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七章 灵山第一美人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一万个人当中就有百来个有关系背景的,差不多近百个当中就一个,这还不叫多?

林渊闻言瞅了瞅她反应,能理解她所谓的不多,从比例上来看似乎也的确是不多,家庭条件好的得到的先天优势更多,有过更好的培养,以略胜常人的比例考入灵山似乎很正常。

就如同简上章说的“穷酸”,那是心态上的蔑视。

但有一点需明白,整个仙界芸芸众生无数,灵山十年一次的招收仅仅招收一万人,且都是从各方云集而来的无数精英中筛选,那是优中选优,那些各有所长的天赋中人,足以将那些有背景得到过更好培养的优势者的比例给稀释到微弱。

林渊记得他那届考入时,据传有家庭背景的考入者不过四五人而已,其他的都是普通家庭背景的人。

他记得灵山早年的传闻中,有家庭背景考入者的数量,甚至经常会出现零数的状况。

因为难以考入,所以能考进灵山的人会很受人尊敬,也在无形中渐渐巩固了灵山的超然地位。

转眼这些年后,仅百年前的考入比列就达到了百分之一,竟由四五人变成了上百人,这是翻了多少倍?

翻了不下二十倍!这说明什么?说明灵山的招考方式出了问题,渐渐失去了原有的公平!

而这样带来的后果是什么?权势背景的子弟进入灵山的越多,权势人物想介入灵山的可能性就会越大。

面对一些人的打招呼要关照,灵山老师们承受着压力,日常监管教学受到的影响就会越多。

一旦失去了公平,灵山在世人心目中的超然地位也就会渐渐沦丧,因为不值得再让人尊敬了,对世人最多只剩高高在上的敬畏。

他以前虽然身在灵山,但知道自己长期滞留灵山会引人注意,所以对灵山内部的人和事是尽量回避的,这就是所谓的兔子不吃窝边草,能隐藏多年不被发现也是源于这份小心谨慎。

总之不能让任何人觉得他留在灵山是对灵山有什么企图,更不会去接触那些可能存在某种防范措施的权贵子弟,因而对灵山内部的关注其实并不多。

此时看到这份名单,他才真正意识到,失去了龙师对整个灵山意味着什么。

当然,这只是他心中转念间的念头,和黎裳的立场不同,跟她掰扯这个也没意义。

再说了,仙庭内部越乱,对他越有利。

“木神的孙女……”林渊看着名单嘀咕了一声,对这个女人他是有点印象的。

想没印象都难,这女人应该不算高调的人,但其自身的存在便已经是自带光环,属于光彩无法遮掩住的那种人,一进灵山便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除去背景不说,首先是美丽和漂亮,学员们经常会议论,说是灵山第一美人,仅凭这一点林渊就没办法不听说。

更何况天赋极高,据说有过目不忘之能,加上自身的背景,这种人在灵山太过耀眼。

不过林渊也就是或远或近的见过,与之并无任何交流,估计对方也不会注意到他,对她是哪届考入的也并未上心记下过。

没看到名单不会想起,若有人提起的话,他恐怕还以为已经毕业了。

原本也不认为两人之间能有什么交集。

没想到居然还能同时参与同一届的大考。

他自己想想都好笑,也是,就他这种一届届插队参考的方式,碰上的概率的确很大。

简上章却误会了他嘀咕的意思,惊讶道:“林师兄,你不会吧,木神的孙女官盈吟,绰号骑鹤女,又号花仙子,号称灵山第一美人的那位,你不会没听说过吧?她时常会骑着仙鹤在灵山飞来飞去,你以前没见过吗?按理说你离开灵山前,与她同在灵山已经有过很多年啊!”

若林渊说不知道其人的话,他会觉得匪夷所思。

“什么灵山第一美人,还不就是家世背景比人强,一堆人上赶着拍马屁。”黎裳忽哼了声,“不过也是,的确好看,你喜欢就好,为什么林师兄就非要认识不可?”

“呃……”简上章反应了过来,忙摆手道:“我不是这意思,我没喜欢她,只是说了下其他同学的说法。”

心里却在嘀咕,我倒是想喜欢,可人家看不上我呀。

话虽如此,可黎裳也有些疑惑,“林师兄,你在灵山多年不会真不认识官盈吟吧?”

林渊反问:“就是那个偶尔会骑着青羽鹤的吧?”

这个他是知道的,灵山创建时,龙师亲自选地布阵,拉了仙庭五行主神过来联手效力,移山截水,造山留瀑,开山辟地,才造就了这灵气氤氲不绝的浩大之地,并指点五神联手施法布下了生生不息且相生相克的“五灵阵”防护灵山。

造就灵山基地后,龙师又让五神各留宝物在灵山,以作留念,让后人记住他们的功劳。

同时龙师破例留下了规矩,只要是五神直系后人,但凡有修行天赋,入学灵山可免试。

这可是整个仙界独一无二的破例,五神甚是感激,也感觉倍有面子,五神后人中至今有人在灵山留教,这也是龙师当年的意思。说是留教其实是留守,守护灵山的“五灵阵”,也是在守护家族的荣耀,五神后人甚是尽心。

其中,木神当年留在灵山的宝物就是那只青羽鹤,这也是官盈吟为何能驾驭那只仙鹤的原因。

当然,当年的五行主神,在之后的一场剧烈冲突中,被前朝余孽杀了三个,动手的便是林渊这边的老一辈,能让当朝一下损失三位主神,可想那一战有多惨烈。

幸免于难的便是如今的木神和土神,像寂澎烈之类的火神,都是后来上位的。

后上位的三位属性主神想把前辈在灵山的荣耀和免试权力给继承了,谁知尝试着一开口试探,被龙师一力给否了。

龙师的理由很简单,无功不受禄!

那意思是,你们三个没那创建灵山的功劳,就不要做那妄想了。

为此龙师再立规矩:灵山不倒,灵阵不垮,五行后人永续长存,与灵山同朽!

龙师亲手刻下的这句话,至今还在灵山内的五行山上。

听说这规矩一出,战死的火神、水神、金神的后人当即跪在了龙师跟前,感激涕零,发誓世世代代永护灵山。

这也算是保了他们避免人走茶凉啊!

而依然健在的木神和土神的态度则可想而知了,只要仙宫不毁诺,仙庭便管不到灵山内部,也就是说,将来不管发生什么,灵山都有他们后人的一道保障。

龙师生前,两位主神对龙师可是很尊敬的。

倒是后来继承的寂澎烈那三位被闹了个灰头土脸,找到陛下说理,陛下也一副很为难的样子,说已许诺龙师,不好出尔反尔,就这样吧。

等于是一开口便被龙师直接斩断了希望,也被恶心的不行,那两位主神的后人可免试进灵山,他们的后人还要老老实实去考,还不见得能考进去,这叫什么事?

好在后来龙师死了,凭他们的影响力,再让后人考进去不难了。

类似的,龙师维护灵山老师的故事很多,因此龙师雨在灵山的影响力可想而知,这恐怕也是仙庭不敢冒然对灵山轻举妄动的原因,妄动搞不好就要把灵山的招牌彻底给砸了。

“是她。”简、黎二人齐点头,也松了口气,若是连那般引人注目的人都不知道,那他们两个还真要怀疑这个林师兄是不是假冒进来的,因为实在是不合常理。

林渊摇头道:“谈不上认识,以前只是见过,没接触过,也没有任何交流。”

黎裳:“也正常,她就那样的人,我也没跟她说过什么话,仗着爷爷位高权重,自视甚高罢了。”

简上章嘴角抽了一下,土神和木神的后人进了灵山的哪个不是夹着尾巴乖乖做人,谁敢在灵山跋扈?只怕灵山五老第一个不饶他们,那么温雅的一个人儿,人家明明是专心修行,无心其它,怎么到你嘴里就变了味?

不过也长了教训,不能在这位面前夸其她女人好,嘴上奉承了一句,“就是,在我眼里,还不如你漂亮。”

林渊瞥他一眼,发现这家伙某些方面和罗康安有的一比。

谁知黎裳却又缓了句,“不过不得不承认,这个官盈吟的天赋极高,有过目不忘之能,据说典籍上记载的诸界十万八千余种灵草她全部记下了,对其功效能倒背如流。这次的考核,只怕她想不考个优都难了。据说仙宫的郎药师也夸她天赋异禀,极为欣赏,说是已经盯上了她,回头怕是个要直接进仙宫的人。经常能见到陛下和娘娘,又有那家世背景,前途无量啊!”话中颇有羡艳之意。

这种样样都出众的人,的确是让人羡慕,也罕见,令攀比者很绝望。

林渊看了看名单上的记载,嘀咕道:“主修的是丹药……”

灵山有多种修行门类,涉及丹药、阵法、功法、妖道、鬼道。

丹药又细分为炼丹或救治之类的。

阵法细分为布阵或炼制法器和符篆之类的。

功法则就是打打杀杀的功法修行,后来又细分出了巨灵神之类的,而林渊主修的就是功法中的巨灵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