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七章 睡奴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再看看四周,藏书阁外的土石草木并未有任何损毁。

刚才那么大的声势,金眉眉那般歇斯底里的击打,怎么可能不损一草一木?

不远处的山腰石径隐隐传来笑谈声,林渊走到亭子凭栏处向下望,只见几名学员在游逛谈笑,似乎并未发现任何异常。刚才那么大声势,就这山腰的人,怎么可能没有任何察觉?

那么大声势,按理说,整个灵山都有可能惊动了,为何四周一切如常,似乎没有惊动任何人?

又有笑谈说话的声音传来,两名灵山学员从藏书阁内走了出来。

两人看到了林渊,怔了一下,随后皆快步过来,站在亭子外面一起拱手行礼,“林师兄。”

“二位师弟好。”林渊也拱手了一下,反正凭他的资历,喊师弟准没错。

两人没有打扰,只是多看了金眉眉两眼,便离去了。

很显然,藏书阁内的人,也未察觉到山上有任何异常。

怎么回事?难道是幻觉?可是……林渊目光又落在了酣睡的金眉眉身上,幻觉?

他走近了,尝试着喊道:“金会长,金会长,金眉眉,金眉眉……”后来还边喊边推了一下金眉眉的肩膀。

结果金眉眉睡的跟死猪一样,竟还打着轻轻的呼噜,脸上偶尔还泛起傻笑模样,还会吧嗒一下嘴,断了一缕又拉出一缕的口水滴答。

林渊探两指,轻轻搭在了她的颈项脉搏上,施法查探到了金眉眉整个人的状态,气息很均匀,无伤无恙。

不会有错,确实是金眉眉,不是幻觉,也好好的活着,只是睡着了。

“金会长?”林渊又忍不住两指扯了她脸皮拉了拉,竟然还是不能唤醒。

凭金眉眉的修为,这未免有些不正常,究竟怎么回事?

林渊东张西望一阵后,掏出了手机,开始对着金眉眉拍摄,拍下了她口水滴答时而梦呓时而傻笑的丑态,拍下了金眉眉往日人前看不到的丑态。还伸手拍打了打金眉眉的脸蛋,扯了扯她脸皮,都给拍下了才罢手。

出了亭子,林渊盯着藏书阁一步步走去,他意识到了,问题可能就出在藏书阁。

藏书阁的规矩他是知道的,为了避免有损藏书阁,藏书阁内外的山顶上是不允许出手打斗的。如果刚才的一切都是真的,那就是金眉眉追来的施法压制触犯了藏书阁的禁忌。

为何会如此?他在灵山三百多年,也是头次见到,虽然知道藏书阁的规矩,但以前没见过有人坏藏书阁的规矩,因而没见过这异象。

这藏书阁里到底隐藏了什么,居然能瞬间压制住金眉眉?

小诸天!林渊站在藏书阁门口凝视了一阵匾额,最终迈步上了台阶,激发了手上的学员通行法牒,一道毫光发出,令门口法禁荡漾出波光涟漪,他走了进去。

浩大书阁内,明暗适度,一排排的书架,摆满了各种书籍,有简、有牍、有书、有卷、有铭文,甚至有甲骨。

藏书阁内,所藏不止修行功法之类的东西,还有各种文志,可谓包罗万象,可供灵山学员做各种求知和探索。

有人说,这才是灵山精华所在,许多老师都会来此求知。

创建灵山时,这里除了有仙庭搜罗来的各种典籍外,据说大半都是龙师雨的私人捐献,据说龙师雨把自己历经仙界两朝的收集都放在了这里。

由此可知,这灵山藏书阁的规模有多大,诸界最大的藏书之地,谓之小诸天!

在外面看,藏书阁并不大,可入内一看,却给人恢宏感,很大。

游荡在其中人,会有沧海一粟感。

林渊在灵山三百多年,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可谓早就将整个藏书阁给逛遍了。

但今天的心情格外不一样,因为见到了藏书阁真正不寻常的一幕,不疾不徐左右打量,不是来看书的,而是来寻找答案的。

还有一些灵山学员在内,不时能见到盘膝坐在书架旁地上的学员,都看的很投入,没人管其他人。

在这里可以看到灵山学员的阅读选项,藏书阁内许多摆放杂项类的书架旁几乎无人。

四处打量,脚下未做停留,直奔目的地,来到了藏书阁内的一角。

角落里,摆放着一张温玉石榻,榻上睡着一个裤腿破烂及膝的赤足人,因为蓬头垢面脏兮兮,让人看不清是显年轻还是显年老。

赤足人静静侧卧在那,偶尔翻个身,身上没有披盖,却有满头的浓密长发和长长的胡须。

头发长到了能用来当被子盖,整个人几乎被须发覆盖在了其中。

林渊的目光盯在了赤足人的须发上,灰白色的须发,也正是冲这个来的。

他之前在藏书阁外经历异象时,看到灰白色丝缕时就感觉眼熟,和眼前的灰白色须发一模一样。

藏书阁的书籍只许看,不许带出去,这是规矩。

用藏书阁的话来说,有限制才知道珍惜,看的时候才知道用心和认真。

藏书阁屹立至今,还未听说过有人不守规矩能把书籍给带出去的。

现在想来,好像没人能成功偷偷把东西给带出去过,没有出过例外。

藏书阁内的氛围自由,没什么管理人员盯着你,若非说藏书阁内有一个管理员的话,就是眼前的赤足人。

似乎没人知道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只知叫做睡奴。

是龙师雨历经两朝的两名随从之一,早年跟着龙师雨逍遥诸界。

这个睡奴嗜睡如命,龙师雨创立灵山后,就将他扔在了藏书阁内,此后似乎没人见他醒过,进出藏书阁的人看到的是他一直睡在这儿。

久而久之,似乎成了藏书阁的一个摆设,不说起的话,几乎让人忘了这么个存在。

据说,仙帝仙后来了这里,也没能唤醒过他。

可林渊感觉之前的异象就是出自于这位,还是忍不住试了试,拱手躬身道:“林渊拜见先生,先生……”

连唤好多声,哪怕声音大些,睡奴还是没任何反应。

反倒是因他的唤声惊动了一些其他的看书的人,纷纷从书架旁走出翘首看向这边。

此时,大家才发现他来了。

有几人过来拱手行礼,其中一人笑声道:“林师兄,不用叫唤,这睡奴嗜睡如命,唤不醒的。”

另有人道:“林师兄,藏书阁内不得大声喧哗。”

“是我失态了。”林渊笑着拱手,表示抱歉。

有人问:“林师兄可是要查找什么,不妨说说,我们可以帮忙找找。”

林渊摆手,“不用不用,我就是好奇,即将离开灵山了,以后只怕没了机会再见,想和他打个招呼,告个别。”

哦!众人恍然大悟。

有人笑道:“林师兄,心意到了就行,他应该是不计较这个的。你没听说过么,仙帝来了也未能唤醒过他。唉,也真是服了他,居然能一睡这么多年。”

“你们忙你们的吧。”林渊挥了挥手,示意散去。

几人拱了拱手,就此散开。

林渊转身回头,又看了看横卧玉榻的睡奴,低声道:“想必刚刚在外面是先生出手,我说什么想必先生是能听到的,林渊在此谢先生相助。”拱手相谢,却发现对方依然毫无反应。

没办法,他总不能过去动手,这种不明厉害的人,他也不敢轻易造次。

白白一场,林渊只好转身走开。

多年未来藏书阁,既然来了,他抱着逛一圈的心态,看着藏书阁有无什么其它变化。

至于外面的金眉眉,就让她睡去吧,估计在灵山也不会有人对她怎样。

左顾右盼走着走着,见到前方书架下落着一卷书籍,不知是哪位看完后忘了放回原位还是怎的。

他正想走去捡起,将其给归位,却突然脚步一顿,只见地上那卷书籍竟轻轻飘起。

他法眼细看,立见是一根灰白丝线将书籍给卷起,轻轻放回了书架上摆放整齐。

林渊骤然转身四顾,却什么都没看到,快速回走,走出那排书架一看,发现睡奴还在玉榻上。

凝视了一阵,带着满心的疑云转身,慢慢踱步在一排排的书架中。

走着走着,忽猛回头看向一侧,只见书架另一边,也有一人在慢慢走着,拖着长长的灰白长发,从侧面也能看出其脏兮兮的样子,啪嗒啪嗒的赤足走路声。

睡奴?睡奴醒了?林渊惊讶不已,立刻快了几步,绕过这道书架,欲行礼拜见。

谁知侧看还在的睡奴,一绕过书架,发现过道空空如也,哪有人影?

问题的关键是,凭他的修为,人近在咫尺,居然丝毫察觉不到对方靠近的动静,这一转瞬也丝毫发现不了对方离开的动静。

没人能想象他此时的心情,真正是惊骇无比。

这?又是幻觉不成?

若真是幻觉的话,他不得不承认,怕是比燕莺的幻术都不知要高明多少倍。

警惕四顾,快步连过几道书架,没有看到睡奴人影,上面也没有,只见到过道里有个别学员盘膝翻书。

他带着满腔的疑云,一步步警惕审视着四周,审视这以前觉得寻常,此时却觉得无比神秘的藏书阁。

好一会儿都未再发现异常之际,耳畔突然却传来一个男人的幽叹声,“你来了。”

林渊猛转身,紧急四顾,还是没发现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