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三章 骗钱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天古城,林渊抵达时,已经是破衣烂衫。

这一路虽然只有百来里,可翻身越岭的不容易,路上毒虫猛兽确实多,若不是在深山里住了半年,有了些应对经验,他自己都怀疑自己能不能活着跑到天古城。

身上背的包裹也丢了,被猎食的凶兽一爪子给挠去的,惊魂未定,捡了条命回来。

住在不阙城时,就知道没有防护的城外危险,跑那么远翻山越岭更是头一回。

此时的他,可谓身无分文,饥肠辘辘,衣衫褴褛,和乞丐没什么区别。

好在精气神还足,比一般的乞丐精神。

进了城,第一件事就是想填饱肚子,按毛脸猩猩的说法,他肉身内积淀的什么鬼东西足以防止他饿死,可肉身的饥饿感是习惯性的,就是想吃东西。

另就是怎么弄到买船票的钱,这事必须抓紧,毛脸猩猩已经说的很清楚,进了灵山就不管他,进不了灵山就要去当反贼,他其实真不愿去当反贼。

明摆着的,朗朗乾坤,哪是什么反贼当道的时候。

幸好市井多年,有点生存经验,有些事在人熟的不阙城不好做,在这天古城应该是没问题的。

找钱!他先奔城内人多的地方去了。

找到了合适的地方,往路边一蹲,东张西望的,开始观察来往人群中的人。

突有从边上经过的人,顺手扔了张零碎钱票给他,一珠面额的。

林渊捡起一愣,明白了,这是把他当乞丐了,再看看自己身上,无语,这可不就是乞丐吗?

顿时有点火大,他也是有尊严的,咱好歹也是要进灵山的人岂能街头乞讨?

正想随手把钱给扔掉,谁知又有经过的一人扔了张零碎钱票给他,还是一珠面值的。

拿着两珠钱在手,顿时有些犹豫了,一珠扔也就扔了,两珠的话,扔掉未免有些可惜。

他在心里自我安慰,这里不是不阙城,反正也没人认识,干脆抬手扒拉了一下头发,尽量把颜面给遮挡了一下。

不远处,一摊位上坐着吃东西的男子不时瞅瞅林渊,回头嘀咕了一声,“敢情找钱的办法就是当乞丐,说出去只怕掌柜的都丢不起那人。”

林渊也没了一开始的运气,路边蹲了小半天后也就被人施舍了个五六珠。

他发现这样不是个办法,去仙都的船票估计得上千珠,这样下去得要多久才能弄到足够的船票钱,这样不行,看来还得用一开始想好的办法。

遂从路边起身,直奔就近的摊位,问了下吃的东西的价钱,和他预料的差不多,有五珠就能吃个饱。

可他一乞丐,往这一坐,摊贩老板担心影响生意,轰他走开。

“狗眼看人低!”林渊骂了声,走开了,另找了个摊位,先亮出了钱,才在摊主不好看的脸色下买到了一份吃的,唏哩呼噜先把肚子给填饱了。

吃饱一抹嘴,又开始东张西望,游逛在街头,准备开始干活。

在人来人往的街头,瞅中一对颇为富态的中年男女后,见长相蛮和气,他立刻走了过去,撞了那男的一下,惹来男的皱眉,他遂连连抱歉。

错过之后又快步追了上去,追上男的,手上拿出一只钱包,问:“先生,这是您掉的吗?”

男的一愣,摸了摸身上,发现还真是自己的钱包,说了声谢谢,接到了手。

林渊忙道:“应该是我刚才撞掉的,您点点,看有没有少,不然我还真说不清了。”

男的当即打开钱包点了点看,具体的也记不清了,估计是差不多,再看人家能主动还回来,应该不至于占他便宜,又看看林渊的样子,挺可怜的,遂拿了一百珠出来递予,“小兄弟,一点心意,聊表谢意。”

林渊忙推手挡回去,“先生误会了,我不是乞丐,我本是要去仙都灵山应招的修士,出了点事,弄丢了钱财和船票,一时间走不了了,无奈沦落在此找谋生,不是乞讨的。刚才也是失落无心之下才误撞了您。”

此话一出,中年男女颇为惊讶,修士,还是要去灵山应招的?眼前看起来,可是怎么都不像。

“怎么?你们不信?”林渊苦笑,左右看了看,立刻走向了路边,双手抱住了一只重达三百斤的石墩,貌似很轻松的搬了起来,再轻轻放下。

放在以前,他是搬不起来的,可如今的身子骨,的确是能搬起这份量。

当然,搬起来也很费力,但是故意装作很轻松的样子。

这次,那中年男女是真的惊讶了,双双走来,男的还伸脚蹬了一下石墩,发现纹丝不动,是货真价实的重家伙。

男子想了想,从钱包里算了钱出来,递予道:“此去仙都的船票要一千两百珠左右,这是一千五,你拿去应急吧。”女的从身后伸手拽了下他的衣服,暗示可能是骗钱的。

林渊又推手挡了回去,“我不要钱,先生如果真有心帮我一把,给我一张船票足矣。再留一个地址给我,待我去了仙都,回头加倍奉还。”

此话一出,那女的愣了一下,不要钱,要船票?她很清楚,船票就算倒手再卖,不说难值一千两百珠,更何况现在赠予的还是一千五。

现在,连她也安静了。

男子呵呵一笑,“既如此,你住哪,回头我让人把船票给你送过去。”

林渊双手示意自己身上,苦笑道:“落魄如斯,流浪街头,哪来住处?”

男子犹豫了一下,道:“你若是不急,不妨就在这等着,我现在就让人去把船票买来,回头立刻给你送到,不知意下如何?”

林渊当即拱手,“不急,灵山招生还要到一个月后,愿听安排。”

于是两人互留了姓名给对方,林渊留名是为了回头来人方便核实赠予的身份,对方留名是为了让林渊放心,一定会差人把船票送到。

中年男女也就不再逛街了,很快离去了,而林渊就杵在了原地等着。

等了足足有一个时辰的样子,来了个快步而到的老汉,一看林渊就认出了,实在是那穿着太显眼了,过来问话,“可是林渊林生?”

林渊拱手道:“正是,老先生可是杨仁芳杨生所派?”

老汉道:“正是。东家让告诉林生,去仙都的船票,每日只有一趟,今天的已过,这是明日的,命我送来。”身上掏出了船票,还有一千珠的钱票,一起递予。

看到还有钱票,林渊当即归还,只肯收船票。

见他不肯收钱,老汉终于露出会心笑意,推回,“东家有言在先,说林生若是不肯收钱,便让我带话,说林生暂时窘迫,衣不蔽体,又不肯靠本事强取,如此去仙都未免不雅,不妨留钱收拾一二。若此去仙都,能考进灵山,不妨传话报个喜,让东家夫妇跟着沾个喜高兴一下便可。”

林渊:“既是如此,恭敬不如从命,劳烦转告杨生夫妇,回头定托人还钱。”

老汉没接这话,笑着转身而去。

钱和船票都有了,林渊如释重负,暗暗松了口气,小心将钱和船票收好了。

之前采取那般下策也是因为感觉有些紧迫,若是一个不能到位,他就只能是找下个目标再试试,但他不想屡屡出手,因为知道那样做很危险,鬼知道四周有没有城卫的暗哨盯着,一旦被抓,那可就麻烦了,怕是要误了进灵山。

灵山可不会收窃贼。

幸好,挑准了观察目标,一次性便到位了。

今天为了这事,把以前在不阙城跟那些小混混学的偷盗伎俩都用上了,可谓惭愧。

骗了姓杨的夫妇,也颇感内疚,只能是告知自己,这是权宜之策,来日再报答便是。

有船票和钱,心里踏实了,林渊左右看看,大步而去。

不远处站在树下观察的一名男子,抬手捋须,暗暗颔首,目露赞赏意味。

他完全可以出手帮一把,但是不帮有不帮的原因,留下有迹可查,反而是最大的帮助。

找了衣服铺子,换了身衣裳的林渊,又快速去找了家便宜的客栈,今天总算是对付了过去……

次日,林渊提前赶到了城外的鲲船始发到达点。

鲲船到后,跟着人上了船,在角落里找了个位置坐下,很稀奇地四处看个不停。

这是他这辈子头次乘坐鲲船,不阙城的普通民众,许多人一辈子就生活在不阙城境内,不太会跑来跑去,他本来也是其中的一员。一个一流馆的小厮,外无亲朋,一流馆也没什么外面的大买卖,不需要到处跑。

鲲船起飞后,看着外面飞速而去的山山水水,这就要去传说中的仙都了。

他想起了不阙城的朋友,想起了关小白和许雄,想起了陶姨做的饭菜,自己走没有说一声,半年没音讯,不知道如今怎么样了。

也想起了一流馆的老板辰叔,抠虽然抠,但也算是朝夕相处了二十来年,一流馆已经算是他在不阙城的家。

走时没有打招呼,突然失踪了,也不知辰叔会不会着急,有没有到处找他。

他是想回去一趟的,可是不敢回去,秦家已经撂下话了,会弄死他。

也许只有考入灵山,只要自己成为了灵山学员,有了那层身份,再回不阙城,秦家也就不敢轻易怎样他了。

此去要奔赴未知的前途,他想的很多,想起了故人,也有对未知将来的忐忑。

想着想着,不知什么时候就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