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二章 他就是林师兄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他本不会来上这堂课的,就是因为林渊说要来挑战夏凝禅,冲着热闹来的。

同时也看到了林渊身边的陆红嫣,眼神再次亮了亮,心中暗叹,好漂亮的女人!

见和林渊亲昵的样子,也不知两人是什么关系。

黎裳也在现场,就盘腿坐在简上章的边上,不是她想坐他边上,而是简上章硬要往她边上凑。

黎裳之前也是心不在焉的四处观察,等到课都快结束了,还不见林渊出现,于是她又走神了,注意力不在讲课的明环身上,而是不时瞟向坐在前面的夏凝禅。

其实又何止是她,在场不少姑娘的眼神皆如此,皆不时偷看夏凝禅,似乎哪怕是看看夏凝禅的侧颜也能充满美好幻想。

讲课的明环不是瞎子,下面学员的反应皆尽收她眼底,她也是正面看的最清楚的一个,她也是女人,岂能不知那些姑娘的心思。这情形让她好气又好笑,她辛辛苦苦在上面演示讲解怎么炼制符篆,可一群姑娘的心思压根不在这上面。

她是真不希望夏凝禅出现在她的课上,然而没办法,你总不能拒绝夏凝禅来上课吧?

灵山的规矩便是如此,所有的公开课,给予学员自由选择学习的权力。

如果考核那天,哪位学员觉得自己选修的课能胜过自己主修的,也可以将选修定为自己的考核主攻,过关了一样算成功毕业。总的来说,只要你愿意勤修学习,灵山的学风还是比较自由的。

不过灵山招考时给定的选项,一般是不会有偏差的。

“喂。”简上章侧身碰了一下黎裳的胳膊肘。

黎裳回头,有些恼怒,低声道:“上课呢,动手动脚作甚?”

简上章偏头示意,“那位来了。”

黎裳当即顺他指示的方向看去,看到了林渊,心弦一紧,这家伙还真的来了,难道真有把握胜过夏师兄不成?

她竟忽视了陆红嫣的貌美,第一时间看向了坐在比较靠前的夏凝禅,心里有些挣扎犹豫。

简上章低声窃笑,“这下有好玩看了。”

黎裳瞪他一眼,心里犹豫再三后,还是悄悄的起身了,猫着身子向前走去。

“喂,你干什么?”简上章小喊一声,课堂上又不敢大声。

黎裳直接猫身走到了夏凝禅的身边,在他身侧跪坐了下来。

手上拿着一张符篆默默跟着老师的动作,心里暗暗默习的夏凝禅察觉到了动静,回头看去,看到了低声跟旁人抱歉的黎裳,不由一愣,不知这女人什么意思。

黎裳却表示有事相告,夏凝禅犹豫了一下,还是贴了耳过去。

黎裳嘴贴他耳边,低声道:“夏师兄,我得到消息,待会儿可能有人要找你麻烦……”

她的这个举动,明环在讲台上看到了,但只要不破坏和扰乱教学,也不会说什么。

可其她的女学员见她这个样子和夏师兄亲近,顿时鄙夷的眼神一大片,还不知心里怎么嘲讽来着。

“妈的……”见到这一幕的简上章却是暗骂了一声,猜到了,肯定是通风报信去了。

这死女人竟然趁这机会去讨好夏凝禅,他心里要多不爽就有多不爽,可谓一脸阴霾。

此时此刻,他不希望林渊输,只希望林渊赢,只盼林渊能狠狠教训夏凝禅一顿才好,否则他难消此恨。

没办法,凭夏凝禅的实力和身份背景,他是不敢把人家给怎样的,现在不敢,以后也不敢,那不是他简家能随意招惹的人,除了干吃醋没别的办法,此时只能是寄希望于林渊不要让他失望。

夏凝禅有些疑惑,偏头顺着黎裳暗示的方向看去,目光锁定了林渊,至于洛淼是可以排除的,洛淼经常往这边跑,他也认识了。

目光收回,夏凝禅点头,低声道:“谢谢师妹,此时正上课,不要打扰其他人。”

“嗯,师兄小心点。”黎裳亦低声甜甜一声,那叫一个温柔的女子,寻常挂在脸上的傲气,还有平常对简上章的泼辣劲,此时浑然不见,宛若淑女。

转身又猫着身子往回去,心里也依然是美美的,不知夏师兄今后会不会对她另眼相看一些。

然刚坐下,立马就有人坏了她心情,简上章又侧身倒近了些,悄悄低声道:“你干什么?给姓夏的通风报信去了吗?你要搞清楚你是站哪边的。”语气里依然是满满的不爽,他现在很深刻的认为自己和黎裳就是林渊那边的人。

被戳破了心思的黎裳拒不承认,恼羞成怒道:“胡说什么?我是怕林师兄不认识他,故意过去引导一下的。”

简上章冷笑,呲了牙,阴森森道:“好,待会儿我一定求林师兄把姓夏的给往死里打,绝不能留情,打残了才好!”

妒火中烧,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恨。

黎裳不屑道:“还不知谁打残谁呢。”刚跟夏凝禅近距离接触耳语了几句后,忽又莫名觉得夏凝禅一定是最厉害的。

喜欢一个人,觉得对方好,就是这般没道理,且一点都不理性。

简上章咬牙道:“你这是胳膊肘往外拐,你别忘了罗师兄那边,你还要求人家呢。看我回头怎么跟林师兄说,别怪我坏你好事!”

黎裳立刻回头怒视,那眼神要吃人一般。

两人似乎针锋相对地耍起了狠,一个比一个狠似的。

不过最终还是简上章气势较弱,谁叫他没有一个执掌监财司的舅舅呢,服软了,缩了回去,鼻腔里哼哼着,却不敢再说什么了。

而黎裳的指引也确实有效果,令山上的林渊成功盯向了夏凝禅……

一场课终于讲授完了,随着明环正式宣布结束,下面盘腿而坐的学员们纷纷站起,不管是什么家世背景的,纷纷拱手鞠躬。

陆红嫣盯着现场,神色中竟流露出些许羡艳神色,竟莫名喜欢上了这种氛围,因为她从未经历过。

而另一边的洛淼也终于有了动静,领着人闪身而下,又当众挡住了欲离去的明环。

从随从手中拿了一束鲜花,还有一只礼盒,一脸真诚模样的献上。

明环眼中闪过反感,又无可奈何,硬着头皮接下了。

没办法,她的父亲在仙庭监造司任职,有些事情只能是虚与委蛇。

林渊微微一笑,“走吧。”闪身而起,陆红嫣跟着飘然而去。

两人双双落在了讲台下,林渊先对台上的明环拱了拱手。

“林渊?”明环讶异,对这位比较‘出众’的学员,她还是有印象的。

林渊却没多加理会,直接转身面对那群乱了阵型准备离开的学生,也盯上了人群中的夏凝禅。

后方,简上章一个劲地朝夏凝禅做出指点手势,怕林渊不认得,拼命指点,似乎巴不得林渊赶快将夏凝禅给揍一顿。

黎裳则有些恼火地盯着这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越看越讨厌的感觉。

夏凝禅也抬眼看了下林渊,他已经接到了黎裳的报信,知道这位是来找自己的。

目光与林渊目光碰撞了一下后,便挪开了。

然而他也被人缠住了,被身边的女学员缠住了。

“夏师兄,刚才老师讲的此处,你搞懂了吗?”

“夏师兄,将阵法打入这一处我也不太懂,把你的感悟跟我们讲讲吧。”

夏凝禅也很头疼,谦虚道:“我也不太懂,老师还在,你们请教老师吧。抱歉。”连连左右点头着从人群中脱身,就要离开。

盯着他的林渊岂会放过,当即朗声道:“不知哪位是夏凝禅夏师弟?”

此话一出,简上章精神一振,无比振奋,心中狂呼,开始了,姓林的有种,终于要开始了!

黎裳一颗心又悬了起来,实在是林渊的样子太淡定了。

台上的明环和洛淼也因为这一嗓子而回头看来,不知这位要搞什么鬼。

被当众点名了,夏凝禅不得不止步看来。

现场有女同学自告奋勇地指了夏凝禅,“他就是夏师兄。”

林渊当众朗声笑道:“我就是你们口中那个不成器的很多届都不能毕业的林渊。”

台上的洛淼忍不住嗤了声,发现这位脸皮有够厚的,亏他说的出口,然而很快便怔住了。

“林师兄!”

“他就是林师兄。”

“哇,是林师兄。”

大部分学员纷纷惊喜着朝林渊跑去,很欣喜很热情的样子。

洛淼有点懵,有点不知是什么情况,因为他的心思不在这些事上,他才不关心灵山内部的风气怎样,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可怎么看这群学员的反应都是一副十分欢迎林渊的样子。

现场的反应令他有种精神错乱的感觉,大大的不明白,灵山的学风什么时候如此逆天了,修行垃圾也能如此受欢迎?

被盛情簇拥的林渊左右摁手,示意大家冷静后,笑道:“我找夏凝禅有点事,有什么话我们待会儿再聊。”说罢又当众朝夏凝禅招了招手,示意过来。

夏凝禅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不疾不徐地走了过来。

人群当即左右分开让了路,林渊打量着走来的这位,只见身材略显清瘦,但高挑,长相不是小白脸那种,却又很清秀,但清秀中又透着一股刚毅,棱角分明的面容上满满的内敛男人味,剑眉星眸,眼睛很有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