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二章 再造之恩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伤口为何会如此快速的愈合且无伤痕?

一个不想说。

一个不想知道。

林渊怔怔目送着……

次日中午时分,宋小美和林渊正在闲聊,外面突然有人敲门而入,容尚快步在前,领了三名身穿战甲的仙庭人员过来,并指着林渊说道:“他就是林渊。”

回头又对林渊道:“林渊,你的第一场考试结果出来了,这三位是来向你通报结果的。”

身上缠着绷带的林渊赶紧从床铺上爬起,下地拱手行礼。

为首仙庭人员笑道:“看样子第一场考核遭了不小的罪。我们先向你报喜。不过按规矩,还是要核实一下你的身份。”挥手示意,身后两人走向了林渊。

他这话一出,容尚和宋小美已经明白了,林渊通过了第一关的考核,宋小美兴奋地握拳挤压脸颊。

林渊也很兴奋,按指示站好了,先在对方给出的法器上打下了指印确认,法器上顿时弹出了林渊的面部影像。

确认核实身份后,为首仙庭人员摸出了一块紫铜色的小铭牌,递给他,“林渊,恭喜你从百万考生中脱颖而出,这是你进入第二场考核的铭牌,好好养伤,三天后的辰时赶到考点,出示铭牌核实身份进场参考,祝你好运!”

林渊兴奋而恭敬道:“是!”

“打扰了。”那人朝容尚等人点头客气一声,转身便带着人离开了。

容尚亲自去送。

没了外人,宋小美兴奋到发狂一般,连连跺脚,“林渊,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的,你太厉害了,快给我看看。”伸手就要那铭牌。

林渊自己都没看,但还是笑着给了她。

宋小美拿着东西翻来覆去的看,只见上面一面写着不阙城林渊,一面写着第二场准考。

就这简单的几个字,宋小美却是怎么都看不够,嘴中念念有词,“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宝贝啊,林渊你真的太厉害了……”

这里正傻乐不停之际,容尚也回来了,笑吟吟而入,也伸手要了那铭牌看了看,“恭喜了。”

林渊也笑的合不拢嘴,但还是谦虚道:“还有两场,现在离成功还早。”

容尚:“千万人中,只有百来万人能拿到参考资格,百来万人又要刷掉七成,你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够可以了,能拿到这个,已经是获得了一定的认可,就算进不了灵山,也会引起一些人的注意。

我听说,有些势力想培养一些人,满天下的寻找有所不便,像你这种医馆小厮,谁又能注意到?于是灵山的筛选给了不少人机会,据说考核落选的人,大多不愁去处,自有人会伸手招揽,那个医馆,你应该是回不去了。所以,这场考试,尽力便好,就算不成也没关系,许多进了灵山的,不少也是泯灭众人,最终成就也未必就能高过落选的。”

宋小美亦嗯嗯点头,“对,容姐说的对,林渊,你放宽心,尽力就好。”

林渊对容尚拱手:“是,我记下了。”

容尚将铭牌还给他,“受了一场罪,能拿到这个也算是值了,好好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林渊:“占了容尚斋的房间,耽误了不少生意,我这就收拾一下搬回去。”

容尚:“不用了,就住这吧,等你考完了再说,这里条件好一些,便于你应考。”说罢就走了。

林渊愣住,宋小美嘻嘻道:“容姐早就交代下去了,这间客房不对外,留给你参考期间用,我就说容姐人很好吧。”

林渊有点不知该如何表达感激之情,不过他还是回了一趟杂物间,没办法,他在杂物里藏了些不能见人的东西。

经过这场考核后,他已经确认了,那边给自己的的确是提前掌握的考题,这东西决不能让其他人见到,否则怕是能要命。

回到杂物间后,发现小美还是要住这里,当即提出跟小美置换住处,小美哪能肯,坚决不答应。

于是林渊还是决定住在杂物间。

后又是容尚出面说话,说只要能考出好成绩,住哪里其实不重要,没人能永远辉煌,谁还没个人生不如意的时候?关键是,万一下次仙庭的通知人员再过来报喜,你要让人家知道你在杂物间居住不成?

住杂物间没什么,但有些人就是狗眼看人低,为了不对考试造成什么影响,该要的面子还是要留几分。

一切等过了眼前再说。

你要是心里真过意不去,先欠着吧,等你以后有钱了,把欠的费用补上便是。

讲理是讲不赢容尚的,林渊只好作罢,顺了容尚的好意。

事后,宋小美又告诉林渊,说容姐通知了其他姐妹们,不要声张你住杂物间的事,也不让对其他客人提及你。

拿到东西的林渊,第一时间将东西给烧了,该记的都记下了,确认了东西是真的,真不敢再留了……

接下来的三天里,容尚斋有参考人员获悉自己被淘汰了,心情糟糕,开始酗酒。

整个仙都城内,不知多少人发出哀鸣。

这些被淘汰者,大多并未急着离开,许多人定下住所时,知道仙都这个时期的房源紧张,住宿期定的宽裕,都对自己抱了期待和信心的,大多都定到了考核结束之后。

有人是不知道该如何回去面对家人,不少人拿到参考资格后,是及时向家里报了喜的,如今一考就被刷了下来,情何以堪?无颜面对家乡父老!

还有人心里多少还抱着一丝丝期待,万一有个漏补什么的,这么多人参考,出个什么疏漏的很正常啊!

有的是想留下看看最后是哪些幸运儿考入了灵山,如此盛况,既然来了不妨看看。

淘汰者,也是失意者,大多陷入了不知前途何在的短暂迷茫期。

酗酒者众多。

而灵山每届招考的这个时候,也是仙都城卫人马加强戒备的时候,因为会出现愤愤不满的闹事者……

三天后,早早的,天际刚冒出鱼肚白,容尚这边便将飞行坐骑准备好了。

又是宋小美将林渊送往了考场,今天公布出的考期只有白天一天时间,将林渊送达后,宋小美又尊容姐的吩咐离开了,约好了,傍晚时分来接。

一下淘汰了七成,本次的道路拥挤情况明显好了许多。

林渊持铭牌,守卫核查后放入,一路又被人反复核查分流向自己该去的地方。

已经是第二次参考,还是进不了灵山的大门,又是从灵山门口经过。

如何才能进入那道大门,令不少考生心驰神往。

按照指引,抵达一片目的地后,林渊发现还是在第一次开考集合的那片旷野,只不过这次的人员少了不少。

碰面的众人,不管认识不认识,都嬉笑着互相挤眉弄眼,有那么点互相恭喜的意味,也有考前的兴奋和紧张,故作轻松。

“嗨,我是真没想到啊,我没摘到青果,居然通过了第一关考核。”

“你还别说,据说有人摘到了青果也被淘汰了,不甘闹事,说有黑幕,听说还在告状呢。”

“嘿嘿,告状有啥用,你没听说么?灵山考核,灵山想招什么样的人,向来是灵山说的算。”

林渊正侧耳倾听边上的议论,忽有两人联袂走来,一起兴奋喊道:“林兄,我们正找你呢。”

林渊回头看,是他上次考核帮过的人中的两个,一个名叫王赞丰,一个叫甘满华,当即笑着拱手道:“王兄,甘兄。”

两人一过来便兴奋不已地或搂他胳膊,或拍他肩膀,兴奋且一脸感激。

王赞丰拉着他胳膊满脸感慨道:“我都没想到我能通过第一关,林兄,大恩不言谢,且看将来!”

他是筋疲力尽时被湍急水流给冲走了,差点没被淹死,是林渊扑过去把他给抢救了,给拼命拉上了岸。

甘满华鞠躬道:“此恩没齿难忘!”

他则是筋疲力尽爬山崖掉下去时被林渊给一把拉住了,差点没给摔死。

“小事,不用谢。”林渊环顾四周,问:“其他人呢?”

他帮的不止两个人,大家得了他帮助后,都信任了他,筋疲力尽时人都是茫茫然懵的,累的不知东南西北,只知道跟着他走,因而林渊经过一场考核倒是认识了一些熟人。

两人相视一眼,皆唏嘘摇头,王赞丰叹道:“我们一到,就到处找,没看到,看这人员到达情况,怕是都被淘汰了吧。”

林渊默了默,嘀咕道:“受了那么大的罪,还是没成功,可惜了。”

甘满华又拍他胳膊一下,笑道:“没事,总不能大家都不被淘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两个一碰面,倒是坚信你肯定是过关了,当时我们一帮人就你最能扛,你要是不能过,那就没天理了。果然,找到了,没少了林兄。”

两人围在林渊身边,都很兴奋,都主动以林渊为中心了。

对他们两个来说,若不是林渊的帮助,他们已经失败在了半途,根本不可能成功。

这是再造之恩,岂能不感激。

当时的情况大家都知道,都累得比狗都不如了,看着身边人倒下,都没了精力和心力去顾及,只能是踉踉跄跄的去顾自己,而这位林兄弟,为人真是没话说,那般境况之下还帮他们。

患难见真心,二人心服口服,佩服的五体投地。

林渊内心里则是略有尴尬,若不是早知考题,那种情况下还会不会顾及其他人,他自己心里都没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