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九章 三铁杆再聚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走进灵堂后,来人抬起了头,跪坐的关小白怔怔站了起来,甚至是目露惊喜。

关小青狐疑着看看两边的反应,察觉到林渊和哥哥似乎都认识来人,但在她看来却面生的很,可以肯定从未见过。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离开不阙城多年的许雄,当天的铁杆三兄弟之一。

走到灵柩前,看着陶花的遗像,许雄摘了帽子,身子一矮,噗通跪下了,仰天泪洒,“陶姨,大雄回来晚了!”

磕头而泣,充满了未能见最后一面的遗憾,和林渊一样,都是把陶花当了半个娘的。

待他磕头完毕后,关小白上前扶起了他,惊喜道:“大雄,你怎么回来了?”

再见故人,算是这场不幸中的一抹色彩,能淡化一些哀思。

许雄戴上帽子,拍了拍他胳膊,又看向了跪坐的林渊,唤了声,“林子,许久没见。”

林渊这才站了起来,走近点了点头。

许雄又拍了拍他胳膊,目光落在了关小青身上,问:“这是小青吧?”

林渊目光闪了闪。

关小青站起点头,听到称呼已经明白了来人是谁,“你就是大雄哥吗?经常听娘和哥提起你。”

许雄:“听闻陶姨过世的消息,乱了心思,没给你准备见面礼,回头给你补上。”

关小青:“大雄哥,不用麻烦的。”说罢去一旁斟茶倒水去了。

茶水放下,林渊出声道:“小青,这里我们守着就行了,明天还有的忙,你身体熬不住的,你先回去休息。”

他一开口,关小白听出是让小青回避谈话,也猜到许雄可能有些事见不得光,接下来免不了要问及,没必要让妹妹知道,遂也出声道:“你回去休息吧。”偏头示意听话。

在助理室待这么多年,关小青也能看出些让自己回避的意思,嗯了声便离开了,倒是很乖巧的样子。

“大姑娘了。”许雄目送着叹了声。

灵柩前,关小白挪了张小方桌,三人跪坐在蒲团上围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有些感慨。

“大雄,你这些年去哪了?”关小白打破了沉默。

许雄摇了摇头,“瞎跑。”

关小白:“那如今在干什么?”

许雄:“瞎忙。小白,别问了,有些事不好说,大家留点余地。”

关小白:“当年我收到的那笔钱,是你给的吧?”

许雄默了默,最终还是点头道:“是,我能帮的只能是这些,不能做太多,这事不要再告诉其他人了。”

关小白:“明白,你放心,连我娘和小青都不知道。钱,我等下连本带利给你。”

许雄叹道:“小白,没必要……”顿了下又改口,“若我哪天需要,再找你拿便是。”他又看向了边上话很少的林渊,笑了,“林子,还真没看出来,你居然考进了灵山。”

林渊:“侥幸。三百多年都没有毕业,有点丢人。”

许雄:“咱们这样的出身,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不容易了,没什么丢人的。听说你现在挺不错的,是那个大名鼎鼎的罗康安的助手。”

林渊:“还行吧。算是衣食无忧了。”

许雄:“堂堂正正的,挺好的,看到你们两个都挺好的,我很高兴。”偏头看向了门外,感慨而叹,“想当初,我们都很迷茫。”

林渊瞟了眼他手腕上的手链,忽对关小白道:“你眼睛都熬红了,明天还要忙,再熬下去你吃不消,去休息吧。我是修士不要紧,这里我和大雄守着就好。”

关小白忙道:“我没事。”好不容易见到许雄回来了,哪能轻易去休息。

林渊又补了句,“去吧。”

关小白怔了一下,最终起身了,牵强笑道:“那你们慢慢聊。”

许雄留心着两人的反应,察觉到了林渊的话对关小白很有作用,端了茶盏,低头慢品着,帽檐依然压的很低。

都不是曾经的少年,都有了各自的城府,不再懵懂无知,都能看明白一些事情。

没了其他人,就两人对坐,听到关小白回房间关门的声音后,林渊才问道:“这次回来,准备呆多久?”

许雄又看了看门外,“呆不了多久,还有点急事,天亮前就要离开。”

林渊:“这么急?陶姨明天下葬呢。”

许雄默了默,放下了茶盏,沉吟道:“林子,你是修士,又跟着罗康安经历了一些事情,想必也能明白一些东西,回头帮我告诉小白和小青,我来过的事不要告诉其他人。”

林渊:“这就是你夜静无人时出现的原因。”

许雄:“不说这些了,有些事你们不知道更好。”

林渊:“你要走,我们不留,留个联系方式吧,以后有什么事,方便联系。”

许雄:“林子,我的一些事情见不得光,不要再联系了。”

林渊:“你能知道陶姨过世的消息,说明这边有你的耳目,不会直接联系你,有急事能间接联系你也好。”

许雄:“有那个必要吗?小青是秦氏会长身边的人,你在秦氏也不错,在这边有什么急事的话,如果连秦氏都没用,找我也没用。我若有事,也不会找你们。”

林渊:“陶姨过世已经有几天了,你应该早就得到了消息,之所以今天才出现,是因为你不便脱身,你不想让人知道你来了这里,要准备周全了才行,故而今天才到。”

许雄笑了,“不愧是见过世面的人,分析的头头是道。”

林渊:“比不得你,昊海昊会长。”

此话一出,许雄震惊,帽檐下的目光骤然抬起,紧盯林渊,满眼的难以置信,脸颊绷了绷,“你早知道我的身份?”

林渊略点头,“在天霞城无意中见过你。你放心,我没对小白他们说过。”

许雄沉声道:“林子,到此为止,我的事,你不要再触碰,否则会对你们不利。”

林渊:“你以为我们不碰,东闻家族就不知道你和我们的关系?你以为东闻家族不知道你的底细就能把那些行当交给你?他们是不会让你失控的,这个道理还需要我多解释吗?”

许雄眯眼道:“看来,你不仅仅是无意中见过我这么简单。”

林渊:“本是无意中撞见了,既然见到了,我自然想查一查你为何这么多年不跟这边联系,因此知道了一些情况。”

许雄:“能知道这些,这可不像是一般的调查,你是什么人?”

林渊:“我在给罗康安办事,你知道的。”

许雄:“你动用了秦氏的力量对我进行调查?”

林渊:“没有。听说过灵山龙师雨吗?”

许雄:“灵山三大创始人之一,声名显赫,德高望重,自然是听过。”

林渊:“罗康安是龙师的亲传弟子,你没听说过?”

“……”许雄怔了怔,这个他还真没关注过,狐疑道:“你想说什么?”

林渊又瞟了眼他手腕上的手链,“如果在陶姨下葬前,你都没有出现的话,有些话我不会说,有些事我也不会去做,但你既然来了,既然还念这份情,我想我们之间应该保持联系。”

许雄:“你究竟想说什么?”

林渊:“你只不过是东闻家族的一双手套,用脏了就会扔掉,东闻家族随时会换双新的取而代之,这一天你应该有所考虑,你知道你自己可能会是个什么下场,所以才不想跟我们联系,怕连累我们。龙师虽然死了,但龙师暗底下的势力还在,你不要低估了,要查个你很简单,要帮你也不是不行。大雄,我想说的是,东闻家族虽然是仙界顶级家族,的确很强大,但龙师的势力不会怕他,能帮,也是少数敢帮你的人。”

许雄:“你千万别告诉我说,你能左右龙师的势力!”

林渊:“所以你要为之做些事情,罗康安还是很信任我的,他能左右。”

许雄:“做什么?”

林渊:“和我们合作,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们,换句话说,我们对你操作的势力有兴趣,对东闻家族的秘密也很感兴趣,想纳为己用。”

许雄:“你想多了,真正能威胁到他们的秘密是不会让我知道的。”

林渊:“只是不让你知道而已,但经你手的事终究是会留下线索的,有线索便足够了。大雄,你没有回头路,跟我合作是你的一次机会,你可以信任我。当然,你若是不信任我,我也不勉强你,但你可以给我个联系方式,等你想通了再联系我。”

许雄看向他的神色很复杂,从对方的从容谈吐中感受到了,这个兄弟和当年不一样了,连说到东闻家族亦波澜不惊……

说天亮前走,许雄便在天亮前起身离开了,没跟关家人打招呼便悄悄走了。

林渊跪坐在小桌前静静喝茶,没有去送,也不便去送,许雄也不让送。

车启动驶离的动静过后,关小白又从自己房间开门出来了,他压根就没能安心休息。

直奔灵堂,见到许雄不见了,跪坐下来低声问:“大雄走了?”

林渊:“理解一下,他有些事情不能见光,明天不能送陶姨了。能来,有这份心就足够了。”

关小白点了点头,又试着问道:“他究竟在干些什么呀,跟你说了吗?”

林渊:“不要问了,不告诉你是为你们好。他来过的事,你叮嘱小青,不要外传。”

“知道的。”关小白叹了声。