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二章 出山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毛脸猩猩:“不说话是什么意思?我当你默认了?”

林渊忙道:“没没没,没……有。”情急之下否认了自己有默认。

在仙庭长久的影响下,在他根深蒂固的观念中,前朝余孽都是十恶不赦的坏人,都是被发现就要立刻严刑处死的罪人,他怎么能跑去当反贼?

毛脸猩猩哦了声,“那我懂了,不愿意入伙就直说。你放心,我不勉强你,也不会杀害你,就是把给你的东西收回来而已。譬如帮你筑就的修行根基,我得收回来,免得到时候你解释不清把你给连累了。是入伙当反贼,还是让我把给你的东西收回来,你自己选择,痛痛快快的给我个准话,别婆婆妈妈的像个女人。”

收回修行之路?林渊嘴角一扯,心里头是一万个不愿意,从未想过自己能触及这个梦想,如何甘心轻易放弃?

想想之前的遭遇,悲愤而没还手之力,心头略作犹豫后,突把心一横,“师傅,我入伙!”

毛脸猩猩:“你想清楚了?我不逼你,一旦走上这条路可就没了回头路,真要当反贼?”

林渊:“既然做了您的弟子,师傅是什么,我就是什么,绝不反悔!”

毛脸猩猩貌似心满意足的哼哼了两声,抬手一抓,收了那枚发光的晶石,声音忽然变得没了什么力度,“就在黑里安安静静呆三天吧,我累了,要歇一歇。”

林渊在黑暗中东张西望了一下,弱弱道:“师傅,这里到哪找吃喝的去,三天不吃不喝,会死人的?”

毛脸猩猩语气无力的嘟囔道:“死不了,你肉身蕴含的能量足以帮你支撑许久。别吵了,安静,闭嘴,不要出声。”

于是接下来的三天,林渊就在静默中悄悄渡过了,虽然憋的难受,可还是熬了过来。

三天后,黑暗中忽有人一把拉了他的胳膊,带着冲天而起。

从深渊底下一冲出,立见旭日金光,久不见光的林渊刺的两眼难以睁开。

感觉到呼呼疾飞的风声,他又睁开眼缝看了看,才发现是从一座岛上飞出来的,岛中央有座大坑,四周是茫茫大海。

想到那天晚上山麓如冰原飘来的情形,心中骇然,这是把一座大陆地给吞噬的只剩一座小岛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林渊依然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只知被毛脸猩猩给带到了一座深山里修炼。

毛脸猩猩姓谁名谁是何方人士,也未向他吐露半字。

山山水水,岁月光阴。

约莫半年后,林渊正盘膝打坐在洞窟内摇头晃脑的念念有词,外面突然传来毛脸猩猩的声音,“出来一下。”

林渊一怔,睁开了双眼,起身跑出了洞,见到毛脸猩猩脚下躺了个人,不知是死是活,诧异道:“这是?”

毛脸猩猩道:“不知哪鬼鬼祟祟冒出的人,也不知他看到了些什么,动手吧,处理干净些。”

林渊愕然,“什么?”

毛脸猩猩:“听不懂?让你动手杀了他。”

“这……”林渊顿时有点神色慌乱,杀人?这辈子可没干过这样的事,紧张的不行道:“师傅,人家也没干什么,不至于吧?”

毛脸猩猩凭空抓出一把剑,唰一声投掷在他跟前,插在了地上,“拔剑,杀了他!”

林渊犹犹豫豫地伸手抓剑拔起,走到了昏迷者的跟前,手上剑比划了又比划,举了又举,抬了又抬,剑锋最终都架对方脖子上去了,手还是抖的厉害。

毛脸猩猩静静看着。

磨磨蹭蹭了半天的林渊最终一偏头,收剑插在了地上,转身直白道:“师傅,我下不了手,要杀他总得有个理由吧?只要你能给我个能说的过去的理由,我一定杀了他。”

毛脸猩猩淡然道:“算了,不想杀就算了,不勉强你,等你自己心中有了杀意,想杀的时候再说吧。”

林渊顿时如释重负。

谁知毛脸猩猩道:“差不多了,你也该出山了,去仙都吧。”

林渊一怔:“去仙都作甚?”

毛脸猩猩:“仙都灵山,出了点事,灵山院正龙师雨出事了,如今的灵山人心不定,有些迹象不易引起关注,恰逢灵山再次招生,正是你混入灵山的好时机。”

林渊吃惊,“混入灵山?我能行吗?”对他来说,灵山那是什么地方,岂是说混就能混进去的。

毛脸猩猩:“放心,就你这点能耐,高难度的事情你也干不了,你去了之后,堂堂正正考进去就行。”

林渊顿时一脸尴尬,“师傅,您就别说笑了,我能考进灵山吗?”

这半年来,对方虽然教了他修炼之道,说是在山中修炼,可却不许他真正修炼,只教方法,不让他沿用照做。

大多时候都只是让他背一些修行功法,并对修行功法进行详尽的剖析讲解。

毛脸猩猩:“放心,去了仙都后,会有人接应你的,自然有人助你考入。”

原来如此,林渊略松了口气,可还是紧张,毕竟是要去传说中的灵山啊,试着问道:“师傅,我进灵山要干什么?”

毛脸猩猩:“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只要你自己能兜的住。”

林渊狐疑,“真不让我干什么?”

既然是反贼,又让混入灵山,还能不让他做些见不得人的事?

毛脸猩猩:“没人管你。这一别之后,我也不会再见你了,以后的路,你自己走吧,摔倒了就自己爬起来。让你去灵山,是为了让你修行的。不管怎么说,灵山确实是一个修行的福地,内中包罗万象,方方面面都能找到人指点,进了灵山后可以堂堂正正的修炼。虽然进不进灵山照样能有路可走,可进过了毕竟是不一样的,你将来可选择的路会多一些。往东百里便是天古城,去吧,去灵山修行吧!”

天古城?林渊一愣,也就是说,就在不阙城隔壁,那离仙都岂不是好远?当即道:“师傅,去仙都的船票可不便宜,我没有买船票的钱,你能不能先借我点?”

毛脸猩猩:“借个屁,我都说了以后不跟你再见了,你还什么还?你看我这样的高人,像是身上会带钱的人吗?船票自己想办法解决,连一张船票都没办法搞到,你还能有什么用?我警告你,灵山一个月后开始招生,你一个月内若是赶不到灵山,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那就老老实实做杀人放火的反贼吧。”

林渊嘴角抽搐了一下,试着问道:“师傅,咱们真的不再见了?”

毛脸猩猩:“嗯,不再见了。我送你的东西,去了灵山后记得勤加修炼,这东西关键时刻能保你性命。”

林渊当即看了看手腕上的古朴镯子,哦了声道:“知道了。那个,我去了仙都后,怎样跟接应的人碰头?”

毛脸猩猩:“有人在灵山门口等你,能去到灵山,自有人接应。滚吧!”

这半年来,两人的谈话方式就是这般。

林渊也习惯了,叹了声,看了看地上的昏迷者,也不知这位最终死活会如何,凭师傅的心狠手辣,多半是活不了了,但这不是他能管到的,只能是进洞里收拾了个包裹。

出来后,对站在山缘边负手而立背对的人拱手躬身道:“师傅,那我先走了,那个……那个,我在灵山等你,有空来找我。”

毛脸猩猩背对着冷哼了声,“滚!”

林渊没滚,有件事如鲠在喉,不吐不快,此时终于问出了,“师傅,有件事我不明白,当初你为什么要帮我,为什么要收我为徒?”

毛脸猩猩:“你祖宗积德,这理由够不够?”

好吧,这理由的确让人无语!林渊挠了挠头,知道跟这位废话下去没意义,辨别了一下方向,大步而去,遇上陡坡,健步如飞地爬了上去,没一会便钻入了山林中消失不见了。

这些年虽没什么修行,但被改变过的体质确实不一样了,有点爬山涉水如履平地的味道。

待到林渊人一消失,躺在地上昏迷的人爬了起来,抬手拍了拍身上,走到了毛脸猩猩身边,“掌柜的,连杀个人都不敢杀,拿起剑手都带发抖的,这小子怕是不适合走这条路啊,值得花这心思吗?”

毛脸猩猩:“现在不敢杀,不代表以后不敢杀。茫茫人海,芸芸众生,闯进去了,恩怨情仇如何能免?尤其是灵山那一群年轻人呆的地方,等他有了本事,我倒要看他还能不能忍得住,真要能忍住,能甘心忍气吞声一辈子,那我也算是服了他。”

来人想想也是,点了点头,又问:“真就这样不管他了?”

毛脸猩猩:“他刚才若真敢动手,那我肯定要一路干预。让他杀人不敢杀,说明他心中没有戾气,他自己会约束自己,所以用不着约束。这小子脑子还算好用,是个好苗子,有点小狡猾,应该没那么容易折,放养吧,看他能走多远。你人在仙都,顺带看着点吧,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介入,有什么动向随时报我。山中凶兽多,你跟过去盯着,别弄个出师未捷身先死,那乐子就大了。”

“是!”来人拱手应下,一个闪身而去,飘向了林渊所去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