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二章 必过无疑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叩响了门环,里面传来脚步声,门开,一个斯斯文文白白净净的青年探了身子出来,很是疑惑地上下打量林渊,“您是?”

林渊也有些疑惑这位是谁,拱手道:“在下林渊,拜见先生。”

长的颇为俊俏的青年咦了声,上下打量道:“你就是滞留了三届都不能毕业的那个林渊?”

林渊微笑点头,问:“你是?”

话刚出口,里面传来了一个妇人的声音,“微儿,拦门喋喋不休,何其无礼。来客是谁?”

青年赶紧打开了门,回头道:“娘,是林渊。”之后伸手请进。

林渊对里面妇人的声音不陌生,入门后见到一个白净圆脸的素雅妇人,正是总教沈立当的夫人牧雪,快步上前拱手行礼道:“见过沈夫人。”

牧雪上下打量一番,盈盈笑语:“还真是林渊来了,前些日子立当还提到你,说你应考的毕业限期将至,还不见来,怕是不会回来了呢。”

林渊客气道:“不敢。”

青年笑着插了一嘴,“爹带过的学生太多,能让我娘记住的也不多,林师兄可是比较特别的一个。”

牧雪立时瞪他一眼,“休得无礼!”

青年赶紧收了嬉笑。

“这是?”林渊大概猜到了这位是什么人,不敢确认。

牧雪抬一手略扶了扶额头,“儿子,名沈微,微尘的微,刚过三十,你没见过,管教不当,甚是无礼,让你见笑了。”

林渊恍然大悟,这倒也是,他离开灵山四十多年,这位才三十来岁,肯定是没见过。

当年还以为这两夫妻不想生养,不知为何动了生娃的心思,当即与沈微客套见礼,之后又凭空取出了一只礼包,双手奉给牧雪,“沈夫人,一点小小心意拜献先生。”

牧雪摇头,“你老师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林渊:“自是知道,这是从家乡不阙城带来的一些特产,不是贵重东西。”

牧雪笑着接了,回头又对儿子喝斥道:“还不快去静室请你爹出来。”

是个天生温柔似水的人,说话一贯轻言细语,连喝斥的话里都听不出半分的火性。

青年立刻快步而去。

女主人请了客人在正厅落座,并亲自奉茶,客人起身连连谢过。

一般也少有学员往这里跑,不然这位女主人还真是忙不过来,毕竟灵山学员太多。

沈立当是总教,负责所属那届的管理,基本上不会亲自教学,教学的事有下面的老师,所以学生一般有事都直接找老师,很少有找总教的,林渊算是个特殊的。

没办法,以前经常把林渊给招来训斥,一来二往的,林渊算是熟门熟路的熟客了。

没多久,宽袍大袖浓眉大眼一脸严肃的沈立当出现了,林渊赶紧起身拜见,“先生。”

“唉!”一见他,沈立当便是一声情不自禁的长叹,忍不住的颇为头疼的样子。

不头疼都不行,被招进灵山的学员,三届不能毕业的不是没有,可他手上是头回遇上。身为总教,一届届的学员,学员换了一茬又一茬,下面的老师也是换了一茬又一茬,这位林姓学员却始终还在,可谓占着茅坑不拉屎。

灵山创立开始,一届届发展起来,形成了十位总教的规格,也形成了十轮的梯次。

灵山每十年招生一次,每位学员在灵山修行百年,满百年便进行毕业大考,十轮下来基本上就是十年一次大考。

这位林姓学员满百年考核未能过关,之后的两百年可谓跟着其它届的考了二十次,后届的每次毕业大考,林渊都插队参与一次,总之皆未能过关。

他这一过不了关,当年负责招收的总教就要负责,要继续留在他手上,这已经是跟到了第四届,滞留了三届。

每次的招收名额有限,这位留了三届,就意味着每届都要占一个招收名额,也不知害了谁,可不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吗?

可谓见一次叹一次,林渊对这没了脾气的叹息都快听出了老茧。

早先见了还会怒斥,后来见考了五六七八次后都过不了关,便只剩下叹气了,就差说出当年怎么招收进这么个东西?

沈立当抬了抬手,示意免礼,坐下后,问:“准备归学了?”

林渊束手而立,“是。”

沈立当:“你倒是回来的及时,错过这次大考,你便没了机会。我听说你在不阙城混的不错,还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呢。”

林渊:“哪能,当年毕竟是好不容易考进来的,岂能轻易放弃,不能毕业被灵山放弃了,那也是一辈子的污点。”

你还知道污点?沈立当瞥他一眼,那感觉就像是林渊自己看罗康安的眼神,“听说你这些年一直跟着罗康安,做罗康安的助手?”

林渊:“是的。”

沈立当捋须感慨,“说来,这罗康安也是灵山出去的。”

林渊:“是的,我听罗康安说过,他比我早二十来届,说来还是我的学长。”

沈立当:“你既然在他身边多年,他的拜门老师是谁,想必你也听说了吧?”

林渊:“听说了,灵山创始人之一的龙师。”

沈立当沉吟了一番,“真是没想到啊,当年不显山不露水的家伙,居然是龙院正的亲传弟子……”好一顿抒发感慨后,又道:“这罗康安倒是听闻颇有些能耐,闯出幻境有万夫不挡之能,你跟了他这些年,可有学到些什么?”

林渊:“收获颇丰。”

沈立当哦了声,“此番考核,可有把握过关?”

林渊:“必过无疑!”

沈立当颇为意外,已经对这位失去信心了,现在这位自己却有如此信心,当即问:“修为突破了?”

林渊:“是。”

“手来。”沈立当伸了手,林渊也递了手给他,前者抓了后者的手施法那么一查探,平缓的双眼刹那瞪圆了,失声道:“上仙境?”

旁观的牧雪和沈微也是一惊,既然对林渊如此知晓,自然是知道林渊之前修为的。

沈立当以为有误,再三查探,确认无误后方松开了林渊的手,亦慢慢站了起来,吃惊不小道:“短短数十年,你不但从地仙跨入了天仙大境,还突破了真仙境界,一举进入了上仙境界,如何做到的?”

林渊犹豫了一下,最终告知,“是罗康安找了他的朋友指点了一二。”

沈立当沉吟:“罗康安的朋友……”继而露出若有所思神色,多瞅了林渊两眼,似乎明白了什么,“难怪你说收获颇丰,必过无疑……”又坐下了,“既然有了把握,那就准备参考吧。”

林渊:“不知何时开考?”

沈立当:“老样子,不会变,应该是三个月后吧,只是……”

林渊露出请教神色,不知对方只是什么?

沈立当迟迟道:“考试形式怕是不同以往了,本届的考题不归灵山出,由仙庭来拟定。”

林渊意外:“为何?仙庭向来不插手灵山内部事务的,怎会介入到灵山的考题?”

沈立当叹了声,“以前,龙师还在时,因龙师坚持,陛下也允诺过龙师,因而灵山倒是清净,只问修行教学,不问外界是非。如今龙师不在了,另两位院正怕是做不到龙师那般超然,面对一些不可抗因素,只能是不得已逐步退让,难有龙师那般德高望重的定性。

其实当年龙师刚离开时,人走茶凉的趋向便已显现,就有人想插手进灵山,但还是因陛下允诺龙师的原因,都知道不可轻易更改,一些人倒还收敛。现在,说来还是拜罗康安所赐。”

林渊惊疑,“这和罗康安有什么关系?”不知罗康安又背着他干了什么好事。

沈立当:“势头便是由罗康安去了不阙城而起,罗康安因幻眼之事出尽风头,你跟在他身边乃是见证人。据说,就因爆出了罗康安是龙师弟子,有人开始借此攻讦灵山,说龙师借由灵山之便利,培植了自己的党羽,说是不能再放任灵山这般下去,否则必成后患,想将灵山纳入监管之内。”

林渊若有所思,深知这恐怕不是据说,而是真的,造成龙师有自己势力的假象本就是他一手的布局。想了想又试着问道:“一语定乾坤的人是陛下,不知陛下态度如何?”

沈立当:“陛下态度模棱两可,不见其意。试问,若非他默许了,外面的手又怎伸的进来。”

林渊嘀咕,“默许?”

沈立当:“自然是默许,他还能说什么不成?当初许诺的是他,他自己如何好出尔反尔?四十年前便已经试着插手大考的考题了,逐步到本次,可谓变本加厉,这次的大考,可能彻底不由灵山掌控了。正是因为察觉到风头不对,还不知灵山能太平几年,有些事不如趁早,才有了这小子。”回头看向了儿子沈微。

沈微顿时一脸错愕,渐有委屈,敢情是因为这个才生了他,闹了个多少有些尴尬。

林渊看向他,也有些无语,之前还奇怪这两口子为何突然生娃了,还巧的很,是他离开灵山后,敢情缘由在这里,如此说来,这小子倒是跟自己有些缘分,没他的布局搅动,怕是还没有这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