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一章 释放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说不出来不代表心里没想法,他刚刚亲眼见证了罗康安的不老实,在那故意装糊涂,越发认定了。

心里嘀咕,不是你指使的才怪了,不然林渊没任何理由去杀水神的孙子。

谁想,罗康安已横眼瞪向了他,指着他鼻子,怒道:“南栖如安,是不是你在那胡说八道?”

“……”南栖如安竟无言以对,看对方这发飙的样子,承认不好,不承认吧,又的确是他说的。

也就是正常向秦仪提供情况而已,谁知会碰上这“耿直”的,竟能毫无风度劈头盖脸就骂,看这厮上采访节目的时候,不是挺有风度的么?

对于这位,他家里也对他交代了,情况恐怕有点复杂,尽量不要招惹,尤其是竟敢派人去杀水神的孙子,简直是猖狂。能从幻境那种情况下闯回来的人,肯定不简单,他也的确是有些忌惮。

见他尴尬,罗康安懂了,怒斥道:“南栖如安,老子早就看出你不是个好东西,小白脸瞎晃悠就是不安好心,竟跑老子地盘上造谣生事来了,你他妈一个私生子闹什么祸祸呢?再敢胡说八道到处乱造谣,信不信老子撕了你的嘴!”

他不想成为洛家主要的报复目标啊!

换了当年,他绝对不敢对南栖如安说这样的话,但有些成长是在不知不觉中的,有些底气也是在不知不觉中建立的。南栖家族虽有份量,但这个什么如安公子的,他现在还真不怕他!

秦仪当即喊道:“罗副会长,注意你的言词!”

被当众捅软肋骂私生子的南栖如安脸色难看,亦沉声道:“罗康安,你说话小心点。”

“耶!”罗康安两眼一瞪,乐了,下意识两只袖子一撸,“造谣生事还有理了,来来来,咱们单挑,让老子称称你的份量,看老子能不能把你给打成一摊臭狗屎!”

几十年来,一直在跟神仙境的修士交手,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底气就这样出来了。

换了当年的话,他的第一念头绝不会是动手,而是想着如何安全第一。

这三天两头跟神仙境修士打架,一打就是几十年,都快打成习惯了。

虽然平常暗骂燕莺,可真要有点什么事耽搁了,突然不打了,他反而浑身不自在。

见这位像臭流氓似的,丝毫没有秦氏副会长的风度,这要是让外人看到,简直丢秦氏的人,秦氏副会长就这德行?秦仪怒道:“够了!罗副会长,此事和如安公子没有任何关系。”

南栖如安暗咬了牙,要不是当着秦仪的面要顾及风度,他还真就答应了这场挑战。

罗康安道:“会长,这小白脸的话不能信啊!”

秦仪厉声道:“你知不知道,林渊已经被仙宫下旨由灵山押往了都务司审讯?”

罗康安:“知道啊,多大点事,能有什么事,不就走个过场吗?”

秦仪难以置信道:“这么大的事,你居然说没什么事?你知不知道,洛家是不会放过他的。”

这话怎么听着有些不对劲,南栖如安偏头看她,怎么感觉不像是关心秦氏被牵连,而仅仅是担心林渊的安危。

“洛家算个屁,还不知道谁不放过谁呢!”罗康安一口啐骂,吹牛劲又出来了,“会长尽管放心,这事我已经找了监天神宫出面介入,决不会有事,要不了多久就能放人。”

这话半真半假,找了监天神宫出面是真,但能不能保林渊他却一点数都没有,接到林渊被从灵山拎出的消息后,他就没底了。

但有件事他有底啊,林渊特么是霸王的人呐,还很有可能是心腹,这般重要人物,霸王怎么可能放任落到仙庭手上去,招出了不该招出的东西还得了?霸王肯定要想办法救人的!

陆红嫣出事有可能,他不信林渊能出什么事,幻境一路出来,亲眼见到过林渊的本事,何况还有以上的背景,这种人能出什么事?怎么可能轻易出事。

因此,他放心的很,安心养伤,一点都不担心。

“……”秦仪、白玲珑、南栖如安皆无语,有点被他给说懵了,这厮竟能请动监天神宫出面?

南栖如安想起来了,之前获悉消息时,是听说了有监天神宫的人介入到了林渊那个女友的家里,当时义父还奇怪了一句,监天神宫怎么会插手这事?

现在他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似乎找到了答案,难道是这厮的手笔?

秦仪迟疑道:“你真请动了监天神宫出面?你怎么会请动监天神宫的?”

罗康安洒脱道:“这事我还能胡说八道不成?至于怎么请动的,不方便直言,还请会长见谅。”他也不好意思说出口,能说是被逼婚时服软的代价吗?

几人惊疑不定,此时的罗康安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怀疑却并非全然不信,从幻境回来的情形,的确透着一些不可思议,秦仪也早就感觉到了……

水神宫外的山崖边,获悉审判结果的洛青云绷着一张老脸不吭声,目中透着阴霾。

跑来的洛伏波悲声道:“爹,无罪释放,您难道就不出面争辩争辩吗?”

洛青云沉声道:“以都务司的最终审判结果为准,事情到此为止!”

“什么?”洛伏波满脸的难以置信,“淼儿经常往灵山跑,他去追求那个明环可是您的意思啊,若非如此,焉能遭此横祸?明眼人都知道,林渊摆明了就是听命于罗康安来报仇的,林渊也亲口吐明了,真的任由这般逍遥法外吗?这口气如何能咽下?爹,淼儿死的冤枉啊!”

洛青云深吸了一口气,没错,孙子去追明耀辰的孙女正是他的意思。

因为有件事也令他如芒在背,五行主神的后裔可以免试入灵山之事,他接手水神之位后,居然得不到这项特权,令他颇感羞辱。然而龙师雨坐镇灵山时,规矩是龙师雨定的,加之龙师雨影响力太大了,仙帝又许诺了权利,他也没办法。

硬杠龙师雨,他还不敢,只要龙师雨还在一天,他在朝堂上喊破喉咙也没人会帮他说话。

后来龙师雨死了,他又示意了自己孙子去追明耀辰的孙女,目的简单,和明耀辰成为一家人,让灵山松口。

面对儿子的声声哀鸣,他缓缓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罢手吧,你不要乱来。”

洛伏波:“如今的灵山有何可怕?爹为何如此这般忍气吞声?”

洛青云偏头看向仙宫方向,“仙宫看似给了我面子,把林渊提了出来受审,只是为了堵人口舌罢了。你别忘了,监天神宫的那两个监审,一直在护着姓陆的女人,这是不想让她开口啊!”

洛伏波怔住,想了想,“爹的意思是,这是仙宫的意思?”

洛青云目光诡谲道:“上面也让我们停手了,否则会有人希望我们一直斗下去,不要给人当了枪使!”

洛伏波不解,“区区一个林渊,也配谈跟我们洛家斗?”

洛青云:“背后的罗康安呢?火神寂澎烈摆下那么大的阵势,还被罗康安闹了个灰头土脸,你以为凭罗康安一人之力能从容离开幻境,还能从容带回幻眼?罗康安身边长期跟着一个神仙境修士,这些你都看不见?有人想知道罗康安的背后还有什么,明白吗?报仇的机会有的是,不急在一时,待林渊离开了灵山,你还怕没机会?”

洛伏波若有所思,大概明白了父亲的话中暗指什么,顿感憋屈……

都务司刑案大堂门外,都兰约出来了,林渊和陆红嫣也出来了。

都兰约回头看了林渊一眼,没说什么,闪身飞走了,他是有资格在仙都上空飞行的。

灵山随从也跟之而去,监天神宫的也走了。

林渊和陆红嫣相视,后者嫣然一笑。

没事了,过了几堂后,林渊咬死了是误杀,陆红嫣亦咬死了林渊没说过什么蓄意谋杀的话,有人盯着,都务司又不能屈打成招,最终也只能是不了了之,把他们给释放了。

“回去吧。”林渊给了句。

陆红嫣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爹娘一直想见见你,听说你回了灵山,又老是提起,要不要跟我回去一趟?”

林渊默了默,想想也是,和陆红嫣的男女关系已经摆在了明面上,不去见见的确不合适,遂点头道:“好,既然出来了,就顺便去见见。”

陆红嫣顿时欣喜,伸手挽了林渊的胳膊,一起步行,真宛若夫妻一般,引来许多人侧目后,她竟有些兴奋,她喜欢这种感觉。

路上无人时,陆红嫣忍不住问道:“监天神宫是怎么回事,这次可谓一直护着我。”

林渊:“罗康安的关系,当初楚鸣皇来不阙城逼婚,威逼利诱之下许诺了帮罗康安一次,这种人不会轻易食言。”

陆红嫣:“那个借剑的简上章上堂对质,你为何要把他给扯进来?”她一看就知王爷是故意的。

林渊:“此人是云轩城城主的儿子,还有个紫澜城城主的女儿,名叫黎裳……”把大概的情况讲了下。

陆红嫣听后莞尔一笑,“被你这样一搞,他们哪还敢靠近你。”

林渊:“主动送上门的,由得了他们?”

两人走了一段路后,陆家派来接他们的车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