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六章 他是谁?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考完了。

灵山的三场考核彻底考完了,剩下的就是等最后的结果。

对每个参与了最后一场考核的学员来说,犹如等待最后的审判,就是等待审判的感觉。

林渊再次破衣烂衫宛若乞丐,还浑身是血是伤,这次的染血面积比上次的看着还可怕。

三个人一起晃晃悠悠在夕阳下走回来的。

迎接的人们纷纷让路,纷纷左右看着林渊三人。

王赞丰的一条腿半拖着,是一瘸一拐回来的,腿被撞伤了,灵山人员检查后说问题不大,让滚。

对王赞丰来说,这一场考核只有一个词能形容,考的轰轰烈烈。

看到考册的那一刻,他还琢磨着怎么拿分,后来发现一切都白琢磨了,莫名其妙的就一路打了过去,莫名其妙就打到了最后。

他们三个是第一个摘到了目标地果子的,应该是最高分值的一项。

可大部分的分数,似乎都错过了。

王赞丰感觉这回真的是玩砸了,一瘸一拐地问了声,“林兄,咱们这样能行吗?”

林渊:“不知道。”

王赞丰神情抽搐道:“不知道你就这样一路打过去?”

林渊:“考册上的东西,我一项都不懂,我只想拿到最高的一项分值,其它的我没有做指望。”

王赞丰悲愤道:“不是还有我们两个吗?你倒是跟我们商量商量啊,我们一起想办法啊,带着我们一路杀过去算怎么回事?”

殊不知林渊的这次考核中,压根没有两人存在的选项,完全是看到两人跟着一起了,才顺带着带了带,也算是一片好心吧。他默了默回道:“我一开始只想一个人冲的,我没想到你们两个也会跟着一起冲。”

“我……”王赞丰无语,想想还真是这样,人家还真没招呼他们一起,是他们两个主动跟着冲的,一路上林渊往哪跑,他们两个也嗷嗷叫的跟着往哪跑,就这样毫无章法地硬捅到了最后。

甘满华叹了声,“王兄,算了,已经这样了,听天由命吧。好在林兄的反应机敏,我们也算是跟着闯到了最后,我们好歹拿到了最后的分数。”说话间还捏了捏自己另一只胳膊。

另一只颤抖个不停的胳膊,虎口都裂开了。

三人那只胳膊都在颤抖个不停,虎口都裂开了,剑绑在手上一路上拼命砍杀的结果。

用力过度,无法遏制的颤抖。

很快,王赞丰的眼睛又亮了,看到了前来迎接的容尚。

他正想让林渊介绍一下,林渊已经转身面对二人,“二位,都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颤抖着胳膊拱了拱手,便转身去了。

王赞丰欲言又止,因为小美已经跑了过来,有些话不好当女人面说。

小美搀扶了林渊,一脸的担忧,感觉林渊比上次伤的还重。

裙袂飘飘的容尚静静站立在红翅飞蚁的身边,静静看着疲惫不堪一身是血的林渊慢慢走回来。

近前后也过去伸手扶了林渊,和小美一起推着,用力着把没了什么力气的林渊给推了上去。

容尚从另一边登上了座舱,小美上了驾驶位,驾驭坐骑腾空而去。

空中拐弯时,林渊身不由己地倒向了容尚,侧压在了容尚的身上。

有点尴尬,本想坐正了,然却鬼使神差地假装起不来。

容尚扶了下,尝试着推了一下,没推开,犹豫了一下,也就算了,还伸了只手扶着他。

林渊的脑袋枕在了她的肩头,嗅着她的体香,没敢睁开眼,佯装太累了的样子。

“考的怎么样?”容尚问了声。

林渊有气无力道:“不知道。”

容尚:“那就等最后结果吧,相对来说,灵山还是比较公允的地方。”目光落在了林渊的那只手上,见他那只手一直在颤抖个不停,遂伸手试着帮他摁住。

见似乎是脱力的自然反应,她才抬手拿开,谁知林渊那只颤抖的手掌一翻,竟快速抓住了她的柔荑。

容尚抽了抽,没抽回来,见一用力拽,他的虎口又开始渗血,遂没再动了,任由抓着,只是她却慢慢偏头看向了另一边,神情有些莫名复杂。

靠在她肩头的林渊心跳不止,他也不知自己哪来的勇气干出这种事。

不过没一会儿,他那颤抖的手又轻轻松开了,他想起了秦仪,有点羞愧。

接触到眼前的这个女人后,他才知道秦仪还很青涩,而这个女人却充满了熟透了的撩人风情,就像熟透了的果子诱惑人想咬一口。

容尚回头看了他一眼,见他闭目沉默着,于是又扭头看向了舱外。

两人靠在一起,静默在不时吹进舱内的风中……

回到容尚斋楼顶后,这次没让再喊人来,在两人帮扶下林渊就自己跳下了坐骑,被扶者慢慢回到了自己房间。

“容姐,您帮他上药吧。”宋小美弄好了洗漱的热水后,扔下话尴尬离去,带上了门。

容尚也没客气,直接上手帮林渊解除了身上的破衣烂衫,之后洗了热毛巾帮他擦拭身子。

赤条条站那的林渊有点害羞,容尚却从容而坦然面对。

上药,缠绷带。

林渊看着她在身前身后悉心忙碌,目光大多时候追随着她的身影。

到他背后上药时,容尚忽问了句,“你喜欢我?”

林渊默了默,“是。”

容尚:“喜欢我什么?”

林渊沉默了,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容尚:“是吧,你自己都不知道喜欢什么,也许仅仅是男女之间的欲望使然。”

林渊强行辩解了一句,“不是的。”

容尚:“是不是不重要。你我年纪相差太大了,不合适的。我说过,不管你这次能不能进灵山,你走到了这一步,都会有一份前途的。你现在的喜欢,仅仅是因为简单吸引的喜欢,是经不起风吹雨打的,你经历的太少了,根本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欢的是什么。当你经历的多了,你会明白的,在你漫长的修行生涯中,我注定是你岁月中的一个过客,回头看,我最多只是你记忆中的一片浪花。放下吧,随着时间,随着你眼界的增长,都会过去的。”

林渊:“放不下怎么办?”

容尚:“没有天长地久,会放下的。你这个年纪的喜欢,我能理解,若觉得放不下,放在心里想想就好,不要妄想,也不要逾越,否则对你对我都没有好处。你能走到今天不容易,不要做自己承担不起的事情,就算你成了灵山学员,我身后的男人若想杀你,也能如同捏死一只蚂蚁般简单。”

林渊:“你怕他?”

容尚走去拿了绷带来,帮他缠身,“不是怕不怕的事。你根本不知道我经历过什么,我经历过的男人不止一个,最后我选择了一个有权有势的,年轻人,我的余生只想岁月静好,明白吗?”

林渊:“他是谁?”

容尚:“需要知道的那么清楚吗?能在仙都随便送我一座这么大酒店的人,你觉得是你能抵挡的人吗?我一个长的还算好看的女人,能不受骚扰,又没什么能力,还能孤零零一人在仙都守住这么大一份产业,你以为凭的是什么?”

林渊被她说的心头动容,再次追问:“究竟是谁?”

容尚走到了他正面,摇头微微一笑,似感到好笑,“掌管仙都刑缉的提司,在掌控仙都秩序的都务司内,他的权力足以排进前五位,跺一跺脚,整个都务司都要震三震,在仙都是一个足以破家灭门的存在。对你我来说,他在仙都是个呼风唤雨的人物。

他能放手给我的,就能挥手收回去。你打听的这么清楚还想做什么不成?就算你进了灵山,你一个没有势力背景的灵山学员在他面前什么都不是。你以为他不知道你在容尚斋?都知道你是小美照顾的人而已,我也是因小美而关照,否则你以为你还能安安稳稳呆在这?”

是个大人物!林渊心头略震,但又不解,“他没家眷吗?”

容尚懂他的意思,无非是不怕人家家眷找你麻烦的意思,“的确没有正式的家眷,用他自己的话说,身在这形势复杂的仙都,不想有太多的羁绊。但像我这样的女人他应该不少,也许只是他想品尝时的一道菜而已吧。”

她无所谓的样子,林渊却因此而愤愤不平,“也就是说,他若不垮,你永远不得自由,永远都要被他的淫威所笼罩?”

容尚离开了他身前,端详着他身上的绷带缠绕,平平静静道:“我不自由吗?只要我不跨过他的底线,只要我听话,眼前的这些都是我的,对他来说这些东西不算什么,给就给了。为什么要他垮?他若垮了,你以为这里的能不受牵连?这些自然也要被人给没收掉,我怎么办?难道还要我再次以色娱人,再次去攀附不成?我年纪大了,不会有更好的下家。年轻人,你不明白的,我的下半生已经和他牢牢绑在了一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是小美的骄傲,听我的,有什么想法放在心里,会过去的。”

林渊神情悲愤地看着她,愤青心态,无法接受她如此直白的话。

“好了,差不多了,绑着做做样子,安心等灵山的结果吧。”容尚笑着转身而去,身姿步伐款款依旧。

林渊却因她一番话如同斗败的公鸡,颓然而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