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二章 透着一股邪性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一开始,林渊也没想多,心思也不在陆家头上,待快到陆家了,他的心绪竟莫名不安起来。

车进了陆家的院子,下人过来开门迎接,说了句听说小姐男友来了,老爷和夫人都在客厅等着,林渊又开始不太正常的东张西望。

二人走到客厅门口时,林渊的步伐竟有些犹豫,低声问了句,“你确定我们这样的关系,你父母不会在意?”

看出了哪不对,陆红嫣噗嗤一笑,没想到一向杀伐决断的霸王,也有不敢淡定见人的一天,当年拿她父母要挟她时的勇气哪去了?解释道:“没事,我父母很开明,我也不是不懂事的小姑娘,他们也相信我自己的选择,知道你我在一起没反对过。”

说罢伸手,有那么点将林渊给拉进去的味道。

客厅内,主位上,陆山隐和乔玉珊一人坐一边,静悄悄坐那,无视了女儿,皆盯着林渊打量个没完。

“爹,娘,你们一直想见的林渊,我给你们带来了。”陆红嫣拉着林渊到了两人跟前笑道。

林渊拱手见礼,“伯父,伯母。”

夫妻两个坐那,互相看了眼后,乔玉珊站了起来,对林渊招了招手,示意站近些。

林渊略怔,但还是上前了。

乔玉珊正面瞅瞅,又慢条斯理地围绕林渊绕圈打量,看看也就罢了,竟还直接上手了。

手在林渊肩头拍拍,晃晃林渊的身板,又捏捏林渊的胳膊,拍拍林渊的后背,拍拍林渊的肚子。

哪有这样的,加上林渊的真正身份,陆红嫣脸色沉了下来,不高兴道:“娘,你干什么?”

“未来女婿上门,还不能看看不成?我总得检查一下吧?”乔玉珊阴阳怪气一声,手上越发没客气,说话间走到了林渊的背后,竟上手在林渊的屁股上拍了下,还掐了掐。

惊的林渊屁股沟子一紧,回头看,这女人什么毛病?怎么透着一股邪性?想说又不好说什么。

他立马看向了陆山隐,结果见陆山隐端着茶盏慢慢嘬着,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似的。

陆红嫣的脸已经彻底黑了,“娘,你过分了!”快步上前,拉母亲的胳膊。

乔玉珊信手挥开,继续上手,掐了掐林渊的腰板。

陆红嫣很想问问,你知道他是谁吗?你是不是还想把人家给趴光了摸一遍才甘心?当场不客气了,直接过去强行将乔玉珊拉开了,给强行摁回了座位上,低头时在母亲耳边嘀咕了一句,“您还要不要脸了?早知你这样,我就不带他来了。”

乔玉珊立刻问林渊,“林渊是吧?我刚才很过分吗?”

这不过分,什么叫过分?林渊想这样问,嘴上却客气道:“不过分。”

乔玉珊:“我为我女儿好,检查一下没关系吧?”

林渊嘴角僵了僵,还是回道:“没关系。”

乔玉珊:“你会不会不高兴?”

林渊露出牵强笑意,“不会。”

“你看看,人家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乔玉珊回头怪罪女儿。

这都成什么了,都快成审问犯人了,陆红嫣哭笑不得,刚在都务司受审出来,一来这里又继续上了,这算怎么回事?又赶紧过去拉了林渊,硬将林渊给送到一旁坐下了。

“上茶。”乔玉珊喊了声,外面立刻有人端了茶水过来,放在了林渊的跟前。

待下人退下后,乔玉珊坐那慵懒懒着侧靠在了椅子上,笑问:“林渊,这次登门,是来提亲的吗?”

“娘!”陆红嫣瞪她,真恨不得把她嘴给堵上。

林渊又看了眼陆山隐,客气道:“是来探望伯父伯母的。”

乔玉珊呵呵道:“真的假的?”

林渊:“自然是真的。”

乔玉珊啧啧着回头看向丈夫,“老陆,这年轻人的世界咱们是真搞不懂了,按我们知道的礼数,就他们这关系,第一次上门有空手来看望的吗?”

陆山隐放下茶盏,“灵山学员嘛,哪看得上咱们这种商贾人家。”

陆红嫣瞪眼瞅着他们,很想问问,你们疯了吧?

见面礼?林渊愣住了,某些方面,他不拘小节,还真没往这事上想,赶紧施法从储物戒里临时凑了件礼盒拿出,上前恭恭敬敬奉上,摆在了夫妻俩中间的茶几上,“一点心意,伯父伯母不要嫌弃。”

乔玉珊哦了声,上手就要打开礼盒看看。

哪有当着客人面拆见面礼看好不好的道理?陆红嫣快抓狂了,一个闪身过去,强行将礼盒给夺了,收进了储物戒内,沉声道:“我先帮你们收着。”同时也低语道:“你们不要过分了!”

乔玉珊只好作罢,又问林渊,“听说你们在不阙城一直同居在一起?”

“娘!”陆红嫣急的跺脚,转身快步到林渊跟前,伸手去拉,“走,这地方没意思,我带你去别的地方看看。”

“没事。”林渊牵强笑意着拒绝了,对陆红嫣摇了摇头,抬手示意陆红嫣在旁坐下,既然来了,他也想当面观察一下这夫妻两个,接了乔玉珊的话回道:“是的。”

乔玉珊呵呵道:“我女儿长的好看吧?”

林渊颔首:“好看。”

乔玉珊:“她的品行、性格,你喜欢吗?”

林渊点头,“喜欢。”

乔玉珊:“身段儿你也见过了,不错吧?”

“娘!”陆红嫣吼了声,淑女近乎被逼成了泼妇。

林渊已渐渐适应从容,点头,“好。”

乔玉珊:“伺候的你还满意吧?”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陆红嫣一脸抓狂。

林渊:“满意。”

乔玉珊叹道:“满意就好,我们两口子也就放心了,既然哪哪都喜欢……”偏头看向丈夫,“老陆,咱们就一个女儿,嫁谁不是嫁?难得是个情投意合的一对,既然女儿也喜欢,那就嫁了吧,你说呢?”

陆山隐点头,“嗯,好,我看可以。”

乔玉珊又回头对林渊道:“林渊,你看,你对红嫣哪哪都满意,我们全家上下也没意见,那就痛快点,娶回去吧?”

这番话倒是把陆红嫣闹了个大红脸,娇羞啐了声,“胡说什么呢?”

乔玉珊才不理她,只盯着林渊,见不说话,问:“这是默认同意了?”

林渊忙道:“我还没到婚娶的年纪。”

乔玉珊:“哟,没红嫣年纪大呀,敢情是我女儿老牛吃嫩草了。没关系嘛,可以先定亲的,有了名份,这样你们住在一起也能名正言顺,你说是不是?”

陆红嫣悄悄瞥了眼林渊的反应,前面急呼呼的,现在倒是不吭声了。

林渊默了默道:“现在还有诸多的麻烦缠身,暂时不合适,容以后吧。”

陆红嫣眼中略闪过一丝失望,略低了头。

乔玉珊眼角余光瞥到了女儿的反应,又与陆山隐相视了一眼。

见他没答应,乔玉珊也就没再逼迫了,叹了声道:“说到麻烦,你在灵山干的事还真是给我陆氏惹来了不小的麻烦,眼前一关怕是过不去了。”

林渊和陆红嫣皆怔,陆红嫣问:“怎么了?”

乔玉珊:“老陆,外面的事你清楚,你来说吧。”

陆山隐颔首,抬手捋须道:“陆氏的资金周转怕是要出问题了,琳琅商会赔付的事本来已经完事了,本来的赔付款应该已经到位了,陆氏也能赔偿给客户了,可是出了波折。陆氏催款,琳琅商会突然说,要进行严密审核。

也不说不给你,反正就是审核拖着,他们可以慢慢拖着,可我们拖不起,我们的客户那边急了,应该也是知道出了事,再被拖下去,陆氏非要被拖垮了不可。我四处找关系打探了下,好像是洛家掌握到陆氏的情况后,向琳琅商会施压了。有人匿名向琳琅商会告状,说那批货被劫不是反贼干的,琳琅商会以此为理由审核。”

陆红嫣沉声道:“荡魔宫都出具了证明,岂能因匿名告状而无视?”

陆山隐叹道:“有些事情,就看人家想怎么说了,想当借口,那便是借口。”

乔玉珊叹道:“林渊,你看到了吧?陆氏都快被你给搞垮了。”

林渊出声道:“伯父、伯母请放宽心,这事我来解决。”

乔玉珊:“你一灵山学员,怎么解决?解决到什么时候?解决到拖垮陆氏吗?”

“娘!”陆红嫣又埋怨一声。

林渊:“我尽快。”

乔玉珊有些气不顺的哼哼了两声。

一番叙谈后,林渊也没有久留,在这里也实在是呆的不自在。

陆家有车送林渊回去,临送人上车前,陆红嫣低声解释了一下,“我家,爹主外,娘主内,家里我娘说的算,我娘妇道人家没见识的一些话,别往心里去。”

“没事。”林渊笑着登车而去。

送走了人,陆红嫣立刻急匆匆回到客厅,对父母发脾气了,“你们今天怎么回事?娘,你什么意思?”

乔玉珊站了起来,踱步到女儿跟前,“我女儿跟了他,他若是连我一点毛病都容不下,你觉得他对你能有几分情义?你和他最后能如何,我不知道,你翅膀硬了,我也管不到了,但娘是女人,‘值得’二字知道吗?如今看来,还好,至少愿意为了你放低身段。”

陆红嫣默了默,又不高兴道:“哪有第一次上门就逼婚的!”

乔玉珊一根手指戳了下她脑门,“你确定他最后能跟你在一起?我逼婚为谁呢?我就问了问,有逼吗?你将来若是不后悔,当我什么都没说。”说罢甩袖而去,林渊不肯定亲多少让她不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