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八章 可观沧海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可那个男人的声音又再次在他耳畔响起,“短短几十年,修为突飞猛进,看来你这次是能毕业了。”

“谁?”林渊斥声,继而一问,“睡奴先生?”

男人的声音,“回答我,这次你能毕业吗?”

声音就在耳边,却不知来自何处,林渊喉结耸动,环顾着四周,尝试着回了句,“应该可以。”

男人的声音,“那你就是第二个。”

林渊:“什么第二个?”

男人声音,“灵山创立,我在藏书阁沉睡两百年后,来了个年轻人,很喜欢看书,过目不忘,在灵山修行三百五十年后方才毕业,是灵山学员中第一个修行那么久才毕业的。”

林渊一算他说的时间,加上自己所知,顿时脱口而出道:“阿罗无尚?”

这正是灵山培养出的一代凶魔的名字,杀上仙庭,大闹仙宫的那位。

忽目光盯向一处,他又透过书架间隙看到了几排书架后面慢慢走过的睡奴身影。

他当即快步而去,结果一到,发现过道内空空如也,又不见人影。

“是他。”男人的声音忽从身后传来。

林渊骤然回头,两眼略眯。

这次,他终于看到了睡奴的真容,长须覆身及膝,拖着如瀑长发,赤足徐徐而行,双目炯炯有神,脸脏兮兮,半张脸都被胡子给挡住了,让人说不清长什么样。

他当即快步过去,欲行礼,谁知看到了令他吃惊的一幕,过道中一名盘膝而坐的学员,似乎忘我到了听不到那赤足啪啪走路的声音,挡了睡奴的道。

而睡奴竟就这样不管不顾的朝那学员撞去。

两人却没有撞上,睡奴身形如同虚幻形成的一般,就那样与那学员相融而过,那学员竟无丝毫察觉。

林渊怔了一阵,方才上前拱手行礼,“拜见先生。”

说话时略偏头,看了看睡奴身后那盘膝而坐的学员,发现自己这么大声音说话,那学员居然听不见一般。

睡奴似也不管他的存在,径直朝他闯来,林渊立刻侧身回避,却又立马发现不对,睡奴那覆地而过长发扫过他的脚时,竟无丝毫阻碍,他于睡奴来说,就如同那个学员一般。

这什么鬼?真的是幻觉?可若都是幻觉的话,之前金眉眉大打出手又是如何被降服的?

林渊惊疑,既然无碍于睡奴的行走,他也就不管不顾的跟了上去,追随在睡奴身侧落后一步的地方,继续追问:“先生的意思是说,我是灵山第二个三百五十年毕业的?”

睡奴唇须动着,“三百多年不能毕业的,有一些,熬到这个年头,大多是天赋的确不够,的确是真不能毕业,能毕业的,他是一个,你应该就是即将出现的第二个。不过他和你不同,他的确是惊才绝艳,他过目不忘来藏书阁是真来看书的,而你此前来此,是有所需来翻书的,天差地别。在藏书阁多年,没有再见到比他更出众的。”

林渊:“可我听说,灵山又出了个惊才绝艳的女学员,名叫官盈吟,同样有过目不忘之能。”

睡奴:“天差地别,藏书阁的藏书,女丫头才看了多少,所看藏书,大多专一道而已,无缘上品。阿罗无尚是真正有缘遍览藏书阁所有藏书的人,灵山创立后,除他,再无第二人。”

过道中又遇一盘膝而坐看书的学员,两人就那样与之相融错过,林渊回头看了眼,发现这人似乎也同样听不到他们说话,再回头问:“先生沉睡在藏书阁内,未听闻与任何人接触,竟对灵山学员如此清楚?”

睡奴:“我只是睡着了,并不聋,藏书阁内学员耳语议论,皆在我耳中。”

真睡着了还能听到?林渊有些无语,又问,“先生沉睡,何以知道我便是那三百多年无法毕业的?”

睡奴:“谁多少年来在此进出,我不知道么?”

林渊:“先生究竟是睡是醒?”

睡奴:“人生如梦,你说是睡是醒?”

好不容易遇上,林渊急于求知,“先生为何在藏书阁沉睡?漫长岁月皆沉睡渡过,岂不可惜?”

睡奴:“醒着便好么?人生不过梦一场,睡里乾坤大,诸界任遨游,梦里想要什么有什么,你有我痛快?”

林渊:“先生为何现身见我?”这是他现在最想知道的。

睡奴:“你怎知你所见是真,难道不能是梦一场吗?”话毕,人影凭空消失了。

林渊一怔,对方的消失,就在跟前,他竟还是没有察觉到丝毫的法力波动。

忽又眼前一花,眼前场景竟突兀变了,发现自己不在刚刚的位置,目光定格在了前方地上,一本不知谁看后忘了放回原位的书籍。

这一幕与他之前看到的一幕如出一辙,场景完全一致,几乎是瞬间吻合,所站的位置,就是他之前第一眼看到发丝卷起书籍的位置。

他迅速转身跑出过道,朝角落里看去,只见睡奴一人静卧在玉榻上一动不动。

凝视了一阵,转身,走到了地上的书籍前,弯腰捡起,摸了摸,口中呓语,“梦?”

可又感觉不对,这梦实在是来得蹊跷,难道外面沉睡的金眉眉也有假不成?

就这时,睡奴的声音再次传来:“龙师离去之际,我问,我一生沉眠,不善杀戮,来日有变,自身难保,何以守藏书阁?龙师说,一饮一啄皆是因果,让我在此静候下一个三百五十年的毕业者,来者可观沧海。我等你多年了,去吧,去二楼藏书地。”

什么意思?林渊一怔,朗声道:“此话何解?”

结果再无回应,反倒是另有学员被他惊动过来,来者左看右看,没看到有人,纳闷道:“林师兄,您在与谁说话?”

又能听到了?林渊无语。

来者见他不答,只好嘘声道:“林师兄,藏书阁不可大声喧哗。”

林渊愣愣看着他,来者忍不住上下看了看自己身上,不知什么意思,与之大眼瞪小眼。

“哦。”林渊回过神来,挥了手中书道:“看到妙处,不知其中何解,故而发出疑问。情不自禁,勿怪勿怪。”

来者明白了,笑了笑,拱了拱手,便离开了。

而林渊看了看手中书,又翻看了两下,之后才带着思索神色,慢慢将书放回了书架上,这亦幻亦真的情形,整个人恍如在真实与错觉中来回穿梭,搞的他都不知是梦是真。

走出过道,看向榻上睡奴,其人依然沉睡状。

“二楼藏书阁?”林渊自言自语嘀咕着,渐露若有所思神色。

若想知道刚才的情形是幻觉还是真,不妨印证一下恍惚中听到的那话,可他环顾四周,又抬头看向高高的屋顶,藏书阁哪来的什么二楼?

他不是第一次来藏书阁,曾经多次逛遍藏书阁,深知藏书阁压根没二楼,而且眼前也能看到,不存在。

可若是假的,这幻觉未免奇怪,还有外面的金眉眉是怎么回事?

难道外面金眉眉沉睡的情形也是幻觉?他亲手试探过,应该不是才对。

“二楼……”他溜达到了睡奴的边上,嘀咕了几句,希望能得到答复,然而徘徊良久,也不见再有任何反应,仿佛刚才的一切真的是梦一般。

“二楼……”他突然转身,开始大步行走在藏书阁内,一路上目光四处寻找。

找了一整圈,也未能找到什么所谓的二楼,连点二楼的迹象都未能看出,不知不觉中又逛回了睡奴的边上。

正疑惑纳闷之际,目光忽定格在睡奴身后的墙壁上,那有一座楼梯,像是用来摆放东西的推梯,又像是未完工的楼梯,就一截斜斜的楼梯。

楼梯尽头是空的,没有楼层,也没有任何东西。

哪有什么二楼?整个藏书阁若说有什么二楼迹象的话,恐怕就只有这截楼梯了。

明摆在眼前的,什么都没有,他刚转身,正准备去藏书阁四周再找找,然转身后又怔住了。

他再次慢慢转身回头,目光凝望了一下楼梯,又缓缓落在了睡奴的身上,有种感觉,睡奴似乎守在这楼梯边一样。

这么多年,这个守着藏书阁的人,一直守在这楼梯边上。

心中起了这个念头,便难再遏制那探寻尝试之心。

最终,他还是从玉榻旁走了过去,慢慢走到了楼梯下,目光顺着楼梯而上,尽头也还是没看到什么东西。

已经到了这里,哪能忍住一试,抬脚踩上了楼梯,开始一步步向上慢慢走去。

边走边环顾四周,随着一步步走高,浩大的藏书阁全局渐渐呈现,能看到其间徘徊的学员。

快走到尽头了,可尽头还是什么都没有。

直到他一脚踩上最后一级台阶时,忍不住瞪大了双眼,一扇门,有一扇门凭空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门上有“沧海阁”三字。

这真若恍然如梦一般,二楼?藏书阁还真的是有二楼!

见到“沧海阁”三字,便清晰记起了之前的声音,可观沧海!

这般布置的地方,显然是灵山藏书阁的秘境,林渊的心情不仅是兴奋,还有期待。

立时,双脚都登上了最后一级楼梯台阶,试探性的向前伸出脚尖试探,触之有物,能踩踏实,这才慢慢走向了门口。

门前,双手不费什么力便推开了门,门开一半,见到了内部的空间,见到了同样的书架,书架上也同样摆满了琳琅满目的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