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八章 谁才是第一高手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总之有些细分出的门类,都是灵山与时俱进,看是否需要而设置的。

妖道和鬼道则顾名思义,就是主修那两个方面有关的。

灵山招考的时候,也不是谁想修行什么就是什么,会在招考的过程中测试你最适合什么而进行分类招收。

林渊就是在当时被分类的,当然,他能进灵山是被人做了手脚。

而主修什么并不意味着只修一门,指定你主修哪门只是不想学员在其它方面浪费太多的精力,精修一门才是道理。

譬如不管修行什么门类,都要修行功法,这肯定是基础,灵山进出的必须是修士。

炼制丹药的要想知道丹药效果如何,肯定也要涉及救治,反过来也是如此。

修行功法的也要对阵法和符篆之类的有所了解,妖道和鬼道的方面肯定也要有所涉猎。

总之各种门类之间是存在交织的合理性的,主修之余可以选修,灵山的老师会在这方面对你进行指点或给出建议。

不过最终考核的还是针对你主修的,主修的能过关才能毕业。

考核优秀的学员,自然有优选的去处。

譬如林渊若能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展现出了可期的成长性,直接进入仙都神卫营的可能性便很大。

若是拿不出好成绩,没特殊情况怕是进不了神卫营,沦为一般仙庭士卒的可能性很大。

“这种人进仙宫可惜了,不如留在灵山……”

“林师兄说什么?”黎裳没听清他叽咕了些什么,问了声。

“没什么。”林渊撇过,指了名单上的另一个名字,“这个夏凝禅,你们确定是琳琅商会会长的人?琳琅商会会长金眉眉的身份地位,可不弱于木神官夙,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夏凝禅若是金眉眉的人,这背景声势自然不一般,我之前在灵山的那几十年不该毫无耳闻才对。”

简上章解释道:“自然有原因。这人来的时候极为低调,看着寻常普通,同学问起,也只说自己是普通出身。但这厮在修行一途上分外刻苦勤奋,且天资惊人,修行进度成长的太快了,各种比试中从未落在过优等以下,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便有人查他底细。

这一查,乖乖,才知金会长虽然一直未嫁人,但早年却收了为了保护她而战死的心腹手下的女儿做义女,夏凝禅便是出于此女,据说这名字还是金会长亲自给取的。查到这重背景,原因自然也就清楚了,金会长的身份地位比较特殊,是娘娘身边的人,显然是怕高调了造成不好影响。

林师兄,你可能不知,这家伙的修行进度在灵山有史以来恐怕能排进前十,考进灵山时不过二十来岁,修行了短短百年,前些日子据说已经突破到了金仙境界。乖乖,再给他几百年的时间,这注定是要成神的人物啊!就凭这家伙的天赋,还有金会长的背景,啧啧,真正的前途无量啊!”

黎裳竟也流露出一些崇拜神色,“这位夏师兄不但修行刻苦,样貌亦是玉树临风,有那等背景,还能做到那般谦逊低调,实在是我辈楷模。”

简上章撇了撇嘴,阴阳怪气道:“可惜呀,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呐,爱慕他的女子多了去了,谁又能得亲近?一个个的春心荡漾看着好笑,单相思罢了。”

黎裳立刻冷眼扫去,“你说谁呢?”

简上章又忙干笑着摆手,“没说你,没说你,你肯定不像那些傻女人。”

黎裳嘴唇绷了绷,没说什么,心思自己清楚。

“就算他进灵山前已在修行,百来年便能突破到金仙境界,的确是不得了。”林渊略颔首,也笑了,“这届的考核有点意思,居然同时出现了两个天赋异禀的人物,倒是罕见!”

简上章砸吧一下嘴,也很感慨,“是啊,一个是灵山学员中的第一美女兼丹药中的最佳,一个是灵山学员中功法修行中的第一高手,两个第一出现在同一届,还都是那般背景的子弟,的确罕见。”

林渊忽淡然道:“功法修行方面的第一高手?怕是不见得吧?”

黎裳道:“林师兄,他这话应该是没说错的,能在即将毕业的这一届中成为第一,下面的九届当中怕是无人能挫其锋芒,应该当的起灵山学员中第一高手的称呼。”

林渊:“下九届的没有,不代表上些届的当中没有。”

此话一出,两人皆狐疑,简上章疑惑道:“上些届的还能有谁?留届的学员不成?若真能有媲美夏凝禅的实力,又何至于留届不能毕业?”

林渊:“你这样说的话,让我这个二十多届以前的情何以堪,难道我还不如他吗?”

“……”两人齐齐傻眼,这才想起,是啊,这里还有个骨灰级的学员现存。

灵山不是没有其他留届的,只不过,要么被淘汰了,要么资格不如这位老,真要论学员资格的话,这位真正是独一无二现存的灵山大师兄。

回过神的两人又相视一眼,逐渐神色古怪起来,看在还要这位帮忙走罗康安人脉的份上,又不好说伤人的话。

黎裳自己都为林渊感到尴尬,弱弱一声,“这恐怕不好做对比吧?”

就差说出,你资格虽老,但实力是出了名的不敢恭维。

林渊:“既然你们说他是灵山学员中的第一高手,自然就不能把我这个学员给排除在外。”

这位的脸皮还真厚啊!简上章心里好笑,也在那憋笑,就差说出你至今都无法毕业。握拳嘴边,干咳一声道:“那个,林师兄,不知你现在修为几何?”

林渊:“还行吧,勉勉强强上仙境界。”

另两位当即再次相视一眼,上仙境界的修为在灵山的确还算可以,至少比他们目前都强,只是这修行时间上的比例一算的话,在灵山修行了三百多年来对比那些修行百年的,似乎有点矬。

黎裳忍俊微笑道:“林师兄,你可能听漏了,夏师兄不久前已经突破到了金仙境界。”

林渊:“哦,金仙境界又如何,那最多也只能算他修为是最高的,若说修为高就能是第一高手,未免有些言过其实。我跟随罗副会长多年,见识了不少修为虽高可真要动起手来也不过就那样的人。”

黎裳:“可夏师兄的实力的确也很高,比试中未落过下风。”

林渊:“那是未遇上真正的高手,一群灵山的学员,闭门自封,哪见识过什么真正的杀戮,那可不是靠修为高低来决生死的,修为高的死在修为低的手上的人比比皆是。夏凝禅其人,不过是山中无老虎,猴子充大王罢了。同等份量的东西,尚有树木和宝剑之分,树木与宝剑比锋利,岂不可笑。依我看,夏凝禅就是那木头,而我就是那未出鞘的宝剑。”

简上章嘿嘿道:“是木头,林师兄说的没错,他就是块木头。”

黎裳瞥他一眼,忍不住维护了夏凝禅一句,“林师兄既然有此把握,为何一直滞留在灵山不能毕业?”

林渊:“你说错了,不是不能毕业,而是不想毕业。我辈和你们不一样,进一次灵山不容易,想在灵山多学习学习。我知道我这样说,你们不信,放心,我会让你们看到谁才是第一高手的。”

黎、简二人呵呵一笑,后者客气道:“拭目以待,拭目以待。”

心里自然是不信的,能毕业却逗留这么久都不能毕业,现在就算能毕业,也把前途都给耽误了,仙庭哪个部门愿意要这种老骨灰,你千万别说你早就算到自己能遇上罗康安,不怕将来没前途。

当然,两人也没必要惹他不高兴,毕竟有求于人,态度皆是你高兴就好,随你怎么说。

林渊又把手上其他人的情况看了看,才又说道:“还有两件事需要你们去办。”

简上章瞪眼,“还有事?”言下之意是,你还有完没完了,真把我们当使唤丫头了?

黎裳却道:“林师兄尽管吩咐。”这也是她之前许诺过的。

“……”简上章看向她,无语。

林渊:“简师弟若是不愿意,尽管离开,不勉强的。”

简上章忙笑道:“林师兄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还能有什么事?”

林渊把名单递给两人,“考核的时候,一旦出现了拉帮结伙的情况,谁跟谁会成为一伙的,你们要弄清楚。把这些人的派系关系给我罗列归置清楚。这种事,凭你们两个的出身,应该不难理解。我想一旦遇上我说的情况,你们两个应该会是一伙的吧?”

道理很简单,若不是同派系的,简大城主怎么可能放任儿子去追求别家派系的女儿,想另投靠他人吗?

两人没有否认,黎裳接了名单,点头道:“好。另外一件事呢?”

林渊叹道,“身在灵山,有些时候也是身不由己,不好把人都给得罪了。考核之前,我要闭关修炼,你们帮我把把门,若有人来访,先问清楚身份背景,若是颇有背景的,就放行,我就见上一见,没背景的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