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三章 休要让凶手跑了!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伴飞途中,陆红嫣问了句,“怎样?”

“死人一个。”林渊的回答简单干脆。

陆红嫣知道他一旦出手,不可能杀不掉洛淼,但是,她回头看了看,那明显还在比试场上空的云雾,也不见死人掉下来,不过此时倒是发现云雾在慢慢由风吹的淡散,似乎收不住了。

林渊知她疑惑什么,“我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状况。”

陆红嫣:“怎么回事?”

林渊:“脑袋硬凑在脖子上,绷着,不敢断气,不敢乱动,不过撑不了多久。”

还有这种事?陆红嫣稀奇,倒是想回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也只是想想,不可能再回去,思绪回来提醒道:“洛家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林渊:“洛家的人应该会很快赶到,你先回家吧。”

陆红嫣叹道:“好不容易进来一趟,还想看看你的住处呢。”

“有机会,下次吧。我先处理后事。”

“嗯。”陆红嫣应下,知道再留下已经不合适了。

事到如今,她也清楚,今天就不该来,不该在今天的公众场合露面,未经允许主动跑来的确有点任性了。

今天这一露面,王爷和洛淼的相遇便把她给明着掺和了进来,她肯定要引起洛家的注意,洛家一出手肯定有麻烦。

可王爷什么都没怪罪,她没过线,如今跑来也谈不上犯错,王爷一句多话都没有,显然是要把事给担了,王爷是个能担事的人……

离场了?走了?

比试场内的所有人皆回头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

众人再看看那团渐渐散去的云雾,已见若隐若现的巨龙,一个个疑惑,这是比完了呢还是怎么回事?

“立当,这怎么回事?”牧雪问身边的丈夫。

沈立当略摇头,“搞不懂。”

三分殿内,光幕前的明耀辰狐疑道:“什么情况?”

林渊人都走了,洛淼那边是死是活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受伤了也能有个好歹呈现吧?

总院监何深深立刻掐指诀施法,光幕里的画面立刻出现了变化。

比试场云雾之上的监视法器立刻有数只俯冲下来,冲进了云雾内,冲到了水龙的身边,发现水龙静浮空中一动不动,监视法器当即沿着水龙的身躯绕圈飞行。

很快,找到了龙头内洛淼的位置,能朦朦胧胧见到洛淼的人影在其中,但却看不清是什么状况。

都兰约也奇怪了,“洛淼在干什么?”

都很纳闷,总不至于是死了吧?死人又怎么可能驾驭那么庞大的水龙继续在空中浮停,同样的道理也可能是被施法定住了。

迟迟等不到洛淼现身,比试场观战者已是议论纷纷。

等了一阵后,洛淼的两个手下有点急了,没得到洛淼招呼,又不好擅自入场,遂双双飞到了简上章的身边。

一人沉声道:“林渊刚才跟你说了些什么?”

简上章纳闷道:“没说什么呀?”

那人道:“我明明看到他跟你说话了。”

简上章示意了一下手中剑,“还了我剑,说我的剑不错,还有……还有……”

那人喝道:“吞吞吐吐什么?还有什么,快说。”

简上章腹诽,但也知道两人的身份是水神那边的人,不能轻易得罪,支支吾吾道:“大概的意思是说洛淼是个花架子,林渊好像说什么失手了,我也搞不懂什么意思?”

“失手?”两位随从面面相觑,皆有些惊疑不定。

正这时突然传来了嘈杂声,“出来了,出来了。”

两人立刻回头看去,只见已消散不少的云雾中,那只巨龙正在缓缓下沉,缓缓坠落出了云海,庞大身躯逐渐清晰在了众人的眼前。

一动不动的水龙龙头内,大家能看到洛淼朦朦胧胧的身形在。

洛大人怎么回事?两名随从相视一眼,心中有同样的疑问。

“咦!”观战人群中有人发现了什么不对。

很快,所有人都发现了,龙头内似乎出现了一点嫣红,都发现洛淼的四肢似乎动弹了一下。

那点嫣红逐渐扩散,渐渐晕染成团,如同大范围染开的红墨水。

两名随从也渐渐瞪大了双眼,目露惊恐神色。

有点见识的人都能看出,那恐怕不是什么红墨水,而是血水。

就在两名随从要去一看究竟时,砰一声响,缓缓下沉的水龙四分五裂,是爆开的。

明显是法力失控之下崩解了。

大量的水轰然倾泻,冲击在了大地上,洛淼也在空中现形了,万众瞩目之下,突然身子一歪,坠向地面。

诡异的是,坠落的过程中,洛淼的脑袋居然和身子分开了。

洛淼的四肢还在动弹。

“啊!”观战现场的人们,顿时如同炸了窝一般,全部震惊了,骚乱成一片。

“大人!”两名随从悲呼,顾不上什么比试规矩了,齐齐急速闪身而出。

没让洛淼身首异处的残躯落地,一人抢到了洛淼的脑袋,一人抢到了洛淼的身子,都湿漉漉的。

瞪大了眼睛的首级,似乎死不瞑目。

地面如同被洪水侵袭了一般,泥浆横流四溢。

各抱一物的两名随从,浮空在离地面几丈高的位置,皆头皮发麻,撞上了这种事,真不知道回去该如何向洛家交代,搞不好要被盛怒之下的洛家给宰了。

“袭杀仙庭命官,灵山一众,还不快去缉拿凶手?”一名随从陡然怒喝。

令一人亦厉声喝道:“休要让凶手跑了!”

愤怒的声音回荡在比试场,令现场的骚动静止了,众人皆静静看着他们,却没人有任何反应。

抓凶手?上了五行比试场,哪来的什么凶手?何况比试之前林渊和洛淼讲的那些个咎由自取的话才过去不久。

没人理他们,众人很快又交头接耳议论起来,又是嘈杂声一片。

交手并没一会儿啊,才这么点工夫,洛淼就被林师兄给宰了?

林师兄居然把水神的孙子给杀了?黎裳怔怔回头,看向身边的夏凝禅,有点为这位感到庆幸,还好林师兄手下留情了。她现在方知,林师兄的实力杀金仙境界的修士果然不成问题,可问题是杀的是水神的孙子啊!

说公平,这世上哪有绝对的公平可言,洛淼的身份背景注定了性命比一般人金贵,造成的影响亦绝非常人能比。

夏凝禅也有些惊呆了,那位温和仁尚的林师兄竟然直接把洛淼给杀了?

在这方面,他领教过林渊的实力,他与林渊一照面就性命难保,所以对林渊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甚至是没多大动静的情况下就把洛淼给杀了,并不算是赶到意外,但关键还是直接把洛淼这种身份的人给杀了!

之前对他还那般宽仁,接连两次手下留情,为何一动手就把洛淼给杀了呢?

苍松上,沈立当和牧雪相视无语,对这结果无语,之前还担心林渊会遭毒手呢。

沈微突然兴奋了一句,“我来也的个,林师兄真的太厉害了!”

沈立当立刻喝斥一声,“你胡说什么?还当这是好事不成?”

沈微赶紧闭嘴了,不过脸上的兴奋难改,暗道杀的好!

现场知道洛淼其人的人,对其都没什么好感,包括明环。

此时的明环也呆住了,那个纠缠了她几百年阴魂不散的人,居然就这样被杀了?

一块岩石上,青羽鹤身边的女子,回头看向身边的另一位总教,柔柔声音道:“先生,林渊以前真有传说中的那般不堪吗?”

那位总教沉吟道:“以前确实不堪,这次回来的确是不一样了。”

渐渐回过神的简上章看向了自己手上的宝剑,有点傻眼,难道是我的宝剑杀了洛淼不成?

念及此,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迅速东张西望了一下,赶紧将宝剑收进了储物戒内。

五行比试场内再次能量席卷,再次尘归尘、土归土,一切归于原位。

三分殿内,面对光幕的都兰约和明耀辰亦久久不语,林渊居然当众将洛淼给杀了?

明耀辰忽转身,挥袖凌空一指,殿内六角立刻射出六道光柱,在大殿中央汇集成一团光球,光球内宛若酝酿成了一面镜子,镜子里出现的灵山内部的景象。

明耀辰隔空指点镜子,快速挪动,镜子里的灵山各种景象亦快速闪过,画面很快定格了林渊居住的洞府外。

画面中出现了林渊负手踱步的情形,只见林渊停在了门口的石碑前,还挥袖扫了扫,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目光盯来的都兰约叹了声,“他还真沉得住气!”

确认了人没有逃跑的意思,明耀辰大袖一挥,镜像消失了,回头对何深深道:“依灵山的规矩行事,这事你去处置吧。”

见都兰约捋须不语,没有什么意见,何深深点了点头,快速闪身离去。

等他带人赶到比试场,发现现场那叫一个热闹,当即一声喝:“都很喜欢看热闹吗?散了!”

对灵山众人来说,这位是灵山最冷酷的无情的人,他一发话,所有人立刻作鸟兽散,赶紧跑了。

终于来了个能说理的,洛淼的两位所从立刻赶来,悲声央求,“何总监,我等已传讯洛主笔,洛主笔立马赶到,请立刻缉拿杀人凶手给洛主笔一个交代,万不可让凶手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