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九章 三个倒霉蛋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此话一出,有人带头拱手拜见,“拜见沈总教,拜见诸位老师。”

“拜见沈总教,拜见诸位老师……”

现场顿时此起彼伏的拜见声一片,林渊三人组也有样学样。

总之现场是乱糟糟一片,拜见的声音毫无秩序可言,犹如闹市噪音,惹得周围围观的老学员乐不可支,没有调教过也能理解。

沈立当双手摁了摁,“好了好了,不急着拜见,今后大家有的是时间慢慢认识。”挥手一指,“看到你们身后不远处的那一排环形分布的牌子没有?人数众多,就不一个个点名了,上面分别有你们的名字,大家自己过去看,对号往牌子后面站。先按暂时的分类来划分,以后大家若是觉得自己更擅长修行什么,觉得分配有误,可以上报,进行测试调整。暂时就按照这个来吧,去吧。”挥手一招。

他身后的老师们立刻飞去,站在了牌子后面的桌案旁等着。

现场顿时人头攒动,乱糟糟一片的奔向了那一块块牌子,快速查找自己的名字。

找到名字的立刻往牌子后面的文案跟前走,报上名字,领了自己在灵山的学员令牌,被告知以后在灵山进出、吃用或进藏书阁什么的,都要用到此物。

领到牌子的再次往桌案后面站。

林渊三人组,在人群中穿梭,在一块块牌子前找,其实林渊心中已经大概有了些数,但还是跟着两人一块块的看。

找到“功法”类别后,果然,踮脚观望的王赞丰突嚷道:“林兄,甘兄,看,我们在那上面,咦,巧了,我们三个人的名字还刚好在一块。”

确认真的在“功法”类别,林渊和甘满华正要朝那边去,王赞丰却拉了下他们的袖子。

两人不明所以,跟着他从人群中走出了,稍离开了众人一些后,王赞丰似有些唉声叹气,“怎么都分到了功法类别?”

甘满华也苦笑,“一路凑在了一起考试不说,如今连分修行类别也在一块,连名字都摆在一起也未能拆开,看来我们三个还真是铁打的缘分,这也是没谁了。”

王赞丰搓了搓手,“怎么这么倒霉,怎么都被分到了功法这个类别。”

甘满华微微摇头,似乎也有些不满。

林渊却有所不解,“怎么了,这难道不好吗?我看名单上的名字数量,这似乎是最大的一个类别。”

王赞丰低声道:“林兄,你傻了吧?越是大众越不容易出头,越容易泯灭众人。功法这个类别,咱们私底下说白了,那就是给仙庭做打手的,进了这个类别,以后就只能干些打打杀杀的事,遇上平乱或和反贼拼命的时候,那就是冲上去拼命或送死的。

再说了,仙庭缺打打杀杀的人马吗?高手如云,想爬升一级太难了,多少人一辈子都只落得个看门巡逻,咱们凭什么认为自己就能从那么多人里拔尖?要出头不但要修为高,还要能打能杀,要敢拼命的人才有可能出头。好不容易考进了灵山,最终落个玩命的差事,谁愿意?”

甘满华亦颔首叹道:“杀人者,人恒杀之!这分类确实大凶不好,长期打打杀杀迟早出事。”

听两人这么一讲,林渊觉得有理,问:“哪个类别比较好?”

王赞丰:“哇,林兄,你怎么搞的真一无所知似的。那当然是丹药、炼器、阵法之类的比较吃香啊,入了这些分类,出灵山分配时,首先去的地方肯定是平平安安的,打打杀杀的用不着这些人出场,还有人保护。你想想看,学会了炼丹和炼器之类的,那都是发大财的行当,譬如炼出一颗好的丹药,那是动辄以千万珠来计价的。

还有啊,因为干这些的少,竞争的自然也少,又是吃香的行当,品级上很容易提升的。那些打打杀杀的,动辄千军万马的,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说的难听点,死个成千上万人的都不算什么,混到什么年月才是个头啊!有门吃香的手艺在手,就算出了什么事离开了仙庭,也照样滋润的很。唉,这又不是弱肉强食的前朝,这年月谁还去打打杀杀奔前程啊,来之前我爹就说了,若有机会尽量修行丹药去。”

林渊无语,没想到这家伙家里已经把账算这么清楚了,都打听清楚了,他可从来没人跟他说过这些,只感觉那些统军的人很威风,现在想想也是,真不是什么人都能坐到那个位置的。

心里不由嘀咕,也不知毛脸猩猩他们怎么搞的,看来反贼就是反贼,尽想些打打杀杀的事。

甘满华苦笑,“实不相瞒,我家里也这样交代了,让尽量往丹药方面靠,别修炼那些打打杀杀的事,这玩意出去了,没相当的背景和关系,真没前途。”

王赞丰双手往袖子里对穿,缩着脖子嘀嘀咕咕,“谁说不是,就算修行功法天赋拔尖的,要出头也要靠打打杀杀拼命来证明,凶险的很,家人不愿看到我走这条路。唉,这一分基本上就决定了大家将来的前途如何。也真是活见鬼了,我们三个倒霉蛋怎么就倒霉在了一块?”

两人家里都这态度?林渊立刻看向各分类,发现果然,被分入丹药等吃香分类的,大多是喜笑颜开,被分入功法的果然有不少垂头丧气着,反正是看不到笑脸,可见大多人的趋利想法都差不多。

可偏偏的,功法那个分类的确是分人过去最多的,目前看那些到位的怕是已经占了有近半。

林渊默了默道:“刚才那位沈总教不是说,若是觉得分配有误,可以上报测试调整吗?”

双手兜在袖子里抱腹前的王赞丰忍不住朝他翻白眼,“大哥,你以为有那么好调整啊?你看看多少人在功法分类里,你感觉一下有多少人想调整,调整的过来吗?你以为咱们想调整就能调整啊,要上报,还要测试。

已经划分好了,你觉得再测试改变的几率能有多大?说你能换就能换,说你天赋不够不能换,你能怎样?鲜少有人能调整成功的,没点难度的话,大家都想改行。

据说能换成功的很少很少,的确是后面展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天赋,让其他人无话可说的,才能破例更换,只冒出一点意思的话,想都别想。这头一开,大家都坐不住了,凭什么他能换其他人就不能换,懂吗?”

林渊迟疑,“我怎么听说灵山包罗万象,能学很多东西?”

王赞丰叹道:“是包罗万象,是能学很多东西,可前提是你要能把这万象给包罗下来,前提是你有那条件去学啊!划定了分类,哪个分类的资源才会向你倾斜,不然还用得着划分分类吗?

就说炼丹吧,只有炼丹分类里的学员,才能配发基本的练手材料。那是要拿各种灵草和仙草给你去试手练习的,试手就会造成浪费,不可能提供无尽的仙草和灵草去给人随便浪费的。你一旁听凑热闹的,又没天赋,谁给你浪费着玩?除非自带材料,否则也就只能是在边上看看,了解一下,长点见识。

想上手?没人阻止你,你得问问你家底有多雄厚,那些个灵草、仙草的,哪样便宜?我这样的家世背景可吃消不住给我来浪费。就算丹药分类里修炼的,也不可能随便挥霍,也都是要先从低级的丹药开始炼起,等到了有把握才会提供更高级的材料给他试炼。

譬如那些修炼鬼道的,所练手的厉鬼都是仙庭那边从冥界输送提供的,我们个人到哪抓鬼去?你这不是开玩笑吗?全类皆通的,听说灵山出过那么一个绝世天才,结果贪多嚼不烂,听说把自己给练傻了,据说走火入魔大闹仙宫被仙庭给收拾了。”说罢还气不顺的哼哼了两声。

就在三人心有不满在那瞎聊之际,那上万到处找位置的新学员,人已经越来越稀疏了,大半都找到了自己的分类归位了。

进入了鬼道分类的尺冠云,也在人群中默默的唉声叹气,怎么就给分到了和那些阴森森的东西打交道的分类里,将来被分进了暗不见天日的冥界的话,只怕也会少很多乐趣。

“怎么会这样的?我怕鬼啊,怎么会把我分到鬼道修炼的?”

身后有女子带哭腔的动静,尺冠云回头看了眼,只见是个柔柔静静的姑娘,皮肤也白白净净的,那惨兮兮的样子,令人看了唏嘘。

他自己都没人安慰,也没心思安慰别人,目光四扫之际,一愣,看到了林渊三人组。

只见三人碰头在那,不知在嘀嘀咕咕些什么,也不知这三人分到了哪一类。

从三人的神色反应上,怎么感觉没憋好事,这迟迟不入分类的,莫非是有什么想法还是有什么路子不成?

他心头微微一动,又有想凑上去巴结一二的想法,说不定能打探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他有点想入伙,但那三个似乎不欢迎他。

不但是他看到了,对面台上负手静立的本届总教沈立当也看到了,也实在是此时未归队的人员少了,三个家伙站在外面交头接耳的样子分外显眼,令他想不看到都难,不由盯着观察了一阵。

旁有人凑近,在他身边低声道:“那三个就是劳主监说的刺头,林渊、甘满华、王赞丰,三个家伙拿到了考册也不按上面说的做,若不是两位院正说算了,劳主监当场在考场上就要取消他们的参考资格。”

沈立当冷哼了一声,“果然是有些刺头的苗头,看着就比较显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