裳出来有些显眼,不过手上戴着灵山的戒指,识货的人自然能认出。

站在容尚斋门口的林渊有些错愕,发现容尚斋关门歇业了。

退后看了看招牌,发现还是容尚斋没错,招牌没变,就说明还有可能是容尚在经营。

好好的怎么歇业了?他也不知道宋小美还在不在这里。

隐约看到门内还有人走动,他当即登上台阶敲门了。

门很快开出一道缝隙,一女子客气道:“客官,歇业了,暂时不待客。”

林渊认识她的,因为当年见过,只是叫不出名字。

而他经过三年衣食无忧的修行,气质上也出现了不小的变化,加上穿着上的变化,那女子倒是没一眼认出,只觉得有点眼熟,想着是哪个老顾客来着。

林渊微笑着问了句,“小美在吗?”

女子一愣,忽一声尖叫,“呀!”回头便喊,“小美,小美,来了,来了。”

“什么?”里面很快传来宋小美的声音。

女子忘了让林渊进门,在那兴奋喊着,“是他,他来了,林渊来了。”

宋小美在门口往外瞅了眼,见到面带微笑的林渊,亦是一声惊喜的“呀”,之后赶紧伸手开门,又笑又紧张地看着他。毕竟多年不见了,加上灵山学员的身份,两人的身份地位已经有了很大的差距,再看林渊的气度,哪还有一点打杂小厮的卑微影子,不知还能不能像当年那样随便说话,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听到“林渊”二字,已经是一群女人匆匆跑来瞅着看,见到真的是林渊,都有些惊喜。

被一帮人堵在门口,林渊有些哭笑不得,问了句,“歇业了,我能进去吗?”

“进来,进来吧。”宋小美赶紧让路招呼,又赶紧伸手让大家让开了。

林渊入内,回头看了眼又关闭上的门,再回头看看都有些面熟的人,有些奇怪道:“好好的,怎么歇业了?”

此话一出,大家互相看了看,脸上的欣喜之色都消失了,都默默着,有些事不好启齿。

林渊看出了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也就没再多问,盯向了小美,笑道:“小美好像变好看了。”

宋小美怪不好意思的,“哪有。你怎么来了?”

林渊:“我们是朋友,来看看朋友不行吗?”

宋小美嘻嘻,不知该如何接话,但这话听着真的很高兴,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和她是朋友,脸上有光。

“我……”林渊伸手示意了一下自己,貌似在问,我就站在这里被你们围着吗?

大家立刻反应过来,宋小美忙道:“里面坐,里面坐,我去倒茶。”

“不用。”林渊喊住她,又问了声,“容姐在吗?”

宋小美点头,“在的。”

林渊:“带我去拜访一下。”

“这……”宋小美有点迟疑,犹犹豫豫道:“容姐说了不见人。”

林渊又是一怔,再看大家的反应,似乎真的有什么事,他跟其她人也不熟,不好当众多问,当即笑道:“好久没来容尚斋了,小美,带我逛逛吧。”

宋小美左右看了看,不知这地方有什么好逛的。

林渊立马补了句,“想去我当年住的杂物间看看。”

宋小美哦了声,当即伸手示意,领了他去。

其她逗留原地的女人立刻叽叽喳喳起来,颇为羡慕的样子。

当年林渊离开后,大家开始还恭喜小美来着,后来一群不知情的人见林渊没再来过,又说风凉话,说人家成了灵山学员,哪还记得这里。

宋小美倒是听容尚说过灵山学员三年不得外出之事,可她也不敢保证三年后林渊就能来看她,因此也没说什么。

现在见到林渊来了,还当众说和小美是朋友,敢情还记得小美,众人又开始羡慕了。

走廊中,林渊调侃着故意找话,“小美,找男友了吧?”

宋小美尴尬道:“哪有。我又不好看,哪有人看得上我这种,又没到婚嫁的年纪,不急。”

两人到了杂物间门口,小美推开门看了眼,道:“里面乱的很,不进去了吧?”

但林渊还是走了进去,看了看堆放的杂物,那张架子床还在,他又伸手摸了摸,有些感慨当年。

转身又问:“小美,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宋小美犹豫着,不知该不该说。

林渊笑道:“我们不是朋友吗?”

宋小美怔了一下,再次犹豫后,还是说了,“桂姐的女儿出事了,被人给欺负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下,嘀咕着补了句,“容姐可能心情不好,不想见人,让大家歇些日子,说工钱照样算。”

她不知容尚是因为脸被打肿了不好见人。

林渊听的皱眉,“连是谁干的都不知道吗?”

宋小美摇头,“不知道,只知有人来找过桂姐,然后桂姐母女就匆匆走了,不知怎么回事。”忽然目光一亮,“我听说灵山连仙庭都管不到,你能找出那个坏人吗?”目光中抱有期待,抱有惩罚坏人的期待。

林渊瞬间无语了,没进灵山之前,也以为灵山学员很了不起,进去后呆了几年方知,根本不是一般人想象的那么回事,灵山的地位超然,不代表他们这些学员能有什么高高在上的权力,最多是能避免外界干扰而已。

他老实承认了,“小美,灵山学员没你想的那么厉害,一样要夹着尾巴做人,我没那样的能力。”

宋小美哦了声,略有失望。

林渊倒是怕看到她的失望,赶紧换了话题,“小美,我也是进了灵山后才知道,新学员三年内不得和外界来往,不是有意等这么久才来看你的。”

宋小美当即嘻嘻道:“我知道的,容姐说过。”

林渊凭空一抓,犹如变魔法似的,抓了只信封到手,递给她,“给你。”

“什么?”

“打开看看。”

宋小美当即接到手打开了信封,拿出一看,结果发现是一沓钱票,全部是一万一张的面值,估计得有二十张。

没错,是二十万珠。

她吓一跳,“这是?给我的?”

林渊总想为她做点什么,攒下钱后,第一件事便是想着送给她,希望她不要太辛苦,免得老是白天一累,晚上倒下就能打呼噜,点头笑道:“当然是给你的,拿着用,寄给家里也行。”

“不要不要。”宋小美当即塞回给他,这个,无论林渊说什么,她都绝不肯收。

说朋友什么的,她就更不肯收了,坚决不要。

最后,林渊也没办法了,只能暂时收回,叹了声,问:“容姐在办公室吧?”

“在的。”宋小美点头,不过再次强调,“她心情不好,不想见人,我们送饭时,她都闷在里间不出,我们只能放外间的桌上。”

林渊:“没事,我去看看,和你们无关。”转身就走,见她跟着,“不用送,我一个人去就行,正好有点事谈谈,她还在原来的房间吧?”

宋小美嗯了声,送到楼梯口时,留步目送。

林渊一上楼,其她女人立刻围了过来,叽叽喳喳问说了些什么。

宋小美被缠的有点烦恼,高兴的烦恼……

办公室门口,林渊侧耳静立,能隐约听到屋内传出的琴声,沉闷而惆怅的调子,不懂的人也能听出里面的抚琴人似乎心情不好。

他伸手敲了敲门。

屋内传来容尚的声音,“我说了,没特别的事,你们自己看着办,不要来打扰我。”

林渊笑了笑,伸手开门了,目光往里一扫,落在了明亮窗前的琴案旁,见到了背对的婀娜背影,笑道:“容姐还是这么风雅。”

男人的声音?慢条斯理抚琴的容尚一愣,手下琴音戛然而止,猛回头看去,看到了熟悉的面容,认出了是谁,很意外,真的没想到。

林渊笑道:“容姐,能进来吗?”

容尚笑着起身了,“进吧。”往一旁茶几那边去了,亲手斟茶倒水,招呼了一声,“过来坐吧。”

林渊客随主便,过去坐下了,看着她的一颦一笑,发现还是那么的风情万种且透着一股成熟的优雅,这是年轻女子身上看不到的风情。

容尚无意中抬眼时,与他目光碰撞到位,瞬间读懂了点什么,莞尔摇头,递了茶,自己也在一旁坐下了,“你怎么来了?”

林渊:“过来看看小美,自然还有容姐您。”

容尚想起来了,算算时间,这是灵山基础修行的三年期满了,时间一到就跑来了,又笑了,“你倒是个有心的,还算是个念旧情的。”伸手示意,“灵山学员降贵纡尊,恕招待不周,一盏清茶,不要嫌弃,请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