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一章 不战无名之辈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对他来说,今天也的确是领教到了什么叫做实战能力,竟然是近距离一照面就能置他于死地,接连两次都快被搞出了心理阴影,才知自己与真正的实战高手差距有多大,真的是服了。

更心悦诚服的是这位林师兄的风度和品行,谆谆教诲,不计得失,甚至是不畏强权,他多少知道一些自己外婆的势力。以前觉得这位灵山大师兄是个笑话,此时方懂,真正是当得起“灵山大师兄”的称谓。

他现在是打心里眼里深深鞠这一躬的。

林渊上前一步,伸手托了一下他的胳膊肘,扶起,笑问:“众目睽睽之下输了,不会觉得丢脸吧?”

另一头的简上章见到这师兄弟和睦相处的托扶动作,眼睛都快看直了,几个意思?

夏凝禅直起身后,“师兄的话我记着,修行是自己的,不是给别人欣赏的。”

林渊颔首:“能这样想就对了,试想你与别人比试时,别人输了,难道面子上就不难看了?为何只能是你赢,为何你就不能输一次丢一次面子?你的身份背景能盖过一切不成?这世上没人能永远不输,终究是要丢一次面子的,早输比晚输的好,比出了灵山丢了性命的好。”

夏凝禅欠身,“师兄所言甚是。”

好一幅师兄弟温仁和睦的画面,不知看的多少人怔怔。

而就在这时,因两人彻底放下了战意和法力,整个五行炼制场的地面突然发生了轰隆隆的涌动。

磅礴能量在炼制场内荡动席卷,崩塌的山石正在摇摆,翻腾过的地面皆在运动中。

众人皆四望这地动山摇的场景,眼看着破损被修复,眼看着一切在归位,连损毁的草木也开始快速生长了出来。

不消片刻,所有的一切就已经是恢复如初了。

瀑布依旧,火窟烈焰再现,奇山异石耸峙,草木花香芬芳,完完整整复原,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初次目睹的学员算是见识到了五行阵法的神奇再生威力。

“回吧,疗伤去吧。”林渊伸手示意了一下。

夏凝禅再次拱手后,才转身飘然而去,不知吸引了多少女子的目光,又有多少女子在怜惜他背后血淋淋的伤口。

结束了,众人要散场了,谁知横剑在手的林渊再次弹指击剑,当一声剑吟,突施法朗声道:“洛淼,洛师兄,听说你也到了金仙境界的修为,你不是要与我比试么?林某恭候,可敢来战!若是不敢,直管强词遮羞而去便是!”

目光斜睨洛淼身边的明环,他倒要看看洛淼能不能不要这个面子,真能做到如此的话,今天便算他命大。

什么情况?

对林渊表现正满腔愤怒的简上章一怔,还要跟洛淼打?立刻回头,目光四处寻找洛淼在哪。

沈立当和牧雪相视一眼,也很意外的四顾。

所有人都诧异的看向四周,目光四处寻找被点名的目标。

人已快飞出比试场的夏凝禅一怔,浮空停下了,听清挑战言语后,意外,林师兄还要再比吗?

他亦转身回看,若是还打的话,不知能不能胜洛淼,他也想从旁观者的角度看看林渊的出手。

见要散场,正与明环客气,讨好着请一起走的洛淼,闻声怔住,比谁都意外,没想到自己被点名挑战了。

这下顿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骤然回头,冷目盯向了场内轻抚三尺青锋的林渊,看那悠然自若的样子,甚是讨厌。已经安排了人暗中除掉林渊,没想到这里还没开始,林渊倒是先一步找上了他。

他才没心思陪林渊玩,没兴趣干这种打打杀杀的事,凭他的身份地位,就算有这种打打杀杀的事情,也自然有人去代办。再说了,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要跟对方比试了?

然而转念一想,便能明白林渊指的是什么,是在指之前的课堂下课时的话。

两人是言语交锋提到过比试的事,可他压根没答应林渊。

当然,当时的话题被林渊给打断了,他是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现在被林渊这样一搞,倒是把他给架了个不上不下。

他当时没答应也没拒绝的场面可是好多人看着呢,他人已经来了比试场,真要当众说出我没答应你的话吗?

加上林渊刚才的话,已被逼得事关脸面了,真要拒绝的话,无论是拒绝还是说我没答应过,都成了他强词遮羞畏战。

两名随从也都欲言又止,都知他陷入了两难之地,劝战是不可能的,劝退则是损这位的颜面,依这位的脾气,怕是要自找没趣。

洛淼回头看明环,只见明环已是观他的反应。

再看四周,只见所有人的目光都盯上了自己,真正的万众瞩目!

他暗地里恨得牙痒痒,林渊,你给我等着!

陆红嫣嘴角一抹莞尔的远远瞅着他,依王爷的杀性,一旦动了杀心,一旦动手,那必然是冷酷无情,知道这位的死期怕是到了!

所有人都盯着洛淼,都在看,这位是应战还是不应战。

大多人不知道林渊和洛淼在下课后的言谈,误以为洛淼真的向林渊发出过挑战,否则林渊怎会说出此话?

加上洛淼迟迟不言语,越发认为是这样。

关键是,这让洛淼如何言语?

三分殿内,站在光幕前的明耀辰已看到了自己孙女和洛淼站在了一起,语气中带着冷漠道:“洛青云的孙子!”

都兰约道:“这个林渊确实不同于往日了,长进不小,看来罗康安身边这些年确实没有白呆。但有些托大了,那是五行比试场,洛淼身负家学,修行的正是水性功法,占据地利,再依洛淼金仙境界的修为,还有洛淼那易呲牙咬人的性格,出手怕是不会留情。”似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

现场正安静之际,洛淼身边的一名随从,突然施法朗声道:“想战洛大人,先过我这一关再说!”闪身飞出了。

谁知人尚在空中,林渊已杵剑在地,单手挥袖一扫,拒接待一般,朗声拒绝道:“不战无名之辈!”

声音隆隆回荡在比试场内,顿令空中之人僵停,更有一脸的恼羞,任谁在万众瞩目下被人这样说,脸上都挂不住。

灵山比试的规则,没有强迫的道理,人家不跟他打,他无法硬来,否则倒霉的是他自己。

需知灵山可不是摆设,开山至今,累积下的神仙境修士有过百之数,还有那五行大阵,随时能困住他,这里轮不到他来撒野。

好一个干净利索随口而出的不战无名之辈!陆红嫣嘴角再次勾起一抹莞尔,发现王爷再怎么演,偶流露出的意味还是霸王的味道。

林渊无视空中之人,盯着洛淼道:“洛师兄,要跟你比试先过他这一关是什么意思?若是不方便出手,尽管吭声,犯不着让手下人来玩车轮战。比还是不比,你说句话呀,不行我就走人,让我一直干等着是何道理?”

目光紧盯林渊的洛淼,陡然喝了声,“滚回来!”

空中那人无奈,只好绷着一张脸闪身回去了。

洛淼上前两步,负手而立,站在山崖上,摆出了风度,朗声笑道:“洛某虽颇有修为,但却是学艺不精,出手没个轻重,万一把林师弟你给打出了什么事来,我可不担责任的哟。”

他一开始的确没打算节外生枝,只想找明环热络热络,没心思瞎搞,可如今已经被架在了火上烤,那就没办法了。

真要动手的话,他目光扫了扫现场的瀑布水流,他还真不怕林渊,这里是五行比试场,动起手来他占便宜,那厮对付夏凝禅的那套讨巧把戏,在他这里可讨不了好。

既然有人不知死活,他倒是要把丑话说在前面,一旦出手,他可不会让林渊活着回去。

自己送上门来找死,他倒是省事了。

丑话说在前面,是要让大家知道,不是我没给他机会,是他自找的。

林渊自然是自找的,笑回道:“洛师兄,你我身为灵山弟子,都知道灵山五行比试场的规矩,乃实战比试场,实战出了什么意外,比试双方概不负责!仙宫曾发出过神谕,不管什么人,只要进了灵山都要守灵山的规矩,你我只要站在了这五行比试场上,亦按灵山规矩办。真要是我技不如人出了什么意外,乃咎由自取,想必放在洛师兄身上也一样吧?”

洛淼自负大笑道:“那是自然,否则未免也太不公平了。好,我就如你所愿,陪你玩玩!”说罢负于身后的双臂挥袖一展,已是闪身飞出。

苍松之上站立的牧雪面有忧色,“这位是水神的孙子,身负家学,在这五行场地内,占尽便宜,修为又高过林渊,林渊怕是有麻烦。”

沈立当轻叹,“那又如何?自找的。”颇为无奈的样子,灵山的学风还是开放的,没什么太多的条条框框约束。

当然,灵山也有权出面强行阻止,一个是有理阻止,一个是无理阻止。

飞临比试上空的洛淼没有急着落下,而是缓缓飘落在了林渊的一侧,站稳之地的背后,正有一道飞瀑哗哗。

林渊慢慢转了身面对他,顺手提了剑,也不问是否能开始了,就那样提剑在手,面无表情的一步步走了过去。

简上章暂时也忘记了未对夏凝禅下毒手之事的恼恨,所有人都盯紧了两人的一举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