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月魔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人死如灯灭,入土为安,安的是活着的人的心。

坟地凄凉,多了坯新土而已,站在坟前泪流的关小青突然转身,走到了林渊跟前,哽咽道:“林哥,你是修士。”

关小白和林渊皆看着她,不知她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林渊:“有什么问题吗?”

关小青问:“你去过冥界吗?”

林渊默了默,大概猜到了她想说什么,“去过。”

关小青:“人死了,亡灵都要去冥界的是不是?”

林渊:“也有神形俱灭一切皆空不入轮回的。”

关小青:“娘一定不会这样的是不是?”

林渊颔首,“无缘无故,应该不会。”

关小青泪眼道:“娘平常都醒的早,那天娘却起的晚,我其实早该察觉到异常才是,我赶着上班去了,连娘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林哥,你带我去冥界好不好,我想再见娘一面。”

林渊:“你应该知道,冥界阴气太重,平常人没有法力护体,呼吸间阴气不断渗入体内,肉身是难以在冥界存活的。人死后,肉身寂灭,没了生机,则无法束缚英灵,英灵无力抗拒冥道的吸引,随吸引而去。

冥道如通往各界的桥梁,也就是人间俗称的奈何桥。经由过,英灵生前的所有记忆会被冥道的冥冥之力给消除,你就算见到了陶姨,见到的也是全无记忆的亡灵而已,是无法交流的。丧失了记忆的亡灵,是无法维持生前形态的,千面如一,没有面目的灵体而已,你见到了也不认识。”

关小青泣声道:“可我听说,还有些亡灵是不会丧失记忆的。”

林渊:“那可就成了鬼了。变成了鬼,则是执念太深,出现了这种情况,是要被打入炼狱受尽煎熬消除孽缘的,否则带着前世的记忆是很难入轮回的,你难道愿意看到陶姨遭那种罪?”

关小青哽咽道:“那能不能找到娘的来世?娘这辈子过的不好,我希望她下辈子能过的好些。”

关小白当即喝斥,“小青,不要胡闹。”

林渊摆了摆手,表示没关系,依然耐心解释道:“小青,这不是谁都能找到的,只有冥界掌控轮回或能看破轮回的大能才知去向,极为机密,绝不会轻易外泄,你这个要求我真的做不到。何况,知道一个无论是肉身还是意识都不是陶姨的人的下落并无任何意义,那只是你个人的一厢情愿。”

“娘……”发现无能无力的关小青又蹲下了痛哭。

……

小驴子从一流馆出来,林渊骑着,后面载着张列辰,一路出城而去。

抵达城外南坪,林渊把小驴子交给了张列辰。

“小子,自己好好的。”张列辰招呼了一声,便骑着小驴子回去了。

林渊独自等待着,没有其他人来送行,罗康安和燕莺本要来,也被他给拒绝了,一贯的,不想张扬。

也没有带两人走,这次他一人离去。

哞声至,鲲的庞大身躯如挟风云而至,等候的人们陆续登船。

林渊摸出了手机,联系上了燕莺,“我不在,罗康安若乱来,不用客气,修炼场下手可以重点,只要不打死打废就行。”

“知道了。”燕莺答应的很痛快。

挂断通话,林渊开始向登船口子走去,离开前把督促罗康安修炼的事交给了燕莺,他相信一贯看罗康安不顺眼的燕莺会尽责的。

用人就是如此。

船内找了个座位坐下,鲲船起飞后,林渊看着不阙城渐渐远去……

办公室内的罗康安停止了修炼,办公桌上架着双腿抖了一阵,又起身转圈徘徊,又躺在沙发上扭来扭去。

林渊一走,莫名的,一颗心又躁动不安了。

点了根雪茄没抽几口,又戳戳戳地戳不冒烟了,又回到了办公桌后面坐下,从通讯录上找到了秦氏人事部门的号码,抓起电话拨了出去,“我,罗康安,嗯,新招的一批员工的情况,拿过来我看看。”

挂了电话,在那反复摸着自己的小胡子等着。

没多久,他要的东西送到了,足足上百人份的。

秦氏这些年扩张很快,吸纳了不少的新人,他记得前些日子开会,听说又来了批新人。

手上的东西一份份看着,男人的就扫了一眼便扔在了一旁。女人的,照片看上一看,不好看的也干净利落地扔开。好看的则盯着照片一阵挤眉弄眼。

看完所有后,放下东西起身了,出了办公室瞎晃悠起来,去了各部门溜达。

他到财务部门溜达一圈出来后,立刻惹来一阵窃窃私语。

“吴姐,这位罗副会长,在商会负责什么的啊?”

“不负责什么,玩!”

“啊!不干什么事,平常也见不到人,听说在副会长的薪酬里还是最高的,商会养这种闲人干什么?”

“闲人?丫头,没这位罗副会长,你以为你能有机会来秦氏工作?没有罗副会长就没有秦氏,你年轻,回头去问问你父母,肯定听说过,当年那可是不得了的人物。”

这些话,罗康安没听到,反正到处逛,到了饭点时,他又跑去了底层员工吃饭的地方,以检查的名义去的。

负责餐厅的人要陪同也被他赶走了,端着餐盘东张西望后,朝几个好看又水嫩的聚在一起的年轻姑娘那边走去,硬是跟大家凑了一桌。

年轻姑娘们是既荣幸,又紧张,不过罗副会长很是平易近人,还幽默风趣,很快逗的姑娘们乐呵呵。

那情形好像又回到了他初见诸葛曼时的场景。

被他相中的姑娘哪经得起这般地位的人勾引,很快便被罗康安找机会暗中约了下班后一起去某个地方吃饭。

下班后,罗康安去了约定的地方等,然而久等不至,姑娘爽约了。

殊不知,心如撞鹿的年轻姑娘离开餐厅时,连同一起的姑娘们便被人拦下了,被人提醒了注意,被告知了罗康安的老婆是谁之类的,被提醒了要好好想能不能承担的起后果之类的。

在秦氏总部,罗副会长的踪迹哪瞒得过白玲珑的眼睛,第一时间派人扼杀了罗康安的企图。

姑娘们年轻,论年纪,一些人还不如罗康安在秦氏的时间长,罗康安“叱咤风云”时这些人还没出生。罗康安消停了这么多年,在大众的视线里也消失了多年,当年的事情都逐渐淡化了,许多年轻人根本不知罗康安当年的风光事迹。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罗康安才想着冲年轻人下手。

然姑娘知道后可谓心惊肉跳,哪还会去赴约。

离开约定地点的罗康安可谓满腔的无趣,大概猜到了,估计又是了解到情况后,被他那背景强势的老婆给吓跑了。

惆怅啊!娶了个老婆,令这么多年风花雪月的机会沦丧,暗暗的有点痛心。

他当年就不想娶妻,尤其不想娶刘星儿这种背景的,这点上他还真不是攀龙附凤的人,可是被逼无奈啊!

回到家后,又倒在了一个空弃的房间的床上,蜷缩在那,一个人痴痴呆呆睁眼瞎似的,冷冷清清的。

家还是秦氏最早给他的那个,刘星儿其实不愿住这里,因为别的女人住过,她也不是没条件换地方,可罗康安不肯。这么多年了,不管刘星儿以什么借口,罗康安就是不肯离开这,比借口,他更多。

刘星儿不在的时候,罗康安经常会在这间房间里独自发呆……

鲲船抵达了仙都,林渊下船,跳落在了巨大的树叶上,沿着当年离开仙都时的路重走了一遍。

来到山崖上四顾,见到远处招手的陆红嫣,林渊走了过去。

陆红嫣的美貌引的路人不时回头,见到林渊出现与之拥抱后钻入了车内,不少羡慕的目光被收割。

驾车顺路呼啸而去,途中,陆红嫣道:“陶姨的事我听说了,本来是要赶去祭拜的,恰好家里这边出了大事,一时走不开,被耽误了。”

林渊平静道:“没关系。家里出什么事了?”

陆红嫣:“陆氏的一批货被人给劫了,损失不小,正在交涉赔付的事情。这笔货价值几十亿,对陆氏的影响很大,一旦赔付,会令陆氏的资金周转出现困难,家里正在努力解决这事。”

林渊:“仙庭没抓到劫货的人吗?”

陆红嫣叹道:“怕是抓不到了,荡魔宫都出动了,至今没有结果。”

“荡魔宫?”林渊偏头看向她,“谁干的?”

陆红嫣手脚利索,驾车一个漂亮的漂移转弯,又左拐右拐连超了几辆挡路的车后,才道:“月魔!”

这个名号如今可谓是令人闻之色变,如今的仙界,十三天魔的叫法已经是过去式,现在称为四大天魔:卫道、刺客、霸王、月魔。

月魔这个称号是仙庭以舆论导向强加的,月魔本人据说自称是前朝月神的传承人,是新一代的月神。

连连作案之下,其麾下所展现出的实力令人闻风丧胆,月魔之名威震诸界。

林渊皱眉:“又是他?这几年风头很盛的样子。”

陆红嫣笑道:“四大天魔,前三个,幻境之事后基本上都偃旗息鼓了,如今只有这个月魔横冲直撞。时间能让人淡忘不少东西,现在已很少有人提起另三个,只知月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