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三章 于是,我回来了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是个文静耐看的男子,有透着斯文气息的男人味,文静和刚毅并存,步履从容而沉稳,举手投足透着受过良好教养的从容。

林渊不得不承认,的确是个风格明显的好看男人,难怪黎裳会喜欢。

就连一旁的陆红嫣也忍不住多打量,也不知待会儿王爷会怎么收拾这位。

洛淼自然也知道这位的,对于夏凝禅这种背景的人,他是不愿招惹的,人家的背景可不比他的差,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也好奇林渊这个最垃圾的学员还有脸当众找这位最优秀的学员,是想干嘛。

到了跟前止步,夏凝禅恭恭敬敬抱拳躬身道:“夏凝禅拜见林师兄。”

“不必客气。”林渊抬手虚扶了一下,问:“听说你是灵山学员中的第一高手。”

夏凝禅立道:“抬爱之言当不得真。”

林渊笑道:“我可是听说你在比试中从未落败过。”

夏凝禅安静道:“那是师兄师弟们承让,做不得数。”

林渊:“听说短短百年修行,你修为便突破到了金仙境界?”

夏凝禅犹豫了一下,“是,前些时日的事,侥幸而已。”

此话一出,台上的洛淼倒是吃惊不小,百年修行便到了金仙境界,这么牛?

他之前并未听说,由此可见他平常的确是不关心。

他虽然经常来灵山,但真正关心的只有明环,征服这个女人才是他的兴趣,也是他的任务,对其它事并不感兴趣。

林渊:“我上仙境界。可敢与我比试一番?”

闻听此言,四周顿时一片哗然,台上的人愣住,洛淼乐了,没想到此来还能撞上这有意思的事,上仙挑战金仙,这是想自取其辱还是怎的?

人群中的简上章透着摩拳擦掌的兴奋劲,却被一旁的黎裳给踢了一脚。

夏凝禅默默地在惊哗声中摇头,“不敢。”

林渊:“怎么,是觉得我不配跟你比试,还是觉得我不是你的对手?”

夏凝禅略欠身道:“不用比试,我肯定不是林师兄的对手。师兄若是没有其他吩咐,我先告辞了。”

这谦虚劲头,把林渊给逗乐了,居然碰上个油盐不进的家伙,竟然能当众舍下脸来认输。

他对这位是越来越感兴趣了,如此人才岂能不惜,当招为己用,彻底打定了不让其毕业的主意。

谁知他还未开口,台上的洛淼却忍不住了,开始煽风点火了,“夏凝禅,何必如此自谦,既然是有人自找刺激,不妨给他点教训,免得有人不知天高地厚。”

林渊眉头一挑,自己还没下套子,居然有人主动挖个坑往里跳,倒是省事了,回头道:“洛学长,听这意思,这是离开灵山多年技痒了?要不你屈尊跟我比比,教教我们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洛淼冷哼,“我没那么无聊。”

林渊面对众人笑道:“外面有传言,某人当年的学业其实也很差,是靠着家里的关系才能毕业的。手上无用,靠嘴上本事谁不会?”

现场略显安静,都听出了他在指谁,不少人顿时面面相觑。

洛淼忍不住看了眼身边明环的反应,当即盯着台下林渊沉声道:“你在说谁?”

“我没说谁,谁靠关系毕业的谁心里清楚,你也不用跟我解释什么,现在想比还轮不到你,等我先跟夏凝禅比过了再说。”林渊大手一挥,不再理会,盯着夏凝禅道:“我知道,你嘴上虽然说不是我的对手,实则心里并不这样认为。”

夏凝禅安静道:“师兄言重了。”

林渊:“夏凝禅,这种谦虚要不得。虽然你的确不是我的对手,可在外人看来,你就是谦虚,只会赞你一声好。”

台上的洛淼又忍不住嗤了声。

这嗤声入耳,陆红嫣面带微微笑意,知道某人完蛋了,被王爷拿捏住了跑不掉了,性命已经悬在了王爷的刀口下。

不少男学员的目光也在往陆红嫣身上看,因为漂亮,又没穿学员的衣裳,却站在林师兄的身边,不知是什么人。

这是被缠住了不肯放过,夏凝禅略皱眉,依然彬彬有礼道:“林师兄,还请放过,我从不私下与人斗法比试。”

林渊:“夏师弟,你错了,你可知错在哪?”

夏凝禅怔了一下,慢慢拱了拱手,“愿听师兄指教。”

林渊:“琳琅商会的金会长,我也认识,也坐在一起喝过酒聊过天。你以为你谦虚低调大家就都不知道你的背景吗?你想想看,你刚进灵山时,外人不知你身份时,可有这么多女学员围着你转?”

这话让一些女学员有些尴尬,夏凝禅也默垂首几分,似在反思自己。

林渊继续道:“不私下与人斗法比试?你以为学业修行上的正常比试,大家真的都不如你吗?你错了,因为你的背景,大家都在故意让着你!”

此话一出,夏凝禅骤然抬头,怔怔看着他,嘴唇略有嚅嗫,欲言又止,似乎想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林渊:“我问你,你杀过人吗?”

夏凝禅略摇头,“没有。”

林渊:“我杀过!我参加过仙界举办的巨灵神竞标,亲眼目睹过我们的老学长罗康安在致命的围攻下是怎么以弱胜强的。我跟着他进过幻境,跟着一起协助仙庭大军与大量反贼缠斗,亲眼目睹过罗康安是如何一腔孤勇打入反贼内部的,那份胆量不是你躲在灵山内安逸学习能学到的。

我跟着他闯入过幻境的地下世界寻找幻眼,亲眼目睹过他是如何在各种怪兽的围攻下拼命厮杀的。你们见过快若闪电飞行的‘雷魅’吗?不但速度奇快,还能释放闪电,曾让仙庭大军遭遇重创,罗康安在遭受雷击重创的情况下,硬生生从中杀了出来。

我跟着他离开幻境的时候,你们知道外面有多少人要取我们性命吗?数不清,无数!不但要靠谋略脱身,还要靠勇气去厮杀,你们无法想象在一路的各种围追堵截下是怎么杀出来的。各种修为高过我们的人截杀,却纷纷倒在了我们的脚下。这种经历是你们在灵山学不到的。

你们还认为修为高就是第一高手吗?前些日子,有师弟师妹与我谈到,说我们学员中出了第一高手,我当时说了,修为看着高的人有时就像一大块木头,修为低的人看着就像一只小小的匕首,论重量和打砸能力,匕首也许不能与之相比,可若要比锋利,那就是笑话。我当时说,木头就是夏凝禅。

大家都知道,我在灵山考过很多次,都未能毕业。我跟师弟师妹说,不是我不能毕业,而是我不想毕业,故意滞留罢了,因为能进灵山不容易,我想多学点东西再走。

本来吧,这次我回不回灵山都无所谓的,要不要这次的考核过关也无所谓,我如今跟着罗学长不差钱,也已经找到了合适的去处,没必要再跑来让人笑话。

可罗康安告诉我,说我应该回来,也必须回来。他说,他已经被外面那口大染缸给染坏了颜色,已经变坏了,已经回不了头了,对不起自己老师的教诲,可灵山是他老师一手创立的,灵山就是他心中的净土。他说他有责任,也有义务,去守护这块净土,绝不容人玷污。于是,我回来了!”

一群学员皆静默着,有人甚至红了眼睛,默默流泪了。

为什么流泪?不知道,反正就是被林渊口中的罗康安给感动了。

陆红嫣尽量让自己面无表情,观学员们大量动容的反应后,心里嘀咕,这统帅群雄的人,蛊惑起人来就是有一套,还顺带着帮罗康安洗刷了一把,这是要防备罗康安再干混事,预先给打个提前量好让人接受吗?

心里真的是在唏嘘,灵山呐,她真不知道这世人眼中的盖世魔王一旦混入灵山站稳了脚,会把灵山给搞成个什么样。

林渊又指向了夏凝禅,“你!这些年在灵山过的太顺了,一路顺风顺水对修行真的好吗?遭遇些挫折,也许才能让你的修行之路走的更远!”

夏凝禅神情凝重,这话他听进去了,不认为有什么错。

林渊继续道:“并不是非要跟你比试不可,也并不是故意缠着为难你,而是因为我不想助长灵山内的歪风邪气。你打赢了我,我不怕丢这个人。如果你这个金仙修为连我这个上仙修为都打不赢,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谦虚,那还算是谦虚吗?你这所谓的第一高手是怎么来的,是不是别人让出来的,到时候自己反省!”

夏凝禅紧绷了脸颊,目光抬起,沉声道:“好!我愿与林师兄比试。”

林渊:“不要答应的太轻快,比可以,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夏凝禅略欠身,“您说。”

林渊:“如果你真的连我都打不赢,你以前是怎么赢的,我不想多做评价,但为了纠正灵山的风气,这次的大考你就不要毕业了,留在灵山,什么时候打赢了我,你什么时候再去参加下一届的毕业考核。”

夏凝禅目光闪亮,真正被激发出了战意,一向沉稳的他,甚至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他在曾经的比试中从未有过的。一股强烈的战意促使他大声道:“好!我若输了,便放弃这次的毕业考核!”

林渊:“也不用放弃,毕业考核跟着我吧,听我差遣,我说什么,你做什么,算是我这个大师兄对你这个师弟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