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六章 一代凶魔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不再受周遭干扰,也不去看四周人的反应,夏凝禅又缓缓闭目静立于原地,双拳有略微紧握动作。

连外婆也不看好他和林渊的比试!

他当然知道自己外婆是什么人,地位背景什么的不说,至少也是神仙境高手,凭外婆的能力对一个人的了解程度肯定不是他能比的,凭外婆对林渊的了解程度都不看好他这次的比试,金仙境界真不如上仙吗?差距究竟有多大?那样的实战型上仙会是什么样的?

一连串的疑问在他心中,这反而越发激发了他的斗志,战意沸腾!

心中默默呐喊:林渊,等你来战!

“王八蛋!林渊你个混账东西,竟敢搞到我头上,真当我不会收拾你不成……”

琳琅阁内,赤足来回的金眉眉可谓气急败坏,金缕长裙急摆,口中对林渊咒骂不停,可谓难得这般失态。

禅儿居然连“心魔”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真不知林渊究竟说了些什么,她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禅儿头回如此不听话,肯定是不会放弃这场比试了。

骂了一通后,转身盯向婢女,“查!林渊当时和禅儿说了什么,争取一字一句原原本本的给我弄过来,我要看!”

“是!”婢女恭敬应下。

她刚要走,金眉眉又喊住她,“林渊还没上场,先联系林渊,我要亲自和他通话,但愿还来得及!”

夏凝禅让她不要干扰林渊,想和林渊真实的比一场,那是夏凝禅一厢情愿,她根本不会理会,还是要对林渊施压。对她来说,夏凝禅的想法不重要,至少没有保住夏凝禅的性命重要。

没什么能不能赢的,夏凝禅如今的层次和她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在她看来,林渊发起这场挑战摆明了居心不良,她不需要看实力,也不需要看过程,仅看这开头的架势就知道夏凝禅根本没有赢的希望,哪怕能赢,结果也肯定是要对夏凝禅不利的,甚至是性命之忧。

虽然她不知道林渊究竟想怎么折腾,但要极力将最坏的结果给扼杀。

直接联系林渊也是没办法,夏凝禅不听她的,而灵山内部的事非外人能轻易干预,她不好也不能直接插手干预,只能是找林渊这个始作俑者……

三分殿,灵山中枢之地,门口匾额上只有“三分”二字,蕴意盎然,字迹笔画多看两眼有刻画入心的感觉,乃创立灵山的三位院正决议之地。

匾额上的“三分”二字乃龙师亲笔所书。

匾额写下时,大家认为这两个字的意思是指三位院正自己,指灵山的三位院正三足鼎立,后来发生了一桩大事,人们才知这两个字恐有其它深意。

灵山创立后,第三届学员中出了个惊才绝艳的学员,不但修行进度惊人,同样有如同官盈吟般的过目不忘之能,传言竟将灵山藏书阁中无数典籍给背了下来,能确定的是将龙师捐献出的藏书悉数背下了。

一边苦修,一边徜徉在无数典籍中,这个学员到了毕业时间竟然不肯毕业。

本来灵山是修行百年就要一考定终身的,却因为这个家伙给推迟了。

需知每位考入灵山的学员,不管贫富,也是考虑到有些贫穷学员的条件,基本费用都是仙庭无偿提供的,包括你要学炼制的一些基本材料,一个人多耽误一年,仙庭就要出一个人的费用。

但是没办法,凭这家伙的学业能力,毕业根本不成问题,你能说人家没能力毕业吗?

好在龙师为人一向宽容,为他破例了。

于是就让他学啊学的,到了后面基本不上课了,基本上已经是他自己自学了,遇上不懂的才请教相关的老师。

三百五十年后,这位学员终于愿意参加考核毕业了。

龙师说,既然缘定于此,冥冥之中必有因果降于灵山,既已破例,为示公平,便以例为规,重新划界!

今后灵山学员不能如期毕业者,皆可学满三百五十年。

就是因那学员,灵山才有了这个规矩,说来林渊也是因此规矩才得以在灵山呆这些年。

毕业考核时,其他学员顾及一项尚且勉强,那学员竟把所有考试门类全给涉猎了一遍,所有门类的第一全部被他给包揽了,可谓震动了整个灵山,连仙庭都给惊动了。

毕业后,仙庭破格重用,大有大力培养的势头,然好景不长,也应了那句老话,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前途遭遇重挫,家人不幸罹难,不得公道,一怒之下自革仙籍,撕了仙袍弃官而去。

相当长的时间内,无人知其去向,待其再现身时,已是千年之后,竟融汇自创了一套修行功法,已然成魔!

是真正的魔,不是针对前朝余孽那种的称谓。

魔焰涛涛,他凭一人之力悍然独闯仙庭朝堂,大闹仙宫。竟正面与仙帝、仙后交手,连幽冥大帝和天武大帝也紧急赶来了相助,才在围攻之下把凶魔给打伤,却无人能将其给拿下,只能是一路追杀。

凶魔没有逃远,而是直奔灵山,闯入灵山叫嚣,说灵山为虎作伥,要拆了灵山。

仙庭云集的高手欲闯入灵山追杀,但却被龙师给拦下了,龙师命人启动防护大阵,将追杀众人遏阻在山门外,言及灵山规矩,无灵山准许,任何人不得擅闯。仙宫震怒,欲动用特权,又是龙师劝了仙帝暂缓,说既是缘起灵山,愿一力承担后果。

杀入灵山的那名凶魔,直闯三分殿,欲杀龙师毁殿堂,然一到殿外瞅见殿堂匾额上的“三分”二字,竟痴呆愣住了,魔焰消停。

就在殿外盯着那两字站立了足足三个月,如同被定住了一般。

这三个月期间,龙师让灵山诸人各司其职,各行其是,修复灵山之损毁。

众人开始还忐忑,后来发现没什么事,灵山竟一切如常,凶魔身边来往者起先是小心翼翼,后不见凶魔有任何反应才逐渐放下心来。

人来人往,凶魔孑然一身,超然于外,充耳不闻,眼中只有“三分”二字。

后来那凶魔可谓情绪万千,站在三分殿外,或泪流满面嚎啕大哭,又或张狂大笑,反反复复之后竟放下了屠刀,转身而去,出了灵山后束手就擒。

又是龙师出面求情,仙宫才免了那凶魔一死,不过死罪能饶,活罪却难逃,可谓生不如死。

试问闯下那般大祸,若不严惩又如何以儆效尤,又如何给死难者交代?

不杀已经是给了龙师天大的面子!

凶魔一身修为被废,还被彻底断了修行根基,据说囚禁在了某个不见天日的深渊,如今无人言其死活究竟如何。

三分殿外灭魔凶焰的奇事,惊动了不少人前来一探究竟,连仙帝也来了一趟,仙帝殿外端详了“三分”二字有小半天才离去,似乎也没看出什么名堂。

灵山培养出的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世之才,最后竟成了一代凶魔,兴起快,坠落也快,缘起于灵山,亦凋零于灵山,这段往事令人唏嘘。

这事对灵山来说,说有面子也有面子,说没面子也不是什么光彩事,不主动问及也少有人提及。

而“三分”二字的深意,至今也无人能详解,人言恐怕只有龙师和那凶魔才真正知道。

知者不言,言者不知。

此时的三分殿内,一排光幕中呈现的正是五行比试场内的全场景画面,两个老者站在跟前观望。

蓝袍大袖一双赤眉者,正是院正都兰约,清瘦神采,双目炯炯有神。

灰袍大袖肤色古铜的光头老者,身材高大魁梧,是院正明耀辰,目中神采浓烈。

“不是比试吗?林渊在哪,为何还不见现身?”都兰约忽忍不住出声问了句。

殿内一角,负手站着一个一脸严肃,身材干瘦的中年男子,乃灵山总院监何深深,总督灵山风纪,算是灵山学员最怕的一个人。

何深深闻言立刻出去了一下,稍候回来,禀报道:“人正陪着初来乍到的女友在灵山游山玩水到处逛。”

什么?都兰约和明耀辰齐刷刷回头看去。

肤色古铜的明耀辰沉声道:“接受挑战的夏凝禅在比试场等着,不下十万众的人头在那等着,连课都不上了等着,那厮居然在带着女人游山玩水?这是跟久了罗康安学坏了吗?”

指的是罗康安带着女人往巨灵神驾驶舱里跑的事,正事不要紧,女人更重要!

如今这情形,颇有一丘之貉的味道。

都兰约:“游山玩水没事,就怕他是图一时嘴快,压根就没打算去比这一场。”

明耀辰眉头一皱,懂他的意思,灵山如今的处境不妙,连罗康安都利用上了,林渊之前的大话也把罗康安扯上了,这要是不参加的话,等于在罗康安那张纸画上戳了几个窟窿……

林渊的确在与陆红嫣游山玩水,灵山屹立多年,五行主神联手打造之地,对初来者说也的确是别有一番风情。

偏偏手机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响了,林渊摸出一看,发现是个陌生号码,接通在耳边道:“找谁?”

一个女人略带冷笑的声音传来,“林渊,可是有些年头没见了。”

林渊貌似疑惑,“你是谁?”

女人发出很平静的笑语:“看来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琳琅商会金眉眉,如何,能想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