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五章 简上章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他这刚转身要回洞府,又回头看去,只见一个面带窃笑的青年闪身而至。

来人东张西望,竟做贼似的,蹑手蹑脚地靠近了,低声着点头哈腰道:“林师兄。”

“你好。”林渊点头示意。

不等他接下来的话开口,青年指了指下面住人的地方,低声道:“林师兄,能不能进去说说话?”

和下面住的黎裳有关?林渊意外,莫不是黎裳的追求者?

想不怀疑都难,他在这里住了三百多年,也就是说起码见识了三十届的学员,这灵山尽是些年轻男女,正是为情而动的年纪,最怦然心动的也是个‘情’字,历届以来就这男女之事不休。

想当年的罗康安就卷入了那种事,差点误了一生。

身为旁观者的他自己算是比较例外,因一开始就走上了回不了头的路,不好高调,在灵山没罗康安那么活跃,又是个穷小子,修炼成绩又不好,没哪个女人看的上他。

而他后来对这里的女学员也算是不屑一顾,在外界满手血腥,纵横风云,喝的是上等美酒,揽的是上等美色,这学员中的庸脂俗粉对他来说何足挂齿?

多话没有,林渊转身入内。

跟进来的青年还不忘帮忙把门给关上了,进而往林渊跟前凑,笑呵呵的很客气的样子,貌似忠厚的长相,那眼神却是忽闪忽闪的灵活。

林渊坐下后,伸手请,“坐。”

青年不急,翻手就是一张十万珠的钱票,放在了林渊跟前,“还请林师兄笑纳。”

林渊一看,笑了,“出手就是十万珠相赠,还真是好大的手笔,你我素不相识的,这是何意?”

“小钱,小钱,林师兄是跟着罗康安为秦氏立下汗马功劳的人,哪会差这点小钱,一点心意而已。对了。”青年发现忘了介绍自己,拱手道:“在下简上章,见过林师兄。”

林渊:“也是为罗康安来的?”

简上章立刻坐在了茶几旁,翘了二郎腿,往林渊这边侧靠,“说是也是,说不是也不是。”又指了指下面,“不知黎裳找林师兄所为何事?”

林渊淡笑道:“没什么事,就是问个好。”

简上章翻了个白眼,再伸手把那十万珠往他跟前推了推,“林师兄,你这样说就有些不地道了,我都看见了,黎裳把同双铃都给了你,还能没事?明人眼前不说暗话,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林师兄答应黎裳的事也把我给捎上就行。”

林渊:“她是为了罗康安,那你究竟是为了罗康安还是为了她呢?”

简上章嗤了声,“为个男人,我吃饱了撑的还差不多。她屁股一撅,我就知道她想拉什么屎,她在那比试打赌换房间,我就知道她是冲你来的。她也不是为了什么罗康安,而是为了面子。”

林渊:“此话怎讲?”

简上章:“林师兄,你离开灵山多年,可能有所不知,现在的灵山邪性的很,一群穷酸在那瞎鼓捣,搞的一个个把罗康安当祖宗牌位似的。那群穷酸为前途上赶着也就罢了,我和黎裳这种完全没必要啊。

可是没办法啊,两位院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灵山这歪风邪气之下,众怒难犯,外面也管不到里面来,我们还在灵山修行,也不想得罪一帮老师搞的难混,半路被踢出去了,那乐子可就大了,只好装模作样跟着唱和。

不仅仅是我,还有其他一些人,都是被裹挟了。你等着瞧吧,他们再这样搞下去,迟早要被收拾。

扯远了。黎裳好面子,喜欢跟人攀比,在这风气之下,虚荣心作祟,向人撂过大话,说什么迟早要去罗康安身边修行学习,结果招来嘲讽,就她那死要面子的心性,不争这口气才怪了。就凭你和罗康安的关系,她肯定是把你当了牵线搭桥的,我没猜错吧?”

林渊没说是不是,但对他说的一个词比较感兴趣,“穷酸?”

“诶,我没别的意思。”简上章连忙摆手解释,“我说的是外面那些人,林兄如今自然不是。我是实在人,说话比较实在,有什么不中听的不要往心里去。再说了,在林兄面前我这是坦诚。”

林渊知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笑道:“既然是实在人,你和黎裳的背景,想必也不会瞒我。”话里试探的意味很明显。

简上章也不知他知是不知,但知一些事情问问便知,不是什么秘密,没什么好瞒的,当即嘿嘿道:“略有些背景罢了,我父亲是云轩城的城主,黎裳的父亲是紫澜城城主。”

林渊哟道:“还挺门当户对的嘛。”

简上章哎哟喂道:“能门当户对就好了,我也不用这么费心了,人家还有个舅舅,你知不知道是谁?监财司的主笔,财神的心腹手下郁招元。郁主笔可是掌管着整个仙界的钱庄啊!”指了指桌上的十万珠,“这在人家眼里连鸡毛蒜皮都算不上。”

那个黎裳还有这背景,林渊明白了,难怪对方说考核的事也许能帮上他,试问有个掌握这么大财权的舅舅,一旦这次的考核由仙庭全面接手了,黎裳真若是要死要活的求了舅舅,那位郁主笔一旦开口,主持考核的人还能不给点面子?

不过多少有些奇怪,“你们既然有这关系,直接找秦氏或直接找罗康安就好,干嘛还要拐弯抹角来找我?”

简上章手指轻敲了下茶几,“林师兄,这事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才对啊!”

林渊还真是一时不明白,“为何?”

简上章啧啧道:“你跟了罗康安这么久,还能不知道?那罗康安可不是什么善茬,是龙师的弟子,那是仗着龙师的名头横行霸道、胡作非为啊,把火神都给闹了个灰头土脸的愣主,能把我给放在眼里?还有未海城城主的儿子,还没成为他大舅哥之前,他都照样往死里揍不误,你当我没听说过?我这个城主的儿子跑去找刺激不成?”

林渊莞尔,没想到罗康安对这些仙二代还有镇邪的作用,“打个招呼而已,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简上章:“你当我不想吗?为了讨好黎裳,我也找了我爹,可我爹一听是罗康安,便在那摆手,说罗康安的那个龙师背景有些复杂,情况不明,别说他不愿招惹,就算是黎裳找了郁主笔,估计郁主笔也未必愿意去招惹,让我打消这个念头。我后来看了看,依黎裳的性子,肯定已经找过她舅舅了,没声响,肯定被我爹给说中了,没成。”

林渊笑了笑,又问:“那你究竟是喜欢黎裳,还是看上了她舅舅的背景?”

简上章嘿嘿道:“喜欢是真喜欢,不然也不会跑来找你这般啰嗦。当然,能兼顾上她舅舅就更好。”

林渊:“你倒是说的实在。”

简上章拱手:“所以还望林师兄成全,让我跟着看着她,免得被别人给撬跑了。林师兄,事成后必然还有重谢。”

林渊:“你们家里能同意?”

简上章:“只要罗康安答应,家里能有什么不同意的,可以先斩后奏嘛,大不了当是去玩玩。我说了,黎裳只是要去圆个面子,就不阙城那破地方她是呆不长久的,只要毕业了入了仙籍,拿到了保障,不愿在不阙城呆了,随时可以离开。我们又不是外面那些穷酸,错过了不容易找到接收的地方,凭我两家的背景,回仙庭作为还不是随时的事。”

还真当我那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地方,真要去了只怕由不得你们!林渊嘴角泛着笑意,“你们还没毕业,万一毕不了业的话……说这个还为时尚早。”

“怎么不可能毕不了业。”简上章嗤了声,往他靠近了些,低声道:“如今的灵山,今非昔比啦。你要知道,当初创建灵山之前,那是陛下亲自出面找了龙师,是龙师答应后陛下才开始了着手创建灵山的。那两位院正说是院正,还不是陛下派给龙师的助手。”

他又竖了个大拇指,“在灵山,龙师才是正主,你没看规矩大多是龙师立下的吗?当然,能为众仙之师,能为仙庭广育英才之人,自然也是有德望的,不然何以为院正。可那两位没龙师那般超然,都是有家有口的,家里的小辈也在仙庭任职,仙庭想拿捏他们不难。

你可能不知道,如今连那些老师对他们都有些不满。这要是龙师在的话,龙师这样让步的话,没人会说什么,大家也相信龙师会为他们周旋,威信在那呢。再说了,龙师若还在,有龙师镇着,仙庭也不敢这样随意伸手,也不会闹成今天这样。所以说啊,那两个老家伙不行的,挡不住的。”

身子又凑近了些,“我不妨对你透露个消息,马上临近的大考,没灵山什么事,由仙庭全盘负责主持,灵山这边只有协助的份,已经开始凉了。这要不是陛下当初许诺过的话,仙庭要顾及陛下的颜面,只怕还没这么斯文,早就大肆插手了。林师兄,只要你帮我,考核有什么内幕消息的话,师弟我绝不会忘了你,毕竟后面的事还要靠林师兄帮忙。”

林渊瞅着这家伙,发现这厮还真是一片赤诚的掏心掏肺啊,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换个角度说,这厮看似忠厚,实则是没太把他林渊给放在眼里,不怕他能怎样。

他这次回来,可没打算像以前那么低调隐忍,当即摸出了黎裳给他的同双铃,拎在手里问:“想不想要?”

简上章一脸错愕,“我要这做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