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五章 练手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金眉眉先不管,只要他在灵山,目前的情况,金眉眉暂时也不能随意奈何他。

他现在主要应付的是夏凝禅。

三日之期,夏凝禅如约而来,一来还表示抱歉。林渊却表示感谢,还表示事情过去了,不要再提。

论剑,用嘴,两人盘膝对坐,林渊先向他讲故意,讲一场打斗故事,以弱胜强的故事,听的夏凝禅颇为神往。

上面讲着,下面的门口也有人在偷听,是黎裳。

她很想上去参与,奈何有舅舅的提醒在前,让她不要再和林渊来往,可心上人就在上边,不见?也不接近?这心绪很煎熬,百爪挠心的很。

还不上来?讲故事的林渊不时向下方洞府那边瞥上一眼,讲到半途突然微微一笑,“凝禅稍等,我去找个人来。”

夏凝禅愕然,“找人?”

林渊:“找个人来陪你练手,光动嘴讲没用,找个人来陪你演示,我再说起来就比较容易深刻理解了。”

夏凝禅迟疑道:“师兄,咱们两个直接交手不好吗?”言下之意是,用得着找别人吗?

林渊应付他是随手的事,“起先两人,之后要多人围攻,穷于应付更见效果!”

夏凝禅恍然大悟,点头,表示明白了。

林渊:“稍等,很快,我去去就回。”

夏凝禅期待着点头。

林渊闪身飞去,没多久便带了个人过来,一个女学员,而且是个长的还不错的女学员。

不难找,林渊瞅中一个长的还可以,过去跟人家说想请帮个忙。

一听说是陪夏师兄一对一的单独练手,女学员自然是乐于助人,羞赧着答应了。

倘若这个不答应没关系,绑了夏凝禅,不怕勾不来女学员。

女学员略带羞涩地跟着林渊飞来了。

站在洞口的磨磨蹭蹭的黎裳忽抬头,见到了林渊,也见到了林渊带来的人,一愣,居然是个女人?陪夏师兄练手的居然是个漂亮女人?

“凝禅,这位是古青兰古师妹,不但长的漂亮,人也热心肠,愿意花时间陪你练手。”带了人来的林渊介绍了一下。

夏凝禅客气:“古师妹,有劳。”

古青兰温柔款款的声音回道:“夏师兄不用客气,也是来跟夏师兄学习的。”

下面洞口侧耳倾听的黎裳手脚不自在,上面对答的声音,总感觉让自己憋的慌,听上面那女人款款温柔的声音怎么听怎么做作。

“正面交战,与修为高的对面冲击,还有一种方式,谓之侧杀……”上面林渊的声音又响起,讲解了一招迎战方式后,又道:“你们两个可以试试,这里不适合全力比试,双方都压制好修为。古师妹,你将修为压制在地仙上人境界,夏师弟以最低的真人境界修为正面进攻。”

下面的黎裳实在是绷不住了,终于出了洞府,到了露台尽头的山坡边缘,朝上看。

林渊眼角余光瞥了眼,当没注意。

一男一女摆好架势,持剑皆未去除剑鞘,凭两人的修为,以低修为进攻,就算被击中也不会受伤。

两人依照林渊说的方式,同时正面冲击,相撞的瞬间,佯装麻痹对方的夏凝禅猛然爆发,突击中突一个爆闪侧开,同时一记侧击,刚好打中了古青兰的腰部,将古青兰“呀”一声打飞了出去。

闪开的夏凝禅又赶紧闪身而去,一把抓住了古青兰的胳膊,将她给拽住,避免了她被打落山下。

飞回原地,夏凝禅关切道:“古师妹,你没事吧?”

古青兰羞答答道:“没事。”

林渊哈哈笑道:“凭你们的修为,这点攻击力怎会有事。古师妹,我要说你了,让你把修为压制在上人境界,你也不该磨磨蹭蹭啊,你就以上人境界的攻击力全力攻击便可,否则岂不成了故意挨揍?凝禅也达不到练习交手的效果啊!”

黎裳面无表情地盯着古青兰,心里暗暗咬牙,装的,这贱人一定是故意装的,偏偏夏师兄不知这女人心机,还当真了去挽救,被贱人故意占便宜都不知道!

林渊乐呵呵的声音再次响起,“来,再来一次,要压制着修为真打,不要手下留情。”

夏凝禅亦点头道:“古师妹,你尽管放开了出手。”

“好!夏师兄,我可不客气了。”古青兰一声招呼,嗖一下,率先冲出动手了。

砰!这一下,夏凝禅稍逊一筹,被打飞了出去,古青兰又连忙去扶他,被扶者忙说没事。

两人就在那练着,等到夏凝禅练出了点味道,林渊也加入了进去,与古青兰一起以高一等的修为联手围攻夏凝禅。

他一介入,那就很容易出问题了,导致古青兰不时与夏凝禅发生肢体接触,或身体上的亲密碰撞。

甚至,一不小心出现了男女措手不及抱个满怀的情形。

对下面的黎裳来说,简直是不堪入目,不知银牙暗咬了多少次。

不管怎么看,那声声亲切关怀,都让她觉得好假,从古青兰看夏师兄的眼神中就能看出不对,觉得古青兰是在故意装温柔体贴,安的什么心思当她不知道吗?偏偏夏师兄不谙女人心思,当了真,再这样下去,怕是要被蒙骗了。

看着看着,她走回了洞府内,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好不容易熬到天近暮色,熬到上面整个白天的腻味纠缠过去了,古青兰也笑着离开了,躲在洞府门口的黎裳终于呼出了一口闷气。

“师兄果然高明,经你这一天的指点,我茅塞顿开,这次收获着实不小,回去要好好揣摩,三天后当再次前来论剑,希望师兄不要嫌打扰。”夏凝禅很兴奋的声音传来。

林渊快意的笑声传出,“好,我与古师妹配合出了些默契,一刚一柔对你展开进攻正好,三天后我再请她来联手,继续揍你。渐渐加大攻击力度,打伤了可别怨我们。”

“好!想必古师妹这次的收获也不小。师兄,告辞。”

“告辞。”

在下面目送夏凝禅的身形远去后,黎裳银牙咬了嘴唇,她很想问夏凝禅,你傻不傻,被人家的做作骗了不知道吗?居然还要找那女人?

可她能说什么?她只感觉再这样下去的话,还不知道夏师兄要对那贱人产生怎样的好感,搞不好要令夏师兄贻误终生啊!

这一个白天下来,她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眼睁睁看到,耳朵清清楚楚的听到,真正是在嫉妒中煎熬过来的。

“唉,想弄点吃的怎么这么麻烦?”上面忽传来林渊隐隐约约的叹声。

黎裳怔了一下,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立刻闪身而出,飞到了上面洞府外的坪地上,只见林渊正蹲门口旁垒石头摆一个简易灶台似的,当即走过去笑问道:“林师兄,你在作甚?”

“黎裳啊!”林渊抬头看了眼,又继续拨弄石头,“没什么,在不阙城几十年,养成了早晚喝碗粥的习惯,隔了些时日,有点想了。唉,以前一直是别人动手,自己没动过手,有点不太会弄。”

黎裳:“何须这般麻烦,用法器熬粥不更方便吗?”

林渊摆头,“不一样,不一样,碳火慢慢熬出来的更合胃口。”

黎裳当即蹲下道:“我来帮你弄吧。”

林渊诧异,“你这个大小姐出身的,会吗?”

黎裳主动上手了,“没做过,也见过,上上手就会了。林师兄,你歇着,我来弄吧。”

林渊:“那就有劳了。”他还真起身歇着了,搬了张椅子往洞府门口一坐,一卷书,坐那慢悠悠翻看着,不时瞥上一眼笨手笨脚的黎裳。

不管活了多少岁月,没做过的事情就是没做过,这一动手,黎裳才发现不简单,决定回头找会的人学学。

林渊不管,任由她折腾。

好不容易飘起了炊烟,合上了钵盖,黎裳总算松了口气,找了个由头开口道:“林师兄,今天你这里好像很热闹的样子。”

借着洞内光亮翻书的林渊怔了一下,想起什么似的,哦了声道:“今天与夏凝禅在这里交手试练,没打扰你修行吧?”

黎裳笑道:“没有没有,出来看过一眼,还看到个陌生的人。”

林渊又哦道:“那是古青兰古师妹,找来陪着练手的,对了,本来是想找你的,你住在下面也方便,可看到你在修炼,不便打扰,才找到了古师妹。”

黎裳欢快道:“林师兄不早说,打声招呼便是,跟着你们两位高手陪练,还能跟着学点东西,下次再联手,直接找我就行了。”

林渊迟疑,“这……不耽误你修炼吧?”

黎裳俏皮道:“你们这样打着,我在下面也没法安心修炼,不如跟着你们学点本事。”

林渊点了点头,“到时候再说。对了,这次考核的考题什么时候出?”

黎裳:“应该还要再等等吧,我帮你打听,有消息了告诉你。”

两人在那聊着,远处一个人影飞来,落向黎裳洞府时,见到黎裳在林渊洞府门口煮东西,不由愣住,慢慢落在了黎裳洞府外,干等着,也不上去。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简上章。

他是来找黎裳的,至于林渊,他是不敢再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