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零章 刺头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当然,林渊三人虽然不知道自己在外人眼里是怎样的,但也还是挺自觉的,见人已经少了,再不入列有些不像话,当即也跑去归位了。

三人跑到功法分类那边,逐一到案前自报了姓名。

发放学员令牌的老师连找都不用找,一眼摸出逐一给予,没办法,三人基本上算是比较最后归队的。

三人拿着标有自己名字的令牌翻看着,一路晃晃悠悠朝队伍最后面走去。

看着这队真的是好多的人,王赞丰唏嘘摇头,低声嘀咕了一句,“倒霉的还挺多的。”

这队的人也的确是大多面无喜色,看不到什么高兴的味道。

人心往往就是如此不足,外面那些没考进灵山的人,只要给个机会,只怕是哪个分类都愿意进,而这些考进来了的,反而是挑三拣四的样子。

林渊三人组,颇有些形影不离的味道,走到了队伍的最后面一排站好了,东张西望的,看灵山的环境,看四周看他们的老学员。

而尺冠云的目光也跟着追随着他们到位。

分类彻底完成了,插在那的牌子都被人给拔了。

总教沈立当这才一个闪身飘然而至,落在了各类别扇形分布的人员面前,环顾四周后,喝了声,“林渊、王赞丰、甘满华,何在?”

站在后面的林渊三人,有点看不到前面,实在是前面有不少个高的挡了视线,谁让他们站那么后面。

三人听到声音面面相觑,王赞丰还奇怪道:“好像听到有人在喊我们名字?”

站在他们前面的学员听到后面的说话声,有几个齐刷刷的回头看来,一女子好心道:“同学,你们是林什么王什么甘什么吗?是的话,总教在喊你们呢?”

“喊我们?”三人齐愣,皆踮起脚尖来,拼命够着脑袋往前面看。

听到喊名字的尺冠云已是第一时间往知道的方位看来,结果没看到反应,心里当即卧槽一声,三个家伙太牛了,才刚入灵山,总教招呼居然没反应?

谁呀?怎么没人反应?所有学员都在东张西望,都是来自各地的,又是从各地筛选出来的人员,大多人基本上彼此都不认识,基本上都不知道喊的是什么人。

负责功法方面的老师,已经是齐刷刷转身了,目光迅速朝后打量。

他们当然是知道那三个名字是这边学员的名字。

没反应?沈立当的那张脸已经沉了下来,喝道:“林渊、王赞丰、甘满华,出来!”

终于反应了过来,林渊三人顿时小汗一把,二话不说,像偷了东西的贼一样,赶紧出列往外跑,往前面跑。

边跑还互相打量,互露询问眼神,不知怎么就被点名了?

这么多人的名字,那可是上万人啊,总教怎么就记住了他们的名字,难道总教把所有人的名字都记下了不成?这记性有点可怕啊!

可想想又感觉有些没道理啊,就算记住了所有人的名字,总教怎么偏偏就点他们的名了?

三人自我反思,感觉没干什么出格的事啊!

王赞丰和甘满华都忍不住以怀疑的眼神瞅向林渊,早就觉得这家伙深藏不露,难不成真有什么问题不成?

其他学员也终于发现了有动静的三人,目光皆追随着。

万众瞩目之下,众人眼睁睁看着三人出场。

三人跑到沈立当跟前,一起诚惶诚恐地拱手行礼,“总教。”

心里头直打鼓,明显感觉被当众点名喊出没什么好事。

沈立当负手而立,慢慢打量着三人的神色反应,见还知道畏惧,略哼了一声,声音沉沉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刺头,不许在灵山闹事!”朗朗回荡的声音有当众训斥的意味。

拱手躬身的三人再次悄悄左右偏头,面面相觑,刺头?何出此言呐?我们干啥伤天害理的事了,乖乖听话的,分到功法分类也没对你们吭半声,咋莫名其妙就成了刺头?

王赞丰和甘满华再次以怀疑的目光看向了林渊,怎么看都感觉自己是被林渊给连累了。

沈立当冷冷道:“我说话,你们是一贯的听不见是不是?”

其实许多人并没看到三人正面,并未看到三人未回话,反倒是因为沈立当的话才反应过来。

这三个家伙真牛!当着沈总教的面还敢不搭理?

尺冠云又有一种惊为天人的感觉,当然,他早已经领教过林渊目中无人的样子,现在想来,初入灵山连沈总教的话都不当回事,不搭理他反倒显得正常了。

林渊三人只感觉冤屈,哪是什么听不见,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啊,怎么就莫名其妙成了刺头?没想闹事啊,怎么就不许在灵山闹事了?在灵山闹事也得我们敢呐。

此时却是不得不回了,恭敬道:“听见了。”

沈立当一声冷哼,看在仨人初来乍到兴许不懂规矩的份上,他也不好过多发作,准备等着看,真要敢乱来的话,那他还真要拿这三个家伙来杀鸡儆猴了。

入了灵山,又在他的手上,他真要收拾起来,有的是办法,就不信拧不断这牛角尖!

微垂的目光从躬身的三人身上挪开,他环顾众人,厉声喝道:“都给我听好了!这里是灵山,灵山有灵山的规矩,我不管你们什么来历,也不管你们有什么样的身份背景,你们的身份背景管不到灵山!在这里,灵山的规矩说的算,谁要是敢和灵山的规矩对着干,我必严惩不贷!轻则重惩,重则逐出灵山,我有这个权力,都听见了没有?”

尺冠云心里又是一声卧槽,听这话里的意思,这三个家伙还真是有不小的身份背景啊!

他心里翻腾着胡思乱想,表面上已经跟着众人一起拱手道:“是!”

“那三个家伙什么路子啊,才刚进灵山,就能让沈总教说出这样的狠话来?”

“沈总教手上刚毕业的那一届,是全员一次性通过了考核的,据说几个较差的也被沈总教亲自突击调教之后在考试中过关了,据说这次的分配去向和待遇也是高于往届的,说是沈总教跟不少以前毕业的如今在仙庭当权的学生打了招呼,要到了关照呢,不少毕业的学长纷纷表示感激呢。沈总教的底气面前,居然还有人敢撒野?”

四周山上,也开始有老学员盯着林渊三人组议论起来。

待众人应下后,沈立当的目光又落在了三人身上,淡淡喝了声,“滚回去!”

“是。”三人应了声,又在众目睽睽之下灰溜溜的转身跑了回去,只感觉心里憋屈的不行。

都只想问一句,凭什么呀?

奈何有苦说不出,初来乍到,情况不通,也不敢顶撞多嘴什么,只能是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

总之这回,这上万新学员在大家大多彼此都不认识的情况下,率先认识了他们三个,没办法,沈立当当场大声点名两次呢,想不印象深刻都难。

三人溜到队尾后,皆低眉顺眼的样子,不过王赞丰嘴里还是忍不住嘀咕出一句,“什么鬼?招谁惹谁了?”

三人别提多纳闷的样子,没想到刚到灵山居然就遭遇了这种气象。

沈立当又施法出声了,“好了,负责各分类的主教老师,把各自的学员带回去安置、熟悉灵山的情况,要用餐的安排用餐。”

“是!”一群主教拱手领命。

沈立当一个闪身而去走了。

其他分类的学员少,各自招呼上人就这样直接带走了。

主修功法这边的人却太多了,人数足足有五千出头。也就是说,其它各分类的人加一起还没主修功法的人多。

一个老头,也是主教老师,走到大家前面自我介绍道:“我是你们的主教万雪峰。为了便于教学,每个分类的学员都要分组。因为我们人数众多,这里地方空旷方便,就趁现在分好了作罢,省得后面麻烦。

分成五十组,每百人一组,分由五十位主课老师带领,分好后今后就由各自的主课老师负责,有什么事先找自己的主课老师,觉得主课老师解决不了的,再来找我。现在正式开始分组,排名不分先后,五人排面一组纵向列队。快点,速度快起来,自觉往排开的老师面前站,后面站长了的自觉往少的地方挪,把人数尽量分匀称。”

站开了的主课老师也纷纷挥手吆喝人过来。

王赞丰在热闹现场嘿了声,“你们还真别说,功法类的人多啊,这也是个好处,以后打架的话,打起来不吃亏,其它分类的人肯定不是我们的对手。”

附近闻声的人纷纷回头看来,神色反应似乎都很强烈,有人甚至是面有惊恐神色,这三个什么人呐?才刚来灵山就惦记着打架,难怪要被沈总教给喊出去点名说是刺头。

大家都是来灵山修行的,想奔个好前程的,可不是跑来闹事的,事搞大了被踢出灵山,可不是儿戏。

附近听到话的人迅速走空了,不跟他们排一起,唯恐避之不及的样子,似乎都怕跟这三个在一起会惹祸上身。

一看众人反应,见因王赞丰一句话导致的颇不受待见的样子,甘满华颇为无奈,被沈总教给当众‘关照’了也就罢了,还一来就这么差的人缘,这叫什么事?实在是忍不住了,他唉声叹气了一句,“王兄,你能不能少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