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三章 文考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三人在那闲聊着,说到这场考核,不免揣摩起了这次要考什么,想事先有个心理准备。

甘满华和王赞丰在那瞎蒙,林渊心里有数却又不能说,基本上是不吭声地听着,偶尔敷衍两句。

等到正午时分,估计是各大考场的人全部到位了,都准备好了,终于传来了考前信号。

一名灵山人员闪身到了众人跟前,突双臂一挥,众人脚下大地开始隆隆响动。

大地上开始隆起一座座土包,惊的一伙人纷纷或退或让的躲避。

很快,土包形成了一张张桌案和一张张凳子,排列纵横的整整齐齐,每席前后左右间距五人的距离。

有灵山人员施法大声道:“一人一席,都各找位置坐下。”

众人纷纷入席,王赞丰紧急嚷嚷着:“快点快点,林兄你左边那个,甘兄你快过去。”

三人坐下后,刚好成一排在一起,共患难过的三人忍不住相视而笑。

摸摸施法形成的桌面,光滑顺溜。

不一会儿,又是笔墨纸砚满天飞来,法力加持下,各一份,纷纷飞到了众人桌子上。

同时还有一只法器落在桌子一角,林渊瞅了瞅,不知什么东西。

有人飞行在考生上空,大声道:“各自检查自己的笔墨纸砚是否能用,发现不妥立刻上报,及时更换。”

居然发这东西,王赞丰嚷了声,“这是考卷子不成?”

空中人道:“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王赞丰又瞅着空中道:“看这天色,似乎要变天,万一刮风下雨怎么办?”

空中人道:“这个不用你们操心,仙庭已命风神、水神、雷神亲自坐镇考场,考场周围布置有百万大军警戒,还布置有大阵笼罩,保你们风雨不侵,保你们一路顺风顺水,你还是多操心操心你自己待会儿怎么应考吧。废话多的人,一般考不好。”

“哈哈……”四周响起一片笑声。

王赞丰尴尬挠头。

林渊和甘满华亦瞅着话多的王赞丰莞尔。

就在众人确认了笔墨纸砚没问题,安心等待了那么一阵后,一群监考的灵山人员忽交头接耳起来。

似乎统一意见后,施法之下,众人桌角的法器突然皆有动静,皆弹出一道光幕,内里是一篇文章。

监考人员施法大声道:“这次的考核,几大考场,所考内容一致。给你们一个时辰,默记这篇文章。一个时辰后,关闭文章,给你们一个时辰默写出来。这便是这次的考核内容。记住,不准作弊,从现在开始,不得出声交谈,不得东张西望,发现任何作弊嫌疑,一律取消参考资格,送仙庭法办!检查字幕,是否有不清晰的,有问题的现在可以提出,过时不候!”

话刚落,当即有人喊道:“若是这东西刚好有人熟读过,岂不是占了大便宜,这种考核方式未免有失公允。”

监考人员回道:“有人看过是肯定的,若是说有人会将这种冷门文章给默记了,你信吗?除非事先知道考题还差不多。我不妨告诉诸位,为了公平,这考题是两位院正刚刚才临时商议出来的,事先没任何人知道。真要有人事先默记了下来,那也只能说是人家熟读万卷书,活该过关,羡慕嫉妒都没用,这是人家的本事,灵山也欢迎这种用功的学员!”

此话一出,众人都没了脾气。

确认没问题后,监考人员看了看时辰,大声道:“考完后记得写自己来地及名字,考核正式开始。”

另有数名监考人员立刻飞赴上空监视下方。

众人不敢大意,哪怕是不擅长这个的暗暗叫苦者,没想到会冒出这种考题的,也不得不瞪大了眼睛,努力让自己排除杂念,逼迫自己拼命默记。

林渊一瞅文章名字《纵古残篇》,心里便忍不住一阵心跳,乖乖,果然是他背过的二十篇中的一篇。

通篇三千余字,他不说能倒背如流,但的确是早已默记在了心中,是能全篇背出的,这一场考核等于是送给他过关的。

他暗暗心惊的是,毛脸猩猩那些人是怎么做到的,不是说是灵山两位院正临时出题么,怎么会猜中考题的?

对目前的他来说,这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眼睛余光四处扫了扫大家的样子,他也只好是有样学样,佯装集中精神默记的样子,也确实要再好好看看,看看和自己默记的是否有什么不同。

时间一点点过去,待到时辰到了,每人桌前的光幕皆骤然关闭了。

有人手足无措,四处张望,似乎在说,我还没背好啊!

有人傻眼,貌似在问,这就一个时辰了吗?

有人怅然若失,有人面带苦涩,有人不管四周处于闭目凝神状态。

林渊悄悄看了看左右,王赞丰紧皱眉头很安静的样子,甘满华则嘴唇默念不停的样子。

两人状态看起来似乎都还不错。

监考人员又是一声大喊:“不得喧哗,不得东张西望,正式默写,能默写多少算多少!提醒诸位,最好先写名字。”

陆陆续续的,有人开始动笔了,有人还在磨叽状态。

林渊亦沉默,他在考虑的是该写多少才合适,事先已得到过叮嘱,默写个八成左右就好,不要全满全对。

心中有数后,亦默默提笔蘸墨,落笔成字。

他早年在一流馆写惯了药方,倒是练了一手不错的字……

时间一点点过去,有着急之下东张西望者立刻被当场带走了,考卷当场撕毁,当场取消了考试资格。

想叫嚣喊冤,被当场打晕拎走,交给了附近的仙庭人马。

一场杀鸡儆猴,令众人心头暗凛,目光皆不敢再四处探寻了。

总之应考者神色各异,有紧绷着脸颊的,有咬着笔头的,有咬着嘴唇强行落笔的,也有奋笔疾书的。

一个时辰写三千余字,时间上其实并不宽裕。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监考人员终于再次发声,“本场考试结束,所有人停笔,立刻停笔!双手离案!”

一阵风吹过,众人案头的卷子纷纷飘起,如飞雪般飘向了监考者,众目睽睽之下,集中落入了一只箱子,当众上锁被带走了。

“结束了,诸位回去等结果吧。”一声招呼,监考人员全部撤离了。

“你考的怎么样?”

“你考的如何?”

起身的众人纷纷打探,向左右询问情况。

林渊也被王赞丰拉着问了,林渊摇了摇头,“记不全,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默写了多少,就结束了,应该能凑合吧。”

王赞丰又问甘满华,“甘兄,你呢?”

甘满华干笑笑,“好像还行,你呢?”

王赞丰眨了眨眼,“还行吧。”

三人面面相觑,总不会三人这次又能一起过关吧?

“走吧,谨防小人。”王赞丰对二人低声一句,挥手示意了一下。

两人明白他意思,有些心怀不轨者,不说嫉妒害人,为了少点竞争对手,很有可能做出不利他人之举,两人立刻跟了他一起快步离场。

途中,三人这次终于有了精力忽问各自住哪及身份背景之类的。

结果三人都没啥好背景,不过相对来说,王赞丰和甘满华都算是家庭条件还可以的,不说是大富人家,小富还是没问题的。

倒是获悉林渊只是个打杂小厮出身,王、甘二人颇有些意外。

凭林渊的相助,两人倒是不计较这个,王赞丰心情不错,嚷嚷着一起喝酒,嚷嚷着回头到另两位的住处找他们玩,要一起同游仙都。

但是林渊拒绝了,他没资格花天酒地,以考试结束前不想出任何意外为由,表示此前不会再出门。

甘满华深以为然,也觉得还是禁足避免意外的好,见二人说的有理,王赞丰也只好作罢。

待见到前来接应林渊的人后,王、甘二人愣住了。

容尚又和小美一起来了,还是之前的接应地点,林渊与王、甘二人拱手告别后,便登上坐骑腾空而去了。

目送的王赞丰喃喃一声,“那女人身段撩人的很,很合我胃口啊!”

甘满华颔首,“是别有一番风情。”又反问,“你觉得他像是个打杂小厮吗?”

王赞丰苦笑,“你觉得呢?怕是深藏不露啊!难怪不让我们去找他。”

两人在仙都还没有飞行坐骑呢,都是自费搭乘的那种,而林渊却有专用坐骑来接,还是美人相伴,让两人如何相信林渊是个打杂小厮,哪家的打杂小厮能有这待遇?

“两个考试中认识的朋友。”飞行坐骑内的林渊面对小美的询问,解释了一句。

坐的太近,能闻到容尚的体香,偶尔还被风吹起的她的发丝撩面,林渊下意识靠边挤了挤,不像上次昏迷状态中歪在人家身上不知。

容尚瞥了眼他的反应,想起了把这位扒光时的情形,忍俊不禁,微微一笑道:“这次倒是干干净净的回来了。”

林渊立道:“回头等我有钱了,衣裳钱一起补上。”

这衣裳不是他的,是容尚给的。

容尚:“不用,也不是我的衣裳,另一个男人的。他偶尔会来我这寻欢留宿,我那备了不少他的换穿衣裳,大多不穿,放着也是放,你们身段差不多,拿套去没关系。洗干净了的,这套他应该没穿过,应该还是新的,你自己别介意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