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四章 赔付款到位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金眉眉顿被激怒,“你想什么呢?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回事,不要信林渊的鬼话,那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谁真的对你好,你不知道吗?”

夏凝禅:“外婆,这种好,我不需要!”

“你……”金眉眉被他气得够呛,气得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真想把事情真相告诉他,不是这里在报复,而洛家在报复。

洛家没有找这边直接说,而是跟下面负责此事的人暗示了一下,下面人当即上报了。

她不置可否,没有表态,不表态其实也是种态度。

给陆氏的赔付款,不是要不给陆氏,只是要拖一拖,这么大的数额引起的注意说大可能不大,说小也不小,谁也不敢明着违规,所以也不可能不给。

对经商的人来说,都知道扣住陆氏这么大一笔款项意味着什么,就是要搞垮陆氏。

可是没办法,琳琅商会的买卖四通八达,水神洛青云在某些区域是有自己势力的,你今天不给人家面子,明天人家就有的是办法刁难你,这里不可能什么事都找仙宫出面来解决。

她只能是一定程度上的默许。

然而这种事不好告诉夏凝禅,就凭夏凝禅这种不成熟的态度,越发不敢告知,万一夏凝禅跑去跟林渊解释说是洛家搞鬼,一旦在林渊手上留了把柄,一旦林渊借由搞起来,她和夏凝禅都要被扯出来查。

凡事有规矩,有些事只能做,是不能说的。

她强咽下怒气,尽量心平气和道:“禅儿,你听我说,这事不是我在报复,我不至于如此心胸狭隘。”

夏凝禅:“敢问外婆您一句,比试前,您是不是联系过林渊?”

金眉眉怒道:“是林渊跟你说的?”

夏凝禅:“看来是真的。”

金眉眉怒斥:“那家伙不是个好东西,禅儿,你回来一趟,有什么话,我们当面说,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很复杂,我会跟你慢慢说清楚。”

夏凝禅却不应这茬,“外婆,我求您了,放过陆氏好吗?”

金眉眉仰天闭目了好一阵,面对电话里的持续哀求声,最终叹道:“好!我答应你,陆氏的赔付款会立刻给他们。”

夏凝禅:“真的吗?”

金眉眉顿时又被激怒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连我承诺的话也不信了吗?”

夏凝禅那边一阵安静后,低声回道:“没有,外婆说了自然不会食言。”脑子里想的却是之前求对方不要干扰林渊和他比试,结果对方还是没忍住。

金眉眉强摁怒火,“禅儿,我们也好久没见了,你回来一趟吧,外婆想你了。”

夏凝禅:“考核之前我想安心修炼,待考核完后,我再去看望您。”说罢竟直接挂断了通话。

手机往眼前一放,金眉眉两眼简直是要冒火,“呀!”一声尖锐刺耳的愤怒,直接将手机砸了个四分五裂,转身双手撑在了扶栏上,可谓气喘吁吁了好一阵。

婢女都被吓了一跳,从未看过她这般失态,噤若寒蝉。

金眉眉脸上涌现出了伤心神色,因为在乎,所以被伤了,夏凝禅的态度真的伤了她的心。

她到了今天这个地步,男女之情什么的已经淡了,许多事情已经看透了,需要哪个男人排遣寂寞,也不是什么难事,很容易安排,婚嫁什么的已经不需要了,她真的是把夏凝禅当成了自己的唯一至亲,当成了自己的心肝宝贝,悉心栽培。

可这孩子突然不听话了,竟然在抗拒她了,她无法接受,也不能接受!

撑在扶栏上,低头了一阵,如同被抽干了力气一般地慢慢说道:“通知下去,陆氏的赔付款立刻转过去,就这样办吧。”

婢女:“就这样让林渊得逞?”

金眉眉:“你还不明白吗?禅儿已经上了他的钩,这事一开始就是预谋好了的,他这次回灵山就是带了目的回来的,挑战禅儿,杀洛淼,不阙城那边有人精心预谋好了一系列的动作。林渊将禅儿握在了手中当人质!你信不信,我这里只要不放钱给陆氏,灵山马上要传的沸沸扬扬,说禅儿因比试失败,琳琅商会在报复。到时候真如禅儿所言,情何以堪,在灵山还如何见人?你当林渊或者说他背后的人不敢这样做吗?”

婢女:“洛家那边怎么交代?”

金眉眉:“就说拖不下去了,让他们自己猜去。”

婢女:“好。”

金眉眉忽抬头咬牙道:“不惜花了四十多年的时间对其进行培养,这家伙回来的势头,我越看越不对劲,不知道他背后的人究竟想搞什么,我不希望禅儿成为当中的棋子,想办法安排一下,我要和林渊见面。如有必要,我就再去一趟不阙城,当面会会罗康安。”

婢女:“好!”

夜幕降临的不阙城,罗康安家的院子里,有酒有菜,有人对坐喝酒。

隋老大又亲自拎了酒菜来,陪着罗康安吃喝解闷。

这些年来,两人可谓臭味相投,隋老大也真正是把罗康安当做了一条大腿来抱,有什么事一声招呼便来了,不管自己手头有什么事都立刻放下跑来。

罗康安有什么事吩咐的话,隋老大也真正是做牛做马竭尽全力。

一般人,尤其是到了罗康安这种身份地位的人,也不会经常和隋老大这种人厮混在一起,可罗康安貌似不在乎。

其实真正愿意和隋老大来往的原因,还是因为罗康安自己如今的身份不方便外出鬼混,而隋老大在不阙城某些方面的路子广,罗康安的意思很简单,让他帮忙悄悄安排些美色送过来。

隋老大被吓的够呛,当年的事他记忆犹新,刘家为了个女人结果把事给闹成那样,也把这里原来的女主人给逼走了,他哪敢帮罗康安找女人,一旦让未海城那边的刘家知道了,他还想不想活了?

别的事都好说,让他去打打杀杀都没问题,唯独这事,隋老大死活不肯,明摆着找死的事,哪能干。

而如今,罗康安就算有那心思,也没那贼胆了。

林渊走时,做了安排,燕莺也搬到了这里住,与罗康安同上班同下班的,算是让盯着罗康安。

一流馆那边又恢复了冷冷清清的状态。

麻烦的是,见有个女人住进来了,刘星儿又安排了两个护卫过来,说是护卫,其实也是盯着罗康安的。

这过的什么日子?罗康安天天暗地里骂娘。

如今的罗康安和未海城城主的关系闹的也挺僵的,因为罗康安的油盐不进和不可理喻,令刘玉森的目的没达到,还搭了个女儿给罗康安,刘玉森能高兴才怪了。

闹僵后,几十年来罗康安一次都未去过未海城,同时刘玉森也扣住了女儿,不让女儿往这边调,只能是刘星儿有空就往这边跑。

刘星儿也不容易,两边说好话,逢年过节的自己买上礼物送给父母,说是罗康安买的。

刘玉森又不傻,气的牙痒痒,有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刘星儿嫁了个这样的丈夫也没办法,可见鬼的是,刘星儿也不知中了什么邪,就是喜欢罗康安,这么多年了就是不腻,只要有空就不管不顾地往罗康安这跑,谁又能说什么?

两人吃喝吹牛间,罗康安接了个电话,来自仙都的电话,接完嘿嘿一乐,回头朝屋里方向喊了声,“没事了,人已经从都务司放出来了,已经回了灵山。”

屋内的燕莺冒头看了眼,又隐没在屋内。

罗康安又嘿嘿着摇了摇头,他就知道林渊不会有事,果然不出所料。

对面的隋老大忍不住问了句,“仙都都务司吗?谁放出来了?”

罗康安哦了声,又吹牛道:“我那个助手林渊,回灵山了,在灵山与人比试,杀了水神洛青云的孙子,被抓了,我找人疏通了一下,没什么事,已经放了。”

“噗……”隋老大嘴里的酒差点没噗出来,瞪大了眼睛,杀了水神洛青云的孙子,这还叫没什么事?

这家伙得多大的关系啊?隋老大眨了眨眼,又赶紧双手举杯敬酒……

秦府,晚餐餐桌上,白山豹接了个电话后,对众人道:“都务司已经结案了,林渊无罪释放,已经回了灵山。”

秦仪顿时松了口气。

秦道边与柳君君面面相觑,情况都已经听说了,就林渊那种只配站在角落里的人,居然能干出这样的事,还能全身而退,对他们两个来说,真的是难以置信。

都听说了罗康安扬言能摆平的事,果然没事!一个个都很沉默,都在暗中嘀咕,秦氏这副会长到底还有多少底细没暴露出来,秦氏这是请了尊什么样的大神回来啊?

……

监波司,洛伏波静坐在一张案后闭目养神,一人从外匆匆来到,俯身在他耳边道:“琳琅商会把陆氏的赔付款全部结清了!”

洛伏波骤然睁眼,面色阴沉,嘀咕自语,“难道真是仙宫的意思?”

洛青云虽然说了让住手,可他还是没能忍住,想侧面找点麻烦,但这反响似乎印证了洛青云的话……

赔付款快速到位后,陆红嫣也第一时间通知了林渊。

而林渊也接到了金眉眉那边希望见面的电话,林渊拒绝了,说要安心准备考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